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kdh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無雙庶子 ptt-第二百一十六章 舊時故人展示-5mfxt

歷史小說 , , 0 Comments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赫兰部的族长宇文焘,曾经被叔父逼迫到去马场养马的地步,后来是在李信的帮助下,才得以回到族中,继承族长的位置。
当时他还跟李信有过一些口头上的约定,比如说赫兰部以后与中原朝廷交好,接受中原朝廷的封号,保证不再进犯中原朝廷的边关,同时李信也向宇文昭承诺可以让中原朝廷与赫兰部互市,让他们可以用毛皮以及牛羊肉的肉干换一些粮米油盐,保证他们在冬天也不会挨饿。
本来如果宇文焘安分一些,借着与大晋朝廷的合作,以及与李信的约定,赫兰部将会是宇文诸部里过得最滋润的部族,但是很可惜,不是每个鲜卑人都是宇文昭。
首先宇文焘这个人,本身就没有什么本事,要不然也不可能被他的叔叔赶到马场之中,当了族长之后,他的本性渐渐暴露,不仅好色,而且十分残暴自大。
他的叔叔宇文揭死了之后,他便把他叔叔的几个儿子统统杀了,把婶婶与两个表妹统统霸占,做了他帐中的女人,同时借着赫兰部的威势,肆意欺辱周边部族,更大肆启衅王帐,以至于北边的宇文诸部,矛盾重重。
尤其是宇文昭死了之后。
宇文昭在世的时候,宇文焘多少有些畏惧这位曾经做过鲜卑共主的宇文天王,但是宇文昭病逝之后,赫兰部的动作便愈发放肆,不仅强占王帐的马场,双方还为此大打出手。
在第一次碰撞之后,赫兰部遭遇了王帐的“围攻”,吃了一些亏,已经膨胀到一定程度的宇文焘勃然大怒,直接从赫兰部抽调了两万青壮出来,朝着王帐推进。
在宇文昭一统鲜卑部的时候,当时是整个鲜卑部极盛之时,加在一起可以拿出超过二十万人的兵力,但是在宇文昭强攻蓟州之后,整个鲜卑部的实力骤然下降了一个台阶,原本强盛的王帐只剩下五万兵力,而且不全是年轻人。
赫兰部虽然要好一些,但是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两万人规模的战斗,对于目前的鲜卑诸部来说,已经是天花板级别的战斗了。
面对嚣张跋扈的赫兰部,鲜卑王帐自然也不能忍气吞声,双方在草原上大打了几仗,因为人数劣势的原因,鲜卑王帐这边吃了不少亏。
此时此刻,蓟门关这边依旧在观望,没有一兵一卒出城。
蓟州城的大将军府里,满脸焦急的宇文扈,站在叶茂面前,本来就黢黑的脸色更加发黑,他咬着牙说道:“叶国公,我部已经与赫兰部打了三四天了,死伤已经数千人,总不能再是与赫兰部一起阴谋坑害你们罢?”
他满脸怒容,咬牙切齿:“贵军再不出兵,我王帐便举旗投降了!”
一脸云淡风轻的叶国公,笑呵呵的说道:“贵使要是这个态度,那也不用再谈什么了,你们干脆投降了赫兰部,这样你们不用再打,本将也不用冒险出兵,岂不是两全其美?”
宇文扈心中已经怒不可遏,但是还是强忍住愤怒,声音都气的颤抖了。
“叶国公到底意欲何为?”
