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uvxy精彩小說 新白蛇問仙-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俯視讀書-azrp0

仙俠小說 , , 0 Comments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
南天门外。
白雨珺并未急着走,先是跑去神器照妖镜跟前玩耍。
以前天规森严,想玩没多少机会,如今可以说自己就是天条,这玩意儿可是一件能照出本体原貌的神器,任何遮掩变化手段面对此物皆显露原形,很多神仙妖魔鬼怪垂涎,却没谁能搬离天庭,一直以来无论局势如何变化总在南天门安放。
造型古朴典型上古风格。
背着手慢悠悠走到照妖镜跟前,歪脑袋。
镜子里,狰狞白龙脑袋与白雨珺动作同步,歪头,咧嘴傻笑……
妖孽寶貝痞子媽 塵如夢
凑镜子跟前。
龙嘴前端几乎贴着镜面,侧脸龇牙,白雨珺抬手,镜子里的白龙也跟着抬爪抠牙缝,舌头亦做同样动作,上看下看。
“不错不错,尖牙可带劲。”
其实蛮好玩的,照镜子时镜子里有个不一样的自己。
也只有天庭这方照妖镜能玩个够,其它赝品很难能照出自己原形,赝品质量不高,照了之后承受不住龙威而崩毁,许多高手研究多年为此想了个办法,那就是牺牲清晰度直至能承受压力。
白雨珺以前弄过几个玩耍,模模糊糊看不清,没意思。
这次是想借神器看看有无进化。
吸收海量太阴月华和帝流浆,开创先河也有很多疑问,用照妖镜仔细观察一番,发现龙角些许细微变化。
原本数次惨烈厮杀龙角有细微划痕。
现在划痕消失,最神奇的是雪白龙角隐隐多了些纹路,神秘,玄奥,配以月之银色有种别样美感,关于这方面知识在传承里找不到,也就是说上古时期没有这种情况出现……
目前来看并非坏事。
有一点难办,自己修炼纯阳诀,结果弄一身纯阴之力,很尴尬。
阴阳失调呈阴盛之势。
太阴月华并非鬼怪那般阴气森森。
追妻成狂,獵愛小軍醫
日精月华,浩然正气,纯阴与纯阳并无正邪之分。
若阴代表邪恶,那才是胡扯到了极点,修炼纯阳之力的奸邪数量也不少,全看修行者心态是正是邪。
甩甩脑袋玩耍,又跑去摆弄巡天镜。
巡天镜可扫视天下,当年在女卫营混饭吃的时候没少摆弄。
四肢并用爬上操作台。
调整巡天镜对准道门仙山扫视,想看看师门在干啥,结果只能看到仙山外那些巨大如岛屿的荷叶,迷雾遮挡看不清道门,并未觉得奇怪,那里毕竟是道门。
“唉,二月份莫得莲子吃,房屋般大小的莲子吃起来一定过瘾。”
对别的神仙来说房屋般巨大莲子没法吞食。
某白不惧,咱吃那玩意儿就像吃糖。
转动方向对准竹泉寺。
“咦?都不在?”
竹泉寺往常很热闹,今儿却见竹鼠翻过门槛挖洞……
巡天镜仅能用于维持治安,方便察看凡俗是否异常,大佬们所在地迷雾遮掩看不穿。
对准最近和自己撕破脸的岑氏仙域。
仙君所在迷雾重重。
干脆去看看那些仙君后代,肆无忌惮窥视。
“呵~一群土地主还想掌控仙界洪荒,怕不是对世界有什么误会。”
某白也不是不同意有人坐上那位置,但是,总得有能力才行,看看岑河仙君所辖仙域内的岑氏族人,勾心斗角明争暗斗是好手,擅谋私利,处处以氏族为本,做个大地主没问题,仅此而已。
微微调整巡天镜,意外发现大型活动,貌似年轻一辈大比武。
各氏族后代小辈修炼天才层出不穷,在台上如星辰般耀眼。
某白闲着无聊,好奇拉近画面看表演。
護國大將軍
“啧啧啧~不愧百年难得一见修行天才,傲气都快从天灵盖喷出来,表情也很到位,高傲,冷漠,故作姿态的本事绝对顶尖。”
“年轻气盛啊,傲气太盛非正途,某当年比武也只得了个中流水平,可谓默默无闻。”
神域進化
遥想当年化形不久报名参加神华山比武,仗着力气和天赋辛辛苦苦混了个中流,可最后最强的却是自己。
“咦?登台者皆是年轻小伙?”
很古怪,但想到几方仙域能把诸多世界送给魔族也不奇怪了。
这种事儿都干得出来,还差一场后进子弟比武么。
无所事事看表演,吃瓜子,看小娃娃竞技。
若论比武还得看仙界仙域氏族,或许是强强结合血脉优秀,天赋异禀的年轻人层出不穷,各种修炼天才晃瞎狗眼,没有最强只有更强,寻常散修去看一次氏族比武保证会被打击的自闭。
除了仙君,这是氏族霸占最好修炼之地的本钱。
看起来天才很多,实际成长起来的天才十不存一,无须外人,内斗就能让无数天才夭折。
某白津津有味看了两天。
比武已经到了最后关键时刻。
總裁的糊塗小妻子
几位天才登台,各种手段齐出,明的暗的甚至还有邪术。
最后,一位天才少年重伤算是被废,另有一人惨死,角逐出胜者第一名。
“啧啧,下手真狠啊……”
获胜者风度翩翩美少年,长衫折扇俊美异常。
没想到,巡天镜窥视竟有意外收获,这小子得胜后偷偷与小师妹幽会,寻了处僻静木屋翻云覆雨,另一个小伙躲远处死死咬牙痛不欲生。
年轻人啊,不是故事就是事故。
再次转动巡天镜,各仙域忙着互相征伐,魔族和地狱之火无人管。
白雨珺在南天门外待着,没事瞎张望。
天门外各势力眼线和好事者越聚越多,想弄清白龙想干啥,足足盯了两天,只知白龙使用巡天镜窥视下界。
玩了半天,白雨珺跳下操作台。
“我去,这热闹。”
今天 艾小圖
才发现外边神仙扎堆,部分无聊神仙尝试穿过屏障。
“都是闲的,做点正事不好么……”
摇摇头,一步一步走上近乎停滞的仙桥。
仙桥停滞运转,曾经,舰船飞舟或御宝飞行的神仙络绎不绝,大军出征返还,神灵登天述职,仙人借道旅行,男仙女仙老人孩童,鬼仙妖仙,山神土地,四海水神……
如今,只有白雨珺独自行走。
空空荡荡,寂静,仙桥尽头庞大传送阵早已关闭。
仙桥边缘站定。
裙摆轻晃,脚尖悬空在外,低头俯视可见长长仙桥下茫茫云海浮沉,层层叠叠金色云朵随狂风翻涌,云很厚,天很高,遥不可及,高高在上,站在这里可以俯视苍生。
白雨珺忽然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已经站的很高了。
风吹发丝乱甩,贴着脸颊遮住眼睛。
独自站在仙桥上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