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催妝 txt-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张老夫人听完呵呵笑,拍着凌画的手,又嘱咐了一番,让他们多加小心。
张老夫人是真的爱护宴轻,且她是一个十分睿智的老太太,到底是活了一把年纪,哪怕凌画走的路再多,也没有她吃的盐多,凌画某些方面虽然厉害,与东宫争斗,不处下风,算计人时,也能做到不声不响,但事关感情婚姻,没有长辈教导,到底是不懂。
太后对宴轻与张老夫人对宴轻不同,虽同是爱护,但太后站的角度不同,并不能教导她这些,相反,张老夫人却可以,张客大将军一生,只有老夫人一个妻子。夫妻相处知道,以及看待事情,她都能给与凌画不同的看法。
凌画听了张老夫人一番话,觉得她又能满血复活,好好地跟宴轻培养感情了。
在今日宴轻生气走了之后,她曾有那么一刻,觉得宴轻与她,怕是一辈子都不能好好地坐在一起说话,像寻常夫妻那般,彼此喜欢,风花雪月的。
将该说的话说完,张老夫人笑着说,“天色不早了,你明日还要离京,老身就不留你多说,耽搁你的事儿了。”
凌画笑着站起身,拉着老夫人的手说,“曾大夫就住在侯府,我离京后,他会定期来给您看诊换药方子,就算没到日子,老夫人但有身体不适,也可以直接去端敬候府找他,我临走前,会交待好他的。”
张老夫人连连点头,“好,你放心,老身这一把身子骨啊,还要好好活着等着孙儿娶妻孙女嫁人,等着你与小轻生个大胖小子呢。”
凌画笑,“是这个理儿。”
她松开张老夫人的手,掏出一块木牌,转身递给张炎亭,“张公子安心备考,若有什么棘手的事儿,可以拿这块木牌,去烟云坊找烟云坊的掌柜的,今夜,我便会与二殿下提你的事儿,也许二殿下会派人来见你,也许会请你过府,二殿下仁善,你只管放心。”
张炎亭接过木牌,郑重收起,“少夫人也放心。”
凌画又对张乐雪笑道,“乐雪姐姐,你好好考虑我四哥,他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我们凌家,不兴三妻四妾,也不兴通房丫头,四十无子,方可纳妾。家里人口简单,不会有婆媳关系,三嫂是青玉,她性子大大咧咧,不是多事的人,很好相处,就算将来你们相处不来,也没关系,三哥和四哥将来都各有事情要做,成家立业后,各位自己的事情所忙,不住在一起也没关系,凌家很大,隔出一面墙,便可以分府而局,这些都不是难事儿,没有长辈在,并不需要将脾性不相投的亲眷硬凑在一起。”
张乐雪脸色微红,认真地说,“好,我会仔细考虑的。”
张老夫人腿脚好了,亲自将凌画送到二门外,张炎亭和张乐雪将凌画送到大门口,凌画上了马车,离开了张家。
精品都市异能 催妝 起點-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推薦
凌画离开后,张炎亭与张乐雪往内院走,张炎亭笑着说,“妹妹觉得凌云扬如何?”
张乐雪脸红,“哥哥觉得呢?”
