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貞觀俗人-第1040章 靴子落地讀書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履道坊,竹园。
秦琅宽袍大袖在家中喝茶,许敬宗正跟他汇报今天外面的地震。
魏王府长史杜楚客贬为庶人,御史大夫韦挺贬为太常卿,河南府别驾杨纂、相州都督府长史李素立皆贬官。而东宫的于志宁、张玄素、杜正伦也都贬谪,赵弘直、令狐德棻等免官,李百药、褚遂良等罚俸·····
“雷霆震怒啊,三郎到底跟圣人说了什么,能令圣人做出这么大的反应?”许敬宗非常惊叹的问道。
原本势头正盛的魏王李泰,一下子就被打翻在地了,昨天刚解了河南牧改扬州大都督,左武侯大将军改右武侯大将军,结果今天扬州大都督和相州都督加右武侯大将军职都解除了,皇帝还正式下旨,令魏王李泰就藩之国。
等文德皇后的头七一过,便要动身就藩不得再逗留京师,且明令无诏不得离开封地不许回京。
剑南西宁州离洛阳数千里之遥,这一去可就再无机会了。
很多人都在好奇,秦琅究竟跟皇帝说了什么?
優秀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第1040章 靴子落地分享
虽然也有人知道在昨天的政事堂上,皇帝已经进封敦煌王李象为秦王了,虽没立李象为皇太孙,但确实是一改此前的态度,有力保太子之意,而大家也听说是秦琅在政事堂为太子承乾发声了。
可昨天的结果也只是立李象为秦王,并封李厥李欣等为郡王,让皇九子晋王李治遥领并州大都督等,并没有其它迹像。
可今天皇帝驾临秦琅园子,回去后就变天了。
秦琅给许敬宗倒了杯茶,“你只要知道,圣人从没有废长立幼之心便好,好好做事吧,杜楚客等人可都是因为朋党获罪的,你以后也尽量少来,有事在衙门谈就是。”
许敬宗跑的殷勤,其实也有私心。
魏王倒下,东宫许多官员也获罪贬谪,许敬宗也想进东宫,当然,更想把检校中书侍郎前的校校二字给去了。
“还有一个消息,听说圣人原本也要治王珪的罪,结果王珪听说魏王失宠杜楚客获罪后,惊惶不已,死了。”
这倒让秦琅惊讶了。
王珪虽说在朝中起起落落,可在贞观的宰相团中也是一号人物,毕竟太原王氏嘛,当年隐太子建成东宫重要成员,玄武门之变后改换门庭,在朝堂上也是一直有一席之地的,虽然几起几落,但也是始终不倒。
他从贞观四年起,开始兼任魏王李泰的老师,年初,皇帝还把皇三女南平公主正式下嫁给了王珪的儿子王敬直。
本来大唐的公主出嫁,是不拜公婆的,但王珪五姓名门家规大,却硬要公主拜公婆,还专门给皇帝上了一表,说帝女虽贵,但礼不可废,主上循法度,吾当受公主谒见,岂为身荣?乃为成国家之美也。
于是李世民特意派人给公主传旨,让她拜见。王珪与妻子坐于堂上,公主端着洗脸盆毛巾等上来服侍二人盥洗,之后又奉上膳食,礼毕方退。
王家这一行为,也一时在坊间传为美谈,称帝女虽贵,在五姓七家也不敢失礼。
王珪做李泰老师多年,也向来是让李泰对自己行师生之礼的。
“其实啊,这事还有个内幕呢,听说皇帝原本旨意要废王珪为庶民,如杜楚客例,公主恰在上阳宫中,听闻此事便先回了王家,吵着要跟王敬直离婚,闹的很凶,王珪本就病重多时,结果这一闹就忧愤惊惧而终,皇帝的诏令都到半路了,又被追回了。”
人死为大,王珪突然死了,还多少跟公主闹腾有关,李世民也有些理亏,所以把旨意收回了。
“皇帝素服举哀,命百官送葬,赐谥号为懿,追赠吏部尚书,赐其长子王崇基袭永宁郡公爵,少子南平公主驸马都尉王敬直进爵一等为南城县子。”
“听说南平公主坚决要跟王敬直离婚,惹的圣人大怒。”
秦琅撇撇嘴,那边公公刚死,还多少跟她闹离婚有关,现在尸骨未寒,她又吵着要离婚,确实有些过份了。
李家的公主还真没几盏省油的灯,从武德到贞观,在南平公主之前,就没有一个下嫁后拜见过姑舅的,更基本上都是不跟姑舅同住的,如这南平公主就是住在自己的公主府里,王敬直便是住在那边。
但是听说王敬直平时连上院都住不进去,平时都住在偏院厢房,甚至多数时间住在公主府外,想要夫妻敦伦还得公主心情好的时候,日子要多悲催有多悲催,好在没听说南平公主跟他姑姑丹阳长公主一样有养面首的情况,否则更惨。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现在王家是鸡飞狗跳,
当然,如今朝中地震,也没多少人有闲心吃这瓜。
把许敬宗送走,秦琅继续在家喝茶。
外面纷纷扰扰,这一天他却很淡定。
第二天一早,秦琅早早换上朝服上朝。
宫门前待漏院值房中,长孙无忌主动跟秦琅打呼,两人坐到一起,吃着待漏院中为宰相们准备的早餐。
胡麻煎饼配上羊肉汤,再来点小咸菜,很有味道。
长孙也很好奇,秦琅昨天到底跟皇帝说了什么,导致了这突然的一场大地震,“太子储位安稳了吗?”
