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前方高能 愛下-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消失(已更新)讀書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银狼没事,令得宋青小的心下一松,接着才感应到了掌心里握着的一块冰凉的硬物。
“太昊天书!”
就是因为此物突然发烫的缘故,使得她的神境突然失控,被拉入了未知的领域之中。
想到这里,她以神识查探识海,识海里并没有任何的任务提示。
没有任务的提示,有可能她并没有进入神狱的试炼,不是身在任务场景中,同时也有可能是她已经在试炼之内,但是线索需要自己去摸索。
但不论如何,目前的情况对宋青小是有利的。
她杀死了妙笔先生,与东秦氏已经结下不共戴天的死仇,根本难以修复。
而她被众人包围,又有善因大师这么一个入圣境的对手,在她灵力枯竭的情况下,恐怕是凶多吉少的。
这个时候若是能进入试炼场景,对她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
她心下一松,不免握紧了自己掌中的那块太昊天书。
此物实在太过奇怪了。
在这之前,她试过以精血、灵力契约这件东秦氏的至宝,但都失败了。
火熱都市异能 前方高能-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消失(已更新)讀書
若非抵御黑龙之力的刹那,她以信仰之力将太昊天书激活,她恐怕都要以为这件东西是属于东秦氏的专属,落在自己手中并无用处了。
可在最后的关键时刻,信仰之力及时涌出,东秦务观出现,在关键时刻将黑龙斩除。
那股力量来源也十分蹊跷,并不是她修炼而出,与灵力也截然不同,来自于纯洁之心的试炼中,修士等人的信仰依托。
纯洁之心的试炼里面,‘光明’派系的数位信徒需要有信仰,才会有力量的来源;
而同时,这种信徒纯洁的信仰,也会化为某种力量,加持被信仰者。
宋青小以前从来没有察觉,却没想到这种力量竟会打开太昊天书的封锁枷锁。
虽说不知道最终为什么东秦务观的魂息幻像会帮助她,且最终弃东秦氏的妙笔先生而选择她,但她猜测应该是跟信仰之力是脱不了干系的。
她不由自主伸出手指摸了摸太昊天书,这一摸之下却令她吃了一惊:
“咦?‘仁’字呢?”
自她拿到太昊天书之后,因当日苏五的话,对于这件传闻中可能与九字秘令出自同处的宝物格外看重。
这块玉佩她把玩得多,对其构造十分熟悉。
白玉并不大,但玉身以古篆体刻着:仁、义、道、德四个大字。
这四个大字也仿佛是太昊天书的四大秘法术能,使得天书威力无穷。
可是此时她再摸玉佩时,却发现原本‘仁’字所在的位置,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宋青小心中的这一惊非同小可,再仔细摸那玉佩,确实只剩下义、道、德三个字了。
她皱了皱眉,心中瞬间浮出两个猜测:
其一,仁、义、德、道四字本身属于某种东秦务观当年布下的禁制,里面极有可能封印着他的残魂气息。
一旦太昊天书被真正启发,那么封印于太昊天书内的东秦务观的魂息便被彻底激活。
这兴许是东秦务观当年为了维护后辈血脉所做的一种措施,若是东秦氏有人发现这个秘密,便能将此物用于东秦氏危急时刻。
而东秦务观魂息幻像出现的次数,也可能是有一定限制的,这个限制便应该是四次了,对应仁、义、道、德。
每请出他魂息幻像帮忙一次,便有可能会减去一字。
其二,就是她将太昊天书握于手中之后,那股异常可怖的灼烫感了。
太昊天书发动之后,再度选择回归她的手中之后,便异变陡生,强行打开了她的神境,将她带来了此处。
“莫非,太昊天书中,这些字的存在,封印的其实是一种进入神狱的秘门?”
每被拉入神狱一次,上面的字便会消失一个?
