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這個大佬有點苟 半步滄桑-第497章 炎日石髓讀書

這個大佬有點苟
小說推薦這個大佬有點苟这个大佬有点苟
洞穴中的道路很宽阔,且地面很干燥,墙壁上有着一道道古老的纹路。
滋滋……
灯罩中的火光闪烁,映照出四周的景象,让林川等人对这里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
毫无疑问,这里已经许久未曾有人来过,墙壁的缝隙中,长着苔藓、菌类植物,淡淡的光华从缝隙中投射出来。
四周,飘散着一枚枚光点,仔细看去,却是一只只拇指粗细的飞虫,散发着一种清香的气体,起到净化这里空气的作用。
哗哗……
沿着通道深入,一行人又看到一条小溪,从洞穴深处流淌而出,似是汇入地下河中。
在溪水里,有着一条条发光的鱼类,散发出的光芒,映亮了洞穴中的景象。
这种鱼类,表面的鳞片,与龙鳞很相似。
“这是……,有龙族血统的鱼类么……”老艾丹嘀咕了一句,震动不已。
其余同伴也很吃惊,这样的鱼类,在一些传说中倒是有过描述,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
“这地方真不一般……”
林川环顾四周,看清周围的景象,也将这里的情况,传输给苔骨看到。
这智脑见多识广,对于这样的地方,应该有所了解。
下一刻,苔骨果然有了回应,他吃惊得叫道:“这似乎是北地,非常古老时代之前的古地,想不到还有古地未被破坏,保存的如此完好!?”
古地,这是苔骨那个时代,对于古老地域的说法,精灵所在的领地,就是一种古地。
那样的地方,保存着许久之前的风貌,也充斥着一种神秘的气息,在那里生活的生灵,在各方面的成长都远超外界。
这样的古地,在黑暗年代的时候,就几乎消失了,除了少数的几个地方。
如今,这样的地方,也只有苔骨之前提到的,四大域中还存在,那也是很小的一个范围。
“古地么……”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這個大佬有點苟-第497章 炎日石髓看書
林川面色微动,看向不远处,从墙壁中生长出来的一根根树干,犹如枯瘦的手臂一样,将一块岩石推开,显露出洞穴更深处的道路。
这一幕,让众人都是有些发呆,一个个停下脚步,目睹犹如活物的树干,竟是一时有些不敢贸然上前。
“这没什么……,这是吸收了神秘气息的植物,拥有一点智慧,就像宠物一样……”苔骨的声音,在耳麦中响起。
吼……
那树皮猩猩一样的凶兽,则是停在那里,示意众人进去。
一行人略一迟疑,便一一窜入其中,树皮猩猩则没有跟进去,如同看门犬一样,静静的蹲在一旁。
只在林川进入通道时,树皮猩猩才瞅过来,本来凶戾的目光中,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畏惧。
从通道中穿行,众人很快来到尽头,走出去后,便看到了莱弥拉,洞窟中陈列的一个个奇异的装置,还有坐在石椅上的火地精老者。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這個大佬有點苟》-第497章 炎日石髓閲讀
“欢迎,远道而来的诸位客人,你们是这么多年来,唯一来到这里的生灵……”
火地精老者看过来,他的目光在一行人身上扫了一圈,在林川、巴尤恩身上稍一停留,而后缓缓的点头致意。
众人皆是背脊一凉,在火地精老者目光扫过来时,四周的空间似乎都发生了扭曲。
这并非是精神上的错觉,而是实实在在的,属于八境以上的盖世强者,才拥有的能力。
八境?!
一行同伴牙齿有些酸,即便知道洞穴里的家伙不好惹,但是,却没想到是八境层次的恐怖存在。
施海山城,会同时有两位八境强者,这要是传出去,整个星奥帝国都要动荡起来。
林川则是默默注视着火地精老者,他倒不是在观察,而是苔骨在远距离监测。
“这老家伙确实是八境强者,不过,他受伤很重,根本无法发挥八境的战力……”
“当然,你们也别想着和这火地精老者交手,那是找死!”
