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u6zz優秀玄幻小說 臨淵行 愛下-第五百八十三章 脣槍舌劍美人心計(求月票)讀書-dwude

玄幻小說 , , 0 Comments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苏云正在与那位娘娘说话,莹莹则在品尝宫女们送上来的印有符文的甜点,白泽也在品尝佳肴,好吃得险些把自己的舌头吃了下去,心道:“这是什么神魔的肉?也太可口了!难道是龙肉?”
他不无恶意的猜测一定是应龙族的肉做成的佳肴。
这时,三人听到那少女车夫的声音:“仙后娘娘前来拜会天后娘娘!劳烦通报则个!”
三人脑袋一懵,头脑中嗡嗡作响:“什么?仙后前来拜会天后?那么我们眼前的这位娘娘是……”
他们齐齐向对面的那位娘娘看去,只见那位娘娘体态姣好,薄施粉黛,虽然略略有些丰腴,却恰到好处。
倘若瘦一些,她可见秀气,只是会显得皮肤太白,有些弱不禁风。稍稍胖一些,便会显得臃肿,只有略略丰腴,身段和洁白的肌肤才显得相得益彰,不咸不淡。
但是,这个女子看起来像是温和的大姐姐,却决然看不出她便是仙后娘娘!
仙后娘娘,是当今仙帝帝丰的正妻,统治仙廷后宫的存在!
莹莹和白泽清醒过来,有些不知所措,急忙看向苏云。
苏云心中不免有些惊慌,对面的娘娘热情好客,但他毕竟是鼎鼎有名的“匪首”,现在可谓是自投罗网!
流放邪帝尸妖去仙廷,释放邪帝性灵,打破悬棺破坏帝剑剑丸的炼制,放出武仙人等前朝仙人,营救帝心,搭救帝倏肉身,帮混沌大帝寻找肢体……
更何况他还有着邪帝使者的名头,杀害了仙帝帝丰的门生,而且把持着帝廷,是名义上的帝廷主人!
这些罪名随便挑出来一个,都足以夷九族,鞭尸三天三夜了。
苏云目光呆滞,脑中却有千百个念头如草原上炸了群的野牛轰隆隆跑过去,思索着应付之道。
对面的仙后娘娘见状,以为他被自己的身份震慑,笑道:“我见你渡劫,劫数奇特,因此动了怜才之意,并无张扬自己身份的意思。我这次来寻访故友,她身份特殊,因此才不得不拿出自己的身份来,免得被她压下去。小友,你只需当我是个普通人便可。”
苏云松了口气,道:“不过无论仙后是否在乎自己的身份,始终还是仙后,晚辈莽撞,罪该万死……”
仙后娘娘眉开眼笑:“恕你无罪。”
苏云顺杆而上,道:“谢娘娘。”
仙后娘娘诧异,只觉这少年好像一直在等待这句话,只是她也不知道苏云到底动的是什么年头。
她刚刚下界,怎么会知道路途上遇到的渡劫少年便是掀起各方动乱,搅动历史残渣的幕后大黑手?
仙后娘娘打量苏云,道:“你的劫运极为奇特,这天劫的威力已经在武仙剑劫之上,这等劫运恐怕是传说中的劫运。”
苏云求教道:“敢问娘娘,这是什么劫运?”
仙后娘娘道:“劫运与气运相连。气运越强,劫运便越强。从前武仙未曾干涉众生劫运时,仙廷的仙君、天君,他们飞升之时劫运便极为厉害,远超普通仙人,最强大的天君,其人的天界甚至可以化作人形!”
苏云不禁动容,顿时想起水萦回来。水萦回渡劫,雷劫形成了一个星球,星球中有着仙帝丰和漫天仙人!
“水萦回的气运不小!”他心中暗道。
仙后娘娘道:“倘若气运稍低一些,会形成仙兵劫,雷霆形成各种仙兵。倘若气运强一些,便会形成至宝劫,雷气形成至宝形态,极为厉害。不过经历至宝劫的人实在少之又少,外子,也就是当今的仙帝,他当年经历过。”
苏云心头大震,过了片刻,这才道:“陛下能登临帝位,不是浪得虚名。”
仙后娘娘道:“但他们的劫运都没有你奇特,你的劫运不同于他们任何一人。劈你的雷霆,也不同于他们的天劫。这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雷霆,似乎蕴藏着至高的妙理……”
她露出迷惑的目光,端庄中又显得有几分诱人,道:“这种妙理本宫……,我从未见过。你很是不凡,登临仙位名载仙籍也毫不为过。你若是有意成仙,我倒可以帮你弄来一个名额。”
苏云摇头笑道:“我贪恋故土,不舍得离去。”
仙后娘娘蹙眉道:“可是下界多有事端。先后发生了许多不测之事,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把那些被镇压的老怪物放了出来,下界祸乱将起。”
莹莹和白泽听闻此言,面色如土,止不住打摆子。
仙后以为他们惧怕自己身份,不以为意,道:“你若是留在下界,兵荒马乱的,说不定便耽误了你。”
苏云称谢,道:“故土难离。”
仙后也不好勉强,只听外面传来车夫少女的声音:“娘娘,后廷有人开门了。”
仙后点头道:“先且进去。”
车夫少女驾驭着华辇驶入第一福地,进入后廷。长乐宫前,天后娘娘已经率领后廷的娘娘前来相迎,远远便娇笑道:“罪妇参见仙后娘娘……”
仙后慌忙踢开华辇的车门,从车上跑了下来,笑道:“天后娘娘折煞我了!你是天下女仙的天后,你若是自称罪妇,我可如何自立?”
