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起點-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騰飛集團在這方面還算勉強能做鑒賞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不止是瓦希德,随其一同过来的苏哈托同样是面露不可思议的之色,直接脱口就问:“你们已经具备了苏—30MKK的独立的大修和维护能力了?这……这……这怎么可能?”
是呀,这怎么可能,苏—30MKK战斗机的确是存在的,可问题是关键是这个型号在俄国这个原产地都是个刚刚出现的全新型号,世界上有购买意向的国家是不少,不过连俄国这个原产地都还没完全定型,你们中国有这款战机就已经很令人吃惊了,又怎么可能会具备独立的大修和维护能力?
以至于苏哈托有一种荒谬感油然而生,要么是顾景友吹牛皮吹大发了;要么是自己穿越到数年后,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有种极不真实的感觉。
瓦希德在震惊之余,同样跟苏哈托一样生出一种荒诞的不真实感,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比自己的这个副手还要更加强烈。
原因很简单,苏—30这个型号瓦希德太熟悉了,因为印尼1997年与俄国签订的先进航空作战平台采购备忘录,就是他代表印尼与俄国的苏霍伊航空生产联合体签的。
预计在1999年年底,俄国的苏霍伊航空生产联合体将向印尼提供6架苏—30MK。
而苏—30MK与苏—30MKK大致的性能都差不多,区别只在于苏—30MKK是一款中国特供版,上面按照中国空军的习惯和作战环境进行了有针对性的优化;而苏—30MK则是大众货,没有特制这一说。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说苏—30MKK是自己设计装修的个性小豪宅的话,那么苏—30MK便是开发商批量生产的精装房。
除了内部的风格不一样外,本质上没啥太大不同。
但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重要的因素在于,无论是苏—30MKK还是苏—30MK,都是从1995年年末启动,1996年正式公布并首飞,1999年交付批量生产型,而如今才是1998年的8月份,中国是怎么得到的苏—30MKK?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批量型连苏霍伊这个厂家都还没生产,腾飞集团又如何具备它的大修能力?
面对瓦希德和苏哈托充满疑惑的质询目光,顾景友却是半点儿被人看穿老底子的意识都没有,脸上依旧带着和煦的笑容,脸不红心不跳的解释道:“不过是两架放在我们国内测试的预生产型,可能是跟量产型的成熟度还有些距离,这两架苏—30MKK的预生产型还有不少的缺陷,往俄国原厂家送吧,路途远不说,那边解决问题的效率实在是……所以为了节约时间和成本,空军干脆就把这事儿交给我们了。”
一听是预生产型,瓦希德和苏哈托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就说嘛,连俄国这样的原产地还没有量产型,中国这个买家怎么会有?
可要是预生产型就解释的通了,买个汽车还得试驾一下,感受基本的性能;娶个老婆,婚前还得住一段时间,磨合下相处的状态,作战飞机这样的东西当然也要在批量装备之前好好测试测试,看看那方面不合适好让厂家多改改。
其实不止是中国空军正在测试苏—30MKK的预生产型,印尼空军同样也在本国正在测试他们准备的购买的苏—30MK型战斗机。
但下一刻,松了口气的瓦希德和苏哈托却又是齐齐的心下骇然,因为顾景友的话里透露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那便是他们腾飞集团面对苏—30MKK预生产型的缺陷上,已经不需要俄国原厂家介入,自己就能完全解决。
要知道苏—30MKK可是苏式系列作战飞机当中最新的一个型号,表面看着跟苏—27大同小异,可实际上内部迥然不同。
不说其他的,苏—27使用了9%的钢材,苏—30MKK则将钢材全部取消,换成了强度不亚于钢材,但重量更轻的铝锂合金,使得铝锂合金的占比从苏—27的5%,提升到现如今的22%。
与此同时大幅压缩了普通铝合金的占比,加大钛合金、铝锂合金以及部分复合材料的使用量。
而材料的变化在根本上改变了苏—30MKK生产、制造以及工艺上的所有既定模式,这也是为什么西方航空评论界会对苏—30MKK给予完美侧位,或者超级侧位的评价。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討論-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騰飛集團在這方面還算勉強能做閲讀
因为苏—30MKK从根本上改变了苏—27身上结构疲劳强度低,使用寿命短的顽疾。
超棒的都市小说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起點-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騰飛集團在這方面還算勉強能做相伴
可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苏—30系列作战飞机的工艺十分先进,制造技术相当高超,并不是具备苏—27组装能力的厂家就能够具备苏—30的工艺技术的,因为两者除了肉体相似外,灵魂早已是两种不同的飞机。
正因为如此,想用苏—27的经验去套苏—30根本不可能。
不说别的,印尼就想在他们印尼国家航空工业集团来处理他们负责测试的苏—30MK的预生产型,没办法,中国嫌去俄国原厂家远,印尼就跟嫌远了。
这还不算,每一次俄国的苏霍伊航空联合体给的改进和维护的报价都贵的惊人,哪怕合同上写着预生产型是免费保修,但苏霍伊航空联合体该怎么要钱就怎么要钱。
就如同汽车4S店一样,免费保修只存在理论,负责维修的师傅总能找到超出维修范畴的利润增长点。
所以印尼干脆就像撇开苏霍伊,把一些小问题放在本土处理。
反正装备苏式系列作战飞机的国家有很多,乌克兰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苏联时代在乌克兰建了两座飞机修理厂,不但能够大修和维护苏式系列作战飞机,就连图—160这样的大家伙都不在话下。
因此印尼很快就跟乌克兰勾搭上了,并很快引进了一批设备和专家,结果万事都俱备了,东风却一丝儿都没来,原因很简单,苏—30跟苏—27内部情况完全不同,乌克兰的专家一个个被搞得是稀里糊涂,印尼最后只能是认栽,继续把预生产型的苏—30送到俄国处理了事。
自己有前车之鉴,自然是明白这里面的问道,所以当听顾景友轻松写意的说出苏—30MKK上的一些小毛病他们能够解决时,无论是瓦希德还是苏哈托是真的惊了,以至于愣了半天,瓦希德这才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看向顾景友:“顾先生,你是说,你们已经能够解决苏—30MKK身上大部分问题?”
顾景友点点头,谦虚的说道:“还行吧,反正苏—30MKK机体内部用的也不是太尖端的东西,腾飞集团在这方面还算勉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