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be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鑑寶直播間 ptt-第五百五十一章 鄭板橋的竹推薦-msmyv

都市小說 , , 0 Comments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既然非要和他死磕,陈水圆也就没什么顾忌的了。对于这样的愣子,他觉得想要对付还是蛮简单的。
眼前的这幅画,是一幅竹子的画,从落款和画家的印来看,这是扬州八怪之一——郑板桥的画作。
所谓的扬州八怪,是指清康熙中期至乾隆末年活跃于扬州地区的一批风格相近的书画家总称,美术史上也常称其为“扬州画派“。在中国画史上说法不一,较为公认指:金农、郑燮、黄慎、李鳝、李方膺、汪士慎、罗聘、高翔。
他们大多出身贫寒,生活清苦,清高狂放,书画往往成为抒发心胸志向、表达真情实感的媒介。扬州八怪的书画风格异于常人,不落俗套,有时含贬义,因此称作“八怪“。
而郑板桥,号称诗书画三绝的才子,当过官。
他在仕途对连年灾荒的平民百姓采取了“开仓赈贷““捐廉代输“等举措,这引起了贪官污吏、恶豪劣绅的不满,被贬官。之后,他靠卖画维持生活。
郑板桥的一生,经历了坎坷,饱尝了酸甜苦辣,看透了世态炎凉,他敢于把这一切都糅进他的作品中。
大家也知道,郑板桥画的竹子,和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都是美术界出了名的,非常珍贵。
真正研究过郑板桥画竹的人才会知道,他画竹的三个阶段“眼中之竹”到“胸中之竹”再到“手中之竹”。用笔畅达遒劲,构图布局可谓“乱而不乱”,“疏密相间”,用墨“浓淡相宜”、“干湿并举”。
陈水圆之所以比较肯定,这是真品,不仅仅是因为画,更多的还是上面的字体,也就是书法。
郑板桥的书法比较特殊,自创了一种自己的体系,外人称“板桥体”,他自己自称“六分半“书。
“六分半”书,这是郑板桥对自己独创性书法的一种谐谑称谓。隶书中有一种笔画多波磔的“八分书“,所谓“六分半“,其意大体是隶书,但掺杂了楷,行、篆、草等别的书体。
这种书法颇有特色,他能将大小、长短、方圆、肥瘦、疏密错落穿插,如“乱石铺街“,纵放中含着规矩。看似随笔挥洒,整体观之却产生跳跃灵动的节奏感。
就拿眼前这幅画上的书法字体来说,结字大大小小,笔划粗粗细细,态势欹欹斜斜,点画、提按、使转如乐行于耳,鸟飞于空,鱼游于水,在一种态情任意的节律中显露着骨力和神采。
从这些书法字体鉴定,陈水圆认为这是郑板桥的真品。
如此一来,他对这幅画做一个大概的估价,以便坑一下那个猖狂的混账小子。
郑板桥的画,如今均价在一百多万,最贵的拍出过四千多万,但那是他的代表作,不能用来当做估价的依据。
眼前的这幅画,是郑板桥最拿手的竹子,而且作品中,还包含了郑板桥的书法,以及诗句,算是诗书画合在一起的作品,绝对算是郑板桥中上等的作品。
那么,它的价值就在三百万以上。
老实说,如果不是刚才胡杨的那句话,他会选择和胡杨竞争一番。但对方已经明确说了,无论他出多少钱,那家伙都会跟价,所以就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反正自己得不到,也不能让别人好过。
他这种心态,其实和其他人是一样的。
“呵呵!年纪不大,口气不小,真的多少钱都要跟?就怕你出不起。”陈水圆嘲讽道。
胡杨颇有点富二代的架势和语气:“开什么玩笑?我出不起?你不妨喊个价试试看。”
“那我出一百万,有本事你……”
还没说完,胡杨就喊道:“一百零一万。”