她性格爽朗,快步来到长乐宫前,后方的宫女连忙驱车赶来。
两位娘娘以姐妹相称,有说有笑,便向未央宫走去。天后娘娘笑道:“你有所不知,你家陛下的门生这几日在我这里骗吃骗喝呢。水萦回,还不来拜见你师娘?”
一个少女出列,连忙叩拜:“门生水萦回,参见娘娘。”
仙后停下脚步,虚虚抬手,笑道:“你师父安排你们师兄妹几个下界,为何只剩下你了,不见楼珠翠、夜寒生他们?”
水萦回黯然道:“娘娘有所不知,几位师兄师姐已经殉道了……”
仙后面色微沉,道:“你们下界是来对付邪帝的使者的罢?此人便这么厉害,竟然连续折损了陛下的四位弟子?”
水萦回低头道:“弟子无能,请娘娘责罚!”
仙后沉默片刻,道:“天府洞天何在?”
水萦回道:“天府还在弟子掌握。”
仙后展颜笑道:“天府尚在,你还罪不至死。哎呀,我这记性!我车里还有客人,忘记与天后姐姐介绍了。”
她转换话题,天后惊讶道:“小蹄子莫非金屋藏娇,在车里藏了男人?”
仙后啐了一口,笑道:“可不是个男子?此人少年才俊,我下界时恰逢他渡劫,端的是好劫数,让我不由驻足观望,却见他被天劫所伤,于是便搭救了。”
天后娘娘不禁动容,道:“竟有人能让你停车,可见不凡!这客人何在?”
“还在车里。”
仙后唤了一声,车里没有动静,天后愈发好奇,向车里张望,笑道:“才俊竟然不舍得下车,可见妹妹的车里面一定很香。”
水萦回与一众娘娘们也纷纷向车中看去,心中好奇。
仙后笑道:“他多半是见姐姐是天后,心中胆怯。他却是个很害羞的少年。”说了,又唤了一声,笑道:“出来了!”
诸位娘娘纷纷看去,只见一个俊美少年郎掀开珠帘,从车上缓缓走下,娘娘们不禁呆住了。
水萦回也吓了一跳,面色如土,眼珠子乱转,心道:“娘娘先前还说邪帝使者,怎么自己就与邪帝使者走到一起了?难道她已经洞悉了苏圣皇的真面目……等一下,她应该是洞悉了我的野心!因此抓到苏圣皇,带着他前来便是要杀鸡儆猴!”
天后与后廷的一众娘娘也是大眼瞪小眼,浑然没有料到走下来的俊杰,竟然会是苏云!
仙后娘娘见状,美眸流转,笑道:“天后姐姐,你们认识?”
天后笑道:“这位是苏小友,自称帝廷主人,跑到本宫这里来收租子呢!与本宫算是邻居。苏小友的确是才俊,其人智慧通天,才高八斗。”
仙后道:“他的劫运非比寻常,我未曾见过。”
天后轻轻咳嗽一声,向苏云似笑非笑道:“原来是苏小友。苏小友,本宫听闻有人善踩船,脚踩两条船而不翻,后来炼就奇异本领,可踩三条船。今日忽传消息,说道此人竟能踩四条船。苏小友聪慧,请教本宫,这人是怎么才能踩四条船而没有被船裂?”
苏云讷讷道:“娘娘莫开玩笑,莫开玩笑……”
莹莹坐在苏云肩头,面色苍白,怀里紧紧抱着一块吃了一半的香饼,小声嘀咕道:“明明是脚踩五条船,娘娘忘记了,你自己也是一条船……”
苏云身后则是冷汗津津的白泽,一副随时会昏厥过去的样子,不断的摘下自己的羊角去擦汗,擦过汗再把角插回原处,然后又摘下来摸冷汗。
仙后娘娘见气氛诡异,不由得美眸顾盼,连连落在苏云身上,笑道:“苏小友可没有说过你认得天后娘娘。”
苏云面不改色,道:“仙后有所不知,我是乡下人,自幼老师教导,不可用自己认识的贵人来抬高自己的身份,此举并非君子所为。”
仙后向天后笑道:“苏君知书达理。”
天后连连点头,面色有些古怪,连忙道:“咱们入宫再说,入宫再说!”
水萦回走到苏云身边,悄悄的踩在他的脚面上,似笑非笑道:“苏圣皇好厉害的手脚,你莫非还要成为仙帝使者不成?”
她用力拧动脚掌。
苏云恍若不觉,另一只脚踩在水萦回的脚面上,用力拧动,笑道:“我若是成为仙帝使者,水妹妹肯定是我的麾下,咱们便可以经常来往了。”
水萦回冷哼一声,脚底发力。
苏云也自脚底发力,两人面目渐渐狰狞。
仙后回头,笑道:“你们两个在做什么?快点过来!萦回,你认得苏小友?”
水萦回连忙一瘸一拐的走过去,道:“回娘娘,认得,打过几回交道,是个难缠的人物。”
苏云也一瘸一拐的走来,道:“我与水师妹不打不相识,因此心生仰慕爱恋之情,屡屡追求,只可惜佳人无意。”
仙后看了看水萦回被踩扁的脚趾头,满怀善意道:“苏小友追求我这门生的路数,有点太野,你若是温存些,多半便成了好事。今日不说这个。恭喜姐姐摆脱誓言。姐姐是怎么搭上混沌大帝这条线的?”
天后娘娘心中一紧,莹莹则抱着啃了一半香饼瑟瑟发抖。
仙后笑吟吟道:“天下能解开这等誓言的,只有混沌大帝。姐姐好手段,竟然与混沌大帝牵上线。我想知道姐姐被困在这里,给你牵线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