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玩家超正義-第四百五十八章 剎那,亦或永恆閲讀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成为天车御手……控制天车之力?
看似只是妄想。
“但既然你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我面前,”安南眯起眼睛,“并把这一切都告诉我……说明你选定的时候,已经到了?”
“就是今天。”
弗拉基米尔答道。
他看向安南,下定结论:“你今天不会死在这里。
“但我将彻底控制你的神智……以此作为仪式,飞升为天车御手、取回尘封于历史中的伟大力量。
“这个世界需要的并非是安南·凛冬,而是天车——如果我也确实有着成为天车的可能,那么我们之间的命运、到底是谁压过谁……那就各凭本事。”
……控制我?
安南眉头紧皱。
他要如何才能彻底的控制我?
他有着超凡意志、有着冬之心。他手中握持着三之塞壬……如果真的有一方控制另一方,也应该是安南用三之塞壬修改弗拉基米尔的记忆才是。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玩家超正義 txt-第四百五十八章 剎那,亦或永恆相伴
——还是说,他已经找到了对抗、甚至反弹伟大级咒物的能力?
莫非是另一种伟大级咒物?
还是说,他只是在虚张声势?
安南微微握紧三之塞壬,大脑在飞快的思考着、但他脸上却没有丝毫动摇。
“——你在害怕,弗拉基米尔。”
安南只是平淡的说道:“你所畏惧的、憎恶的、歇斯底里高声斥责的,到底是被确定的命运呢……还是当年弱小无比的自己呢?”
他没有停顿,反而向前一步、更靠近了灰暗的领域。
“在我看来,这世上就没有什么命运。”
安南清晰无比的说道:“苦也好、乐也好,自己选择、自己承受。如果命运决定了一个人放弃,那么只要振作起来,就是对命运的反抗——而如果命运注定他会振作起来,那么冲着那条道路全速前进,结果也不会太差。
“弗拉基米尔。你不是最为不幸的那个人,你甚至是幸运的。你所经历的不幸,更是远少于其他人……而你如今,只是为了让自己不再经历那极少的不幸,就要摧毁更多人的幸福吗?”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第四百五十八章 剎那,亦或永恆看書
“那是什么幸福?那只是虚假的幸福。”
弗拉基米尔毫不犹豫的说道:“他们没有努力,没有才能,没有觉悟。他们所享受的,只是愚妄的幸福——是因为他们对这个世界了解的太少,才会感受的幸福。
“不努力者不得活——唯有努力者才应当幸福。如果努力真的能够战胜命运,那么幸运与不幸,就可以作为一个人是否努力的分界线。但显然事实不是如此。
“一个人再努力,他依然会遭受不幸。或者说,正是因为他过分努力、他所遭遇到的阻碍就会更多,他就有越大的可能遭遇不幸。
“反过来说,一个人如果放弃一切、那么再差也不会多差了……这合理吗?只要他的运气不好,他的一切努力都将化为泡影;反过来说,他哪怕什么都不会、愚钝而又懒惰,但只要他的运气够好,他就会比其他人更幸福。
“——这合理吗?这世上为什么会存在所谓的‘好运’?”
“那你想怎样?”
“当然是让一切努力与付出,都百分之百得到回馈。”
弗拉基米尔沉声说道:“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努力、最有觉悟的人。我理所当然的应该享受最大的幸福。”
安南看到……随着弗拉基米尔的言语落下,逐渐变回年轻的弗拉基米尔,眼中逐渐也亮起了光辉。
“——那将是绝对的公平,排除一切随机性。让‘好运小姐的骰子’停转,让所谓的命运成为固定的程式。
“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永恒,那便仅此而已;只要这个世界上还存在‘随机性’,在漫长的未来之中,这个世界终将步入灭亡。”
精彩都市小說 玩家超正義 ptt-第四百五十八章 剎那,亦或永恆熱推
听到这话,安南终于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
“——你不是蠕虫信徒?”
“我当然是。我侍奉非蛇之蛇,但正因我如此的崇拜、相信非蛇之蛇,我才希望它永远不要醒来。
“只要这个世界仍在变化,世界就注定趋向于混乱、走向消亡。这是谁也无法阻止的事,是终至的宿命。
“那么客观来说,想要拯救世界就只有两条路——让这个世界成为静滞的永恒;或者让它提前凋亡,用它的心脏孕育新的可能性,来让少数人得活。”
弗拉基米尔眯起眼睛,深深望向安南:“我很敬重您……天车陛下。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玩家超正義 txt-第四百五十八章 剎那,亦或永恆讀書
“所以我将选择权,都交给您。”
他如此说着:“您选择什么呢?永恒?还是刹那?”
