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醫路坦途笔趣-552 意想不到的收穫相伴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世间的东西,什么都怕比较。身材好的不敢和貌美的比,貌美的不敢和豁得出去的比。
而这个医疗其实也一样。比如这次的专家大集合,就比平时的飞刀就好了不知道有多少。
不光对患者好,对茶素医生也不少好处。
张凡虽然技术高,可毕竟人的精力有限,浑身是铁也才能打几颗钉。而平日里的飞刀专家,对于他们来说,他们主要的任务是做好手术,拿钱走人。
至于培训,他们没有这个义务,而且茶素的医生也不好意思多问。可这次不一样。
这次大多数的专家都是肝胆外科的,如果只是来飞刀,人家一天就走人了,可这次不一样,好多次顶级的专家在茶素算是亮出了看家的本领。因为专家太多,不亮本领,会被人看低的。而且吴老充当普外的主任,卢老充当普外的门诊医生。
这个时候不拿看家本领,什么时候拿!说不定吴老一个高兴,收入门内,这都让人做梦都笑醒了,所以,次顶级的专家拿出了浑身的解数。
别看这些医生都是次顶级的,好像和吴老他们比起来就是个豆豆一样,可这些人放在一个地区或者一个省份,几乎都是大拿。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就让茶素医生激动了。往日的飞刀,就如同在起点看某个老男人吹牛一样,吹了半天好像啥都没看到,其实飞刀也一样,当地的医生看了好几遍了,可总觉得看了鸡儿。
但,如果没有飞刀,他们永远不会,毕竟进修的时候未必能学到。而飞刀,虽然好像看了个寂寞,可看的次数多了,总有一天这种手术自己能上手的。
而看老男人吹牛也一样,比如恶心、喷射状呕吐。
哪天你领导遇上这种情况了,其他人都惊慌失措的说他好酒喝多了,大餐吃顶了,可你忽然想起老男人的吹牛,恶心、喷射状呕吐,不对啊,这不是吃多了也不是喝多了,这是脑袋出问题了。
然后你大呵一声,送医院!果然领导不是吃多的也不是喝多的,是脑门里面出血了,医生说了一句,幸亏送的及时啊!然后家属对你千恩万谢,你是人家的救命恩人啊。
最后,领导出院后,你的人生高潮来了,领导不断的提拔你,貌美的女儿也嫁给了你,乖乖,这多好,所以,吹牛的东西,哪天说不定就能用上了。
而茶素的医生们这个时候,头秃了的也要努力学习,次顶级的专家们隐约中,都开始了较劲,毕竟有了比较。
“杨主任,这个患者早上吴老说下了手术,会给住院医讲解一下术后的治疗。而且要提问主管医生!”马逸晨给马上要动刀的杨永存说了一句。
“是吗?嗯,我知道了。开始手术吧。”
手术开始后,杨永存一边做手术一边给马逸晨讲解,“你们张院走的是大开大合路,这种方式对于医生的要求相对要高一点,如果技术不到,很危险。
但我们有另外一种小手段,比如这个血管,我们为什么非要去动它呢,但你觉得比较危险的时候,咱们可以通过改道啊,虽然手术时间和损伤提高了,但危险性和致命性下降了啊。
你仔细看,这个时候就是这样做。”
老杨得知术后说不定吴老要提问,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几乎把看家的本领手把手的给马逸晨传授,张凡的本科同学还有杨永存的博士学生,哪叫一个羡慕嫉妒啊,自己的这位大佬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什么时候这么有耐心!
但一群华国次顶级的大拿凑在一起比拼技术的时候,思想的火花不停的冒了出来。
普外的晨会上。
“这个血管瘤,我们可以从侧面全部切除啊!”一个主任看着另外一个主任的手术方案,豆腐里挑骨头。
“侧面?侧面损伤太大,得不偿失!”拿出方案的主任立马开始反驳,其实最主要的不是损伤,而是手术难度。
当然了,这个时候谁都不愿说难度太大,不愿意尝试,到了这个级别,不进则退。谁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比别人差。
“或许,我们可以试一试!”吴老看着患者的检查,听着周围汇集了全国的肝胆主任们,吴老轻轻的说了一句。
“是啊,我们可以试一试啊!”原本反驳的主任立马说了一句。
“对啊,可以试一试。吴老,我主刀,您帮我站台行不行?”
“我觉得我更合适!”
