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贅婿(熱播劇原著) ptt-第一〇七五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萬象去罷見衆生(六)看書

贅婿(熱播劇原著)
小說推薦贅婿(熱播劇原著)赘婿(热播剧原著)
城市在混乱之中过去了一晚。
临近天明时,两道身影在黑暗中蹦蹦跳跳地往五湖客栈这边过来,他们鬼鬼祟祟地看清楚了周围的状况,才在附近的河道边上脱了衣服,将自己简单地清洗一下。
秋日的凌晨河水颇凉,但对于这两道身影来说,都算不得什么大事。重点清理了身上以及衣服上沾的古怪粉末以及气味后,两道身影还做了一次反省。
“大意了啊……”
“嗯嗯,坏人那边也是有高手的……”
“最后那个武功很高呀……”
两人如此总结一番,俨然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随后简单地穿上衣服,才又一路鬼鬼祟祟地去到五湖客栈的侧面,翻了墙从窗户口进入二楼角落的小房间里。
……
光芒从东面的天际渗出,江宁城里,是一个阴天。。。
公平党五方都有参与的厮杀乱局中在城内渐渐平息,部分的街道上犹有火场在哔啵燃烧,但负责维持秩序的人渐渐多起来了。小队小队的士兵推着水龙车前去救灾,一些人在打捞起河面上漂浮着的尸体与布袋。
一晚上的冲突,虽然说起来各方都有参与,但整个混乱的场面也主要集中在小半个城市里。部分早就摩擦激烈的地方成为了主战场,一些势力较为凝固的坊市并未受到波及。这里头也有公平党五方对于“开大会”的某种认知默契在。
太阳升起后,明面上的厮杀平息下来,各方势力都在忙着汇总与评估自己在这一晚遭受到的损失、又或是取得的成绩。
上午过半,一晚未睡的卫昫文才去到城市东头,去查看一片状况最为糟糕的凶案现场。
“武林盟主龙傲天、齐天小圣孙悟空——到此一游。天杀,杀杀杀!”
看到这歪歪扭扭的一排字时,卫昫文的眼角委实是抑制不住地抽动了几下。而院子里一排的尸体都在证明着入侵者的凶残,他着重查看了几人身上的刀口。
凶案的现场还不止这一处,在来到这边之前,他已经去看过了另一片出事的现场。那是属于“阎罗王”名下的一个中型的地盘,就在凌晨接近天明的那段时间,发生的爆炸炸塌了三四间房子,造成了部分的损伤。
“所以……事情是在这里开始的……”卫昫文将双手抱在胸前,神色抑郁地看着这一切,“这两个……叫做龙傲天、和孙悟空的……东西……冲进这里,首先杀了守在这边的……那个谁……”
他指了指先前曾被插在墙壁上的小头目。身侧的人探过头来,道:“胡海。”
“……所以他们首先杀了这个什么海,放了示警的烟花,过了一会儿,这个叫于成的,带人过来查看,骑了一匹马,然后被人当着所有人的面,用绳子套住了,扬长而去。在路上被石头磕到了头,直接磕死了……”
“……再然后,这个武林盟主龙傲天,跟什么叫齐天小圣孙悟空的,仍然没有善罢甘休,等到咱们的黄万勇黄将军再过来查看了一遍,他们就跟着黄将军去了那边街上,悄悄埋伏,到了天快亮,估计大家都睡了,这两个……东西,就想要向黄将军出手,谁知道被黄将军发现了,出来追赶。”
“……黄万勇没想到对方在后墙放了桶炸药,可能也不是为了炸他,只是被发现后点了就跑,黄万勇出来追赶,结果连他一起被炸药炸死。而因为黄将军住的那边也备了炸药,所以直接炸了四五间房……现在你们觉得,这两个人是冲我来的……”
卫昫文的目光扫过在场的众人,又看了看那“天杀杀杀杀”的难看字迹。
有人低头道:“这二人武艺高强,此时出现,我们恐怕他们是此次随长辈入城的大族子弟,家学渊源。”
卫昫文伸出手,一巴掌挥在了对方脸上。
“写出这种狗屁字,他家学渊源个屁啊!你们这帮狗东西今天就回去给我练字,用不着半个月你们就写得比这里好看!家学渊源!我让你们通通渊源一次!我呸——”
目光又扫了扫扭曲的字迹,昨晚这边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应该也在城市的另一边准备抓人。此时虽然说不出来,倒油然有了一种“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的怪异心情。
只不过有的深渊比较正经,有的深渊,极其扯淡……
“让卢显安排人,抓住他们。”卫昫文挥了挥手,做出了布置,“我要教他们写字!”
