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逍遙兵王 愛下-第4579章 再得助力相伴

逍遙兵王
小說推薦逍遙兵王逍遥兵王
嗜血蚊蚁和九天蜈蚣大战在一起,这处僻静之地,空间再次沸腾,乌云翻滚,飞沙走石,古木化成齑粉,山岳被压塌,而洛天则是坐山观虎斗,一旁掠阵。
荒界不是仙界,一旦暴露自己,后果不堪设想,这里强者无数,所以洛天任何时候都要保持战力充盈状态。
“轰——”
毕竟,嗜血蚊蚁偷袭在先,飞天蜈蚣受了重伤,已经落在了下风,那巨大的如同钢铁长城一般的蜈蚣身体,在虚空之中翻滚,在他的身上,有亿万万个细小的蚊蚁,在疯狂的嘶咬着那巨大的蜈蚣身体。
俗话说,蚁多咬死象,何况这是恐怖的嗜血蚊蚁,上古五虫之一,每一个蚊蚁都是嗜血蚊蚁的精华所在,那种痛苦一般的强者可是都受不了。
“吼——”
飞天蜈蚣吃痛,山岭一般的躯体不停的翻滚,不停的怒吼,身上的乌光大盛,想要把这些蚊蚁给震死。
事实上,飞天蜈蚣强大之极,也震死了很多蚊蚁,那些死云的蚊蚁如同沙粒一般的落掉,只不过,又滋生出了更多的蚊蚁,层出不穷,无穷无尽。
“嗜血蚊蚁,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最后飞天蜈蚣怒吼,他在不停的消耗着本源,如果不是重伤的身体,即使不敌这个嗜血蚊蚁,他安然退走也没有问题,谁能想到,这个万年的好友,竟然暗中对自己下毒手,让他惊怒无比。
只见飞天蜈蚣动了真火,拿出了自己的底牌,一时间,他的整个乌黑的如同钢铁浇注的身体,竟然出现了一层黄金颜色,并且越来越盛。
“飞天蜈蚣,你想返祖本源?”
看到飞天蜈蚣的身体出现了变化,嗜血蚊蚁不由的大声喝道。
“嗯?”
看到这里,洛天不由的心意一动,神识询问。
“主人,他的先祖黄金蜈蚣,一脉单传,极为另类,后来才演变成这样,现在催动返祖本源,我担心他会召唤先祖,”
嗜血蚊蚁边和飞天蜈蚣大战,边回应洛天的话。
“他的先祖?还存在?”
洛天不由的一怔,他没有想到身为上古五虫的飞天蜈蚣竟然还有先祖,一旦让他召唤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当下,洛天不在犹豫,祭出了品字石台,瞬间放大如同小山一般,对着飞天蜈蚣就砸了下去。
“轰轰——”
飞天蜈蚣正在催动返祖本源,召唤先祖,却是没有想到洛天突然出手,品字石台如同三座大山,砸的身体险些龟裂,体表光华暗淡,金色的光华退去,重新化为了那乌黑的本体。
“吼——我和你们不死不休,”
飞天蜈蚣怒极,一双眼睛爆发了残忍的光芒。
“你没有机会了,”
洛天冷喝,身形瞬间出现在他的身体上方,一指点了出去,瞬间,飞天蜈蚣的脑袋爆出一串血花,上面出现了一个可怖的大洞。
“吼!”
飞天蜈蚣吃痛,想要拼力挣脱嗜血蚊蚁的围困逃走,因为他没有想到洛天的实力会如此强大,顿时,心中生起了惧意,有了逃走的想法。
只不过洛天怎么会给他机会,趁此机会,一只大手直接压了下来,掌指如同山岳,蕴含各种神识,同时三千道序震动,能量澎湃而出神识力量更是强大无比。
“轰轰——”
洛天这一击强大无比,把飞天蜈蚣的巨大脑袋险些砸裂,晕晕乎乎的,几乎晕死过去。
“哼,”
洛天一声轻哼,分出一道神强行入主飞天蜈蚣的身体,和他建立了心神契约。
“见过主人,”
飞天蜈蚣最后化为了道人的模样,恭敬的冲洛天行礼拜见。
“恭喜飞天兄拜入主人门下,”
嗜血蚊蚁上前祝贺。
“幸好嗜血兄指点明路,否则我飞天蜈蚣还是昏昏谔谔,不知所然,”飞天蜈蚣谦虚无比,冲嗜血蜈蚣表示感谢。
“飞天蜈蚣,你的先祖可还在世?”
这是让洛天有些担心的地方。
“回主人的话,先祖在世,只不过,属下末曾见过,据我飞天蜈蚣一脉的密法称,只有我等在濒临绝境时,可用密法召唤,等有时间,属下一定寻回先祖,让他拜入主人门下,”
飞天蜈蚣认真的说道。
“这个——以后再说吧,不用着急,你先养伤吧,”洛天听了急忙说道。
开玩笑,这个飞天蜈蚣都如此恐怖,他的先祖不知道强大到什么地步,如果让他知道自己让他的后代成为了奴隶,不举手间灭了自己才怪。
“是,主人,”
飞天蜈蚣和嗜血蚊蚁同时答道,然后跟随洛天换了一处僻静之处,就地打坐恢复。
而洛天则是离开了这里,打探一些消息。
荒界也有大城,往来的修练者不少,更是有不少的凶兽不喜化为人形,还是喜欢保持着本体,在虚空之中穿行,有的鳞片森森,如同太古苍龙,还有的生有双翅,在虚空之中飞行,狂风刮过,古树尽倒,一些弱小的凶兽直接被煽飞,还有的喜欢讲排场,抓一些凶兽作自己的代步工具,扬武扬威。
“荒界果然浩大——”
立于虚空之中,洛天黑发飞舞,眸光四射,望向远处的一座巨大的城池,不由的轻叹道,虽然处处充满着荒芜的气息,环境阴暗,不过,却是并不影响这里强横的物种生存,况且这些凶兽已经适应了这种环境。
“道友,可否前去冥都,不如我们一齐同行如何?”
身后一个女子出现在洛天的身边,微笑道,阵阵清香传来,让洛天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只见这个女子青纱覆体,身形曼妙,脚不沾地,足下涌生能量如同灰色莲花,托地而起,只不过,她的容貌让人看不清楚,若现若现只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即使如此,也是让人感觉此女绝对是一个天地间少有的绝色女子。
“想不到荒界还有如此绝色,”
洛天看到此女不由的心中暗想,只不过此女的身体有一种若有若无神秘的能量,让他看不透。
“道不同,不相为谋,仙子莫怪,在下独自惯了,”
洛天微微行礼,认真的说道。
“哦?咯咯,那好吧,”
此人听了不由的咯咯一笑,身形起伏,曼妙无边,身化残影向着前方的冥都掠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