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貞觀俗人 愛下-第1029章 魏王相邀讀書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太子回洛阳后发生的许多事情,都十分隐秘,没有人敢私自泄露半分出去,但是也仍有许多手眼通天之人,还是有办法知道这些。
比如魏王李泰,比如说如今代主持紫微宫的杨淑妃姐妹,当然,中书门下的这些宰相们更是清楚。
洛阳的百姓们一边哀悼文德皇后,一边也在赞扬太子同情太子,没有人知道这位太子现在处境很不妙,几乎是幽禁东宫。
永昌坊。
魏王府中,李泰一身白麻孝衣在身,在家为文德皇后守孝,柴令武和房遗爱两连襟进来。
柴令武凑到肥胖的李泰耳边一阵低语,李泰听的连连点头,眉眼间是掩饰不住的喜色。
这天下间,再没有人比他还关心太子了,不过他可不是盼着太子好,而是盼着太子坏呢。
同是皇帝皇后所生,凭什么承乾比他先出生一些,就成了太子做了储君,将来就要当皇帝,他只能去那偏僻的剑南西川任西宁州都督?
以前年纪还小时,被父亲告诫说太子是嫡子,立储当立嫡长,那时他没觉得哪不对,可渐渐长大,明白了何为权力,何为天下,李泰心中也渐有了不一样的心思。
尤其是这两年太子无人管束,行事越发无所顾忌,惹出许多事来后,更让李泰看到了一些机会,而从小一起玩大的伙伴柴令武、房遗爱等又在旁边一直煽动,越发让他躁动难安。
承乾私离长安,奔去陇右,李泰便日夜派人打听承乾的消息。
当听说承乾居然在陇右大捷,居然一举灭了吐谷浑之后,李泰几乎不敢置信,也一度心如死灰。
可谁能想到,事情这么快又有了转机。
承乾居然在陇右十分用险,甚至导致自己受伤断腿成了个瘸子,而这次又屡召不回,导致错过了见皇后最后一面,惹的皇帝大怒。
现在太子几乎是被幽禁东宫,这柳暗花明峰回路转的让他都措手不及。
要不是向来疼爱她的母后刚去世,李泰都想拍手叫好高兴的跳一曲了。
“消息可靠吗?”
“绝对可靠,太子在青海本不肯回洛,是秦琅回洛阳在长安听到消息后,特意又折去青海,据说当时秦琅还狠狠的揍了太子一顿,不仅扇了太子的脸,还拿鞋底子抽了太子屁股,最后还把太子扔到了荷塘里,拿冷水浸头,这才把太子带回洛阳的·······”
柴令武说的口水横飞,“这个秦三可真是够飞扬跋扈的了,连太子都敢殴打,仗着自己有些军功,已经是肆无忌惮了。”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十年前,他在平康坊跟秦琅的冲突,为了一个贱妓,秦琅居然敢对他动手。
这个耻辱,十年未报。
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柴令武也一直记着呢。
“大王,这可是个好机会,咱们好好参秦琅一本,就凭着他敢殴打太子这条,就够扳倒他了。”
太子那是君,秦琅就算是宰相那也只是臣,臣岂能殴打君?
这是欺君犯上之罪。
“秦琅干犯大不敬之罪,这可是十恶第六。”
李泰却笼着袖子皱起眉头来。
“大王,我一会就派人去见韦台长,安排御史弹劾秦琅!”
韦挺是现任御史大夫,也是魏王党的核心之一,这位做为御史台长官,可以说对李泰一党来说非常重要,御史大夫虽不为相,可按贞观以来的制度,御史台的职责是非常强势的,是皇帝平衡宰相的重要手段。
当朝宰相,一旦经御史台弹劾,就得立即引咎请辞,回家待罪,要停职接受调查,等结果处置。
虽说御史台不会轻易弹劾宰相,因为一旦弹劾,要么调查罪证属实,宰相罢相贬职,要么查无实证则御史反坐受罪。
可御史台毕竟握着这样一个能监督、弹劾宰相的大权。
韦挺支持魏王李泰,也是王珪从中穿针引线,当年韦挺为隐太子建成的太子左卫率,王珪是太子中允。王珪在贞观朝又跟房玄龄有姻亲关系,故此王珪入魏王党,是因为房玄龄。
房玄龄支持魏王,拉上了王珪,王珪又拉上了韦挺,然后韦挺又拉上了并为京兆世家的杜家杜楚客,再加上柴绍,魏王党在这几年实力扩张迅速。
这么多实力派投入魏王党,其实主要还是太子承乾这几年太作导致的,使的许多人都不看好承乾,于是纷纷改弦易张下注李泰。
“亏礼废节,谓之不敬,对皇帝、太子无人臣之礼,是为不敬。但是也得看情况,秦琅就算真揍了太子,可也是事出有因,以秦琅在皇帝那里的受宠程度,不可能因为这事就拿秦琅怎么样,就算弹劾,也会不了了之的,甚至我敢说,秦琅在陇右揍了太子,只怕皇帝不但不会怪罪,可能心里还会感激,毕竟是秦琅把太子带回东都的。”
李泰胖胖的十指交叉,两个大拇指在那里转动着,小眼睛眯了起来。
“秦琅是太子党核心,也是首领,但秦琅这人不是一般人,最好是不要轻易去招惹,除非我们有十足的把握将他掀翻,否则我们就得承受惹怒他的后果,我听说秦琅这几年跟太子的关系向来不太和睦,如今又发生了这档子事,这其实是我们将他拉拢过来的一个良机。”
柴令武愣住。
李泰望向他,“我知道你与秦琅曾经有过一些过节,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希望你们能够化干戈为玉帛。”
柴令武脸胀红。
“我将来一定会弥补你的,你就算看我的面子不要再跟秦琅计较了。”
柴令武恨恨道,“但秦琅只怕未必肯尊奉大王,大王之前百般对他示好,可他从没回应过。”
“我知道,但如何不是情况变了吗?”
