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5x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聯盟竊取大師笔趣-第501章 援兵!鑒賞-fv8n8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联盟窃取大师
行窃预兆产生的金光造成的影响显然远比柴安平想象的还要巨大,在他努力消化融合这两股力量的时候,一声响彻雪原的怒吼陡然在高空上炸响,原本稀薄的云层全被震得粉碎,看起来极为骇人。
“啊这……”
战场上的熊人族突然跟打了鸡血一样,一头头血目通红,仰天咆哮。
“吼!吼!吼!”
熊人族的头领猎牲领主高高跃起,大张的嘴巴狂热的呼喊着“沃利贝尔”的圣名。
“轰隆!”
在他们的牵引之下,一道道雷霆随之落下。
柴安平眉头一挑,对于这残破雷霆符文碎片的来历再无疑惑……
好家伙,行窃预兆竟然去薅了沃利贝尔的羊毛!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好在沃利贝尔此时正在气急败坏追踪着雷霆符文的“余味”,根本没有搭理这片战场上信徒们的响应,这让这些熊人族此时看起来就像是圣诞节里扮笑的小丑。
但此时无人会质疑这些暴躁巨熊的威力,彻底疯魔的兽灵利爪狂扫,阿瓦罗萨和凛冬之爪的人全都被打得人仰马翻,就连巨魔一族都被压制。
特朗德尔气急败坏的怒骂声老远就能听得见,其实柴安平一时间对他的脑袋也十分心动……不过想想巨魔暂时还是同一战壕的战友他按捺下了这个冲动。
他投身战场,想要压下熊人族的攻势,就连乌迪尔也扛不住他的一刀,这些所谓的巨熊自然也只能被他砍瓜切菜。
因为身上染了大量熊人族的血,所以失去理智的巨熊成群朝着柴安平扑来。
拉克丝先是连连尖叫,接着冷静下来之后又成了长在柴安平身上的移动炮台,一道道凌厉的光束从她的手心射出。
柴安平这时候才惊觉这位光之美少女还缺了根法杖!
原宇宙中拉克丝是在法师之祸爆发之后,帮着一家法师家庭逃离都城,才获得了他们的馈赠,获得了相应的法杖。
不过那把法杖的能力相当弱,基本都是靠她自身庞大的魔力支撑。
“有机会得帮拉克丝搞一把牛逼的法杖……”
因为获得了双生暗影,柴安平一下子就把目光盯向了游戏商店里卖的装备。
“弗雷尔卓德土地上的传奇装备很多,说不定真有机会能遇上!”
心里暗自做好决定,柴安平再度投入厮杀。
……
此时战场四方投入的兵力已经达到了六万多,还有大量的特种部队,冲杀之势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阿瓦罗萨的军队此时深陷重围,位置算不上好,但很快他们就组成了战阵各自为战。
奥拉夫率领的部队一时间也对他们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真刀真枪的硬拼硬杀。
也因此现在场面上还维持着势均力敌的态势,只是双方的战损都非常巨大。
就连奥拉夫和泰达米尔也打得头破血流,遭受了致命伤之后的蛮王彻底开启了狂暴模式,锯齿大剑被他用得跟战锤一样,武技只剩下了“咣咣”猛砸,但偏偏威力、招式都已经出神入化,每一刀都刮得人心头发寒。
奥拉夫也是个混不吝,两把板斧舞的呼呼生风,被砸得受不了了就大吼着跟泰达米尔以伤换伤,两个人的战法都是不顾一切的狠厉,眨眼之间就有险象环生的招式,令人心神震撼。
要说奥拉夫的体格确实也是古怪,那个声称他只能老死床榻的预言,既是预言也是诅咒,而且不管他怎么作死,竟然也都能有惊无险的活下来。
当初他亲身经历了一场比尔吉沃特的蚀魂夜竟然安然无恙,甚至还被海怪吞进腹中横跨了大半征服之海也没死。
即使收了重伤,他也能凭借着狂战士的血脉爆发出更为强大的力量。
“打得好啊,怪胎。”
他吐出一口血水,双手有些艰难的从血水里撑起来,乳酸已经大量在他的身体里堆积,即使有着狂战士的血脉,也经不起这样的战斗。
奥拉夫是真没想到艾希的血盟竟然有着这样的实力和狠劲。
不过泰达米尔也没落到好处,他半跪在雪地里,大剑斜斜的拄在地上,胸口跟风箱一样剧烈起伏。
他也已经来到了极限。
他调动愤怒的效果已经走到了深渊边缘,他很清楚自己再继续使用每一分力量都有可能让自己真的陷入疯狂。
随时!