苔骨做出判断,并这般警告道。
林川暗中撇嘴,这还需要苔骨警告么,他体会过七境层次的强大,自然明白七境之上的存在,有多么的可怕。
火地精老者只要是八境强者,哪怕只有一口气,林川也不敢轻举妄动。
“莱弥拉,这位是……”
林川转头,寻味少女,他看了出来,莱弥拉与火地精老者可不陌生。
莱弥拉上前,向众人说明,力门村长的来历,乃是火地精村落上上任的村长。
众人瞪大眼睛,惊愕的看着火地精老者,这就是火地精村落的上上任村长。
刚才的战斗中,狼骑士,白斗篷身影的交谈,透露出一个信息,力门村长,青色纹章主人,还有狼骑士的首领,曾经似乎有什么约定。
“既然是莱弥拉的朋友,都坐下来谈吧……”
力门村长摆手,地面产生一阵震动,一个个石椅升起。
众人在惊奇中,一一坐下,端详着火地精老者。
如此近距离,与一位八境强者坐在一起,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很罕有的体验。
“刚才在外面,我布置的那些陷阱,是进行一些测试,并不是刻意针对。来……,就用这个赔罪吧。”
这般说着,力门村长抬手招了招,他的手臂枯瘦如柴,看起来就如带着皮的一段骨头,却很有力。
咔嚓!
墙壁出现一个洞口,一个瓶子遥遥飞过来,落在众人面前的石桌上。
这瓶子里盛着的液体,犹如太阳一样,流转着奇异的金辉,这样的液体从未见过,也从未听闻。
打开瓶子,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飘散开来,更有一点点金光飘散出来。
众人吸上一口,只觉周身如同浸在温泉里,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空,并有一股子热气在身体里四散开来,说不出的畅快。
“这是什么?”
“从没见过这种东西,是酿制的酒么?还是……”
“好像是天热生成的药材吧,这不像是人工制成的……”
一行同伴瞪大眼睛,老艾丹、海乌亚更是吞咽口水,很想凑近,端着瓶子就一饮而尽。
力门村长拿着瓶子,将金色液体倒入一个大杯子里,却只倒了不足一口。
而后又抬手端起一壶清泉,咕噜噜倒入大杯子里,兑成了一大杯泛着金光的液体。
给每人倒了一杯,力门村长笑道,“别怪我吝啬,这东西太稀罕了,对我也非常重要,只能分给你们这么点。不过,这一杯,我赔罪的诚意也足够了。”
一行同伴这时候,却是有些迟疑,与力门村长第一次见面,就喝下对方倒的东西,这可有点冒险。
林川却是抬手,立刻拿着杯子,而后还问周围的同伴,“要喝么?不喝就给我吧……”
“不!我喝!”
“我也喝……”
老艾丹、巴尤恩等立时出手,捂着杯子,防止被林川抢走。
与林川相识这么长时间,一行同伴可是明白的很,这位年轻的机械师做事何其谨慎,按理来说,在这种时候,最先担心这金色液体有问题的,肯定是林川才对。
可是,林川却一反常态,想要将同伴们的也包圆了。
其他同伴一个个都明白的很,自然立刻捧着杯子,一饮而尽。
“反应的倒是快……”
林川撇嘴,也拿着杯子,将里面的金色液体一口喝干。
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苔骨在耳麦中叫了一声,“这是【炎日石髓】浸泡的神药,这老家伙竟有这东西……,该死啊!我如果还活着,那该多好……”
能让苔骨这么叫嚷的东西,林川自然明白,那是不得了的好东西,既然是好东西,同伴们不敢喝,他自是可以代劳。
一杯金色液体喝下去,林川只觉浑身震动,就觉一股炽烈而精纯的能量,在胃部直接炸开。
甚至不需要吸收、炼化,金色液体直接就炸裂成一股股能量,蔓延至林川的全身。
砰砰砰……
一行同伴身上,一个个腾起热气,这股火热的能量在他们体内迅速生效,使得自身的力量、血液流转,轰轰的提速起来。
尤其是老艾丹,海乌亚,两个老家伙瞪大眼睛,他们就觉体内一股强大的生机扩散开来,两人身上腾起强大的气势,禁锢在六境已久的屏障,竟是产生了极大的松动。
至于巴尤恩,则是浑身渗出血丝,泛着黑色的血丝,一根根青筋在皮肤下怒张,看起来十分可怖。
唯一算正常的,则是林川,面色泛着酡红,犹如喝醉了酒一样,身形微微摇晃,似是随时会醉过去。
“力门村长,他们……”
莱弥拉走上前,担心的看着一行同伴,而后又看向力门村长,对于阿爷的这位哥哥,她并不是如何信任。
“不用担心。我对他们没有恶意,这可是【炎日石髓】制成的神药,喝了只有好处。”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這個大佬有點苟 txt-第497章 炎日石髓讀書
力门村长刚看过来,注视着少女剔透的眸子,道:“你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一小杯稀释的【炎日石髓】,也无法活下来的。”
莱弥拉瞪大眼眸,在她小时候,也喝过这金色液体?
