stvet精品都市小说 《留裏克的崛起》-第439章 集結-ppfwr

歷史小說 , , 0 Comments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一支船队从北方赶来,只见蔚蓝之海飘荡的船只,那扬起的白帆竟全体标注着对角线交错的蓝色条纹。
正整顿队伍的阿里克问询大吃一惊,接着欣喜若狂。
他令手下人退下,嘴上不禁念叨:“这还没有到约定之日,你就等不及了?我的弟弟。”
阿里克直接站在木头堡垒的城头,定睛一看便识别出那最令人熟悉的图案。
“不对啊,怎么就来这么点人?嗯?只有三四十条船吗?那艘大船在哪里?”
他又急忙下了木墙,紧急召集麾下的罗斯战士,快步冲到岛屿的北侧与远到的族人们回合。
不久,岛上驻扎的战士,他们看到了一大群身着白衣的人。
真是太奇怪了,他们到底是谁?是族人们?他们的衣着是那么的陌生,可船帆的图案并没有假。
另一方面,哈罗左森已经远远的看到自己岸上的兄弟们。
他穿着醒目的白布长衫,腰带扎稳牢,胸口缝的蓝色条纹清晰可见。
他很快认出了岸上的阿里克,这小子似乎胡子更长了些,衣着一如既往,所以当下的哈罗左森换上整洁的新衣,对兄弟们以往的形象已经有了点厌烦感。
瞧瞧岸上的人,他们衣着过于随便,亦是披头散发,形象实在有些拉胯。
介于墓碑岛的两个天然小湾泊地已经船满为患,新来的船只只好随便找个海滩当登陆场。
就在阿里克和一众兄弟的目视中,长船纷纷冲上滩涂,故意搁浅在浅滩。
他们娴熟地收了船桨,瞧着动作,是罗斯人无疑了。
一名名背着盾牌、身着白袍的战士,拎着他们的皮盔、金属盔跳下船,纷纷伸手与自己的族人们打招呼。
瞧瞧他们,居然把罗斯的象征非常统一的表现在身上?这究竟是谁的点子?阿里克瞪大眼睛,他已经看得眼花缭乱。他们是自己的族人不错,这一瞥真是熟悉又陌生。
一个熟悉的老家伙抱着自己的铁盔兴致勃勃走来,在其身后,则有一名战士高调地扛着一面旗帜。
对!它就是一面旗帜,除却有着罗斯人的象征图案,其上亦是用卢恩文字标注着“勇士二”。
来这居然是哈罗左森?!真是新奇。
阿里克急忙跑过去:“老叔,你居然来了。这是怎么回事?这些都是我们的战士。”
“你觉得如何?”哈罗左森笑着张开双臂故意问道:“这是我的军队,他们是否雄壮?”
“他们……看起来。还真是雄壮。”
阿里克难得的漏了怯,他不知道说什么好,现在罗斯人的两拨军队聚在一起了,一边穿着暗色调、款式五花八门,另一边衣着靓丽且统一,对比起来,显然是衣着靓丽者更高贵。
即便新来者中明显有一批稚嫩的面孔,他们绝非最精锐的人。
“你们的衣装真的漂亮,这是怎么回事?我弟弟呢?还有三千人的大军呢?”阿里克急忙询问。
“的确有三千人的大军,他们还在后方。”哈罗左森还是想继续张扬一番,“还是看看我的人吧,还有我的这面旗帜。”
趁着罗斯精锐全部到场的好机会,哈罗左森趁机介绍起在故乡发生的大事,统一的着装、旗队制度、大量的物资储备,以及本次作战罗斯必胜的预演,一个接着一个,冲击者墓碑岛驻守者的头脑。
一瞬间被塞进这么多消息,阿里克的脑子有些混乱:“哦,我们这些人是第一旗队,所以,我们也有旗帜?也能向你们一样,穿着同样的衣服?”
“那是当然的。”哈罗左森立刻吩咐左右,须臾,一面新旗帜被战士扛着一路小跑而来。
“拿着吧,这就是你们的旗帜。阿里克,你兄弟留里克是这次战争的指挥者,你就是最重要的旗队长。你和我,我们统帅最精锐的战士,必是这场决战的中坚。你准备好了吗?”