宋青小百思不得其解,但又觉得这件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就能解释的。
毕竟她此时是不是身在神狱试炼都不清楚,这些念头也只是一种猜测罢了,无论如何,还是要先弄清自己身在何处再说。
她想起自己临进入神境之前,仓促之下兑换的‘斗’字令。
当时她头疼欲裂,意识模糊,也不知最后兑换成功了没有。
宋青小正欲以神识查探之际,突然识海之中那阵‘咚咚咚’的敲击声越来越响亮了。
‘咚咚咚咚咚——’
那声音越来越大,已经吵得她难以专注之时,突然听到有人高喊了一句:
“这里还有活口。”那话间一落,有人用力拍了她一下:
“醒醒!快醒醒!”
这说话声一响起,那敲击得越来越急促的响声瞬时完全消失了。
宋青小这一惊非同小可,她自认为已经清醒了许久,压根儿没有察觉到身边还有旁人。
被人拍打的刹那,她浑身紧绷,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用力睁开了双目。
微弱的朦胧光照了进来,将黑暗驱散了,她身体蜷缩着钻进了一个极为逼仄的角落之中,四肢紧缩,几乎要失去了知觉。
眼前还有些模糊,看不大清楚,耳中却已经能清晰的听到‘滴滴答答’的水声滴落,溅落到下方,发出‘咚咚咚’的清脆声响。
莫非先前发生的一切,竟然是梦?
她动了动身体,却觉得浑身力量都像是要被抽空,指尖转动间,并没有感应到银狼的存在,令她心直往下落。
有一道阴影挡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从逆着的光线看,隐约像是个已经上了年纪的老头儿。
这会儿正冲着她伸出一只手,正拍打着她的肩头。
兴许是察觉到她已经苏醒了,老人欢喜的喊: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说完,他伸手吃力的将宋青小的肩膀抓住。
那手掌抓住宋青小身体的刹那,她浑身一紧绷,身体的本能反应令她反手将这老人的手腕扣住。
不过不知为何,她身体软弱无力,才刚将这老者一抓住,那双臂便如面条般往下滑落。
老头儿以为她这个动作是害怕,安慰她道:
“别怕,别怕,我先拉你出来再说。”
他年纪不小了,力量也不大,抱她有些吃力,便唯有拽着她往外拖。
在此之前,她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此处,身体被卡得很紧,拖出来的时候撞到了东西,发出‘哐哐’的声响。
随着那老头儿用力一拖,好似桌椅倾斜,上方有一重物直往下落。
她昏头转向间被老头儿拖出来时,恰好与那垂落的东西相撞,先是有一把湿漉漉的毛发打到了她的脸上,接着有东西滑了下来,‘哐’的一声撞到了她头顶处。
宋青小只觉得自己肉身的力量好像受到了限制,竟像是弱化到当年还未修行的时候。
这一撞之下,只觉得眼冒金星,眼前一黑,心中似是翻江倒海一般,竟是要吐了。
她也看不清撞了自己的是什么,下意识的伸手将那东西抱住,只觉得入手很沉,像是抱了个长满了湿毛的大西瓜似的。
连带着有大力往她压了下来,其间夹杂着老头儿的惊恐交加的大呼。
‘砰!’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滑落的重物一下压在了她的身上,险些将她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气压没了。
“快来人啊……”
那先前拽着她的老头儿大声的喊,同时想要将压在她身上的东西搬走:
“你没事吧?”
他不知为何,抖得十分厉害,兴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动作也不大利索,连翻了好几下,也没能将那东西挪开。
反倒是在推推搡搡间,令得宋青小越发难受。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番折腾,她的意识越来越清醒,不再像先前一样难以分清梦境与现实的差距了。
首先涌入她鼻腔的,就是一股令人窒息的臭。
那种臭味儿混杂了浓得化不开的鲜血,以及一种古怪的刺鼻的味道,仿佛像是内脏被剥开后产生的一种特殊的瘴气,每吸一口气,鼻子都被辣到一般,眼泪被熏得都要夺眶而出。
她想起先前捧住的东西,理智一恢复后,很快便反应过来自己抱住的应该是一颗人的头颅。
再结合血腥味与刺鼻的味道,她就猜出这会儿自己恐怕被一具尸体压住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她为何会出现在此处?救了她的老头儿是谁?银狼又去了何处?
