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duz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貞觀俗人 木子藍色-第715章 寒門宰相-zt5gu

歷史小說 , , 0 Comments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在兵部衙门一直忙到暮鼓响起,兵部散衙,秦琅这才伸了个懒腰,从文山案海里站起来。
晃了晃脑袋,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秦琅不得不感叹,这方案工作比起前线指挥来也累人,他真的很佩服李世民,一个马上打天下的年轻皇帝,这些年如何能耐的住性子,整天扑在这些方案奏章之上。
尤其是还得忍受那些没完没了的谏诤,仅从这一点上来说,李世民就是真汉子,忍别人所不能忍,尤其是一个皇帝,在极少束缚的情况下,能做到这种自律,不得不说确实非常可怕。
秦琅自认为就没这本事,如果身边有一群魏征天天叽叽歪歪,他估计早变成杨广了,要么就是变成唐明皇刚愎自用。
叫来一名主书,秦琅敲着面前一叠叠的公文,“这些是已经批复过的,这边这些,全是没有按照我先前要求的公文格式的,简单的一件事情,跟我骈五骈六,他当自己是翰林学士还是中书舍人?一张军械调度单子,不好好列表格,精算数字,却跟我引经据典作诗写赋?他怎么不去国子监教诗经韵书?这些全都打回去重写,另外,给每人记警告一次,各罚钱五百,用做食堂的餐钱,给衙中添点鱼肉!”
秦琅最讨厌这种官吏了,平时说话报告喜欢装逼就算了,写个报告还如此,一个简单的军粮调度,结果硬写了上万字,最关键的数字却不清不楚,这种人简直就是混蛋。
他再三在兵部严申此事,可总有人屡屡再犯。也不知道是真脑子糊了,还是以为能在秦琅这里秀一秀文字还是书法。
他要的是速度和准确,要的是效率,写个报告写万字,还毛笔行楷,这得浪费多少时间?
还有的家伙倒是听话的采用了简洁的数字表格报告,但却龙飞凤舞,甚至有家伙跟他写了狂草,秦琅那个认的艰难啊,还得连猜带蒙。
“对了,记的把这些不合格的报告,明天统一张贴在食堂,供大家瞻仰。”
交待完,秦琅便收拾东西散衙下班了,虽然公务繁忙,秦琅可没有加班的打算。
外面在下雨,家丁早已经准备好了带着他官衔的马车,侍卫们也都换上了斗笠和蓑衣,豹子头居然都披上了桐油雨披,装备比侍卫们的还好。
看到秦琅出来,这家伙居然还有些不太耐烦的冲他咧嘴。
坐上马车,张超也钻了进来。
“我大唐宰相的待遇是越来越好了啊,出行有二百五开道,还有百人护卫,这四轮马车可真够舒适宽敞的,简直就是个移动的房子嘛。”
秦琅也没理会张超的羡慕,大唐国力越来越强盛,这几年财政上更是好大爆,虽说李世民这人不太喜欢奢侈高调,只喜欢飞天配馒头低调的奢华,但对官员们还是不错的,登基五年,俸禄却已经三提。
尤其是宰相们,待遇更是一升再升。
每个宰相家里配备的防阁庶仆等护卫勤务都有上百,更别说宰相若有国公爵位或柱国以上勋官,还能开府置佐吏。出行还专拔有千牛卫的一百侍卫,负责随行护卫。
就秦琅屁股下这车,虽然是秦家的车坊制造的,却是朝廷专门订制,专为宰相特别订制的高级四轮马车,这种马车车厢极大,车内可坐八人,车顶上还能再坐四个护卫。
里面甚至能铺上床摆上茶几。
这种马车不仅车身用材考究,技术上更是极为先进,拥有极高超的减震技术,以及牵引转身技术,甚至还有极强的杀车技术,坐在马车里面,如果是在长安城区内行驶,甚至能稳到倒杯茶放在车厢内茶几上,都不会晃出来。
每辆马车上,还涮着精美的大漆。在这些马车上,大唐的漆匠们展示了空前的水平,有用稠漆堆塑成型的凸起花纹的堆漆标志,有用贝壳裁切成物象,上施线雕,在漆面上镶嵌成纹,也有用金、银花片镶嵌而成。
工艺大放异彩,镂刻錾凿,精妙绝轮,这些漆工艺让秦琅都佩服万分,比后世的高科技都更具艺术美感。
这样的马车,每一辆都无与伦比,行驶在长安街上,代表着帝国的强大实力,与皇帝对宰相们的无比荣宠。
“你小子好好努力,将来也一样有机会出将入相,我大唐向来开放,落魄书生马周也能成为宰相,奴隶钱九陇、樊兴、马三宝也能成为大将军、国公,如我这样的寒门庶子不也官居一品?所以,机会是有的。”秦琅笑道。
