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獵天爭鋒 愛下-第800章 強殺風冶子(續)推薦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并州边境上空骤然爆发的全无保留的五重天气机的碰撞,几乎是在瞬间便已经被周边几座州域中的五阶老祖们所感知。
几乎是在瞬息之间,一道道五重天的气机冲天而起,庞大的神意感知向着周围虚空当中扩散,尽管无法感应到数千上万里之外的具体情形,但却已经能够从急剧扩散开来的虚空波动当中察知到不少情况。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獵天爭鋒 txt-第800章 強殺風冶子(續)相伴
“并州南部距离司州不愿的边境地区……”
“交战双方修为均为五阶第一层,有意思!”
“一追一逃,遁逃之人趋向东南,那里似乎是并州、司州和冀州的交界地带。”
“逃跑的人遁速不凡,该不会是风冶子吧?”
“奇怪,追的人和风冶子境界相同,何至于如此逃避,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五阶之耻!”
“谁在追他?”
一道道庞大的神意在并州、幽州、司州、冀州,乃至于凉州的上空纵横交错着。
同时也有不少高手意识到不妥,一道道遁光从各处秘地空间当中飞出,急速朝着大战爆发的方向赶来。
一州之地,纵横大约在万余里到两万里之间,这点距离对于五阶老祖而言并不算太远,用不了多长时间便能够赶到。
对于此时的商夏而言,能否在风冶子的援手赶来之前达成自己的目的至关重要。
而此时的风冶子在刚刚伺机反击商夏失败之后,反倒更加坚定了他遁逃的决心,此时飞遁的速度看上去较之一开始还要快上三分。
商夏眼瞅着两人一开始拉近的距离似乎又有重新拉开的迹象,当即伸手朝着脚下的五行环一引,一道阴环从中剥离而出,随即渗入身前的虚空当中撑开了一道空间门户。
在风冶子一边遁逃一边扰动虚空阻碍他追踪的情况下,商夏居然还敢强行开辟空间门户进行虚空穿梭。
眼瞅着商夏一步跨入空间门户之中,原本在数百里之外的风冶子立马察知,当即说了一声“不知死活”,身形一转便在半空当中搅动风云,形成了一道接天连地的龙卷,将方圆数百里的虚空扭曲,甚至在龙卷的中心直接形成了空间漩涡。
在如此庞大的空间波动阻扰之下,一片扭曲的虚空处陡然崩碎,在一团散溢的五彩罡气当中,一个如同纸片一般淡薄的身形从中跌出,随即便被搅成了一团碎纸屑。
这是四阶的分身符,能够将武者的一点本源气机附着于武符之上,从而达到迷惑对手的目的。
隔着数百里之遥,又有虚空波动的干扰,即便是风冶子也无法分辨出当时踏入空间门户当中的,究竟是商夏的本尊真身,还是仅仅只是一道四阶分身符所形成的幻象。
风冶子情知上当,却并未在第一时间转身逃脱,反而直接崩碎了接天连地的龙卷,以龙卷中心的空间漩涡引动空间乱流,笼罩了这片空域,甚至散溢而出的空间动荡和狂风波及到了地面之上,将数座山峰丘陵铲成了一片洼地,狂风更是直接抹除了数个村庄,又将一座小城的城墙吹塌,死伤无数。
无论是以往的苍宇、苍灵两界,还是现如今的苍升界,五重天高手之间的交锋往往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便是尽可能的要在天外解决恩怨。
如果实在不行也需在位面世界的高空进行交手,尽可能的不要波及到地面,伤及无辜。
因为五阶高手之间的交锋破坏力实在太大,甚至若是不加节制,便是直接将一州之地打得稀烂都不在话下。
可这样一来,必定会对位面世界的本源造成损失,削弱整个位面世界的底蕴,甚至有可能会激怒整个世界的本源意志,进而对破坏的双方乃至于双方所属的势力形成反噬。
五阶高手肆无忌惮的在位面世界当中进行大肆破坏,从长远来说,根本就是一种伤敌八百而自损三千的赔本买卖。
这也是为何一开始无论是商夏还是风冶子,在双方遭遇之后都有意识的选择将交手的位置选择在远离地面的高空的缘故。
然而此时风冶子因为上当而主动放缓了遁逃的速度,而下一刻商夏必定会从某个方位杀出,情急之下他却也顾不得什么规则底线,哪怕波及到地面也要先行将商夏拦在后面再说。
可就在风冶子刚刚转身继续飞遁之际,原本空间乱流肆虐的下方,一道道五彩华光在虚空之中向外绽放开来。
满脸凝重的商夏从半空当中显出身形,将原本在脚下的五行环向上一抬,这件神兵顿时化作一道五彩光环环绕在他的腰间。
原本就在向外迸发的五彩光环仿佛再次得到了加持,瞬间再次向外暴涨,一下子便遮罩了方圆千里的范围。
在这个范围内,一切的虚空波动乃至于空间扭曲,在五彩光华扫过之后尽皆被抚平。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獵天爭鋒 愛下-第800章 強殺風冶子(續)閲讀
原本因为龙卷崩碎而引发的空间乱流,再向地面上波及的时候,一碰到绽放的五行光华便纷纷自行消融,平缓下来。
“风冶子,你该死!”