安南当然不会相信他的话。
但他明白了另一件事。
——这就是弗拉基米尔没有立刻动手,杀死自己的原因。
他希望让安南承受,做出这个决定的代价。
这就是所谓的……操控着天车,来影响命运吗?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挟天子以令诸侯?
玄幻小說 玩家超正義笔趣-第四百五十八章 剎那,亦或永恆分享
“……我又为什么要做出选择?”
“因为你没得选。”
弗拉基米尔宝石般的瞳孔闪烁着永恒不变的光辉:“你以为,为什么尼古拉斯会在自己尚未重新获得人造人技术的情况下,突然决定杀掉你?”
“是你的影响?”
“哼。当然。”
弗拉基米尔嘴角微微扬起,他的言语如霜般寒冷:“我只是激发他原本就藏在心底的怨恨……【加速】了他原本就会在心中酝酿着的复仇计划而已。
“但他就一定会采取激烈的手段,试图杀掉你。而‘命运’一定会指引着你,与已经觉醒了的镜子对决;但你不可能带上其他人,因为腓力已经死了。
“这是我诱导尼古拉斯,想出的计策。用这种手段,就可以将你这个世界的援军隔离到远方,只能让你那些来自异界的召唤生物们协助你。
“会选择一个离‘传送点’较近的地方,也正是为了他们过来。只是可惜……尼古拉斯还是太胆小了。”
弗拉基米尔啧了一声:“不然的话,你如今所有的后援、应该都被他用新式毒尘驱逐出这个世界了。
“而你在以前对抗腐夫的时候、在泽地黑塔的时候,都见过真正强大的转化巫师的力量。为了对抗他这个炼金术师,你不会保留自己的【辉煌剑】能力,而是会立刻将其释放出来,以此取得优势。
“尼古拉斯是一个很懦弱的人,他也是一个很傲慢的人。他不会将其他人的生命放在心上,而这就会激怒你——而你如今的血脉鼓荡之时、就会催化着你化为霜鳞之龙。这会大量投掷你血脉中的霜之要素,你如今应该已经彻底耗竭了。
“我逼迫你展开天车形态,用毫无意义、但是治愈起来却会消耗大量‘光辉’力量的伤势,来消磨你的光辉之力;用将你算在其中的诡计,消磨你的‘智慧’与‘理解’。
“而在银爵士离开之后,我将你截停在这里……荒郊野岭,只有你和我。”
弗拉基米尔看了变得一言不发的安南一眼,沉静的继续说着:“我与你之间没有任何交易行为,因此银爵士看不到我。这周围没有任何建筑物和艺术品,因而石父与纸姬也看不到这里。
“这里是密林之中,周围没有霜也没有灰烬。所以老祖母与燧父也看不到。我将我的计划全部向你说出,因此这并非是秘密,不会被无面诗人与神秘女士看到;这里恰好是黄昏之时,不是黑夜也不是白天,所以黑夜女士与曜先生都看不到。
“其他的神明,要么是不在诺亚、要么是没有在关注你。他们都不会随意将目光投入到银爵士的地盘中,这本身就是一种冒犯。
“而这里在密林之中,玛利亚殿下无法从高空找到我们;我半路将你截停下来,所以那个打洞虫也不会知道你到底落在了哪里。”
弗拉基米尔微笑着,慢悠悠走上前来。
他伸手轻轻抚摸着安南的脸。
“没有任何人、任何神能救你。”
弗拉基米尔轻声说道:“而原本拥有无限可能的未来,在你的干涉之下、反而变得极为好懂……格外的容易计算。命运乃天车之痕的另一个含义,就是只要知道天车要做什么、就会知道命运将会如何发展。
“只要能够理解天车影响命运的规则,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反过来、控制着天车来改变他人的命运。并进而反过来,通过他人的命运来影响天车。
“——对我使用疯狂之心吧,天车陛下。”
青年微笑着:“你已经没有其他任何手段了。”
弗拉基米尔那宝石般的瞳孔中没有丝毫笑意。
空洞而冰冷,仿佛已经看穿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