张超倒没被这鸡汤给灌迷糊,如今的大唐确实包容开放,不管是名门士族子弟,还是地主或佃农的子弟,都能凭科举或军功入仕,一样有机会做上宰相。但另一个事实则是满朝公卿,名门世族占了多数。更不用说,寒门难得出一个宰相,而佃农更没什么机会,工商虽也放开了入伍、科举的限制,但其它隐形的条件依然多如牛毛。
就算十年寒窗苦读中了进士,没有强大的家族势力支持,没有人脉关系,在官场也是寸步难行的,哪怕到了军中,也是如此。
如今的军中更难混,早年开国之初,战事频频,天下未安,奴隶也能跟主人一起论功,但是现在再想出个奴隶国公,可就难于登天了。
“我信命,我没这样的命,我家祖上十八代那都是卑贱的底层百姓,我爹那也是走了狗屎运,能跟着太尉,这才有了如今的护军之勋,虽说是视从三品,可是真正以勋官选官,却只能授从六品下职,还得侯选。”
张超笑了笑,九转军功才得升护军之勋官,虽是视从三品,能享受从三品的一些待遇,可实际上这并不是从三品的官阶,既没从三品的职权,也没有从三品的阶位。
只是相当于能享受从三品的一些待遇罢了,如果以勋官来侯选官职,那么就算是最高勋官十二转的上柱国,视正二品,但实际上也只能叙任正六品上的官职,前提还得是有空缺选上。
而事实上,开国之初,大唐有严重的滥授官职,曾经最多一天就授了上万人散职。
李渊起兵之初,打的是尊隋的旗帜从太原南下,一路上为收买人心,到处授给散职,不仅给来投的各路人马授爵授官授散职,连路上经过的城池村庄,也大量授给散职,甚至遣散俘虏的时候,一次性授给几千个散职。
到了开国时,授出去的五品以上散职,都已经有几万了,既没任命书也没官印等,虽说是散职,可这些东西在杨广朝的时候是很值钱的,轻易不授,李渊却免费大派送。
等自己建立了大唐后,李渊也发现后遗症了,没办法,又不好废除。于是他就把杨广称帝后废除的开皇时杨坚的散实官制又拿了出来,然后开始用散实职,再次拉拢人心,到处派送。
可到武德七年时,不仅杨广八郎八尉的那套散职烂大街了,杨坚的那套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的散实官也完全滥了。
满大街的大都督、大将军,甚至是上大将军,上柱国。
当年在三国时可堪称一国之最高军职的大都督,此时却只成了队正、旅帅等小军官的散实官,汉代的大将军,此时也顶多就是个百夫长的散实官,而南北朝时最顶级的柱国,上柱国,也完全沦为了中层军官们的散实官。
李渊也没办法了,杨广杨坚爷俩的两套官职都让他给祸祸完了,于是在武德七年,中原几乎一统的情况下,李渊下诏,把之前的散职和散实阶废除,统称为国初勋名,代之推出了新的文散官和武散号将军以及勋官体系。
当年的国初勋名可以保留,但纯粹只剩下了一个名号,没了半点实际作用,朝廷给他们转为文散官或武散将军号或勋官,但却要降很多级转。
散将军号为十阶,从辅国大将军二品到五品游击将军,勋官则从上柱国到武骑尉。
散号将军是高级武官,但勋官却为视品,表面品级高,实际选官的时候却得降十二级使用,只授从六品上职。其实勋官就是相当于散将军的下阶,十阶散将军号与十二级勋官,构成了武官散阶体系,但又还有些不完整。
总之,李渊在夺得天下后,翻脸不认人,提起裤子就赖账了,把当年滥授的散职、散实官统称为国初勋名,然后停止使用,重新搞起了一套散官、勋官体系。
到了李世民继位后,把李渊还不完善的这两套官制,在秦琅等宰相们的帮助下,逐步完善,文武散官各二十九阶,停用了十散将军号,而是重定了二十九级的武散官,与文散官对应。
并明确了散官做为官员的本品,以及俸禄标准。勋官则用来酬赏军功,或授予民爵,再次强调了视品授官的明确条件,实际就是再次把勋官贬值了。
张超的老爹张铁枪,跟着秦琼南征北战,也算是屡立功勋的老兵,当年跟着秦琼投唐后,授的散实官挺高,武德七年后改官制后,录前后勋,授了视从三品的护军,但实际武职也才六品。
还是秦琼当上太尉,陇右之战后秦琅特别关照,吏部录勋授官的时候,才转了从五品下职,还是在松州任职,又给授了个开国子的虚爵而已。
张超跟着秦琅好几年,运气好也打了许多仗,野马台之战还假扮秦琅为帅,可现在也才是个视从五品的七转骑都尉,一个虚封开国男爵。
就算有秦琅的帮助,可在官场上,他早就被打上了秦郎部曲的标签,这辈子运气好能跟老爹一样授给五品实职都不错了,还想出将入相,做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