望着自己的旗帜阿里克实则并没有多少感触,它毕竟是非常新奇的东西,硬要说的话,他觉得这面旗杆上插着狰狞异兽的描绘罗斯象征的旗帜,真的很漂亮。
衣着整洁的勇士第二旗队的战士,他们脱掉自己的长衫,就又和岛上的兄弟们一样的。这里没有明确的邋遢与否的区分,因为如果得到了机会,人们会第一时间换上新的衣服,旧的当场就会抛弃掉。
大家争相试穿这些漂亮的袍子,不过想到敌人的血会溅在袍子上就让人闹心。
倒是有聪明的家伙指出:“我们完全不用担心敌人的污血污染我们的袍子,用肥皂洗掉不就行了?”
儒略历七月二十七日,一支更庞大的船队出现在岛屿北方海面。
于此同时,小小的墓碑岛已经人满为患,这里承载的已经不仅仅是一千余名罗斯战士和五百名斯拉夫战士。
派往东方的信使传递战争的消息,得到了新罗斯堡的热烈响应以及诺夫哥罗德地区的部分响应
又有三百名斯拉夫男人抵达墓碑岛,并接受了几天的训练。还有一百个新罗斯堡定居的罗斯移民响应号召,就是这些人普遍太年轻稚嫩了。
大家都渴望对哥特兰人的总攻,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罗斯人在对哥特兰岛问题上本来也不是铁板一块,固然是有一大群人渴望复仇,还有一大群乐忠于为战士的荣誉而战,当然,无论是复仇还是为了荣誉,都不能隐藏大家对于富庶哥特兰的财富掠夺之欲望。
现在,三千人的大军终于完成了集结!
阿芙洛拉号和全部的货船只好在近海处抛锚停靠,船上的货物不移动,人员全部乘坐小船登岸。
漫长的逆风航行告一段落,窝在船上的实在不好过,尤其是一众女战士,她们还要忍受一些额外的困难。
当日正午时分,船队基本完成登陆,小小的墓碑岛也变成了三千余人的巨大军营。
还不仅仅是人员,另有二十头健壮的驯鹿,与其养鹿人的饲主一并登岛。与这些人配套的实际还有一些可拉动的两轮小车,用处正是运输那些“银鳞胸甲”,一辆小车承载五副盔甲,留里克就是这样计划的。
墓碑岛的各处平地占满了人,他们开始大规模的搭建帐篷、木棚,好在岛上树木很多,经得起人们的破坏。
大量的新衣服成包的运到岸上,就在这一天,新衣按照完成了发放。
几乎是一瞬间,罗斯大军换了衣服色彩。
勇士第一和第二旗队,享有了多达近一千二百件长袍。
射击旗队虽然只分得了一百件(最后基本都给科文弓手穿着),队伍里的孩子们由于早就统一了服装,他们的衣装现在全部缝上了蓝色布条。
剩下的衣服,基本都交给了斯拉夫旗队。
留里克也不得不接受一个全新的利好消息,便是斯拉夫旗队的兵力,现在已经膨胀达到了八百人。他不知道该狂喜还是忧虑,必经斯拉夫人再不济,最初的那五百人可是经历了累计长达两个月的维京式训练,他们亦是按照罗斯男人的标准日常生活,身体素质和技战术水平,以及关键的组织度,已经胜过他们故乡的族人。
现在有来了三百个“新兵蛋子”,斯拉夫旗队人数是多了,就是战斗力嘛……
留里克当着梅德维特的面也不好说什么,当他获悉最近来的三百个男人,他们基本是与自己所在的庄园切割,才来给罗斯人卖命,等同于说这些家伙在要挟留里克:我们给罗斯人打仗,胜利后必须安顿我们。
他们不做奴隶也不想做农奴,他们目前一无所有,去做自由的农民也不可能。留里克知道这些家伙想干什么,那就是打完了仗,例如前往新罗斯堡,拿着罗斯人发放的农具、种子,开辟新的农田,世世代代做被罗斯人庇护的税民。
只有到了这一地步,留里克才苦笑的自嘲:就这还以为我给的是福利?那只能说你们在故乡过得也太惨了。
终归集结到现在,罗斯人的兵力已经超过了留里克的预估。
庞大的军队大规模的穿着统一的衣服,身为罗斯公爵的奥托,看到他族人构成的庞大军队,还有墓碑岛近海停靠的密密麻麻的船只,他当晚兴奋的根本睡不着,光顾着啃着鱼肉喝着珍藏的烈酒,对战斗胜利的美好前景哈哈大笑了。
墓碑岛表面固然是没有径流,由于它与周边数以百计的小岛,本身就是大陆架连为一体的。
毕竟斯拉夫人在农业上是比罗斯人高级,登岛的梅德维特实在不想经常坐船去东边海岸的溪流入海口运输淡水,便领着人就地挖坑,结果挖到约莫八米,愣是挖到了浅层淡水。它其实还是有一点咸味,这种咸味已经淡到不好好品味难以觉察的程度。
各个旗队长汇聚一处,就未来的作战大家立刻达成一致。
无他,整个作战计划是留里克的定的。
这一战没有人质疑留里克的计划,只因这孩子直接在一块木板上,用随处可得的泥土做了一个简易的沙盘,使得大家在震惊中得以窥探宏观战场。
最震惊的其实的阿里克,他本有一些异议,这番老弟居然准确标注出没去过的地方,这是神迹吗?至少也是奥丁赐予老弟的知识使然。
留里克比较准确的表示出奥兰群岛(墓碑岛所在地)与哥特兰岛的相对位置、哥特兰岛的准确形状,以及萨雷马岛、爱沙尼亚、里加湾和库尔兰等地的,许多地方的地理构造是大家闻所未闻的。想来留里克不会胡乱描述,它们就是真实存在的。
还需要像三年前的战争那样军队走个大迂回从岛南开始进攻?