得!这种报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真的找茬的,明显就是针对人。
摊主激动得手都发抖了,一百零一万,他做梦都想不到的呀!他做这行这么久,卖得最贵的一件,就是五万多的,已经足足让他吹牛了大半年。
他几乎是脱口而出:“帅哥,我卖给你,就一百零一万。”
说完,生怕胡杨后悔,一把塞在胡杨手里。他就怕,等一下两个人吵着吵着,都不认帐,所以现在赶紧生米煮成熟饭比较好。
他这种做法,周围的摊主都很理解,换成是他们,估计也是这么干的。
或许,有人觉得不用这么着急,让他们继续竞争,价格还有上升的空间。但是,你得考虑到,这是双方都好像是闹着玩一样,最后喊得价格太高,他们都不要了。
所以,有时候不能太贪心,该收手就收手。
说实话,一百零一万,这对于一个摆摊的人来说,是一笔巨大的款项,该满足了。别搞到最后,自己什么都得不到。
见摊主这个操作,陈水圆马上急了眼,心里暗骂笨蛋。
“老板,我出五百万。你着急什么?反正他还会跟,嫌钱多吗?”陈水圆跟摊主说道。
陈水圆刚才心里考虑了一下,感觉这幅画四百万应该就到顶了。所以一着急,就喊出五百万,不管胡杨加一万,还是加一块钱,他都要吃亏。
摊主动作一顿,毕竟一百万和五百万,差距很大,谁都知道要五百万呀!
他忍不住问:“你确定五百万要?”
胡杨嘿嘿一笑,将画递给摊主:“老板,那你卖给他。”
然而,摊主没有接,而是继续盯着陈水圆。
陈水圆自然不可能五百万入手呀!他喊这个价,是为了坑人的,不是把自己埋进去。谁知道,这小子说话不算数?
一时间,他沉默不语,开始当哑巴。
看他这种表现,摊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骂道:“没钱就别装蒜,凑什么热闹?”
说完,转过头来,换了一张笑脸,跟胡杨说道:“帅哥,我这人也痛恨汉奸,他给多少钱我都不卖。”
直播间的观众齐齐翻白眼,这话听着也太假了。
刚才,要是那汉奸答应给五百万,你会不卖?
妈的!那汉奸脸皮有点厚呀!这回不吱声了。看来,胡哥这回要把自己坑进去了呀!
看不得胡杨就一百零一万得到张板桥的画,陈水圆连忙再次开口:“两百万,我出两百万。”
可是,摊主明显已经不信任他。在摊主看来,这死汉奸才是搅屎棍。他心想,要是再迟疑,人家这位帅哥可就真的不买账了。到时候,这个搅屎棍也拍拍屁股走人,他找谁哭去?
于是,摊主恶狠狠地对陈水圆吐了一个字:“滚!”
陈水圆气得半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胡杨一百零一万得到那幅画。他极度后悔,一开始就应该喊五百万的。
而华仔等人,以及直播间的观众们,都觉得胡哥把自己坑进去了。
用上百万来恶心人,这代价有点大,如果是几万块,也就无所谓。尽管,几万块和上百万,两者对胡哥来说,可能都差不多,但他们也替胡哥感到肉疼呀!
况且,在他们看来,这并没有恶心到那个汉奸。
最后,陈水圆忍不住爆料:“这幅画,起码值三百万,你就等着后悔吧!”
可摊主压根不信,只当这家伙被气坏,胡言乱语。从刚才的表现来看,无论是胡杨,还是这个汉奸,都是意气之争。
那幅画,估计一千几百块钱都不值,能卖到一百万,已经是斗气的结果。
“值三百万又怎样?小哥他跟我投缘,我愿意给他,无论小哥转手卖多少钱,我无所谓呀!”摊主正气凛然地说道。
“傻*逼!”陈水圆实在是忍不住骂人了。
他不想再看到胡杨那小人得志的表情,转身就走,朝第二层走去。
胡杨通快地给摊主转了一百零一万,举起拇指笑道:“老板,刚才骂得痛快,对付汉奸,就应该这样。”
摊主收到钱,心情大好:“必须的,亏他跑得快,不然,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