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別叫我歌神》-第1396章:嗩吶版《回來》分享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大家瞪大眼,听着曹宝东的唢呐声,
果然啊,什么人的舞台,什么样的性格。
同样的一把唢呐,在谷小白的舞台上,那就是躁到了,连电吉他都要甘拜下风,听了就直接升天的大杀器。
在华闵雨的舞台上,却是如此的温婉。
舞台下,付文耀的眼睛瞪大:“咦,这是唢呐的声音?”
这种声音,完全不是他印象中的那种可以吹头七的音色啊。
“这叫箫音。”谷小白道。
“箫音?”
“通过改变口型,上唇前伸含在哨片根部的位置,下唇部往后收缩,抑制哨片的下片振动,高压强小风量,再利用单指单抬进行配合……”谷小白双手在面前比划着,给付文耀科普着。
吹管乐器,一法通万法通,懂得一个,再学其他的,就简单多了。
谷小白曾经问过系统,如果学会吹唢呐,算不算是完成了乐器通才的一个任务了。
结果给系统无情嘲笑了:“请宿主不要妄图蒙混过关!唢呐是木管乐器!”
是的,唢呐在民乐团里,起到的作用和交响乐团里的小号差不多。
小号在交响乐团里,是铜管乐器。
但唢呐是木管,和笛子一样。
没办法,谁让唢呐的管子就是木制的呢?
而系统的“乐器通才”任务,要求可是高的很,木管乐器差不多吹奏方式的,都被算做了一类……
这可是让谷小白大感头痛。
这个系统的任务,就没有一个简单的!
大东子的唢呐吹完引子,后方若有若无的低音伴奏之外,郝云帆吉他轻轻一拨,乐队的其他乐器同时进入。
华闵雨向前一步,走到了话筒前面。
“打开这深夜
抚摸寒星光
我只想走进圆月亮
依旧太寂寞
依旧太凄凉
重复着孤单的飞翔↗——”
这首罗琦原唱的《回来》,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翻唱过。
歌手第一季,黄妈曾经翻唱过。
好声音第一季,梁博翻唱过。
这首歌的原唱罗琦,曾经是中国摇滚乐坛的第一女声。
她的遭遇,也令人唏嘘。
淡出乐坛许多年之后,再次回归,声音依然高亢如昔。
而今天,这首《回来》,又出现在了校歌赛的舞台上。
而翻唱它的,却是华闵雨。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这位大部分时间娴静如水,小部分时间崩坏又疯狂的江南才女。
而今天,在舞台上的华闵雨,是哪个华闵雨?
大家仰望着舞台上方。
华闵雨身穿手工制作的汉服,这种形制,这种款式,都是她自己考证、改良、制作的。
穿在身上,宛若一名从水墨画中走出的女子。
但她却在唱摇滚!
而且,是《回来》!
“没有呼唤
何时才能到梦乡
没有回答
哪里才是我的去向↗——”
之前的时候,华闵雨的歌声虽然高亢,却依然有种独特的娴静。
但唱到这里,华闵雨的长袖突然一甩,身后,鼓手“咚咚咚咚”的鼓点,就追了上来!
华闵雨在原地,跟着节奏摇摆着身体。
声音变得铿锵有力了起来。
“经过风风雨雨后
嘲笑自己模样
飘洒血泪在故乡
痛苦浸透我的流浪……”
华闵雨伸出一只手,指向了舞台下方,舞台下的大家就“嗷嗷嗷嗷嗷嗷嗷”地叫了起来。
“经过悲欢离合后
找不到逃脱的方向
遥望那温暖天堂
听到有个声音说……”
她的声音一顿,然后伸手指向前方,石破天惊的一声呐喊,炸响全场:
“回来!!!!”
华闵雨爆发了!
原来,这个妹子的爆发力这么强!
“嗷嗷嗷嗷嗷嗷嗷——————”全场疯狂欢呼,摆动着的手臂,像是被风吹动的树林。
其实,华闵雨可是学戏曲的!
虽然是南方戏种,相对温婉一些,但那种爆发性的唱腔,却一点也不虚!
这一声,依然穿金裂石,直上穹苍!
但这还不算!
后方,大东子手中的唢呐一扬,激昂的唢呐就跟了上去。
“回来——”
惟妙惟肖,类似人类唱歌的音调,拿唢呐模拟人类的说话声,这本来就是唢呐的那首绝技。
“哗!!!!”全场雷动。
我去,这编曲!
竟然还能这样!
华闵雨的手指向了另外一方,继续唱:
“回来!!!!”
大东子继续跟上:
“回来——”
一声呐喊,跟着一声唢呐。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对着大山在呐喊,喊一声,就有回声回来。
又像是一个人,在对着远去的人呐喊:“回来!”
但回答她的,只有大山的回声。
更显孤寂。
但她却不想就此放弃。
她一定要喊出来个什么。
于是,一声更比一声高亢。
一声更比一声有力。
一声更比一声坚强。
如果叫你,你不应。
那我就叫山。
我就叫河。
我就叫这大地。
我就叫这苍天!
直到天地为我动容,世界为回应我的呼唤。
华闵雨伸手指向了天空。
“回来!!!!!”
大东子的唢呐高高扬起:“回来——”
华闵雨的右手,紧紧按在自己的胸前,呐喊:“回来——”
大东子的唢呐,没有再模仿唱腔,而是一声裂帛一般的尖锐声响,一路上扬!上扬!上扬!
华闵雨的腰弯了下去,大声的嘶吼:“啊啊啊啊!!!”
我这发自内心的呐喊啊。
为何总是得不到回应。
我所期盼的啊,又是什么?
大家的头皮都要炸了!
我去,又来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唢呐这东西,没那么好玩!
舞台的后方,陈秋怡尖叫:“啊啊啊啊,师姐!!!!!!”
现场,大家听着那穿着飘逸、娴静汉服的女子,弯着腰嘶吼的模样,也情不自禁地呐喊起来:“嗷嗷嗷嗷嗷嗷嗷!闵闵!闵闵!闵闵!闵闵!”
罗琦唱的《回来》,到底是要什么回来?
梦想?未来?本心?
没有人知道。
华闵雨对《回来》这首歌,有自己的理解。
那是一种对过去的忏悔,也是对未来的期盼,更是和自己的和解。
只是,这种和解,也是要先打一架的那种。
人前人后,总是飘然欲仙的才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被“才女”头衔绑架,忘记了本心的可悲生物。
如果不是校歌赛,她内心深处,那个真正的自我,又何时才能回来?
今天,就让我呐喊吧!
“用我的泪水
把黑夜照亮
洗去了灵魂的迷茫
用所有生命
用所有梦想
燃烧这
瞬间的辉煌↗——”
燃烧吧!小宇宙!
舞台上,华闵雨忘情地唱着。
舞台下,大家拼命摆动着双手。
像是女王癫狂而忠诚的追随者。
曾经,罗琦是女主唱的天花板。
但今日今时,谁才是华语乐坛第一摇滚女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