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大唐孽子笔趣-第990章 恐慌和踩踏鑒賞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
一会儿翅膀碰着波浪,一会儿箭一般地直冲向乌云.
也不知道谁先打破了这种凝重的气氛,直接将抛售的价格直接下降了一成。
这一下,哪怕是脑子不聪明的人,也确定肯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要不然这些勋贵又不傻,为什么要贱卖自己的股票呢?
谁也不会嫌弃自己的钱多啊!
当杨本满今天翘班来到大唐股票交易所的时候,正好目睹了这一个场面。
立马的,他的脑中就响起了一声霹雳。
出事了!
一定是出事了!
这几天有什么大事是自己不知道的?
杨本满的脑子有点乱,但是他很快的使劲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牙齿咬破了嘴唇,流出了殷红的血迹都没有察觉到。
抛售!
自己也要去抛售!
交易所里面,杨本满看到了一大帮的勋贵国公家的子弟,这些人虽然往常也会出入大唐股票交易所,但是像是今天这样如此齐整的情况,那是从来没有过的。
如此反常的情景,坚定了杨本满抛售的决心。
作为股票大户,杨本满一出手,立马就像是压垮了石头的稻草。
接下来的情景就热闹了。
降价!
再降价!
反正大部分人手中的股票,都是低价的时候入市的,目前还有盈利的情况下,降价的压力并不是很大。
偶尔的,也有一些人觉得抄底的机会来了,会跳出来接盘。
大唐经过李世民十几年的励精图治,经济发展的非常快,民间也算是积累了不少的财富。
能拿出几百贯、几千贯来炒股的人,不敢说到处都是,但是用大有人在来形容,还是很符合事实的。
“杨御史,我……我的股票已经亏了十个点了,我……我该怎么办?”
令狐无疆目不暇接的看着场中的各种场景,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只不过是过了五六分钟,他就发现自己原本还有钱挣的股票,居然开始亏本了!
这种场景,他从来都没有想象过啊。
“卖!你不想亏得更多就赶紧卖!”
杨本满脸色也很难看,不过还是回答了令狐无疆的问题。
“可是……可是一下降了这么多,我卖了是会亏钱的;再说了,万一我刚刚低价卖掉,这个股票价格就开始上涨了怎么办啊?”
令狐无疆的这个想法,应该是代表了交易所里面许多还在纠结的股民的真实想法。
不过,杨本满自顾不暇,他手中还有价值好几万贯钱的股票没有出手呢,哪有空现在去跟令狐无疆在那里哔哔?
这个时候,刚刚卖掉自己持有的股票的柴令武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总算是赶在朝廷加税之前把股票给卖掉了,算一算我还是挣了几千贯钱。”
他这话本来只是有感而发。
但是,刚刚说完这话,他就感受到了不对劲。
四周平时跟他勾肩搭背,一起去青楼上酒楼的勋贵子弟,如今都对他怒目而视。
柴令武立马就脖子一缩,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自己是已经抛售完了,可是其他人还没有啊。
但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哪里还收得回来呢?
站在柴令武身边的一名股民,情绪激动的抓住了柴令武的手臂,“加税?你说加什么税?难道你们今天抛售股票,就是因为朝廷要加税吗?难道以后所有的股票交易都要加税吗?还是朝廷有其他的加税方法?朝廷准备怎么加税呢?”
吵闹的交易所,这一刻仿佛只剩下这名激动的股民的质问声。
不过,仅仅是一瞬间,大家立马就慌了,开始不断的询问身边的人,知不知道朝廷要加税的事情。
这一下,长孙冲那些还没有抛售完手中的股票的人,也没有办法痛快的抛售了。
因为愿意买股票的人,一下子就变少了。
虽然大部分人还不知道朝廷要怎么加税。
但是看到这么多勋贵子弟抛售股票,他们就可以想象朝廷的加税,肯定会导致股票价格下跌。
这么一来,原本那些想要抄底的股民,立马纷纷改变了注意,开始手忙脚乱的跟着考虑要不要抛售。
反正交易所里面也没有规定当天买卖的股票当天不能出售,无非就是你卖不卖得出去,愿不愿意割肉的问题。
覆巢之下无完卵,这种大规模的恐慌之下,交易所内所有的股票价格都在下跌。
没有一个例外!