精品小說 這個大佬有點苟 線上看-第497章 炎日石髓推薦
她很想询问,关于孩童时的事情,力门村长则转头,紧紧盯着林川,似是发现了什么惊人的事情。
“这年轻人已经快吸收完了?怎么可能……,这可是【炎日石髓】,哪怕只有一小杯,六境强者也至少要半天的时间,才能够吸收完毕……”
力门村长喃喃自语,他能清晰感应到,林川已经快将那杯金色液体吸收完了。
这时,林川睁开眼睛,看向力门村长,又瞅了瞅那个大杯子,里面兑过的【炎日石髓】还有四分之一。
见状,力门村长目光微微闪动,又倒了一杯,推到林川面前,“你这小家伙,是叫林川是吧?来自机械蜂巢,火刃机械工坊的成员么……”
“我与火刃机械工坊的上一任坊主,算是不错的朋友。”
“还有莱弥拉,也是你救下来的,这一杯算是谢礼吧。”
林川没有说什么,端起杯子,又是一饮而尽。
随着金色液体再次涌入胃部,立时与之前的精纯能量融汇在一起,林川体内的状况,如同是煮沸的开水,血液、心元力一下子翻腾起来。
【炎日石髓】,这真是好东西啊!
此刻,林川感受着体内的变化,暗中赞叹了一句,第一杯【炎日石髓】下肚,他其实没品出什么味道。
毕竟,在他体内,钟摆图案,眼球图案遇到精纯的能量,都会像抢夺骨头的狗一样,狠狠的分润一大部分。
剩下来的,才会轮到林川。
以前,在他实力不够时,倒没什么问题,身体吸收能量的上限就摆在那里,若是没有钟摆图案、眼球图案分掉,林川会直接爆体而亡。
心元力达到五境,【风轮镇岚功】修至第五层后,情况就改变了。
现在的林川,其身体吸收能量的上限,也是相当惊人的,再有钟摆图案、眼球图案的分润,他能吸收的不到五分之一,这又哪里足够。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這個大佬有點苟 txt-第497章 炎日石髓推薦
呼……
一缕缕热气升腾,将林川整个人笼罩其中,在其体内传出血液流动的轰鸣声。
这动静之大,比一旁的巴尤恩犹胜。
这雄壮人马身体表面,腾起如血雾般的气息,那浓烈的气势固然强大,却还是比林川的动静要小上不少。
目睹这一幕,力门村长面上露出惊容,他抬起手掌,一圈若有若无的波动扩散开来,感应这年轻机械师体内的变化。
而后,这位火地精老者的手掌微颤,霍然睁目,上下打量着林川。
“第二杯的效力,又快吸收完了?这不对劲,这小家伙的实力,被特殊的装置屏蔽了,但是,也不该超过六境才对,为何会吸收的这么快……”
力门村长眉头皱起,看到林川的第一眼,他就发现了这年轻人身上的异常。
诚然,他身上有伤,实力大不如前,但是,眼力却是丝毫不差的。
以八境强者的眼力,竟有些看不透这年轻人身上的虚实,显然后者身上是有特殊的东西,能够屏蔽感知。
不过,力门村长对此,并不怎么奇怪,他活得足够久,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风浪,能够屏蔽八境强者感知的东西,并不少见。
只是,能在短时间内,吸收两杯【炎日石髓】的药力,这可就不一般了。
端详着这年轻的机械师,力门村长皱着眉头,而后抬手一招,竟是将林川身周的一团气息抓住,扯了过来,在手掌中磨蹭了一下。
顿时,火地精老者的手掌抖动了一下,面色恢复正常,坐在那里,不言不语。
此时,林川正沉淀心神,全力感受【炎日石髓】的效力,这是一种顶级的药剂,对于生灵来说,有着各方面的好处,实是神奇的好东西。
凭着他对药剂的了解,【炎日石髓】中总共有两种能量,其中一种极为炽热,另一种则很柔和,很好的中和了炽热能量的损害。
单单是两种能量,就能有这样惊人的效果,毫无疑问,那炽热的能量就是【炎日石髓】。
另一种能量,则是那壶中的清泉。
“感受到了么?【炎日石髓】可不一般啊!”