商夏低吼一声,身形一闪便已经跨过了这片被他抚平的虚空,再次紧紧追在了风冶子的身后。
“商夏,你若再敢追击风某,交手余波必将波及地面更甚,老夫若深陷危局,还顾忌什么反噬、天谴?”
风冶子仿佛豁出去了一般,毫无顾忌的大吼着,而与此同时他身周环绕的风罡开始将沿途大片的云气收拢凝聚在一起,在随着他遁逃的过程当中越发的庞大,近乎遮天蔽日一般。
商夏知晓此人定然还有反击手段,然则在如今情形之下却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今日必要杀这风冶子而后快。
而就当双方的距离再一次拉近了百余里之后,商夏不愿再等,体内五行功法运转到了极致,源源不断的五行本源真罡从丹田之中涌入环绕在身周的五行环中。
一道道环状的五行光华开始从他身周向外膨胀,三丈、十丈、三里、十里、三十里、百里、三百里……
五行光环扩散的距离越远光华便越是暗淡,然而尽管如此,在商夏竭力鼓动本源的情况下,五行光环还是不断向外延伸拓展,直至光环的边缘延伸至七百里之外,同时也将正在遁逃的风冶子圈在了光环之中。
这个时候的商夏在借助五行环这件神兵的情况下几乎已经达到了极限。
风冶子就感觉那一层层暗淡的五色光华从他的身上掠过,整个人飞遁的身形顿时向下一沉,仿佛陷入了泥沼一般,飞遁的速度顿时大降。
而就在风冶子感到心慌之际,那从他身上掠过的五色光华在他身前十多里之外形成了一道闭关的光环,五色的流光顿时在那条光环之上流转,而原本看上去还有些虚幻的光环随着五色光华的不断流转而渐渐开始变得凝实。
风冶子越发的感觉到不妙,多年来在危局之下全身而退的直觉告诉他,必须要马上打破这道五色光环,从这道紧闭的光环当中冲出去。
仅仅只是十余里的距离而已……
然而就在这时,商夏低沉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数百里之外传来:“禁!”
风冶子忽然感觉到身上那种原本压抑的感觉仿佛消失了一般,他下意识的鼓动风罡便要加快从这里冲出去。
然而仅仅只是十余里的距离,风冶子数次鼓动体内本源真罡,可与眼前那道封闭光环的距离好像始终不增不减一般。
这片虚空有问题……
风冶子立马便意识到发生了,目光朝着脚下的地面一扫,果真便见到原本真实的大地此时看上去就仿佛被蒙了一层隔膜一般。
这片虚空好像已经被从原本的天际上空给剥离了除去!
风冶子猛地转过身去,却见原本还在数百里之外的商夏,此时却不知何时已经悬立于他百里之外的虚空当中,而原本撑开的至少七百余里的五行光环,却已经在他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缩小了一两百里的范围之内。
“你……”
风冶子刚一开口,便见得商夏双手掐出一道引诀。
“镇!”