……
天空中降下来的光像是灰色的,原野之上,云飞雾走。
“找陈三。”
下午,城南的东升客栈,有人报出了这个名号。
游鸿卓从楼上下来时,有些意外地看到了身上打着绷带的安惜福。
“怎么回事?”
“出了一点意外,边走边聊。”
安惜福左边的手臂受了伤,身上散发着些微的药味,此时笑了笑,转身朝客栈外走去。
天阴欲雨,路上的行人大都神色匆忙,有的是赶着回家的,有的收拾了包裹准备出城。
“兵荒马乱。”安惜福微笑着说道,“本来以为,公平党这次开大会,向整个天下开放态度,跟西南的大会一样,会是一件好事,所以大家伙儿赶着来了,原本住在城里的人也不忙着出去。到了昨天晚上才发现,没有统一的公平党五方,个个都像是疯子,所以你看看,今天出城的几条路都堵住了。”
“听说,打归打,今天早上这几方的人还是首先保证了城里城外的物资、粮食运送。这说明他们也不是想把所有人都吓跑。”游鸿卓道。
安惜福点了点头:“这一次从晋地匆匆忙忙的过来,我们原本也把这件事想得简单了一些。你看,五方开大会,争取的都是天下各方的意向和帮忙,对于各方的代表,他们理所当然的不至于随便得罪……不过苗铮的这件事,让我们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有些新的变动。”
“苗铮找到了?”
“他昨天下午发信跟我们联系,约了见面的地方。”
都市异能小說 贅婿(熱播劇原著) 憤怒的香蕉-第一〇七五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萬象去罷見衆生(六)展示
“那我怎么……”
游鸿卓微微有些犹豫,苗铮的这条线是梁思乙在跟,而这几天游鸿卓与梁思乙搭档探了“阎罗王”的几处地方,并无所获。理论上来说,对方既然找过来,这边应该继续让梁思乙去接头才对。
“我觉得有诈,所以没通知思乙。”安惜福道。
游鸿卓蹙起眉头,望向安惜福身上的伤,安惜福笑笑,用右手手指在左臂上点了点:“确实有诈……好在我做了准备。”
“那苗铮……”
“……他恐怕……要出事了。”
街道上有稀稀拉拉的行人往来,两人穿过阴霾天色下的街道,此时都沉默了一阵,风吹过街道,刮起落叶起伏。
“梁姑娘那边……怎么看这件事……”
“游兄弟,你觉得,我们这边为什么会联络你帮忙?”
“嗯?”
“这次过来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我们来到江宁,跟以往摩尼教中的老同志联络,这样那样的帮手也能找到一些。我忽然找游少侠你帮忙,当中的理由,游少侠是不是也有过一些猜测?”