……
重重疑问齐齐涌上她的心头。
得知压在身上的是尸体后,她停了半刻,蓄积了一会儿力量,接着手足并用,用力蹬踹间,使出浑身力气,终于将原本压在自己身上的尸体推开了。
“呼……呼……”
她大口的喘息,胸腔因为遭压迫,这会儿随着她呼吸的扩张间都隐隐作痛。
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她在地上躺了半刻,那老头儿唤了人回头,发现她已经自行从那尸体之下翻出来了。
“姑娘,你没事吧?”
老头儿弯下了腰来,像是想要伸手拉她,又有些畏惧的感觉。
宋青小摇了摇头,只觉得心慌气短,这简单的动作累得她连话都说不出。
她的眼神逐渐找到了焦距,眼前的一切便都慢慢的清晰起来了。
言情小說 前方高能-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消失(已更新)讀書
一个戴了尖顶草帽的山羊胡老头儿此时正弯着腰看她,脸上带着害怕、好奇又怜悯的感觉。
他身材很瘦,几乎只剩了皮包骨头,穿了一身灰蓝短打,赤着双足。
不知是不是因为宋青小的眼神已经逐渐清亮,还是因为他身后响起了脚步声的缘故,他紧绷的表情很快松懈,看她躺在地上,也愿意再搭把手,扶她起来了。
坐起来后,宋青小才打量着周围。
发现她先前躲的地方,似是一间十分小巧的袖珍土庙。
宽仅一米,高约一米五,一张陈旧的木桌将这袖珍至极的土庙塞满了大半,她先前就躲在这木桌之后。
土庙之上染满了鲜血,残破的碎脏肠肚散了满庙都是,有些血液还没有完全凝固,又从黑褐色的血浆上往下淌,顺着土庙的边沿往下打落。
下方形成了数个小巧的血坑洼,她先前听到的‘滴滴答答’的声音,想必就是这血液滴落时发出的。
而在土庙的旁边,一尊泥塑菩萨被人拽了出来,倒在了地面,原本抹得光亮的泥头已经裂开成两半,经血水一泡,化为黄泥了。
她喘了两口气,已经觉得好了很多,转头往自己的身侧看去。
就见到一具披头散发的女人尸身匍匐着趴在她身侧,看不清面容。
她看了一眼,倒并不像老头儿那样害怕,十分镇定的转过了头。
远处有数道人影往这边跑了过来,手上都提着镰刀、扁担等物,见到她的一瞬间,这些人都有些警惕,并不敢轻易靠拢。
“山叔,她是人么?”
这句话中透出的信息,令得宋青小皱了下眉头。
“是,是人吧……”
那被称为‘山叔’的老头儿也有些犹豫,但又像是想起了先前拉她的那一把,感应到的她身体的温度,底气一下又足了很多,点头道:
“我刚拉了她,还有气呢,不像是入了魔。”
老头儿似是颇有威信,这话一说完,大家松了口气,才壮着胆子过来了。
这会儿的宋青小外表看来十分可怖。
她身上全是女尸摔落下来时糊在她脸上身上的血,既是黏稠又带着一股腥臭。
若是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早就恐怕已经吓破了胆,放声尖叫了。
可她似是格外的镇定,一面以手指作梳,打理着自己绞成一团的头发,一面将脸上的碎肉血迹抹走。
其他人也十分的古怪,好像对她的表现并不讶异一般,看了她一眼后,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那尸体旁边,将那具女尸围住。
一个手提扁担的男人咬了咬牙,强忍内心的恐惧,将扁担从女尸的肚腹侧探了进去,接着用力一撬,喊了一声:
“起!”
只见那原本匍匐的女尸被他这一撬,顺利的便翻过身来了。
大家看了一眼,都发出倒吸凉气之声。
宋青小听到动静,也跟着转过了头,就见那女尸的脸十分恐怖,如同一团缠绕的肉筋似的,完全看不出来五官曾经存在过的痕迹了。
这是什么东西?
她先前被这尸体一撞,也没来得及看清楚这女尸长相,此时一看,倒觉得格外邪性了。
那些缠绕的肉筋之上,似是有一层黑气浮着,带着一种十分古怪的邪门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