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線上看-第十八章 錯誤的情報【求訂閱*求月票】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是个高手!”蒙面老者断流看着骑马过去的赵武,开口说道,但是却没有出手,他们的任务是来此接无尘子等人,没必要再生事端。
赵武策马而过,也是注意到了六人,“好重的杀气,六位一体呼吸一致,高手!”赵武心底暗道,同样没有出手,缓缓地策马而过。
“首领大人!”六剑奴终于是等到了无尘子一行人,急忙上前行礼。
“白仲呢?”无尘子看着六剑奴问道,很好奇白仲这个战五渣跑去哪里了,居然没有让六剑奴随身保护。
“白仲首领从王翦将军手上得到了一百百战穿甲兵就放弃我们了。”魍魉少年开口说道。
真刚剑主星鸿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明明是白仲在带着百战穿甲兵在狼孟县布置陷阱,到了魍魉少年嘴中就成了白仲嫌弃他们了。
“那以后你们就跟着我吧!”无尘子点了点头道,也是在疑惑白仲是不是飘了,还是说百战穿甲兵真的那么好用,居然连六剑奴都不要了。
“诺!”六剑奴都是抱剑行礼,终于是能光明正大的拜托白仲那个二货了,果然是年轻人脑子好用,至于白仲?有本事来跟国师大人要人。
“猎物入瓮了?”无尘子继续问道,他没去阙与城而是直奔狼孟县就是为了弄死乐乘来的,晓梦都敢伤的人,也没必要活着了。
“狼孟县最近多了许多探子,根据白仲大人的分析,就是乐乘的眼线。”魍魉少年开口答道,直接把白仲从首领变成了大人。
无尘子微微颔首,六剑奴也只是天人,发现不了乐乘这种天人极境也是正常,既然白仲说猎物已经入瓮,那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就等乐乘自己跳出来就行了。
“刚刚还有一个高手进了狼孟县。”真刚剑主开口说道,赵武的出现时他们预料之外的,狼孟县不是什么富县,也没有什么大家族豪强,这时候出现在狼孟县显然不是路过那么简单。
“我知道!”无尘子点了点头,赵武跟他们前后脚出的邯郸,路上也遇到过,但是赵武沉默寡言,因此他们也没有什么交流,只是都知道对方的存在而已。
“你是平阳君的义子赵武?”乐乘看着手持赵豹家令出现的赵武有些惊讶,早就听说平阳君赵豹收养了一个义子,平平无奇,但是真正见到才发现是真的平凡。
“嗯!”赵武点了点头,将赵豹的书信交给了乐乘就没有再说话。
“靠近秦王十步?”乐乘皱了皱眉,秦宫守卫可是有过七国百家高手亲测的,无尘子把大道杏果交给秦王的时候,七国百家高手夜闯秦宫,死伤大片,他当时也是在咸阳的,根本就是天罗地网,想靠近秦王十步,难如登天,而且秦王身边还有鬼谷纵横的盖聂在一旁守护。
非常不錯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第十八章 錯誤的情報【求訂閱*求月票】看書
“一路赶来你也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我来想办法!”乐乘看着木讷的赵武说道。
“君侯,这个人值得信任吗?”乐乘的侍从看着离开的赵武问道,对于突然出现的赵武他们是不敢信任的。
“如果平阳君都不值得信任,赵国也就没人可以信任了!”乐乘叹了口气说道,他还在赵国的时候,赵国官场简直是神仙打架,而赵豹却能一直稳坐赵相之位,可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宗室公子,能让赵国文武相和,赵豹功不可没。
“为了让大王放心,平阳君一生无子,连义子也只有一个赵武,还是这样的平凡,又有什么不能信任的呢?”乐乘继续说道,继位大统,首先就是要有子嗣,否者宗室和朝堂都很难同意的,毕竟王权交接出事的诸侯国太多太多了,因此继位大统的要求也是要有子嗣。
抛开这一切,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作为宗室公子,没有后人也是会被人诟病的,但是赵豹却是为了这个赵国,奉献了自己的一生,现在还把自己唯一的义子也送出来刺秦了。