安惜福转过头来,目光望着游鸿卓,他的这番话,说得就颇为直接了。江湖这么大,彼此都不是新手、菜鸟了,这种远距离的行动,吸收进来一个不可信的人,就可能导致全军覆没。为什么会直接信任你,找你帮忙,仅仅因为当年并肩作战过?就觉得你一定可信……这样的问题过于功利,并不礼貌,但游鸿卓当然是想过的。
不过他看着安惜福,没有说话。
安惜福顿了顿,这个时间里,天上滴下稀疏的水滴来,两人穿过街道,去往路旁的屋檐。
“思乙是个很有责任心的姑娘。”
“……但有些时候,她把自己逼得太厉害。”
“……当然这也怪不得她,这些年在晋地的战场上,她送了很多的兄弟姐妹走。她年纪轻轻,未必能看得透这些事情……”
秋雨渐渐的在长街上降下来了,两人站在屋檐下,安惜福说着这些话,游鸿卓听了一阵。看着雨。
“我在西南的时候,听说那边有些叫做心理辅导的课程。说是大家在战场上成天杀人、或者看着兄弟姐妹牺牲了,心里头很容易不……不健康,对这些人,就可以做一些……心理辅导,实在是很厉害的事情……”
安惜福笑起来,叹了口气:“北边这些年太苦了,王帅这个人性格极端,但又没钱没粮,很多时候顾不了那么多事情。当年为了筹钱筹粮,不得已的、甚至是对不住人的坏事,也是做过许多的……”
他说到这里,扭头望了望游鸿卓,见游鸿卓只是仔细听着,方才继续道:“宁毅这人婆婆妈妈,从来都有些奇奇怪怪的瞎讲究,当年在杭州,便用那人人平等的理念将西瓜和陈凡骗得五迷三道的,如今你看这江南……”
他说着,伸手指了指前方雨幕中在街上奔走的行人:“当年圣公要平等,今天公平党要平等,未来还有许多人要平等,但不管想法如何好,具体怎么做到,才是真正的大事……当今整个天下,只有西南那边,能够稍微讲究一些、婆妈一点了,至于我们,恐怕还得慢慢将就,慢慢来……”
“……我能帮什么忙?”游鸿卓问。
“帮忙看着一点思乙。”安惜福道,“卫昫文通过苗铮,想要抓人,这件事情很不寻常,照理说,如果真的指望向外头拉关系,不管是杀了还是抓住晋地来的人,都没有什么意义,横竖都把一个大势力得罪死了……这件事的理由,我们在查,但苗铮那边……估计不会好过。”
“嗯。”游鸿卓想了想,理解清楚之后,点了点头,“知道了,我去杀了陈爵方……或者卫昫文吧……”
“……啊?”
屋檐下,安惜福蹙起眉头,这才用关怀的眼神看了对方一眼。
“你也……需要心理辅导啊?”
“我开玩笑的。”
游鸿卓笑。
屋檐外雨幕潇潇,两人随后又聊了几句闲话,方才就此分开。
******
八月二十一这天在江宁下起的秋雨在此后数日间断断续续地下,城内的湿润没有停下来过。
这延绵的雨幕降低了人们出行的频率,若是没有明确目的的人们大都选择了躲在家中或是客栈里聊天吹牛了。
从外地过来的各个势力的代表们与各方串联,节奏倒是不曾停下,八月二十二,“平等王”时宝丰入了城,然后是高天王与周商的陆续到达。一些大势力的代言人们合纵连横,向众人推销着他们的理念:譬如代表戴梦微过来的一群人提出的“中华武术会”的构想,一时间成为了江宁武术场上最为热闹的话题。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贅婿(熱播劇原著) 愛下-第一〇七五章 蜉蝣哪堪比天地 萬象去罷見衆生(六)分享
当然,只是少部分人接受了戴梦微方面提出来的这一想法,首先站队参与,至于更多的人,则都在关注着长江以北刘、戴与邹旭势力的战局。
“那邹旭啊,从西南出来的,姓刘的跟姓戴的,留得住性命再说吧……”