罗斯人这几十年来和哥特兰人打交道实在太多了,双方基本是见面就开打,和平相处的机会微乎其微。
大家都知晓那座岛的北部,一批当地家族纷纷修了一些低矮的土墙和木墙,其目并非定居点防御,而是阻挠军队登陆。
从北方登陆是否不合适?
如果是几百人的队伍强行登陆,遭到敌人的抵抗必然非常猛烈。
然而罗斯人这次集结了三千多人,武器装备和食物都准备的比较充足,发动强攻,还能遇到什么麻烦。想当然的估计,确实不该有什么麻烦,但是……
大家实际更偏向于直接冲撞敌人防御密集之地,最好早点打决战,一揽子解决问题。但是,这样就合适了?
在南方作战直接,留里克从那些投降者、萨克森人嘴里获悉,所谓哥特兰的最大定居点维斯比,是出于岛屿西岸的中间位置。
那是敌人最大的定居点,只要打下了它,对哥特兰的战争就锁定胜局,敌人难道不知道这个?所以决战必然围绕着维斯比打。
哥特兰岛是南北走向瘦长的“茄子”,似乎船队直接冲击位于海边的维斯比就够了。
但是且慢!任何时代一直部队施行两栖登陆作战,都极为考验指挥官和战士们的素质。
留里克不认为罗斯人这方面有着优良素质,他手握着整个罗斯公国的军事力量,实在不该在海域狭窄之地贸然搞登陆战。
大军要平平安安完成登陆哪怕是时间磨叽一点。
他将登陆之地选在了岛屿的东部海岸,依赖那里的地势比较舒缓,二来那里本就不是哥特兰岛民的主要居住区。
未来的阶段性作战计划已经制定。
留里克做出明确规定:
大军在海面集结,长船拱卫着全部的大船,舰队向正南方航行。
有五条船作为先锋队,他们是墓碑岛的常驻老兵,他们对南方海域非常了解,他们也肩负着领航者的重任。
舰队启航后不在东南方向的萨雷马岛和欧洲陆地海岸停靠,舰队走一个大弧线,绕过哥特兰人可能的岛北防御重点,直接在岛屿的腰部的东部海岸建立登陆场。
舰队完成全部人员、物资登陆后进行修正,之后走陆路直奔维斯比,寻求与哥特兰人决战。
“这样的计划,我们一定能行?”奥托需要儿子给予万全的肯定答复。
“当然。”
“你……怎就觉得哥特兰人一定会主动与我们决战?也许看到我们的大军,他们会四散逃跑。”阿里克不屑地说。
“那就让他们逃吧!逃到南方?正好被奥列金他们撞个正着。向北方跑?他们疯了?哥特兰人别无选择,他们立刻投降,要么与我们决战。”
“还是决战吧!决战最好!”奥托攥紧了拳头,聚在一起的人们也都攥紧了拳头,包括那位最新入伙的梅拉伦人赫立格尔。
在墓碑岛,大家完全统一了思想。
旷野决战是非常必要的,虽说萨克森人提供的情报是维斯比的居民并没有修筑木头堡垒,使得攻城变得毫无障碍,肆无忌惮的攻城与破坏,并非留里克所希望。
他期待的最好结果,就是在战场上大规模的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让敌人的残余势力断了抵抗的念头,并与罗斯人签下城下之名,接着拱手将自己囤积的财富自觉的交出来。这可比大军乱哄哄抢劫有秩序多了!再说,大军乱抢一通,留里克并不觉得手下人会乖乖的将战利品拿出来再由自己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