“你们可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靠近秦王十步之内?”乐乘看着自己的亲信们问道。
众亲信都是皱眉,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办法能够入秦宫,并且靠近秦王十步之内,秦王宫中凶险异常,有影密卫还有盖聂在,就算是随侍的太监也都是秦宫大长秋,出自秦国隐宫,经过多重查验以后才能升任大长秋靠近秦王的,就算赵武能得到秦王的信任升任大长秋,时间上也不允许。
“你们说秦王最恨的是谁?”乐乘看着众亲信问道。
“叛将樊於期!但是樊於期已经死在了燕国太子府!”亲信说道。
乐乘却是摇了摇头道:“那是因为国家利益,秦王才会痛恨樊於期,秦王嬴政幼年在邯郸为质,曾将有过一个剑术教师名为赵殷,这个赵殷是赵国宗室安排给秦王做剑术教师的,但是在秦王逃回秦国的时候,死在了赵盘手上,当时嬴政说过,如果他能成为秦王,必然杀了赵盘满门!”
“赵盘?”众亲信实在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也不知道赵殷是什么人。
“赵盘是当今王上的兄弟,现在李牧大军中担任偏将,而且作为王室公子,当初可没少欺负幼年的秦王,所以,如果有机会,秦王是不会放过赵盘的。”乐乘继续说道,六国通缉樊於期是因为国仇,而在秦王嬴政心底,杀了赵盘恐怕才是他最想要的。
“就算是赵盘的人头,也不足以让赵武靠近秦王十步吧,而且赵盘作为宗室子弟,赵国也不会杀了赵盘吧?”亲信开口说道,杀赵盘可是大事,作为赵国宗室被杀,那赵国还不得翻天。
“平阳君下得去这手!”乐乘说道,平阳君都黄土没过脖颈了,为了赵国把自己义子都送出来了,还有什么是不能做的呢?只是赵盘的首级也只是能得到秦王的信任,想要上殿十步,还需要其他的办法。
“这些年刺杀秦王的人也不再少数,大多数都死在了秦宫,唯一活下来的也屈指可数,秦王曾下令,缉拿刺客长空、青衣客,杀一人上殿十步,赏百金,晋三爵。”一名亲信突然说道。
“长空、青衣客?”乐乘点了点头,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三人呢,他就是三人之一的长空,在秦王跟盖聂每年的外出游历时他就进行过一次刺杀,只不过他发现他上当了,整个秦王到的村庄,从村民到里正,居然全都是秦国士卒假伴,要不是他是天人极境,都要死在那里了。
“青衣客?”乐乘却是皱眉,这对夫妻他只是听说过,周游列国,算是一方豪侠,但是为什么被秦国追杀他们是真的不知道。
如果无尘子和晓梦在这,肯定会告诉他们答案,因为他们周游六国,执行第五天人道令,就需要得到各国的认可,不然六国一查他们是秦国出来的,肯定会时刻监视着他们,因此咸阳就发出了通缉令统计两人,但是却从未派人追杀。
“曾有人在邯郸见到过青衣客。”亲信说道。
“他们是赵人?”乐乘看着亲信问道,青衣客出现得最多的就是在燕赵,如果是赵人也是有很大的可能。
“不确定。”亲信说道。
“查,查到两人的住所,必须尽快!”乐乘想了想说道,能够上殿十步也只有这个机会了。
“其实也不用查,如果青衣客真的是赵人,而且痛恨秦国,我们将秦军粮草屯于郎狼孟县的消息放出去,他们自然也会前来!”一名亲信突然说道,他们会来狼孟县不就是因为秦军粮草辎重在此,如果青衣客知道,肯定也会来的。
乐乘也明白过来,能够刺秦还全身而退的人,背后也肯定有大势力支持,他们能查到秦军辎重粮草屯于狼孟县,青衣客恐怕也是知道的,如果真的是同路人,现在要么已经在狼孟县,要么就是在来的路上。
“注意观察狼孟县的动静,他们应该是已经来了,或者说是在来的路上。”乐乘说道,希望是真正的同路人,不然的话天下之大想找到这两人也是很难的。
“秦军粮草那边怎么办?”亲信问道,他们人手本就不多,还要分成两边,也是照看不过来。
“已经确定是秦国真正的后勤粮仓!”乐乘说道,因为王翦把百战穿甲兵都派来了,还能有假的,最主要的是他察觉到了罗网的刺客在整个黄河边上找他,毕竟他可是刺杀了秦国金令剑特使,要是秦国都没动静,他才会怀疑有问题。
另一边的无尘子也是见到了白仲,看着整个大军粮仓,也是愣住了:“不是说玩假的,主要是杀乐乘么?你们玩真的?”
