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3t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天啓預報笔趣-第八百三十八章 事關良心(感謝野生讀者的盟主鑒賞-wfyxt

玄幻小說 , , 0 Comments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这事儿倒并不怎么出人预料。”
旁边的伊兹好像看出了槐诗的疑惑,笑眯眯的解答:“加兰德翁在成为大宗师之前,也曾经在赫利俄斯上待了七十年的时光呢。”
干,你们一个两个的,怎么都会读心术的!
“我不是会读心术,是你都快要把我很好奇写在脸上了嘛。”伊兹耸肩,愉悦的抽着雪茄。
而槐诗忍不住掏出手机,拍了一张自拍。
从头到尾,他都只是一副冷淡平静的面孔才对,自从在艾晴培训班里毕业之后,他的表情控制就从没怎么出过差错了。
信他才有鬼。
但问题是……
加兰德翁竟然在赫利俄斯上待过七十年?那岂不是足足一个往返周期?
可现在看上去也才五十多岁的样子。
槐诗的表情抽搐了一下,轻声问:“加兰德翁他高寿啊?”
“啊,大概……二百一十多岁?”伊兹想了一下之后回答:“毕竟是大宗师,驻颜有术,不奇怪。”
得,又是一个老怪物。
似是听到队伍最后面两个人的谈话,最前面的加兰德翁的视线扫过,很快又再度收回,继续讲述起了探索回首的计划。
第一支探索队伍并不要求深入调查,任务也并不艰难,只是在赫利俄斯工坊的内部入口处建立一个安全的可供后续探索的站点。
干的是拍基地车的活儿。
由大宗师隔空指挥,所有人听命行事。
在确认所有人都了解了计划之后,加兰德翁颔首,示意弟子们将箱子里的东西分发下去。
那是足以套在宇航服手臂上的小包,里面装着一块明晃晃的水晶。
界标。
简单来说,一次性回城卷轴。
只需要短暂读条之后就能够立刻回到利维坦之子的舰桥上,恩,槐诗也不知道那地方叫啥名,但看上去像是舰桥,就这么称呼了。
除此之外每个人还有十人份的注射型银血药剂,以及十人份的源质补给。
单论耗费,现在人还没出门,每个人身上就已经挂了五千万美金以上的补给了,这还不算界标这种私人订制的耗费。
只是槐诗心中难免再度浮现疑惑:界标这种东西,造起来耗时不菲,应用面狭窄,限制又多……最重要的,一旦制造完成就要面对半个月的短暂保质期。
槐诗很好奇,是怎么在短时间内就准备好这么多人份儿的?
大宗师的境界就这么牛逼么?
因为米哈伊尔大宗师的原因,他曾经深入的去查询过有关大宗师的记录。
全境十一人……普布留斯死了之后,就剩下十个了。
这十个人都是世间公认的炼金术巅峰存在。
但所有炼金术师对大宗师的境界都说不明白。
因为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境界。
这只是一个称号而已。
况且,每个炼金术师所擅长的方面和门类都截然不同,很难有一个相同的评判标准。但每以石釜学会抠门的德行,每一个大宗师的名号颁发都是慎之又慎,如果没有真正划时代的技术发现和成果,是绝对不会予以认可的。
这就导致了熬年限和拼熟练度是绝对不可能抵达那样的境界。
能够成为大宗师的炼金术师,都是万中无一,亿万中甚至都无一的恐怖人物。
达到这个境界,一般都不能算是常识中的‘人’了。
而在槐诗所了解到的消息和情报中,加兰德翁在大宗师中也属于最上面的那一层。
二百一十岁的高寿,不知聚敛萃集了多少灾厄和奇迹,经历了不知道多少狂风暴雨。
他可是亲眼见识过米哈伊尔大宗师掀桌子的时候能造成多大的破坏。
穹顶巨人·阿特拉斯一旦进入完成期,砸碎整个地狱都不是问题。
况且,能够在派阀林立、内斗严重的石釜学会中担任高层,就证明他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对他,槐诗已经渐渐无法保持往日的敬仰。
而是充满了忌惮和防备。
但加兰德翁并不在乎。
平静的安排好了一切之后,开始了最后的环节。
为每一个参与者解答疑惑。
每人一个问题。
在工坊的大门之外,抽雪茄的伊兹躺在休息区的沙发上,满不在乎的哼着歌,回头忽然问道:“想好问什么了么?”
“没什么需要问的。”
槐诗摇头。
确实,在神秘而复杂的炼金术领域里他可能只是刚刚取得了一丁点的成就,但这不妨碍他身边大腿众多啊。
就算彤姬经常不靠谱,喜欢玩消失。
但远一点的也有铁晶座上的米哈伊尔大宗师可以请益,近一点的也有象牙之塔的炼金工坊里无数炼金术师可以手把手的教。
再不济,深渊里也还跟铸日者有那么一点香火情分呢。
槐诗不怕学不会,怕的是东西太多,学不完。
暂时几年之内,还不打算将自己在炼金术上的心力放到金属学之外的门类中去。
因此,这个报酬对他而言,反而有些鸡肋。
不过,炼金术上的没什么想知道的,其他的地方……他倒是有一大堆问题想问。
这就要看加兰德翁愿不愿意解答他的困惑了。
当拉结尔匆匆推门而出的时候,伊兹就起身,摆手进门去了。
没过几分钟,就悠闲的出来。
像是喝了一杯茶那样,轻松又愉快。
向着槐诗招手。
到你了。
等槐诗推门而入的时候,就看到工坊炉火前的老人。
“加兰德翁。”
槐诗颔首抚胸行礼。
“我想客套的话我们之间可以省略了。”
加兰德翁回过头来,看着他,那一双苍老的眼瞳和炉火相较,竟然一时间让人分不出究竟哪个更亮一些。
“我很好奇你的问题,槐诗。”老人说,“但在那之前,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一点——我不希望这一趟探索出什么意外,尤其是,因为你。”
“我看上去就这么不靠谱么?”槐诗笑了起来。
“丹波的英雄,又怎么可能是好相与的角色呢?”加兰德翁淡然说道:“我听闻,米哈伊尔甚至将你用做‘炉芯之火’,以你为基点再次进行‘事象熔炼’,同为大宗师,我怎么可能小觑他的眼光?”
