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5zx8精品都市言情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第一三九二章,度靈陣,奪佛輪分享-bqr9d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异常生物收容系统
僧人一脸惊恐,想挣脱却挣脱不了。
面对秦昆和阿丽亚的威胁,他苦着脸道:“何必为难我呢?”
为难?
这两个字有些大言不惭了。
第一次打招呼时,秦昆自问非常礼貌,被对方一声真言喝退,后来才出的手。
“和尚,你的术法如此精深,被人称作大师也不为过吧?为何要包庇铁屠汗的人?”
铁屠汗?
僧人不理解:“阿弥陀佛,那是什么地方?我不是包庇他们,年轻时古什塔曾救过我,他落难后我施以援手,敢问施主可曾有错?”
“自然没错!”
僧人本以为秦昆要狡辩几句,谁知对方居然认可自己的做法。
“那……为何要为难我?我一苦修之人,一心向佛,慈悲为怀,先前几次喝退施主,也是不愿与你出手。你既然认可我的做法,又何故苦苦相逼?”
“你与那白胡子老头的事我不管,但旁边两个戴墨镜的要交出来。”
僧人沉默,随后缓慢道:“他们已经皈依佛门。之前恩怨,就此了结,还请施主放过……”
啪——
僧人脸上挨了重重一耳光,他捂着脸颊,发现秦昆把他放在了地上。
皈依……
你说皈依就皈依?
这么庄严的词用在此处,多荒谬啊。
皈依,不是剃度出家,只能算宣告自己成为佛的弟子,也就是‘居士’,可以带发,成为居家修行之士,他们甚至可以选择受戒的程度。
他们刀上血还没干,就有资格放下屠刀,遁入空门?
这是你的慈悲,但不是我的道!
“你……真的惹到我了。”僧人落地,立即心念一动,不动明王再次出现,他现在有恃无恐地看着秦昆,脸上也没了刚刚的慌乱。
脸颊红肿,这是羞辱,也是对方宣战的信号!
秦昆没有再开口回应,以这位僧人的眼力,他不信对方看不出那两个人身上的煞气,既然要包庇,那肯定铁了心装瞎子了。
周遭喧嚣吵闹,这片区域却静的可怕。
“少废话,出手吧。”
秦昆屏退阿丽亚,冷漠地望着对方。
“苦行僧,吉尔尼。”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僧人双手合十。
“扶余山,秦昆。”
秦昆双手一扣,仿若握着一颗鬼头。
“你真的准备在这里,与我动手?”
僧人在询问,身后的法相已经伸展。
那尊明王虚影巨大,约莫三米,眼中怒火喷涌,伸出手指,准备点向秦昆眉心,但是秦昆身后,忽然出现一尊牛魔,接着牛魔虚影不断膨胀,旌旗袈裟从肩膀交织而下、佛月高悬在后,月心隐隐有了佛轮,他浑身湿漉,灵力澎湃,地上拉出一道渗人的魔影,牛魔骑着更加庞大的鬼角马,在不动明王手指点在秦昆眉心的前一刻,五指嵌住不动明王的头,将他提起放在脸前。
“你想干什么?”
鼻息喷在不动明王脸上,那尊明王眼中厉色迸现。
不动明王是菩萨,但僧人背后的这尊是他修持的法相,是心念所化。
浑身深蓝,狮鼻豹眼,顶有七髻,辫发垂肩,这是大日如来的忿怒身,周身业火汹涌,却烧不到牛魔分毫!
牛魔冷笑,捏爆了不动明王,看见那尊明王又重生在吉尔尼身后,牛魔朝他招了招手:“再来!”
“狂妄妖魔!敢伤我法相!”吉尔尼大怒,“四圣谛印!”
苦、集、灭、道为四谛,谛为‘真理’。
这是佛祖的体悟。
佛祖证世间为苦海,生老病死无法剥离,苦谛,无法解脱。
佛祖证一切痛苦为贪、嗔、痴三种本能烦恼,之所以生来烦恼,皆因痛苦汇集一身,集谛,无法避免。
佛祖证贪嗔痴三种本能烦恼为三毒火,一切宗教认为死方能解脱一切,但佛祖认为依然有活着能解脱的法度,为涅槃。灭谛,入灭,便是入涅槃,能得一切极乐。
佛祖证极乐纵欲寻找快乐、自虐苦行寻找快乐全都无有实益,两条极端之路中寻找了一条宁静、内证、正觉、涅槃的中道。道谛,乃中道所生‘八正道’,后对不同之人宣说此道,因人而异,又加了四念处、四正断、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合称为‘七科三十七道品’。
四圣谛印,几乎是吉尔尼毕生所悟之佛门法度!
圣谛出口,尔等自当聆听!
这是印,是法术,是证果之路,是解脱之法,是修行过程,化作一圈当空压下的佛轮。
避无可避!
秦昆不动如山,背后牛魔抬手托住那个犹如碾盘压下的巨轮。
卍字转动,牛魔七窍流血,然后崩碎。
佛轮继续压下!
“灭!”