“王翦将军已经率军出征了,目标井陉塞,而且王翦将军说,斥候来报说不知道什么原因,井陉塞的防御工事被偷工减料,还有人引导他们进攻柏人,所以这里成了真正的粮仓。”白仲开口说道,这一仗打得他们都莫名其妙,感觉像是有人在给他们开门一样,虽然还没开战,但是结局都已经可以预想。
“那是我做的!”无尘子摸了摸鼻子,井陉塞偷工减料少不了他和郭开、韩仓的锅,而引导王翦他们去打柏人则是韩仓和郭开的算计了。
“……”白仲看着无尘子,感情你们攻打井陉塞是早就算计好的,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而且你是怎么做到让赵国自废武功的。
“不够意思啊,连我都不信任!”白仲叹了口气,果然自己是个废物,被王翦算计也就算了,连无尘子都在跟他故意装傻。
“说说乐乘吧?”无尘子看着白仲问道,整个粮仓现在是有铁鹰锐士和百战穿甲兵,就算是天人极境来了,都不一定能跑得掉。
“据我们探查发现,有一个钓鱼叟经常会到黄河边上钓鱼,回来以后呢也会道县府中的一个漏顶棋室观棋,所以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我们在找的赵武襄君乐乘!”白仲说道。
“一个乡野老人是怎么会观棋的。”无尘子摇了摇头,有些人的一些习惯是无法改变的,在这个时代下的都是围棋,不是书香门第是很难接触到棋的,而且也只有围棋一种下法,而围棋最初的作用就是谋国,因此又称为灭国棋!一个钓鱼老人怎么可能看得懂这种棋。
“我们去看看!”无尘子看了晓梦一眼说道,晓梦点了点头,跟着无尘子易容成了当初他们游走六国时的样子,一身青衣,朝狼孟县走去,至于东君和少司命则是留在了军营之中,毕竟乐乘是天人极境的存在,她们跟去只会拖后腿。
棋室露天,下棋的人也不多,准确来说是有资格下棋和会下棋的人也就那么几个,更多的是一些附庸风雅的人,纯粹是来这里假装自己是士子。
“人还没来!”晓梦看了棋室一眼说道,跟无尘子找了一个角落的桌子坐下。
“二位是第一次来狼孟县吧?”棋室的老板亲自出来招待,毕竟在狼孟县经营了这么久,来的也都是些熟识之人,生面孔也是一眼就能认出来。
“嗯!”无尘子点了点头。
“两位是来博弈还是观棋?”老板自来熟的问道,来棋室的不一定都是下棋,还有来观棋的,不过一般新来的都是来下棋的,除了一些知名的棋室会有一些奇难的棋局等着人来解棋,但是狼孟县显然不是这种知名棋室。
“我们到此是为布棋!”无尘子想了想说道。
“布棋?”老板愣住了,但是作为棋室老板他也知道布棋的意思,一些棋道大家,会遇到一些难解的棋局,或者是想到一些棋局,就会周游列国各大棋室将棋局布下等人来破解,但是一般都是在郡城的棋室,像狼孟县这种小县城是很少有的,他开棋室这么久也是第一次遇到。
“是何棋?”老板也是爱棋之人,急忙行礼问道。
无尘子笑了笑,在棋盘上缓缓的布下了一个棋局。
“这是秦赵灭国棋!”老板显然也是懂棋之人,一眼就看出了无尘子所布的棋局就是如今的秦赵之战的灭国之局。
