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txt-第四百二十章:終身監禁相伴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潜龙腾渊,鳞爪飞扬,沉睡的从未死去,苏醒的终将归来》
《两级反转?两极争锋的形势或将逆转》
《四个月的沉眠,‘S’级,你错过太多东西了》
《华丽的背叛还是错综复杂的嫁祸,现在一切都该盖棺定论了…》
笔记本电脑上,守夜人论坛上的热门帖快被刷爆了,一大堆加了同样蓝色标签的帖子被热量和人为加精置顶了,唯有圣诞节的两三个热门帖依旧保持着热度挂在前几名,但看这个热度被顶下去也是迟早的事情…没人能抱怨圣诞节被某人的起床给抢了风头,大家都陷入了相当热度的讨论,像是这件事的表面背后还有着很多值得让他们挖掘、玩味儿的秘辛。
重症加护病房的门被推开了,林年轻轻挪动鼠标叉掉了网页,合上了笔记本抬头看向走进来的曼施坦因教授。
“林年,听说你醒来后第一个想见的人是我?”曼施坦因走进了房间,今天的他依旧是那身古板的黑色教职西装,打着蓝色的领带,鼻梁上的镜框架得不歪不斜,下面露出的是一片祥和与安慰,看见病床上打着点滴的林年忍不住微微松了口气。
“说实话我以为你会先选择见你的朋友们,楚子航和恺撒·加图索在知道你醒来过后第一时间就往这边赶了,但昂热校长却拒绝了他们的探病申请,准备留给你更多的休息时间。”
“…四个月?”林年看着曼施坦因走到了床边,“他们说我睡了四个月。”
“漫长的四个月。”曼施坦因轻轻点了点头,眼中掠过了一丝疲累,但还是藏起了那份不容易,“头三天,大家都以为你很难抢救过来了,但校长还是命令投入学院所有的医疗力量强行将你的命吊过来了…那颗子弹并没有形成贯穿伤,在打断你心前区的骨骼后力量基本已经被缓冲殆尽了,但依旧进入了你的心脏卡在了左心室的肌肉里,没有第一时间发生心脏破裂的症状…但在之后运送中你就逐渐出现了脑部供血不足、大脑缺氧,我们只能在卡梅尔小镇当地的医院里对你进行紧急手术抢救…”
“可我还是昏迷了四个月。”林年说,“是因为缺氧的缘故?让我大脑受到不可逆的损伤了吗?”
像是一氧化碳中毒的人就算抢救过来之后也会出现迟发性后遗症,这是因为在吸入一氧化碳过量时大脑会进入长时间的缺氧环境,在这种情况下会缓慢死亡巨量的脑细胞,从而导致出现不可逆的脑损伤,轻者失忆、健忘,重则半身不遂甚至彻底瘫痪,心脏和各个脏器也会逐渐出现各种毛病。
而根据曼施坦因所描述的,林年肯定也度过了很长一段危险时期,在那个时期内很难保证他的大脑没有受到一定的创伤。
“不…你昏迷的原因不是因为脑损伤。”曼施坦因轻声说,“你昏迷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击中你的那颗子弹。”
超棒的都市小说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ptt-第四百二十章:終身監禁閲讀
“子弹?”林年摸了摸干瘦如柴的胸腔,在心脏的部位依旧留着一个褐色的伤口,“难道那颗子弹还留在我的心脏里吗?”
“我们倒是想。”曼施坦因说,“这样的话再进行一次内科手术就能将子弹取出来了。”
林年放下了手看向曼施坦因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根据当时手术的主刀医师描述,在切开你的胸膛后,心脏上卡住的那颗子弹并非是常规的黄铜弹头,而是令人炫目的红水晶颜色。”曼施坦因说。
林年骤然抬起了头,与曼施坦因对视在一起,而对方也缓慢颔首,“就是你想的那个东西。”
“贤者之石…?”林年低声说,“击中我的是贤者之石?”