对于此时的江宁众人来说,这是对江北局势相对普遍的看法之一。厮杀的双方之中,刘光世有钱有关系,戴梦微有名望,而邹旭那边,有的则是华夏军叛徒的身份,真要摆上战争的天平,这一身份的意义可大可小。而最重要的是,这是女真人去后整个天下第一轮大规模的势力对冲,就算是往日里自诩最懂天下事的儒生们,对汴梁战局的看法,基本也是保守的观望态度。
当然,戴梦微早知人性如此,便也早早地说出了“待汴梁战局尘埃落定再行兑现此事”的话来,算是在为自己烧冷灶、抬气势。若是他在汴梁之战中失利,这些事情自然当做没有说过,而若是戴梦微真的为武朝重入汴梁,关于“中华武术会”的声势,会随之水涨船高,乃是赢家通吃的一番布局。
延绵的秋雨降低了外头大规模火并爆发的频率,在随之而来的几天时间里,外头出现的,多是一些小规模发生的恶性事件。
在五湖客栈这边,每至入夜,两道少年的身影便披着蓑衣鬼鬼祟祟地潜入雨幕之中。“武林盟主”龙傲天与“齐天小圣”孙悟空按照自己的步调寻找着卫昫文的下落。
两名少年侠客很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他们的行动有时候会成功,有时候会失败。成功了往往留下一条歪歪扭扭的签名,签名的后缀从“天杀杀杀杀”逐渐发展到“卫昫文MA死了”、“周商是傻狗”、“污人清白太坏了”、“何文爱高畅”之类的恶心字句。
——在张村的学堂里,“XX爱XX”向来是非常令人难堪的羞辱,被写上名字的人往往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对于这种羞辱形式,小和尚也非常赞同,觉得大哥真是太坏了。当然,落在真正的坏人眼中,偶尔就会有些迷惘:你们不是来杀卫昫文的吗,说何文爱高畅干嘛……
当然,有的时候也会因为遇上高手而导致行动失败。行动失败的后果往往鸡飞狗跳、一塌糊涂,两名少年人的武艺很高,而由于家人或者师父那边的打法侧重,他们对于逃亡的意识与手段更是出色。
年纪大些的龙傲天各项发展均衡,不仅能打能跑,设下的各种陷阱、以及飞刀之类的暗器手段更是让人防不胜防,而那外号“齐天小圣”的孙悟空,则是将一击不中立刻远飚的思维发挥到了极致,部分高手即便防住了两人的刺杀,在随后的追踪里也总会无功而返,有的时候甚至还会折损好些喽啰。
几天的时间里,秋雨笼罩了江宁的天地,将一处处房舍与棚屋打得湿润灰黑,由各个客栈、人群聚集点组成的舆论场中却是热烈非常,大部分客栈、茶楼、酒肆当中,酒水点心的消耗都要比以前多出不少。这样的舆论浪潮之中,在政治场之下的八卦圈里,关于“五尺YIN魔”龙傲天与“齐天小圣”孙悟空的流言,逐渐的浮出水面。
“……听说啊,这两个人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最近在城里搅风搅雨,要说武艺也真是高强,跟卫昫文那边都连续打了好几次了……”
“……何止卫昫文啊,你们不知道,如今在城里要找这‘五尺YIN魔’的,除了‘阎罗王’以外,还有‘转轮王’、‘平等王’那边,都在放出风声,要取他人头……”
“……听说这‘五尺YIN魔’乃是西域高手‘百尺YIN魔’的弟子,入了中原之后无恶不作,卫昫文那边、‘转轮王’、‘平等王’那边皆有家中闺女折在他的手上,与‘平等王’的梁子,还是在通山结下的,是污了那谭公剑严家的闺女,这消息还记得吧?记得吧?”