如果这个时候有大唐股票指数的话,肯定是已经暴跌了超过百分之三十,甚至百分之五十!
不客气的说,大唐的股票,今天崩盘了!
……
西市之中,哪怕是寒风呼啸,却也是一如既往的人来人往。
张屠夫一遍哼着不知道什么小曲,一遍熟练的将一根根排骨剔出来。
这段时间,他的心情非常的好。
每天早上,他都要先去旁边的铺子里蹭读一下报纸,看看自己购买的青雀葡萄酒的股票价格到了什么水平了。
然后就可以美滋滋的过着一天了。
自从买了股票之后,张屠夫发现自己的身价每天都在增加,那个挣钱速度比自己卖猪肉要快多了。
他有点懊悔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有去大唐皇家钱庄借一点钱去买股票呢?
要是自己胆子大一点的话,现在都不需要再在这里卖肉了吧?
“张屠夫,看你这满面笑容的,心情不错啊。”
刘大娘手拿一个大扫把,一边扫地,一边跟张屠夫说着话。
虽然两个人认识很多年了,但是之前说的饿话加起来,都没有这个月说的多。
现在两人都去大唐股票交易所买了股票,每天都会讨论一下哪只股票上涨了多少,哪只股票的涨幅最大之类的话题。
当然,彼此也都会马后炮一样的感叹一下,要是怎么怎么了,现在就怎么怎么了之类的。
“嘿嘿,昨天差不多升值了两贯钱,这可是比我一个月挣得钱还要多啊。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张屠夫觉得整个人都轻飘飘的,那种心情,比完事之后躺在那里的感觉还要秒啊。
果然,还是钱才能给人带来最大的安全感呀。
“我也挣了差不多一贯钱,记得今天帮我留一斤肥一点的肉,傍晚回家的时候我带回去。”
如此轻松的就挣到了钱,刘大娘准备好好的犒劳一下自己。
“没问题,到时候我再送你几根骨头,你可以拿回去跟莱菔一起炖汤,味道很是不错的。”
一向很是吝啬的张屠夫,也难得的大方了起来。
几根骨头,也就是一文钱的价值,对于日入两贯钱的他来说,完全感受不到压力。
“哈哈,那我就不客气了。明天早上我去面包新语买两个甜甜圈,也送给你尝一尝,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要不是你劝说我也去买股票,哪有我现在的好日子啊。”
刘大娘觉得自己仿佛年轻了十岁,脸上开始再次的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掌柜的,掌柜的,总算是找到你了,快,快去大唐股票交易所。”
就在刘大娘跟张屠夫聊天的时候,旁边一名小斯火急火燎的跑到旁边一家铺子门口,跟里面一位掌柜说着话。
“出什么大事了,你这么慌里慌张的,一点城府都没有。”
“股票跌了!大唐股票交易所里面全部的股票都跌了!你让我关注的青雀葡萄酒,更是一家腰斩了。整个交易所里面,所有的人都在疯狂的卖出股票,但是却是没有几个人买呢。”
“啊!”
那个掌柜还没有说什么,张屠夫倒是先发出了一声惨叫。
原来他听到这话之后,一愣之下,剔骨刀直接就剔在了手指上,把一个手指头给直接切掉了一截。
“什么?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一下就跌那么多呢?发生什么事呢?”
刚刚还在骂小斯没有城府的掌柜,脸上满是惊慌,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变了。
而旁边张屠夫则是不顾手上还留着血,快步的冲到了小斯面前,问道:“你刚才说股票跌了,你是说青雀葡萄酒的股票跌了?”
那小斯本来气喘吁吁的就累得要死,刚刚又被自家掌柜猛地一吼,如今再被浑身肥肉的张屠夫用血淋淋的手抓住手臂,立马就一个惊吓,晕倒了!