“客人是秦人还是赵人?”老板看着无尘子和晓梦问道。
人氣都市小说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ptt-第十八章 錯誤的情報【求訂閱*求月票】讀書
“下棋之人罢了!”无尘子淡淡的说道。
“是老夫唐突了!”老板急忙道歉说道,但是却猜测出这两人应该是赵人,来狼孟县显然也是故意来此打击秦人士子的。
“客人是打算以何为筹呢?”老板继续问道,布棋之人请人破局是要出彩筹的,棋局被破,破局的人也将得到棋主的彩筹。
无尘子想了想,将南伯剑放在了桌上道:“以此剑为筹,此剑为南荒乌金之木所成,价值千金,破局者吾愿双手奉上。”
老板看着无尘子放在桌上的南伯剑,目光中闪过精光,但是再看棋局,只能叹了口气,棋局难破,自然也难以得到这彩筹。
“去布棋吧!”无尘子说道,棋局中,他是执黑子的,代表的也是秦国,而破局之人则是要执白子破局。
“客官是要在此停留多久呢?”棋室老板问道,一般布棋的人都是在一地短暂停留而已,然后就会继续上路寻找破棋之人。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三天!”无尘子说道,王翦已经出兵了,他能停留的时间也不多。
老板点了点头,然后让小二在棋室中央竖立起的大棋盘上摆出了无尘子设下的棋局,并且开始让人去通知狼孟县的棋师们前来破棋。
“君侯,有青衣客的消息了。”黄河边上,乐乘的亲信说道。
“他们来了?”乐乘睁开眼,鱼竿一甩,一尾大鲤鱼被高高的抛起落入了鱼篓中。
“嗯,在棋室布下了秦赵灭国棋,请人来破局!”亲信说道。
“有点意思!”乐乘笑了笑,果然不出他所料,青衣客显然是世家子弟出身,不然怎么会精通这种灭国棋局,也引起他的好奇,不知道青衣客又会布下怎么样的灭国棋局。
“我去看看,你们注意隐藏身份,这里毕竟是秦国底盘,罗网也一直在找我们。”乐乘提醒道,他怀疑他们已经被发现了,只不过罗网也没把握抓到他们,所以也是在等天字一等的杀手到来。
“诺!”亲信点了点头,他们能发现罗网,罗网必然也是发现了他们,只不过罗网没把握击杀他们,所以在等人,就是不知道罗网这次会出动哪一位天字一等的杀手,最有可能的是罗网六剑奴吧。
棋室中,无尘子和晓梦没有去看其他人的棋,反而是关注在棋室中弹琴的老人。
“白仲恐怕是猜错了,乐乘来此,恐怕是为了听琴而不是观棋。”无尘子说道,乐乘是赵国武襄君,狼孟县能值得他观看的棋很少,但是老人的琴声很独特,虽然不是什么大雅之乐,也没有顶级乐师的琴技,但是正是这种普通反而更让人心静。
晓梦看向弹琴的乐师点了点头,整个棋室让最特殊的也只是这跟弹琴的老人了。
“那你的棋?”晓梦看向无尘子,这么惹人注意的棋局,恐怕会把乐乘吓走吧?
“可能失算了!”无尘子摸了摸鼻子,本来是想用棋钓出乐乘,毕竟好棋之人就算有危险也会为了棋谱来看上一眼,但是他们明显是猜错了,该死的白仲,情报居然出现这么大的纰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