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權寵天下 線上看-第1558章 金國要抓她看書

權寵天下
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
若都城飞出去的任何信笺,飞鸽,全部要经过小凤凰的爪子,确定不会泄露一点关于公主在若都城的事出去。
胡名给汤阳送了信,自然也说了泽兰在若都城的事,但是这封信到了汤阳的手中,却丝毫没提这个,只是寻常的报平安,然后说自己在若都城办差,问汤阳是否准许。
汤阳的飞鸽,一样被小凤凰拦下。
依旧是泽兰临摹了汤阳的字迹,让他好生在若都城辅助公主,治理好若都城。
胡名收了信,这才安心,既然是朝廷给派的差事,那他就没有离开的道理。
而且,公主在若都城,他也不放心走啊。
胡名就这样留在了若都城,负责城中治安的事。
之前周姑娘怕惹当地百姓对朝廷的反感,一直没有重治,导致罪恶丛生。
但胡名得了泽兰的指示,重锤出击,偷,抢,拐,骗,强,一律抓捕重判。
短短一两个月,便抓捕了百余人,全部送进去蹲大牢,震慑了一群心怀鬼胎之人,也给若都城换了一个面目。
如今若都城人手充足,可以配合衙门清查流民。
但凡拿不出身份来历的,一律驱逐出城,这筛查,查出了很多金国的人,他们在若都城没做生意,也没干活儿,却有银子花,自然就是金国人派来刺探的细作。
谁能想到,若都城几年的旧患,在一个八岁孩子来到之后,大变了模样?
探子的消息传回金国,金国的镇国王了解清楚整件事情之后,怀疑这八岁的孩子就是若都城的城主,北唐皇帝宇文皓的女儿镇国公主。
一个八岁的孩子,竟然破了他的情报网,这怎么都没办法忍。
而且,他堂堂镇国王,输给一个八岁的镇国公主,面子挂不住。
他有些急躁了,这两年的布局,竟生生损了一半的人,连崀山的流寇都被剿灭,何时才能收复若都城?
他很是担心若都城的矿产被开发,金国就是靠卖矿产起家,必须要拿回若都城,继续开发矿产卖给大月国和大兴,金国才能兴旺起来。
金国发展起来,才能废黜小皇帝,让百姓归心信服,他登基为帝。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權寵天下 線上看-第1558章 金國要抓她鑒賞
小皇帝今年已经十岁了,若这三两年再不能废黜他,日后他渐渐长大,便成器侯,再废他就难了。
而且,这小子如今看着单纯,但是背地里却有许多小心思。
不能再等,他必须要拿下若都城。
他下了一道命令,把那小公主抓捕过来,以此挟制北唐皇帝宇文皓,逼他割让若都城。
他知道北唐如今暂时经不起一场战事,区区一个若都城,是北唐的鸡肋,宇文皓会很愿意用若都城换他的女儿。
他知道若都城把一部分的探子筛查出来了,但是,好在他留了一手,预先就安排了一些武林高手潜伏在城内,只要命令传进去,掳走小公主不成问题。
让人进去传信不可能了,城门严查得厉害,好在往日都是以飞鸽传书,所以早就培养了一批信鸽。
镇国王以信鸽传令到若都城,着潜伏在若都城内的高手抓拿小公主,若事成,奖励十万两银子。
火熱言情小說 權寵天下 起點-第1558章 金國要抓她讀書
小凤凰拦截了这只肥鸽,信落在了泽兰的手中。
泽兰读了命令,蹙眉轻叹,“若叫我爹爹瞧见这封信,得气死,人家一个小小的金国,出手便是十万两银子,他若买个人头,大概也只能出得起千把银子的。”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她叫了周姑娘进来。
周姑娘以为她要说话解闷儿,抓了一把瓜子进来坐下,“小主子想找我陪您聊天吗?”
泽兰从小凤凰的爪子底下,扒拉出鸽子,“今晚想吃红烧鸽子,会做吗?”
“会!”周姑娘瞧着这鸽子,咦了一声,“这是信鸽啊。”
“嗯,金国镇国王的信鸽,信在我手中,给你看看。”泽兰把字条递给了她。
周姑娘接过来一看,随即大怒,“好你个镇国王,当我若都城无人吗?竟然敢对我小主子下手,属下立刻纠兵马去找他。”
“不必做样子,咱若都城没什么兵马。”泽兰压压手,“你稍安勿躁,听我说。”
周姑娘横眉怒目,“属下不是做样子,他打小主子的主意,属下就是拼死也不会放过他的。”
她见泽兰脸色沉静,便吞了怒气,道:“小主子有话要说,那您先说。”
泽兰卷了一下袖子,“想不想赚这十万两银子?”
“啊?”周姑娘怔了一下,“想……肯定是想的,但是,小主子,这十万两银子是要抓您去啊。”
“那我便去!”泽兰眉目清淡。
“那怎么行?若叫皇上知道,属下五马分尸都消不了他的怒气!”
泽兰笑笑,“你不信我能全身而退吗?”
“不是信不信的问题,万一呢?若出个万一,只怕北唐都要被翻转过来。”
泽兰道:“你知道我师父吗?”
“不知道!”
“我师父是个很厉害的人,当年,他就是用同样的手段,从北漠的秦大将军手中骗了一大笔银子,此法十分好使,最重要的是我确定能全身而退。”
还能搅他一个天翻地覆。
见周姑娘还一脸要反对的样子,泽兰利诱,“十万两,在若都城能做什么你知道吗?”
“怎么不知道?太知道了,我太需要这笔银子了。”周姑娘一口气在胸口堵着,这些年因为没钱,许多想要做的事情都没做到,府邸都没银子装修啊。
还是毛坯。
“但不行!”周姑娘还是没有被金钱利诱成功,主要是小主子不能出一丁点的差错。
泽兰眸子微闪,“我问你,你恨不恨镇国王?”
周姑娘咬牙切齿,“恨之入骨!”
“有什么比白拿了他十万两,最终又抓不到我更能打击他的锐气?”
“这个……”
“就这么决定了!”泽兰拍着她的肩膀,“好,现在去红烧鸽子,我饿了!”
周姑娘抱着鸽子起身,心里有些担忧不安,为了十万两银子,太冒险了吧?还不如直接派人去抢呢。
“属下觉得还是不妥。”她转了身去。
“去叫胡名进来,他是生面孔,最合适当这个武林高手了。”泽兰自动忽视她的话,自顾自地进入了状态。
“还是请小主子三思!”
泽兰在门口喊了一声,“胡哥哥,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