吴老脸上笑呵呵,心里也感慨不已,“这个小子运气就是好,竟然能拉到如此多的大拿在一起做手术。”
“我觉得,这台手术需要四个医生,各位请看,因为肝脏的切面不是平整的,第一视角的医生,可以作为前期的主刀,第二视角的医生,可以作为中期的主刀……
以前的时候,我也曾想过这种方式,但在方东找到四个年轻且已经技术大成的医生,虽然不难,但也不容易,我觉得这次是个机会。怎么样,你们谁愿意。我给各位站台子。”
哗啦啦。一群人抢着来干。这时候都没什么飞刀费用可谈,都是拿着茶素的台子费,一台手术三十元!但,大家是争先恐后的。
这样的手术,这种的讨论,这几天,几乎天天在发生。
论文,一篇篇的论文接着这种大拿汇集的手术,然后从偏科研的博士中带着茶素的医生手中慢慢发表了出来。
“我去,华国人又要水论文,你看看,这几天全是华国一个医院的肝胆科室发出来的。”
三岛医学期刊(BMJ)的编辑点开邮箱后,给同事不停的抱怨。世界四大医学顶级期刊中,三岛的医学期刊偏临床,而其他几个期刊不是不看中临床,而是他们的重点其实偏科研。
所以,往往一些医学上比较前沿的临床手术手段,往往都会发往BMJ。当然了,华国人,特别是教育和医疗中,各位大拿水期刊的本事在世界上都是闻名的。
当年有个笑话,说华国医生把金毛某个期刊给水到掉了等级,可以想象一下,华国医生水论文的水平有多高深。
所以,这一次三岛的编辑虽然没看内容,但一看都是从一个医院发出来了。他就开始头疼,“这个什么边疆茶素的医院估计又要评级了!”
抱怨归抱怨,但工作还是要干,就算茶素的医生写的是一对大便,他们也得尝试几口了再帕斯!
……
茶素普外的手术室忙的热火朝天。
茶素普外的专家门诊就更汹涌澎湃了。
这世界上聪明的人太多。张凡虽然没有像欧阳那样彩旗飘飘的去宣传吴老和卢老来茶素了。
可茶素的医护人员知道啊,他们先给自家的亲朋好友说,快啊,快啊,肝脏胆囊不好的这几天快来茶素啊,华国最顶级的肝胆医生在茶素上门诊了。
然后亲戚拉亲戚。政府的先来了,各大局各大企事业单位的来了,然后各个乡镇的来了,最后这个消息传遍了西北。从肃省来的,从蒙内来的,甚至从老毛子和几个斯坦都有人来了。
“你这个就是单纯的胆囊炎,以后注意饮食,不用吃药……”卢老头笑呵呵的对以为患者说着话。
“专家就是专家,天啊,说话的语气,和蔼的面容,就连摸老娘肚子的手都是温暖而柔软的,能不开药就不开药,哪里想其他的医生,恨不得把老娘压倒床上,就给老娘捅一刀!”
就如油锅里滴了几滴口水一样,看病的人更多了。
陈生如同灭火队一样,亲自守在卢老头的门诊口,“不要挤,不要挤,一天两百个号,大家都能看上的,我觉得有些人想挂个普通门诊,等普通门诊的医生看完了建议找专家,咱再找专家行不行啊。”
陈生大声的呼喊着,提着建议,可大家如同看骗子一样看着老陈,“这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而且,这种级别的医生看病,大家眼睛擦的格外的明亮,谁要是插队,头都能给你打破。
张凡的微信同学群。
“听说吴院士和卢院士在茶素?谁能联系到啊,帮个忙,我有个亲戚需要做个手术?”
忽然微信群里冒出了一个红包。
大家都是社会人了,都懂一个道理,说话要钱开路,不然没人搭理你。
寓意深刻小說 《醫路坦途》-552 意想不到的收穫
“咱班的李阳不是考的杨永存教授的研究生吗,去年他考上的时候,还在群里发红包了。你问问他,杨永存教授不就是裘派的吗?谢谢红包啊!”
“是啊,是啊,当时李阳主任专门发红包了,裘派三代弟子,好牛逼的,我当时羡慕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啊!你问李主任吧!”
“对啊,对啊!”
大家看着大红包的面子,热火朝天的聊了几句。
“李阳,李主任,呼叫李主任,十万火急啊!”群里,发红包的同学开始@李阳。
李阳就是张凡的同学,杨永存教授的研究生。当时的他有多骄傲,现在就有多尴尬!
当年他考上杨永存教授的研究生时,的确心里骄傲了不老少时间,不光骄傲,还在群里很是发了一通红包。
当时的他有多骄傲,现在他就有多尴尬。
偷窥着群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