他这一晕倒,其他人更加慌了。
大唐股票交易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股票怎么会跌呢?
许多人也不管自己手头上的活了,纷纷往交易所跑去。
大唐的第一波韭菜,就这么无情的被收割了。
……
五合居的生意愈发的兴隆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这人的口袋里的钱变多了,出手自然就会变大方。
特别是这个钱财如果来的比较容易的话,花起来就更加没有压力了。
难怪后世很多中了大奖的人,最终的下场,很多人都不是很好。
那就是因为钱来的太容易了,容易让人迷失。
“刘兄,来走一个!”
陈锦满面红光的举起了一杯青雀葡萄酒,跟刘文飞干杯。
这段时间,他喝酒都是只喝青雀葡萄酒。
“干杯!”
刘文飞也笑着举起了杯子。
这段时间,虽然他在大唐股票交易所里面挣的钱没有陈锦那么多,但是也不算少。
“要我说,当时我就应该把所有的房子和铺子、作坊都抵押给牙行,多借贷个几万贯钱出来,那我以后就什么事情都不用干,钱就够用了。”
陈锦虽然已经从股市上面挣了几千贯钱,这比他过去一年挣的钱都还要多。
可是人总是很难知足,希望获得更多。
有句话叫做,人想要的东西比需要的东西多很多。
看来还是很有道理的。
“陈兄,现在已经很不错了,长安城中,比你在股市里面挣的还要多的人可是没有几个呢。”
刘文飞倒也挺淡定的,不会为了自己挣的比陈锦少而嫉妒。
“哎,你也就是太过谨慎了,不仅不愿意去借钱买股票,甚至都不愿意把手中的全部钱财投入进去;你刚说已经把一部分的股票卖出去了?怎么样,卖的早了吧?你要是晚点卖,肯定可以多挣一两千贯钱呢。”
陈锦有点想不通刘文飞为什么在如此火爆的行情的情况下,把大部分的股票都给卖出去了。
他甚至有想法去找刘文飞借点钱去买股票,只是有点不好意思开口。
毕竟人家舍不得自己的钱拿去买股票,结果你却是准备借他的钱去买。
“我那些股票,平均算起来已经涨了超过五成了,我已经知足了。除了象征性的留了一成在手中,其他的在最近几天都已经陆陆续续的卖出去了。
这水无常形,人无常态,我觉得股票的价格不可能这样一直上涨下去的,现在交易所里面的场面实在是太疯狂了,我都不敢轻易的过去了。
陈兄,要我说你也差不多收手吧,至少先把借钱买的那部分股票给卖出去,反正你也挣的不少了。要不然有个什么意外,那根本就不可想象啊。”
刘文飞觉得自己既然把陈锦当成是好朋友,就有必要再劝说一下,让他及时收手。
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挣过如此好挣的钱。
这挣钱的容易程度,让他都有点不敢置信。
就他们在五合居吃饭的这会,他都已经听到四周好几桌的人在那里讨论着股票的事情了。
“你就是太谨慎了,这能有什么危险?长安城中,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涌进交易所,挥舞着银票准备买入股票。只要多持有一天,就能获得一个月都挣不到的钱,我为什么要卖?”
陈锦的话让刘文飞无言以对。
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说法,只是出于本能,觉得有危险在靠近。
“可能是我多心了,不过我现在想买一块地,在作坊城修建一座作坊来自己生产点什么。以前都是倒买倒卖的,缺少自己生产的东西,让人觉得不够稳定。正好现在卖掉股票挣了一些钱,我可以开始考虑实现自己当初的梦想了。”
“算了,你卖都卖了,现在再买回来,肯定要花更多的钱财,你肯定舍不得。来,再干一杯,喝完我就要去交易所转转,感受一下财富升值的滋味,那笔去天香阁还要美妙!”
陈锦脸上露出一副沉醉的表情,显然已经有点走火入魔了。
刘文飞默默的跟他碰了一下杯子,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