“差不多了。”秦琅笑道。
长孙无忌放下手里的煎饼,冲着秦琅就叉手作礼。
“赵公使不得。”
“但愿太子经此一次后,能够真正成熟懂事。”长孙无忌叹道。
时间到,御史唱名,监门卫打开宫门,核对鱼符,百官入宫上朝。
今天的房玄龄有些神色不宁心事忡忡,魏征则一副见谁都不爽的样子。
上殿。
百官惊讶的发现,许久不见的皇太子承乾出现在殿中,冠冕堂皇,人挺精神。
手里还拄了一根龙头杖,站的腰背挺直。
皇帝入殿。
群臣拜伏。
“众爱卿免礼平身。”
李世民目光扫过众臣,最后落到太子身上,“给太子设座。”
殿中气氛一开始就比较凝重,昨日地震之后,今天肯定还会有余震,太子又露面了,大家都想知道今天又会是什么走向。
许多人将目光望向秦琅,可这位检校侍中今天跪坐在殿中,却是眼观鼻,鼻观心。
“朕昨日去了趟秦琅履道坊的竹园,十亩的园子,修的很好,简单大方,幽净雅致,朕跟秦琅聊了许久,秦琅跟朕说了许多忠直之语。”
“贞观以前,跟随朕平定天下,碾转奔波于乱世,这是房玄龄杜如晦他们的功劳,贞观之后,进献忠直的劝告,安国利民,甚至敢于冒犯国君尊严直言规劝,纠正朕的得失的,只有魏征和秦琅二人而已。”
“古代的名臣,也不能超过他们,朕很欣慰!”
“赐秦琅朕佩带过的尚方剑一把,赐魏征朕用过的铜镜一面!”
魏征上前。
“臣有疏一道上奏进谏。”
“呈上来!”
魏征把昨天喝了两壶自酿魏公酒写就的十渐不克终疏呈上,然后不用看表疏也能当殿把内容念出。
“臣观自古帝王受图定鼎,皆欲传之万代,贻厥孙谋,故其垂拱岩廊,布政天下,其语道也必先淳朴而抑浮华,其论人也必贵忠良而鄙邪佞,言制度也则绝奢靡而崇俭约,谈物产也则重谷帛而贱珍奇·······”
李世民在御榻上看奏疏,魏征在殿上当众念。
李世民看的直皱眉头,下面百官也听的暗暗心惊。
魏喷子平时喷皇帝喷的还不够,今天干脆洋洋洒洒的上了一道十渐不克终疏,疏中列举了李世民近年来搜求珍玩、纵欲以劳役百姓、昵小人、疏君子、崇尚奢靡、频事游猎、无事兴兵、使百姓疲苦等不克终十渐,直接严厉批评皇帝的骄满情绪,提醒皇帝要慎终如始。
骂的十分直接,毫不留情面。
刚才夸赞了魏征忠直能谏,这会皇帝虽然觉得有些恶心,也只能强忍着。
“朕今闻过矣,愿改之,以终善道,有违此言,当何施颜面与公相见哉?”李世民压着心中不快称赞魏征,然后下旨让有司把魏征的这十渐终不克疏制成屏风,摆在皇帝御书房,以朝夕可见,又让史官记录,使万世知君臣之义。
最后,李世民又特赏赐魏征黄金十斤,美人两个。
“太子,你回头也亲笔抄录这十渐不克终疏一份,让有司也制成屏风列于你东宫,时刻警醒自己,莫误入歧途!”李世民对太子道。
承乾点头应下。
这算是个小插曲,皇帝今天明显无意于跟魏征纠缠。
将奏疏放到一边,李世民继续道,“昨天后来魏王李泰入宫求见,投到朕的怀里哭诉,说有人离间天家父子兄弟亲情,说他此生永远是朕的儿了,是太子的兄弟······”
“朕很欣慰听到这些话,魏王也表示文德皇后七七过后便前往封地就藩,之前朝中有些不好的传闻,但这些都非魏王本意,如今他愿意离开京都以打破这些不好的传闻。”