“与【炎日石髓】齐名的,就是精灵领地的【银月涟泉】,那是生命之泉的源头,我曾经喝过一小瓶,才突破到八境的,那滋味……”
苔骨在耳麦中啧啧感叹,嘀咕着如果当初,他能够喝上一小瓶【炎日石髓】,说不定能再做突破,也不会战败了。
“不过,你小子喝得这种【炎日石髓】,至少稀释了千倍,甚至数千倍,真正的【炎日石髓】。不是这么轻易就能饮用的,这火地精手上的,恐怕也是经过几道稀释的精华液,否则,以他那重伤之躯,也承受不住……”
听着苔骨的唠叨,林川则是睁开眼,又看向力门村长。
没错,他还想再饮一杯。
所谓打铁趁热,如果再来一杯【炎日石髓】,林川感觉能够有所突破。
这并不是指心元力的突破,还有自身【风轮镇岚功】的突破,隐约间,他似乎触碰到这门功法更深层的奥义。
力门村长没有说什么,将那大杯中的【炎日石髓】,推到林川面前,后者直接端着,一口气喝完。
咚……
随着一股无比澎湃的能量入体,林川体内的心元力一下子沸腾起来,其身后一道【心元轮】浮现,却是一闪即逝,快到力门村长都没看清楚。
只是,林川【心元轮】的模样,力门村长固然没看清楚,但是,那轮盘的直径却是看得很清楚,大得令人咋舌。
“果然……,除了修炼那种功法,并推演出完整的版本,才能这么快吸收【炎日石髓】……”力门村长喃喃自语。
呼呼呼……
洞穴中一股股热浪席卷,使得这里的温度飞速升高,老艾丹、海乌亚等人陷入了深层次的入定。
林川则在半小时后,随着体内的心元力稳定下来,睁开了眼睛,向力门村长道谢。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你不用感谢我,后面的那一大杯【炎日石髓】,可不是白给你的。”力门村长笑着说道。
林川点了点头,这是当然的,如果后面的第三大杯是白给的,他会怀疑力门村长的动机。
火地精的生性,可不会白给别人东西,否则,这一地精的分支,也不会在传说故事中,被列为邪恶的角色。
“力门村长有什么要求,我会给出等价的报酬,或者,其他等价的东西……”林川说道。
“等价的东西……”
力门村长笑了笑,而后摆了摆手,“我们到别处去谈吧,他们到了比较紧要的关头,别打扰他们了。”
这般说着,力门村长起身,朝着洞穴另一处,轻飘飘的走去。
林川目光一凝,注意到火地精老者实则是悬空而行,却没有察觉到任何力量的流转。
又转头,看了看洞穴里的圆盘装置,莱弥拉就是从那里被传送过来的,林川对于这里都很好奇,这洞穴里的东西可太有研究价值了。
跟在力门村长后面,与莱弥拉一起,来到洞穴的另一个房间。
坐在椅子上,力门村长看向林川,目光微微闪动,道:“年轻人,你修炼的功法,是完整的【风轮镇岚功】吧?”
林川不禁震动,惊愕的看向火地精老者,他自认隐藏的很好,即便是炼化【炎日石髓】时,也没有露出一点迹象才对。
不过,力门村长如此肯定的语气,林川也没否认,“力门老先生慧眼如炬,竟然看出来了。”
“不是看出来的,是碰触出来的……”
力门村长叹了口气,“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在【风轮镇岚功】的手下,吃了太多的苦头,自然碰一碰你散发的气息,就能感应出来。”
“这世间,还有其他人练成了【风轮镇岚功】么?”
林川心中微震,他倒不是自大,觉得世间无人能修成这门功法。
而是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修成【风轮镇岚功】的人出现过。
力门村长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却是笑而不语,显是在吊胃口。
林川略一沉默,道:“力门老先生,其实,你身上受得伤,两道八境强者凝成的【世界心元锁】,我或许有办法能够治疗。”
“你……”
力门村长脸色骤变,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他本来是想着,多吊一吊这年轻人的胃口,到时候可以提出更多的要求。
却是没想到,这年轻机械师一开口,就道出了他身上的症结,还说有办法治疗。
“不可能?!我身上的伤,你不可能治好,年轻人,你固然聪明,但是,说这样的大话,只会降低我心中对你的评价……”
力门村长脸色沉了下来,漠然说道。
林川笑了笑,道:“确实,是我说大话了,力门老先生,还是说一说你的要求吧。”
闻言,火地精老者牙齿一酸,有些磨牙,暗中腹诽:“这个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