“你们洛克法为什么要帮瑟庄妮?”
泰达米尔见奥拉夫有想暂时休战恢复的念头便也跟着开口。
“嗤——老子钻了瑟庄妮的洞,给她打生打死不丢人!”奥拉夫沉沉一笑:“你不也是一样?为了个女人连氏族都被阿瓦罗萨吞了,以后谁还记得泰达米尔来自哪个部落?”
“……”
泰达米尔一时语塞,他知道奥拉夫说的没错,他做出这个选择之后,他的氏族从此就只剩下“阿瓦罗萨”了。
但奥拉夫不知道的是,当时阿瓦罗萨已经是他们最后的希望,要是艾希没有接纳他们的话,他们氏族根本支撑不过那个寒冷的冬天!
要是连人都不在了,还留着一个名存实亡的名字又有什么用呢?
“你不会懂的。”
想起艾希,泰达米尔的眼中浮现温柔:“追随艾希战母,我虽死无悔!”
“哈哈哈,有种!”
奥拉夫甩了甩胳膊,怪声大笑:“爷爷送你去见千珏神!”
他操着板斧,血脉之力奔涌大步朝着泰达米尔冲来。
喘了口气,又生出一股力的泰达米尔也起身架起长刀严阵以待。
“铛——!”
双斧劈下,奥拉夫大脚紧接着踹在蛮王胸口。
“呕!”
泰达米尔两眼一突整个人向后倒去,奥拉夫手中斧头一收一放,速度竟然比状态全盛时还要快,右手上的斧头荡开了大剑之后直接又劈在了泰达米尔的胸口上。
这次他催动着斧头中的诅咒侵入泰达米尔的伤口,同时飞冲上前,试图将左手的斧头也钉进蛮王的身体。
“啊!!”
泰达米尔怒吼一声,倒飞中巨剑横扫强行逼退奥拉夫。
落地之后他阴郁的视线下望,胸口上那柄铁斧还随着自己的呼吸在不断起伏……不间断的施加着剧痛。
其中的诅咒对他这副身体作用不大,但终究对他疲惫的身体产生了麻痹的效果。
“呃——”
他一把抓住斧柄,将其从自己的胸口抽出来。
他表情狰狞:“斧头不错,先借我用用!”
“哟?”
奥拉夫空荡荡的右手扯了扯胡子,见状咧嘴笑了。
“跟爷爷比划斧头?小心别剁了自己的脑袋!”
他右手捏起拳头,一拳直接朝泰达米尔的眼眶轰去。
泰达米尔右手大刀,左手斧头,看起来倒是威风极了,他听到奥拉夫的嘲讽也不恼,只是默默紧了紧手中的斧头。
擅长狩猎的猎人怎么可能用不好一把斧头?!
大刀狂斩,一柄斧头藏在身后,被他当成了一击致命的毒牙。
奥拉夫见状脚下一跺,砂锅大的拳头收回,左手斧头跟巨刃拼了一击,扭身想要躲过巨刃的外围欺近泰达米尔的近前。
“哗——”
泰达米尔手里的斧头瞬间出击,斧刃精准的朝奥拉夫躲闪的脑袋劈去。
太古 龍 象 訣
“嚯——”
奥拉夫下腰,双手一撑灵活的向后空翻逃离泰达米尔的攻击范围。
泰达米尔的体力不及奥拉夫,所以此时只能坚守原地,节省体力,就连嘴巴都闭得严严实实,就像一颗沉默的黑色石头,凭借着一刀一斧不断承受着奥拉夫的扑击。
这让他陷入了被动,但同时也激活了他猎人的本能。
他重重的喘了口气,随即精神进入了高度集中的状态。
狩猎开始了。
谁是猎人,谁是猎物?
奥拉夫显然也察觉到了什么,他知道,分出胜负的时刻即将到来了,以他们最本真的“猎人”身份分出胜负!
有意思!
他是怎么和这个阿瓦罗萨的怪胎打得开始惺惺相惜起来的?
奥拉夫不想去探究这个问题的答案,尽管他语气里一直嘲讽蔑视泰达米尔,但实际上仅是只是这短短的一次交锋,他就把泰达米尔当成了最为互相了解的知己!