吉尔尼爆喝,浑身金光暴涨,秦昆见到法术即将压下时,才缓缓抬起手。
只是手掌还未触摸到佛轮时,有人抢了先!
一个脏兮兮的和尚铁臂上托,止住佛轮压下的趋势,脏和尚浑身魔气汹涌澎湃,浑身青筋突爆。
“谁敢伤他!!!”
吉尔尼难以置信,他看见一个眼球乱窜的疯和尚,竟然托住了自己的佛轮!
对方魔气森然,五只魔头虚影不断挣扎出体,阴森怪笑,笑声刺耳,甚至透出蜃界传了出去!
轰隆——
天空一声惊雷作响,击散那些靡靡魔音,许多游客发现菩提树忽然凭空摇晃了一下,好像一阵黑气被吸了进去,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花开生两面……佛魔天地间……”
吉尔尼不敢相信,那佛轮竟然竟然没立即把对方身上的五尊魔头绞碎,反而让他们气焰更加嚣张。
这秘法是……炼魔成佛?!
“你是谁?!为何伤我朋友!”佛海大声呵斥,眼球恢复原状,浑身破烂的衣服炸开,胸前露出一尊托着骨灰坛的韦陀,不怒自威。
“你又是谁!杂念也敢乱修!不怕疯掉吗?”
吉尔尼大声质问。
魔不是邪道,魔是杂念,每个人都有杂念,杂念就是自我,就是欲望,就是心中的贪嗔痴,就是一切烦恼的集合,一切痛苦的根源,他不知道对方受过多少痛苦,才能修到现在的程度,这种修行方法,比自虐身体的苦修要痛苦千万倍!
佛海哈哈大笑:“世间本无我,我又怎么会疯掉?”
吉尔尼后退两步,忽然间,感觉到什么不对劲,大叫起来:“你……想干什么?!”
从始至终,秦昆都在旁观。
天在下雨 伯兮
佛海清醒后来帮自己是他没有料到的,但佛海能挡下对方的攻势,也是他没有料到的。
只是现在,吉尔尼明明灵气源源不断,却露出恐慌之色,秦昆不知道是为什么。
战天阙,白发皇妃
不过下一刻,秦昆才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被佛海托住的佛轮,不断旋转起来,佛海一边死撑着巨大的压力,一边逼出体内的五魔,朝着佛轮投去。
“乱天星斗乱家佛,乱参真经乱世魔!”
“西方金德五魔,给我滚出来!!!”
铜狮魔,铁衣魔,丧钟魔,钩舌魔,铸目魔,彷如被内功逼出的真气,嘶嚎着从佛海体内升出。
头顶的佛轮似乎对五魔有吸附之力,五魔一边蛊惑佛海,一边嘲笑吉尔尼,一边疯癫哭嚎。
“佛海,别挣扎了,你根本没有修佛的天赋……”
“桀桀桀桀……那边的和尚,好滑稽啊,再不收回佛轮,恐怕就没了……”
“救命……救命啊……把这东西拿开!佛海,我们要回去!”
吉尔尼看到佛海竟然想借助自己的佛轮炼魔成佛,哪能这么便宜佛海。
“撤!”
灵力源源不断撤去,那佛轮愈发缩小,只是秦昆忽然走了上来。
“想偷袭吗?”
吉尔尼冷笑,“华夏道门如此卑鄙?!”
秦昆深吸一口气。
“万法焚香达九天!”
“紫金玉炉越三千!”
“心神道炁归丹元……”
“九州升仙度灵烟!”
八方阵丸摆下,以铜炉为阵丸,秦昆一只手抵在吉尔尼后背,他非但没有偷袭,竟然借着大阵给吉尔尼度灵气。
度灵阵!
吉尔尼看到几乎撤去的佛轮又变大膨胀起来,佛海露出感激之色,吉尔尼大骂秦昆无耻!
借着我一生所悟的法术,帮着你朋友炼魔成佛?!
不要脸!
“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吉尔尼对秦昆咆哮起来,灵力全部撤掉!
下一刻,秦昆反手给了他一耳光,灵力又加大几分:“那你看着。”
肉搏打不过,法术还撤不掉,吉尔尼委屈地捂着脸,怎么回事?
“法术为何没撤掉?”
“你借地脉运功,灵力不止,功法不止,这点道理还要我教你?”秦昆鄙夷一笑。
那边,佛轮仿若圆锯,带起一阵旋涡,佛海的金德五魔也开口大骂着秦昆,但没骂多久,就被卷入佛轮之中。
一只……
两只……
三只、四只、五只魔头全部卷入佛轮,吉尔尼发现佛海还没停手,他竟然如同搬一块石碾盘一样将佛轮搬起来,往自己脑袋后面挂去!
他要抢自己的佛轮?!
吉尔尼大呼不好,这是自己毕生所悟!
“强盗!佛法也要抢?!不入流!”
吉尔尼借着秦昆的灵力,与佛海争夺起来,但秦昆将灵力撤去,佛海猛然将佛轮拽了过去。
吉尔尼脸色如猪肝一般,结巴说道:“你这不是修佛!佛门弟子,需自证佛法,你不能用我的!”