“我早就与你说过了,你们鲜卑诸部俱是一家,甚至于都是同姓,我不能保证你们是不是联合起来演戏蒙骗我,因此我需要你们拿出诚意。”
说着,叶茂指了指自己面前的一张地图,然后用手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淡淡的说道:“你们引诱也好,逼迫也好,把赫兰部的人赶到这个圈子里来,我镇北军自然会出兵。”
宇文扈低头打量着这张地图,脸色阴晴不定。
………………
延康二年五月。
到了一年之中最热的季节,此时距离北边开打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时间,因为信息高度延迟的原因,李信这边收到的消息仍然是北边还在僵持之中,没有真正出一个结果。
不过北边虽然没有出结果,但是广陵那边的叛乱已经有了结果,齐王殿下亲自率领的广陵义军,起义了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就被李朔带领着神武卫轻松击溃,此时这位曾经的齐王殿下,已经被生擒,在押送京城的路上了。
而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京城里偶尔还有人上供祥瑞,但是因为周游艺等领头之人,都已经被赵嘉打了招呼,因此已经没有人再上书劝进,总体来说,朝堂上仍旧是诡异的风平浪静。
这段时间里,李信的绝大多数注意力放在了北边的战事上,除了每天翻阅北边送来的军报之外,他麾下的暗部也在时时刻刻向蓟州送递消息,让叶茂保持耳聪目明。
不过北边的战事究竟会如何打,还是要看镇北军随机应变,“延迟”如此高的情况下,李信不可能给叶茂提供任何意见,也不可能插手任何北疆战事。
我本傾城:腹黑狂妃馴冷王
他能做的,就是在京城里做好一切的后勤工作,然后静静的等待结果。
不过这天,赶往广陵平叛的李朔,终于凯旋还朝,本来延康天子应该亲自到城门口迎接平叛功臣,但是天子这几天龙体欠佳,便没有亲自来。
象牙腿 柳辰
李信作为大都督府大都督,一早就等在了京城的南城门口迎接,等到神武卫大军到达南城门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
坐在一匹大黑马上的李朔,看到李信之后,立刻翻身下马,来到李信面前,对着李信躬身道:“见过大都督。”
李信伸手拍了拍李朔的肩膀,笑着说道:“大将军马到功成,可喜可贺。”
李朔有些不太好意思的低头道:“只是一些不成气候的乌合之众而已,王师还没有赶到广陵,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就已经作鸟兽散了,末将不敢邀功。”
李信呵呵一笑:“辛苦你跑一趟,也是功劳。”
然后他看向李朔身后,开口问道:“那位齐王殿下,被你带回来了?”
邪王本色:盛寵腹黑妃 靜篤
李朔微微点头,开口道:“被末将押送回来了,因为大将军说要给这些姬家人一点体面,所以没有用囚车,用马车带回来的。”
此次出京平叛,李朔一共只带了一万神武卫以及二百神机营将士,并没有太多人,此时李朔身后除了浩浩荡荡的神武卫之外,还有三四辆通体黑色的马车,用来押送反贼。
白發魔主 無心嬌娃
在李朔的指引下,李信迈步走到了当先第一辆马车面前,他先是看了看这辆马车,然后微微叹了口气,开口问道:“齐王殿下为何谋反?”
此时,当初意气风发的齐王殿下姬桓,已经有四十五岁年纪,须发染霜,再加上一路被枷锁枷到了京城,这会儿头发披散,形容狼狈不堪。
他隔着马车的车帘,听到了李信的声音,立刻来了精神,对着窗外破口大骂。
金玉良緣
“你与老七,都是反贼!”
“老七死了,到头来你又造了他的反,真是可笑!我等姬氏皇族,岂能坐视你这种小人鸠占鹊巢!”
马车外面的李信,皱了皱眉头。
鬼事靈探 九點半
“本来还想与你叙叙旧,既然这样,便不跟你多说了。”
李信转过头去,淡然道。
“把这些反贼押送京兆府大牢,交给三法司处理。”
站在李信身边的李朔神情一动。
尽管他只是一个武将,但是他心里也清楚,不管什么罪过都要走司法程序才能定罪,但是造反却是不用走的……
因为造反一般都是直接砍死,没有第二个下场了。
可是自家兄长,却要把这个大晋的造反皇族,交给三法司处理……
他只沉默了几个呼吸,便立刻低头。
“末将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