风冶子顿时感觉原本刚刚摆脱的那种压抑的感觉顿时降临,而且较之先前更甚。
他一瞬间就感觉自己的身上背负了一座大山一般,明明身在虚空当中,可又不得降落,只能竭力鼓动本源进行支撑。
然而风冶子同样也不是束手就擒之辈,况且即便是真有一座大山压在他身上,也不可能令他毫无还手之力。
只见他再次伸手摘下腰间的风袋,顿时便有大片的水雾云气从中喷涌而出,伴随着萦绕在风冶子身周的风罡急剧扩散,在商夏以五行环暂时剥离而出的这片两百余里范围的空间当中形成了大片的云海,并开始沿着逆时针的方向缓缓的转动。
商夏见状不为所动,再次感应体内本源真罡,双手沿着引动本源真罡的最佳方式再次结成一道印诀,低喝道:“缚!”
原本被风冶子的风罡裹挟的水雾云气顿时有一部分被引动,化作一道道略显虚幻的流淌绳索,一道道的开始在风冶子身上不同的部位进行绑缚,限制他的动作。
不过这些绳索往往尚未及身,便已经被风冶子身周萦绕的风罡切断。
但流淌的绳索不断的生成,并锲而不舍的向着他的身上缠绕,使得风冶子也不得不一遍遍的将其切断、打散,却始终不能根除。
与此同时,在风冶子的风罡推动之下,弥漫了整片五行环空间的云气逆时针旋转的速度正在变得越来越快,空间之中的流风也正在变得越来越狂暴。
可商夏似乎却并不在意,他细细的感应着体内本源真罡的特性,尽可能以顺其自然的方式引动其最大限度的爆发方式,一道巧妙的印诀再次于他的双手之上结成:“焚!”
热浪开始在这片空间当中生成,并从不同的方向向着风冶子冲刷过去。
然而这一次的效果似乎显得更差,原本就弥漫充斥的水雾云气极大的削弱了热浪冲刷的强度,对于风冶子而言也仅仅只是造成了他自身本源的一点消耗而已。
不过商夏对此似乎并不气馁,相反他反而越发镇静的开始体悟体内本源真罡,渐渐的再次于双手之间形成了一道崭新的印诀:“汲!”
五行光环空间之中仿佛有一种怪异的力量降临在风冶子的身上,就像是吸血虫一般从他的体内摄取了某种力量。
疲惫、萎靡、衰老的感觉开始出现在风冶子的身上,甚至他的肌肤正在变得干枯,他原本灰白的头发也正在向着雪白转变,他的脸颊正在变得干枯,双目正在变得浑浊,连脊背都仿佛佝偻了一些……
生机,他的生机正在流逝,他正在变得衰老,商夏正通过某种方式在这片空间当中汲取风冶子体内的生机!
风冶子这一次是真的有点儿害怕了,他竭力鼓动着体内的本源真罡,令身周的护身罡气将他包裹的更加严密,只有这样才能够尽可能的屏蔽自身生机的流失。
然而他在承受着生机汲取的同时,还要制成不知名力量的镇压,还要抵挡流淌绳索的绑缚,甚至也要分一点精力去化解热浪的冲刷……
风冶子忽然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他根本不可能撑太久,在自己还没有彻底完成反击之下,他就要先油尽灯枯了!
想到这里,风冶子突然震荡内腑,张嘴便将一口心血喷在了风袋之上。
扩散的血雾将涌动的风云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却也进一步加快了云团在狂风裹挟下逆时针旋转的速度,并且在这片笼罩了整个五行光环空间的云团中央,渐渐形成了一处完全没有任何云气笼罩的空白之地,而商夏便正处于这片空白之地当中!
商夏并未没有注意到充斥在五行光环空间中的云团正在发生了某种变化,作为这片空间的开辟和维持者,他甚至能够“俯瞰”到这片正在逆时针加快旋转的庞大云团的整体形状以及身处云团中央空白之地的自己,而这也让他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个久违了的名字——台风眼!
然而商夏似乎仍旧无动于衷,他仍旧在按照既定的方式来执行自己的计划。
五阶老祖可不好杀,尤其是在一对一的情况下,面对一个修为与自身相差仿佛的对手,往往决定胜负的方式只能靠将对方逼近死角之后互拼消耗!
而现在的商夏似乎就面临这样一种形式,究竟是自己在对手发动之前磨掉对手最后一丝本源,还是对方孤注一掷打破自己设下的囚笼逃出生天!
商夏在默默感应着体内的本源真罡,试图结出最后一道金行印诀。
然而便在这个时候,一道震荡整座五行光环空间的轰鸣声突然传来!
风冶子的帮手似乎到了!
——————
四千字大章,求月票支持,拜谢诸位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