就连这最终的对决也这么贴合他的心意!
既然如此,就让我送你上路吧,知己!
奥拉夫找到了泰达米尔剑势的破绽,当即运起全身最后的力量,迅疾如风冲进了泰达米尔的防御。
以他的速度,泰达米尔的这一刀劈不到他,他只需要应对蛮王左手上的那把斧头。
左手上的斧头被他悄然从背后换到了右手,他要用左手拍开斧面,再一斧头剁下泰达米尔的头颅!
倏然间,奥拉夫瞳孔骤然一缩。
泰达米尔出手了!
但他没有先挥动外围的巨刃,而是直接劈出了左手的斧头!
奥拉夫如坠冰窟,泰达米尔防守的惯性让他产生了误判!
回旋的铁斧脱手而出,在这样的冲势下,奥拉夫只能轰出左拳,用骨头硬悍斧刃。
“咻——”
而在泰达米尔右手中的巨刃犹如一道黑色闪电,紧随着斧头突刺而至。
“噗嗤!”
巨大而刃面尖锐的大刀整把穿入奥拉夫的胸口,从他的后背带出了大量的血肉组织和器官碎片。
“咣当……”
奥拉夫手中的铁斧无力跌落。
很明显,这一场狩猎——他输了!
同样耗尽了全力的泰达米尔无力的跌倒,只是沐浴着奥拉夫滚烫的鲜血,他不可抑制的发出了畅快的笑声。
……
四方鏖战至此,许多人都已经精疲力尽,全都是靠着那股血勇在支撑着身体作战。
在宰杀了大量的熊人之后,柴安平眉头紧锁的看向远方。
拖到现在,凛冬之爪的另外两只队伍……到达了。
“麻烦。”
无数的红点侵入他的神念之中,两支队伍已经合流,四万多的人足以轻易接管眼下的战场。
“还有没有人要来插手……啊,诶?”
随着瑟庄妮的亲自入场,在柴安平的感知中又突兀的出现了一只队伍!
……
艾希坐在战母王座上,纤细的手指轻轻敲击着臻冰制成的扶手,她的眸光有些深邃。
“希望来得及……”
这些日子阿瓦罗萨迎来了来自霜卫要塞的祭祀,丽桑卓突然插手这次战争让她内心微惊,但前来外交的祭祀向她提供了无法拒绝的条件。
——帮助阿瓦罗萨赢得战争!
霜卫要塞展现出了极为大方的姿态,声称她既是阿瓦罗萨本体的“转世”便理应受到三姐妹神教的帮助,并且他们表示丽桑卓有着强烈希望与现在这个阿瓦罗萨部族结盟的想法。
因为战争的劣势,她不得不一定程度上对祭祀提出的外交条件做出妥协,但总体上她们仍然占了不小的便宜。
但是这样诡异的情况让艾希本能的浮现出了警惕,她不相信世上有无缘无故的善意,哪怕那是来自丽桑卓的赏赐!
“表面上从来不参与部族战争的霜卫要塞,这一次也表现得急不可耐……”她默然:“难道也是为了那件东西……”
“不过他们又声称是为了结盟,一句话都没有提及那件至宝。”
在她的眼中,丽桑卓确实不像是会被所谓宝物引动心神的存在,正相反,祂为了弗雷尔卓德镇守深渊的形象深入人心,也正因如此三姐妹神教才能在古神的封锁下遍地开花。
某种程度上,丽桑卓甚至将大部分古神都蒙在了鼓里,相当之牛批。
能够跟霜卫要塞缔结联合盟约,也是艾希所期许的事情,有利于阿瓦罗萨繁荣强盛。
种种原因之下,她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希望霜卫要塞的支援来得及!”
……
一支骑乘着雪原怪兽的霜卫骑兵悍然冲入战场!
他们身上穿着深蓝色的臻冰盔甲,就连身下的坐骑也有着严密的防护,而穿着如此沉重的装备对于人、兽似乎没有半点影响,他们以凛冬之爪无法应对的高速冲撞瞬间切割开了瑟庄妮的部队。
强大的冰霜能量从这些霜卫骑士的身上爆发出来,就算是凛冬之爪饲养的巨大野兽也无法阻挡他们的步伐。
瑟庄妮脸色极度难看,任谁即将斩获的胜果被横插一手恐怕都会像她这样暴怒。
“丽桑卓,你这个伪神到底想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