秦琅虽然从来不怎么理会李泰,但李泰却也没因此记恨,秦琅位高权重,尤其很有本事,这是不争的事实,还极得皇帝的信任,这样的人当然最好是化敌为友。
更何况,秦琅他不仅仅是个当红宠臣,他爹秦琼可是当朝太保,虽然听说现在也快死了,但一天不死,仍是贞观朝武将之首。
在军方的威望是摆在那的,虽然李靖、柴绍、李绩等也很能打,甚至功绩并不低于秦琼,可秦琼是李世民特意立起来的军方之首,秦琼跟皇帝的亲密伙伴关系,是柴绍、李靖等无法比拟的。
而另一方面,秦琼身后还是山东军功新贵这个庞大的功勋集团,尤其是瓦岗寨山头,在军界可是势力庞大,程咬金牛见虎吴黑闼李君羡田留安李绩李大亮等,甚至张亮、魏征其实也曾是瓦岗一员。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再有郭孝恪等。
还有已经去世的黄君汉、罗士信、裴仁基等,虽然已经去逝,可他们的子弟也已经进入军界朝堂,山东军贵集团的实力,一直都是皇帝的基本盘。
虽然这些年皇帝也重用了关陇门阀,山东士族,可秦家身后的这个军功集团,却是谁都无法忽视的。
秦琅虽年轻,但在这个军功新贵集团中的地位,却是新生领袖,秦琼那辈的老兄弟们,程咬金牛见虎甚至是李世绩李大亮等,如今对于秦琅这个侄儿晚辈,都是认同且信服的。
承乾这些年地位为什么这么稳固?
因为他背后站着长孙无忌和秦琅两人,长孙代表的是贞观朝以来重新整顿后的关陇军事贵族集团,秦琅代表的则是新兴的山东军功新贵集团。
新老军事贵族集团本应当是对手,可在皇帝的手腕下,两大集团一起支持承乾,这才是承乾这些年地位牢固的根本原因。
若不是承乾这几年自己作死,又有多少人会转投他李泰?
“最近太子被禁足东宫,只有秦琅得旨可以自由出入,秦琅现在是实际主持东宫事务,太子跟秦琅关系依然紧张吗?”李泰问。
“据说太子从青海回洛阳这一路上,没跟秦琅说过一句话,而回到洛阳后,太子也依然没跟秦琅说过一句话,秦琅如今每天早午各到东宫一趟,但每次秦琅拜见,他都不理会,关系十分僵硬。”
李泰听了终于忍不住笑了,旋即收起笑容。
“给孤送个帖子给秦琅,就邀他到魏王池一会。”
魏王池是洛阳一景,风光很好。
在洛阳城,洛河上有天津桥,南接定鼎门大街,定鼎门大街东侧、洛阳大堤之南,从西向东的里坊是尚善坊、旌善坊,此两坊与洛阳大堤之间,有一个湖泊,是当年隋朝大业年间营建东都洛阳城时取土修城形成的。
秦琅重建洛阳,不但没有把这个湖填了,反而还加以整修,让这个湖成了洛阳的城市中心花园,整个湖泊占地三百亩,修的极为漂亮,本意是供洛阳百姓们游玩之处。
李世民迁都洛阳,把尚善、旌善二坊之东的惠训坊、道术坊一起赐给了李泰,并二坊之地营建魏王府,还让李泰做河南尹,相州都督,节制七州军事。
那片三百亩的湖泊,于是成了李泰的私家后花园,被人称为魏王池,甚至北面那条堤也被称为魏王堤。
在洛阳城郊,皇帝还赐给了更大的一片地给李泰,专门给李泰养猪之用,李泰在那片地方放牧了三千头猪······
魏王池就在李泰魏王府的后边,魏王府所在的道术坊二坊,其中道术坊在隋朝时叫道术坊,入唐后改叫惠训坊,叫道士术的原因是当年杨广多忌恶,五行、占候、卜筮、医药者皆追集东都,置此坊,遣使检察,不许出入,于是称为道术坊。
当时洛阳汇聚了各种各样的工匠,甚至是三教九流,总共是置十二坊于洛水南以处之,道术坊是其中一坊。
“将孤编撰的括地志,给秦琅送一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