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1c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五百一十二章 熱情的老人讀書-s7urh

其他小說 , , 0 Comments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啾啾……”
“飒飒……”
清风扰动着路边山丘上延伸出的枝叶,枝叶映下的林荫也随着清风轻晃着。
几只飞鸟在山丘林下觅着食,不时腾飞起,往着远处去。
挪动着脚步,廉歌看着沿途的山景,往前走着。
头顶之上,当空的太阳渐往西面斜去,又再被蜿蜒山道旁,一座座山丘所遮挡。
再绕过座山丘,继续往前,道路上,又渐出现些行人,
或是背着背篓,或是提着锄头,拿着撮箕,捏着把菜,从廉歌身侧走过,朝着廉歌侧过目光,
沿着蜿蜒山道两侧,山丘上,山腰往下,一块块梯田阡陌纵横,一些农人,正在田地里忙活着,或是给地里泼水,或是拔着草,或是摘着菜。
“……小伙子,你这是往哪去啊?”
山腰靠下,一块梯田里,一个皮肤粗糙,穿着身旧衣裳,正拿着把锄头锄着地的老人注意到这边,将锄头杵在了一边,朝着廉歌这边出声喊道。
闻声,廉歌看了眼那老人,顿住了脚步,
而那老人,也没等廉歌回答,便拿着那锄头,顺着梯田边的田埂,从山坡上,手脚麻利的快速走了过来。
“小伙子,你这是往哪去啊。前面已经没路了,再往前走,就真是深山老林了。”
将锄头放到了一边,老人看了看廉歌,又再朝着廉歌身前远处看了看。
“老人家,不知道,现在这是什么地方?”
看了眼这老人,廉歌出声问了句,
“……我们这叫山后村,村子在那边……我们村子就是这路边上最后个村子,再往前,就一点人烟都没了,小伙子你该往回走了。”
老人闻声,指了指方向,出声应道。
“多谢老人家提醒了。”廉歌看了眼这老人,再道了声谢,
“……不用谢,不用谢……嗯……小伙子,你是从那边大路上一路走过来的吧?”
老人先是摆了摆手,又朝着廉歌身后看了看,犹豫了下,朝着廉歌说道,
“……你现在这会儿走回去,走到那公路上去,也得要上两三个钟头,这会儿天色也已经晚了,马上这天就要黑了,天一黑,这山路也不好。你走到那大路上去了,晚上也没车过,小伙子,你要不再我们村子里歇一夜再走。”
有些热情着,老人抬了抬头,看了看太阳已经西斜的天色,出声对着廉歌说道,
紧随着,又再继续说下去,
“……我屋里就有空房间,小伙子你要是不嫌弃的话……一晚上一百块钱怎么样?”
老人脸上的犹豫褪去,看着廉歌,皮肤有些粗糙黝黑的脸上露出笑容,麻利地说道,
“老人家这是要推销自己家的房间啊。”廉歌看着老人,不禁笑着说道。
“……嘿,啥推销不推销的,都是自家住得房子,也不是啥旅馆……”
老人说着,脸上露出些‘羞涩’的表情,应着,
“……要不,五十?”
又抬起头,老人伸出了手,比划了下,小心着问道,
“……小伙子你放心,我那被子都是才洗过的,到时候我再给你好好收拾收拾,保证你住得舒服,明早的早饭我也给你供了。”
廉歌闻声,看了眼老人脸上有些‘羞涩’的表情,不禁再笑了笑,
没答话,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那远处的丛林山丘,
“小伙子,那前面真就是深山老林了,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算了,算了,不要钱了。免得小伙子你一会儿觉得我是为了赚钱唬你,非要往那深山老林里钻,到时候出个什么事情,老头我心里还过意不去……”
老人说着话,摆了摆手,拿着锄头的手好像失去了力气,有些‘惆怅’,
“……走吧,走吧,小伙子,我带你去村子里住一夜……不过说好了,你这没给钱,明早早饭我就不供了啊,你明早睡醒了就走吧。”
没了刚才的麻利劲,颇有些有气无力,老人再摆了摆手,拖着锄头,便领着廉歌往着村子里走去,
廉歌闻声,再看了眼老人,不禁再微微笑了笑,转过目光,再看了眼这蜿蜒山路尽头过去,远处繁枝密叶覆盖着,看不到道路的丛林山丘,
“……小伙子,小伙子……你别往那边看了……总不可能我做好事,还倒贴钱给你吧?”
老人往前走了两步,见廉歌没跟上,回过头,看了看廉歌,喊了两声,不禁再出声说道。
“劳烦老人家带路。”
廉歌转过视线,笑着,应了句,再说了句,
“费用的话,我还是给五十吧,老人家看还行吗?”
“行,行!”
老人闻声,骤然精神了许多,直接提起了拖在地上的锄头,便朝着前,手脚麻利的走去,
“小伙子你这边请,村子在这边……小伙子,你来得可真是时候……中午我才包了点饺子还没煮,晚上我给你煮饺子……”
老人麻利着,一边领着路,一边说着,
廉歌挪开了脚步,同老人走着,听着,
“……小伙子,你是从哪边过来的啊……能走到我们这儿啊,还真是缘分……我们这穷乡僻壤的,从那大路上走过来都要几个钟头,和外面通着的就是条烂泥路,坑坑洼洼,这会儿还好,虽然进不了车,还能走人,但一到下雨的时候,那人踩上去,走段路,那鞋上粘上去的泥能有几斤重……就上回,村里有人过寿办酒,正好赶上下雨天……村子外边的亲戚,没一个过来的……按我们这儿说法,那下雨天办酒席的都是抠门鬼,怎么说是抠门鬼呢,收十桌酒席的钱,就只用办两桌酒席的菜,反正其他人也过来不了,你说他娘的扣门不抠门……咳咳,扯远了,扯远了……”
也不知道是那五十块钱,还是其他,老人话有些多,即便廉歌没怎么应声,也一直不停的说着,
“……我的意思啊,就是我们这偏啊,小伙子你能走到我们这儿,真是个缘分……上回村子里这么来个人,都好像不知道多少年了……这人岁数一大啊,还真是不长记性……”
听着老人的话语声,廉歌同老人走着,
顺着两座山丘间的坡道往下,下到个山坳里,
山坳里,散落着些房屋,屋上,正升着寥寥炊烟,
房屋前的村道上,不时能看到些这村子里人路过,
“……这就是我们村子了,老头我住得地方是在那村子尾边上……”
“……徐叔,回来了啊。”
“……回来了,回来了……”
踏上村道,身侧路过的行人渐多,不时有人朝着老人打着招呼,朝着廉歌投来视线,
“……徐叔,去地里忙活了啊?忙完了吗,我明天正好有空,要不顺便过去帮你锄下地。”
“……忙完了,忙完了,你自己把自己事情做好就成了,再说我哪来钱给你付工钱。”
“……徐叔,你这话说得,帮你点忙哪还要钱……徐叔,这位是?”
“……贵客,村里的贵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