佛海此刻无比清醒:“世间无我,无佛,无四圣谛,无解脱,你又何必在意这些。”
废话,我能不在意吗?又不是你的!
吉尔尼迅速撤掉灵力,但秦昆又及时为他灌注了大量灵力,维持佛轮运转,吉尔尼已经哭了。
你怎么能这样……
“秦上师!放过我吧!我把古什塔和那两个墨镜男的行踪告诉你……”吉尔尼哀求。
秦昆一脸难为情道:“那多不好意思啊……”
佛轮可是吉尔尼一生自证的佛法,此刻临近被夺,情绪已经失控:“秦先生,我……我求求你了,放我一马好不好……”
“好,这佛轮就当是给我赔罪了!佛海,收下!”
吉尔尼大叫着扑来,握起拳头就往秦昆身上打去,秦昆又是一耳光,吉尔尼被打清醒了,现在懊悔已经晚了,他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强盗!!!都是强盗!你们不能夺我佛轮,这是我一生自证的佛法!”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佛海不知用了什么秘术,将那个如碾盘的佛轮竖起,挂在自己的脑后!
一轮佛月升起,佛轮不断缩小,金德五魔杂念消失,佛海浑身彻底无垢!
“阿弥陀佛。”
一阵涟漪激荡,然后,佛海身上传出一阵香气。
此刻,佛轮旋转速度越来越慢,终于又变成了‘卍字’,吸入其中的金德五魔被放了出来。
五尊魔头一字站在佛海身后,各个双手合十,慈悲虔诚。
蜃界撤去,佛海一脸温和看着秦昆:“阿弥陀佛,多谢秦当家。”
“超一流吗?恭喜了。据说乱禅寺自明朝起就没出过此等高僧了。”
“秦当家谬赞,我可能清醒不了多久了,趁着现在,我帮你一件事吧。”
佛海笑着回道,秦昆纳闷:“已经炼除金德五魔,为何还清醒不了?”
“他们终究还是会回到体内的。”
“那你修为岂不是又会降回去?”秦昆不解,好不容易无垢,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乱禅寺就是这样的,无垢与否,与人无关,唯心而已。”
秦昆叹了口气。
多好的机会啊,放别人身上,一旦达到超一流后,肯定不会放弃现在的修为,佛海居然自降修为,反其道而行之,也不知道是真的愚钝,还是看破了一切。
“好吧,但……这里的事都是小事,我也不需要你帮忙,记上吧。”
佛海摇摇头:“阿弥陀佛,不可,这次因果账若是不结,我不仅会忘掉,佛心也会生尘的。不过……你既然现在没有我需要帮忙的,那我帮你解决掉以前的麻烦好了。”
以前……的麻烦?
秦昆发现清醒的佛海说话太过高深,自己是理解不了的,但佛海也没等自己理解,忽然伸手朝自己抓来。
秦昆看到对方不似攻击,也没有防备,下一刻,佛轮高速运转起来,佛海一条胳膊直接伸入秦昆胸口。
秦昆一惊……
他……
准备要做什么?
“秦当家,闭眼!”
“好!”
秦昆眼睛闭上。
那条胳膊直接伸了进去,秦昆这才感觉到一种因果之力与自己的因果线融为一体,然后,朦胧间,周围有水温出现。
白湖镇,温泉度假山庄。
温泉浴池内,秦昆闭着眼,邹井犴在担心,李崇捏着下巴在一旁看好戏。
一个如女人美丽的男子,催动水中莲花,迅速靠近秦昆。
以为不抵抗我就会收回法术吗?天真!
三木如意心中冷笑,但此刻,水底似乎有什么东西,三木如意秀眉紧蹙,眼中疑惑。
佛海轻笑:找到了!
原本很浅的池子,此刻深不见底,一条手臂跃上水面。
“无知小儿,也敢乱改佛术!”
佛海毫不留情地卡在三木如意后颈,三木如意整个人被摁入水中。
唔——
咕噜噜噜——
一串泡泡浮起。
挣扎,没用。
摆脱,没用。
三木如意掰着那条手臂,那条手臂却纹丝不动……
在三木如意失去意识后,那条手臂终于把他提起,一拳打在他腹部,刚刚呛入口鼻中的水全部被打了出来。
“秦当家,你因果中有个结,我帮你捋平了。不怪我多此一举吧?”
佛海把手从秦昆胸口伸了出来,秦昆微微睁开眼,伸了个懒腰。
“原来那天的手……是你的。”秦昆目光复杂。
佛术……还能这么用吗?
“阿弥陀佛,后会有期。”
佛海背后,金德五魔一个又一个融入体内,突然,眼球Duang了一下弹向两边,佛海一脸懵逼:“秦昆?你怎么在菩提伽耶?!”
一阵风吹过,秦昆拍了拍他肩膀:“不是我在菩提伽耶,而是你在做梦。继续修行,梦醒了你就能打败徐法承了!”
佛海恍然大悟:“哦哦,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