“关于此事,就此结束。”
“太子先前奉旨征讨吐谷浑,表现英勇,身先士卒大破吐谷浑,立下灭国之功,朕很高兴太子的勇武,不过太子为储君国本,还是要更加专注学习政务,所以朕决定,太子就留在洛阳,在朕身边继续学习政务,领河南牧,主持河南府事务。”
“长安行台,便交给秦王遥领,秦王李象进雍州牧、左武侯大将军、长安行台尚书令、西京留守。”
“当今朝臣中忠诚正直的,没有人能超过秦琅和魏征,汉朝太子以商山四老为辅佐,朕也依靠二位。”
皇帝下旨。
拜检校侍中秦琅为太子太师,太子詹事,加河南尹,晋封司徒。
侍中魏征为太子太傅、太子少詹事,晋封司空。
太尉、检校中书令长孙无忌为太子太保。
房玄龄加太子少师、高士廉加太子少傅、萧瑀加太子少保。
以同中书门下三品、兵部尚书、并州都督府长史、英国公李绩为太子左卫率。
以同中书门下三品、吏部尚书、左卫大将军、凉国公李大亮为太子右卫率。
中书侍郎马周、刑部侍郎张玄成兼太子左庶子,兵部侍郎崔敦礼、吏部侍郎苏勖兼太子右庶子。
翰林院大学士岑文本、御史大夫孙伏珈、谏议大夫褚遂良、黄门侍郎刘洎兼太子宾客。
“今日,朕当百官之面,再次重申。”
皇帝目光扫过群臣,精光闪闪,语气加重几分。
“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这是千百年来华夏宗室制度,也是国家传承根本,不容有丝毫改变。”
“太子之位,非藩王经营可得,若有藩王敢窥伺者,必弃之。这个规定要勒石刻碑,立于则天五凤楼前,传诸子孙,永为后法。”
皇帝这番话斩钉截铁,甚至语气中充满杀机。
“储君乃国本,藩王不可窥伺,臣子不得挑拨,否则皆弃之。”
这个弃字,含义很深,满殿君臣没有一个想试试,谁都明白这是皇帝最严厉的警告。
今天这通警告之后,太子的储君再次稳固了。
曾经实力强劲的魏王党,经此一击之后,也是烟消云散,对太子已经构不成威胁了。
王珪吓死,杜楚客废为庶人,韦挺贬为太常卿。
连房玄龄都降为了太子少师,之前可是已经加太子太师的。
“今日,朕再定一个规矩。”
“从今往后,三师三公、东宫三师三少,皆位在太子之前,太子见三师三公、东宫三师三少的礼仪,要在殿门外迎接,太子先拜,三师答拜,每道门都要让三师先行,三师坐下后,太子才能坐下。太子给三师的书启,前后要自称名字再加惶恐二字!”
“宰相位于皇子亲王之前,皇子亲王见宰相礼仪,仿太子见三师。”
“宰相以下三品及以上职事官路遇亲王,无须下马拜礼,当由亲王先拜,三品及以上官答拜,礼让三品及以上官先行。”
“东宫三师三少、四宾,詹事、少詹事、左右庶子、左右卫率等须轮流到东宫与太子讲解经典,谈论政事。”
“秦琅,朕将太子托付于你,尽心辅佐。”李世民点秦琅的将,又对承乾道,“承乾,你去拜见秦琅,执学生礼!”
殿上。
师生俩目光终于再次交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