“鲜红色,水晶质感,目测是人造石英晶体,中心留有一道提纯过的龙血丝状纹路,由纯血龙族的骨骸提纯而制,在炼金学中它代表着纯粹的‘精神’。”曼施坦因缓缓说道。
炼金学并非是他曾经的主科,但这四个月过去了,就算他从未接触过炼金学,现在也能将贤者之石的所有特征详细地描述出来,如果有必要他甚至能将那一整章节贤者之石的描述背诵出来,只因为他复读过太多遍了,早已经烂熟于心。
“主刀医生尝试取出子弹,但在镊子触碰到子弹的瞬间…它碎裂开了,像是破掉的冰晶,细密的碎片扎在了你的心脏上,大部分融入了你破裂的心室中。当时你出现了足以致死的严重内出血,主刀医师没有办法再进行其他操作,只能仓促进行止血,可在止血完后那颗子弹也不复存在了…”
“亦或者说无处不在。”林年伸手轻轻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它就在我的身体里。”
“在击中骨骼后那枚子弹就已经进入了崩溃的临界点,镊子触碰到它是打破临界点的最后一道外力,贤者之石本身就脆弱无比,在破碎后已经成为了数不清的碎片随着你心脏每一次搏动流入到你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曼施坦因说,“你被击中的是肉体,但按照炼金学的角度来看,他同时击中的也是你的精神,副校长亲自来看过你的状况,用他的原话来说,你就算救活回来了也会是一个植物人,因为你的精神确切无疑地被击中了,你的‘精神’在那一刻已经死亡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在炼金大师的眼中贤者之石对精神的创伤的不可计量的,你可以血统强悍但你的精神却依旧像是没有保护壳的软肉,这也是为什么贤者之石屡次在历史上都能对次代种以上级别的龙族造成致命伤的原因。”
“看来敌人是有备而来。”林年并没有理会那无异于下死刑般的判决,因为他现在还坐在这里正常地说话呼吸,“我现在醒了。”
“所以副校长今天公开宣布戒酒一年。”
“我醒了关他戒酒什么事?”
“他之前放话说你能醒的几率跟他戒酒的几率一样大,但让他完全戒酒应该是不可能的,迫于论坛上的舆论,他也只能放话戒酒一年来绷住自己的面子了。”曼施坦因淡淡地说,“炼金学是他的拿手好戏,在这方面上被打脸了他也很难敷衍过去了。”
“……”林年一时间没有说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但此时却无法验证。
“凶手抓到了吗?”他又问。
“抓到了。”曼施坦因顿了一下,侧开了头看向了别处地方,角度问题林年看不见他的眼眸。
“经过所罗门王审判已经移交到切尔诺贝利监狱了,没有辩护权,没有上诉权,因为证据确凿,几乎是一宗铁案,在第三天的时间内校董会和秘党的其他长老们都对其做出了审判…终生监禁!”
林年闭上了眼睛似乎并不太在意凶手最后的下场,只要被抓到了校董会总有方法拷问点东西出来,执行部的审讯室他是去过的,里面的那些手法他只是略微学了一点皮毛就够那些硬汉人物哭爹喊娘了,凶手也算是落得了个该有的下场。
不过比起凶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他想要询问。
“曼蒂呢?”他问。
但没有收到回答,房间里忽然安静了下来。
他睁开了眼睛,发现曼施坦因低头注视着他,眼中的情绪十分安定,让人想起了青苔布满的枯石,弥漫在那皱纹间的全是死水下的泥泞,全是腐朽和藏不住的悲哀。
“曼蒂呢?”林年重复了自己的问题。
曼施坦因还是没有回答他,这仿佛在消磨着这间屋子里那好不容易融洽起来的气氛,温度一点一点地降了下来。
呼出的冷空气中,林年放轻了声音,“别告诉我她死了。”
“没有死。”曼施坦因摇头说,“我不是说过了吗?所罗门王对她做出的审判是终身监禁,并非是清洗出局。”
“……?”
可能是冬天的缘故,就算坐在床上林年都感觉身上有些木木的,才稍微有了一些回暖,忽然又降温下来,更是冷得让人刻骨铭心。
“你在说什么?我有些听不懂。”他问道。
曼施坦因低头看着他说,“有些事情过去就让她过去吧,没必要再为她辩护掩饰些什么了…我知道她对你来说意义很重要,她对我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学生…但做错事就是做错事了,有些事情一旦踏错一步就无法挽回…这是不容挑衅的党纪。”
“林年…”他一口气说完这席话,看着林年深吸了口气说,“接受现实吧…尽管很不容易,但各种证据已经坐实了。”
“什么证据…?”
“那一天,对你开枪的人就是她…曼蒂·冈萨雷斯,她辜负了你的信任,在党外势力的诱使下做出了不可容忍的背叛,用你送给她的那枚贤者之石…对你开了致命的那一枪。”曼施坦因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