“……哎呀,你别瞎说,哪有什么‘百尺YIN魔’……”
“……不懂了吧,这是人家西域的规矩,都是数字排下来,你看他的师弟,什么‘齐天小圣’……人家的名号,说不定是‘四尺YIN魔’……”
对于绿林人而言,舆论场上的这些八卦,并不需要太过认真的对待,偶尔说起,绘声绘色,也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只是消息再传开一些,便难免会进入一些不该知道的人的耳朵里。
城市西北边,如今治安最好的由“公平王”何文掌管的地盘上,已经与何文有过正式接洽后回到客栈的钱洛宁,有一天便在吃早餐的时候,听到了这样的对话。这些天都在关心国家大事的他目光一时间便有些迷惑。
坐在旁边桌子上的两黑一瘸以及几名过来的华夏军核心成员伸手捂住了侧脸。
“怎么回事。”
钱洛宁端着饭菜换了个桌子。
黑妞低声地跟他解释了一番:“……现在听起来,小弟进城了。”
“怎么一下子跟‘阎罗王’、‘转轮王’、‘平等王’三边都结了梁子的……”
“谁知道呢。”一旁的宇文飞渡捏着嘴巴,声音极小,“不过要说搞事情,他毕竟是我们大家教出来的……”
“你特么还引以为豪了!”钱洛宁瞥他一眼。
“苦中作乐……”宇文飞渡叹气。
小黑在那边捧着脸:“我们本来想,查清楚事情是谁干的,做了他们,封锁一下消息。不过那个‘猴王’李彦锋级别比较高,所以想跟你商量一下再说,我们以为三天五天的也不碍事,谁知道……这一下就传开了,我们也没想到他就在城里啊……”
“现在有两件事,第一是找到他把他抓回去,让师父和宁先生教训他。”黑妞用筷子插着馒头,神色平静地说话,“第二件,既然事情已经传开了,就弄件更大的事情来淹了它,反正都是要打的,我们计划一下,把跟小弟有梁子的三方做掉一个两个,公平王在江宁打起来,人都死了,将来就没人记得了。”
钱洛宁瞪着她:“你去杀啊?”
黑妞拿筷子指了指前方:“让宇文去打黑枪,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桌面上的几人端着下巴,陷入了沉思。钱洛宁左右看看,随后道:“你们看那边……”伸出手一巴掌打在了黑妞头上。
黑妞撇了撇嘴:“你有话好好说嘛。”
“其实黑妞说的有点道理……”
“钱老大英明,我就说黑妞欠打,我就一点都没有考虑过拿枪打人的事,你们怎么这么残忍,人黑心也黑……”
黑妞瞪眼:“就你刚才说的……”
小黑叹气:“今天晚上把瘸子炸死算了……”
“行了。”钱洛宁那边也叹气,“你们这几天出门找一下他,尽量别让其他人捷足先登,真透了身份,丢一辈子人啊……还有那个‘四尺YIN魔’,什么人啊,遇上了也照顾一下……”
“是‘齐天小圣’,钱老大,人家叫‘五尺YIN魔’,你不能也跟着叫啊……”
“这下好了,城里所有人都在找他们的感觉,小弟这是四面楚歌了……”
“嘿嘿,我觉得这次江宁的事情过了以后,‘五尺YIN魔’这个名头会跟着小弟一辈子……”
“回去就不要乱说……”
“你会乱说吗?”
“我不会啊。”
“反正我不会……都怪你们俩……”
几个人吃饭、闲聊,一本正经。
由于时间是上午,“武林盟主”与“齐天小圣”这两个话题人物正在客栈的房间里呼呼大睡,宁忌原本打算用卫昫文的人头来洗刷关于自己的不好的传言,这两天倒是觉得,杀周商也没关系。除了在昨晚的行动中见到了一位名叫卢显的厉害人物,双方交了一下手后逃开,此时的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多方追捕的境地里……
同样的雨幕,属于“转轮王”“不死卫”名下的一处营地外,有三具尸体被高高地吊了起来,这是苗铮一家人受尽折磨后的尸身。
他们原本与梁思乙接触,事败之后投靠卫昫文,此时这几人的尸体却又神奇地回到了“不死卫”的手中。
梁思乙站在远处,怔怔地看着这一切,更远一点的地方,游鸿卓静静地看着她,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