他说:“对于任何大宗师而言,你都是难得的‘催化剂’,你的命运、你的作风、你的取向,都会令一切矛盾以最彻底的方式激发。我不得不早做防备。”
槐诗听完,愕然许久,忍不住耸肩:“我得说这都是巧合。”
“命运从没有巧合,槐诗,从来没有。”
加兰德翁低头,凝视着手杖前端天使面孔的金属雕像,忽然说:“让我听听你的问题吧——此世仅存的‘铸造者’,又会有什么问题求教与我呢?”
“实际上,我并没有炼金术的疑惑请求您的解答。”
槐诗抬起手,揉了揉眉心:“我不太喜欢这种将我当做易燃物品的态度和决策,虽然看起来很有道理……可实际上,我从来没想要去成为什么人的垫脚石。”
他告诉面前的老人:“通常都是那些人自找麻烦。”
“我的问题只有一个,加兰德大宗师,我的目的很简单——”
槐诗抬起眼睛,直白的问:“赫利俄斯的回光结晶在哪里?”
槐诗并不在乎加兰德翁是不是要吞并赫利俄斯,他究竟要做什么,也不想牵涉进不属于自己的麻烦中。
因此,懒得和加兰德翁再打什么哑谜。
他来的目的就这么简单。
反正回光结晶又不是只有你们这么一个地方有,大不了赫利俄斯炸了他去其他地方找。
再不济,他干脆去薅天文会的羊毛。
况且,去伦敦不行,他还可以去东夏啊,他只是不想在往日满愿结晶的人情还完之前,再欠新的人情而已。
条条大路通罗马,不通罗马通燕京、不通燕京还有开罗、约克郡、圣彼得堡呢。
干嘛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
难道没有你加屠夫,难道我还能吃带毛的肉了不成?
沉默。
漫长的沉默。
老人微微挑起眉毛,向着槐诗看过来。
那样的眼神似是惊奇,又像是自嘲和无奈,意味深长……唯独没有迷茫和不解。
就好像预见了什么一样。
他当然知道赫利俄斯的回光结晶保存在什么地方,甚至了如指掌,正是如此,才感受到分外的讽刺和感慨。
“原来如此……看来罗素所选定的继承人就是你么?”
他了然的颔首,向着炉火抬起手掌,弹指。
于是,火光跳跃。
瑰丽的闪光从其中浮现,交织,蜕变,很快,自变化的火光之中褪去了温度,完成了最后的工序。
转瞬间的无数变化,哪怕是槐诗的炼金之火都难以比拟。
最终,一把钥匙出现在了槐诗的面前。
“你在舍近求远。”
加兰德翁说,“倘若你在月球时提出这样的要求,我甚至可以动用石釜学会的库存,换取你打道回府。当然,如果你愿意在这里待到探索活动结束,回到现境我也可以兑现承诺。
但我猜,你更喜欢自己动手拿。”
“这是什么?”
槐诗接过钥匙,察觉到其中繁复的炼金矩阵,无数细微的源质流淌在其中,勾勒出了复杂到令人目眩神迷的结构。
但那结构没有任何的用处,只是复杂而已,也难以让人复制。
只是作为什么东西的验证而存在。
“这是我在赫利俄斯的权限凭证。”
加兰德翁说:“虽然离开这么久,但规矩恐怕没那么快容易变。据我所知,回光结晶这样的宝物,应该被放在核心区的保存库:‘赫菲斯托斯之间’。”
随着他的动作,空气中浮现出一张复杂的地图,指向赫利俄斯的最深处。
破碎迷宫最核心的所在。
“不过,现在赫利俄斯核心已经失控,所有警戒措施和防御矩阵都会被激活,想要进去可不太容易。”
他说,“作为曾经领受赫利俄斯恩惠的人,我不能再帮你更多,你想要得到什么,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多谢,麻烦点也不碍事。”
槐诗掂量了一下钥匙,丢进了口袋里。
只是在转身离去之前,槐诗却忍不住回头,问了一句,“不过我觉得,作为领受过赫利俄斯恩惠的人,恐怕更不应该怂恿别人去趁火打劫吧?”
加兰德翁没有回答。
面色如常,只是挥了挥手。
示意他该走了。
.
就这样,几个小时后,现境时间下午六点一十分。
首批探索队员站在出口的前方,反复确认和检查着所有装备,戴上了头盔,整装待发。前往木星轨道之上的破碎战车
只有槐诗还蹲在地上,端详着眼前友谊的小狗,挠头。
——带上这玩意儿真的没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