张炎亭笑道,“我虽见过他两面,但不曾多了解,但通过宴少夫人,也可以窥见一斑。凌四公子与宴少夫人从小一起长大,听了他那些趣事儿,我倒觉得,无论是他本人,还是凌家,若是妹妹真嫁给他,应该不会辛苦。”
尤其是,凌家人口简单,没有长辈,不需要晨昏定省,伺候公婆,当然,也不会有长辈提点教导,若是妯娌能相处到一块儿,如凌画所说,就还是一家子,若不能相处到一块儿,可以分府而局,自己当家,过自己的日子,总之,的确不会太辛苦。
尤其是,现在京中的许多高门子弟,到了年纪,家里长辈便给安排通晓人事的通房丫头,有的荒唐一些的,都有好几房妾室了,或者还有的就等着娶妻进门再抬贵妾的,大有人在,对比起来,凌家真算的是干净了。
若妹妹同意,这还真是一门好亲事儿。
当然,前提是二殿下得坐上那个位置,凌家得立于不败之地。不过,如今他已投靠二殿下,也算是将张家与凌家拴在一起了。
张炎亭见张乐雪不言语,又说,“想与凌家结亲的人,应该不少,咱们张家,对比如今的凌家,全靠祖荫庇护,是差了些,但是哥哥会把门楣立起来,不会让妹妹矮一头,妹妹无需考虑出身门第,只考虑凌云扬那个人就是了。”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催妝-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熱推
张乐雪并不是没有主见和主意的人,咬着唇说,“等科考后,哥哥大约会见他,我的亲事儿不着急,就算我同意,总也要等凌妹妹从江南回来再说。”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催妝-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看書
“倒也是。”张炎亭点头。
二人回到张老夫人的院子,将老夫人看着二人笑,心情显然很好,对张乐雪说,“我觉得凌四公子应该不错,凌家是个好人家,从根子上说,是个正派清和的府邸,若非当年不与太子太傅同流合污,也不会被陷害以至于人丁凋零,诚如凌画所说,你若是嫁过去,不会辛苦,能夫妻和睦,过自己的日子,更是最好。”
张乐雪红着脸说,“祖母和哥哥做主就是了。”
张老夫人大笑,“这么说,你是没意见了?”
张乐雪扭过脸,“凌妹妹也没说凌四公子是否同意,这件事情,还是要再看的。”
张老夫人笑道,“凌四公子没有心仪之人,既然婚事儿让妹妹全权做主,那就不会有意见。不过咱们也不急,多考察他一番,若是可行,年前等她从江南回来,祖母就给你定下来。”
张乐雪红着脸慢慢地点了下头。
张老夫人又对张炎亭说,“你妹妹的亲事儿若是能定下来,就先了了我一桩心事儿,就等你科考后,祖母多出去走走,也给你选一个好姑娘,祖母的心愿,也就完成一半了。”
张炎亭无奈,“我的亲事儿不急,祖母还是先好好养好身体。”
张老夫人瞪了他一眼,还是很开心,“祖母知道。”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凌画出了张家后,身子懒洋洋地躺在车厢内,心情同样也很好。
琉璃瞅着凌画,她没跟着进屋,一直在外间跟伺候张老夫人和张乐雪的贴身婢女闲聊,所以,不太清楚都说了什么,让小姐这么高兴。
她问,“小姐,您笑了半天了,难道是四公子的亲事儿妥了?”
凌画笑着点头,“十有八九能成。”
琉璃也笑了,“四公子若是知道了,该开心了。”
凌画道,“回凌家一趟,趁着今日还有空,告诉他这个好消息,让他科考好好考,可别丢人,他考好了,这亲事儿才更有脸面求来。”
琉璃点头,对着外面的车夫吩咐了一句,车夫转道,向凌家而去。
“小姐这两回去张家,都收获不小,张公子投靠二殿下,实在是好事儿,若四公子再娶了心仪的张姑娘,更是好事儿一桩。”琉璃佩服凌画,就没有小姐做不成的事儿。
凌画笑,“不止如此,听张老夫人一席话,让我茅塞顿开呢。”
其实,她最高兴的,是张老夫人点醒了自己,否则,她指不定要走多少弯路。谁让她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呢,没有经验,而偏偏她喜欢的人,还是宴轻。他又是一个于女色上不开窍的。
两个人放在一起,只有她喜欢,是不够的,相处起来,真是磕磕绊绊,找不到好的相处法子,每回都让她头疼。
如今,因了张老夫人的话,她似乎摸到了那么一点儿门路,姑且试试吧!
琉璃好奇,“张老夫人说了什么?”
凌画简单地与琉璃复述了一遍。
琉璃醒过闷来,“云落曾经私下说,小侯爷十分厉害,他心里想什么,小侯爷一眼就能猜到,而他却猜不到小侯爷的想法,他与端阳若是想背着小侯爷说悄悄话,就得离远些,否则小侯爷耳聪目明,能听得到,收拾他们。云落说,小侯爷武功很高,应该比他还高呢,就是小侯爷从来不出手……”
她说着,忽然觉得不对,“不对啊,当初小姐被黑十三从烟云坊的楼上扔下去,小侯爷接住了您,但面对杀手,小侯爷却受伤了,若真如云落和老夫人所说,小侯爷武功那么高,那他当初,又怎么会受伤?”
凌画顿了一下,“当初他赤手空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