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八卦爐-第七八五章 玄都再現讀書

我有一座八卦爐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八卦爐我有一座八卦炉
“他如果要杀,那就让他杀!”黄飞虎双目赤红,冷声道,“杀了我黄飞虎,正好让天下人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昏君!”
黄飞虎怕死吗?
当然不怕!
要是怕死,他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他就算是死,也得为自己妹妹讨还一个公道!
黄家之人,可以死,但是绝对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武成王,我不是劝你大度。”王也沉声道,“商王做出的事情,早晚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现在,朝歌城真的是不能乱啊。”
“你守护大商这么多年,想必也不想让大商陷入大乱吧?”
“而且,你的家人,可都还在朝歌城呢,你不怕死,那你的妻儿呢?万一连累了他们身死,你于心何忍?”
“冀州侯,你图什么?”
黄飞虎盯着王也,好一会儿,才开口道。
“我?”王也苦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管这烂摊子!”
他哪知道会遇到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早知道,他根本就不来朝歌城了,直接强行接收了冀州城多好。
反正他已经拿到了商王的圣旨,苏护要是敢不配合,那就是抗旨。
结果倒好,自己就想要个册封仪式,结果就陷入这个泥潭了。
现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商王对你,并无什么恩情,你为什么要如此替他出力?”黄飞虎继续追问道。
“我不是替商王出力。”王也摇摇头,说道,“我是为了我自己,眼睁睁地看着朝歌城大乱,我于心不安。”
“说了这么多。”黄飞虎抬头看了一眼城头上的张奎夫妇,冷冷地说道,“冀州侯,你可以走了,接下来的事情,真的与你无关了。”
“我可以答应你,我黄飞虎手下,绝对不伤一个平民。但是今日,我一定要进宫!”
“我一定要见到那昏君,当面问他一句话!”
“轰——”
黄飞虎身上神光炸裂,长枪高举。
与此同时,他背后的大军,也同时激发神光,耀眼的光芒连成一片,让人无法逼视。
黄飞虎乃是大商武成王,就算没有虎符,他调动不了太多人马,但是他这些亲卫,也是精锐中的精锐,修为起码也有真人巅峰。
数千高手齐聚一堂,都能横扫诸天万界了。
洪荒界就算比诸天万界要强,但是这么一股人马,也不算弱了。
城头上的张奎夫妇脸色凝重,他们两个可以仗着修为连夜赶来,但是他们手下的大军做不到啊。
眼下能够守城的,都朝歌城原有的人马,实力当然也是不弱,但是不是张奎夫妇用惯了的人,真的打起来,结果还真是不太好说。
“张奎!”黄飞虎大喝,“不想死的,就给我滚开!”
“黄飞虎!”张奎也是大怒,“你这乱臣贼子,枉顾大王对你如此厚待,今日我张奎,便将你斩于刀下,让这天下的乱臣贼子看一看,叛逆作乱的下场是什么!”
张奎双脚一踏,整个人已经从城头飞了下来,手上长柄大刀光芒耀眼,一刀带着数百丈长的刀芒,朝着黄飞虎便劈了下去。
说打就打,王也想要阻止,也根本来不及了。
洪荒界的战斗风格,就是如此。
大军开战,根本不讲什么策略,领军大将先是大战一场再说。
野蛮,直接,但是爽快!
张奎和黄飞虎的修为,其实相差仿佛,两人打起来,轰隆之声不绝于耳,你来我往,瞬间已经过了数百招,部分上下。
黄飞虎手下的大军,已经开始朝着城墙逼近,城头之上,万千箭雨落下。
王也被殃及池鱼,只能炸开神光,身形朝着城头而去。
“下去吧!”
就在王也要踏上城头的时候,忽然一道光芒当头而落。
王也眉头一皱,抬头便是一拳。
“轰——”
光影飞散,一个人影倒飞回城头,而王也,也是凌空后退两步,未能踏足城头。
“你是何人,为何阻我?”王也冷声道。
“大战期间,身份不明之人,禁止入城!”一个有些粗的女声冷冷地说道。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城头上站立的女将,赫然正是张奎之妻,高兰英!
她手提日月双刀,身上的神光宛若太阳,强烈之极。
这也是一个高手!
“哼,本侯乃堂堂大商冀州侯,身份不明?”王也冷哼道。
“下面那个乱臣贼子,还是武成王呢!”高兰英冷声道,“焉知你不是他的同党?”
“想要进城,可以,束手就擒,让我封了你的修为,你自然可以进城。”
“笑话!”王也怒道,“凭你,也有资格拦住本侯!”
“让开,否则不要怪我手下无情!”
王也踏出一步,修为毫无保留地释放开来。
这一夜之间,他也是感觉憋屈无比,现在竟然还有人敢触他的眉头,真当王也这个冀州侯是摆设?
八九玄功大成的王也,修为已经直达真君巅峰!
论战力,王也甚至可以说是真君境界第一人!
天尊和三皇不出,便是十二金仙,也未必能稳稳压住他!
高兰英修为纵然不弱,比起王也,也差了太多!
王也爆发全部战力,仅仅三招,高兰英已经吐血落在城头上,城下的张奎注意到这一幕,心中大急,两刀破开黄飞虎的纠缠,纵身而起。
“冀州侯手下留情!”
张奎一刀劈向王也后背,以攻代守,想要救下自己妻子。
王也冷哼一声,回身一击,把刀光劈碎,这个时候,张奎已经落在高兰英身边,扶住了妻子。
他刀锋向前,盯着王也。
“冀州侯,你也要作乱?”
“本侯要回城,不长眼的人敢挡本侯道路,本侯只是小惩大诫而已。”王也冷冷地说道,“张奎,你莫非也要试一试?”“不敢。”张奎冷冰冰地道,“冀州侯要进城,那就请便。”
“但是冀州侯如果想要帮黄飞虎,那张某的刀,也不是吃素的。”
“与我何干?”
王也嗤笑一声,迈开脚步,凌空踏步,朝着城内而去。
至于黄飞虎和张奎的纠缠,随便他们打去吧。
就他们这阵势,哪一方想要彻底获胜,还真不是一时三刻的事情。
如今天光大亮,王也的耐心,也已经到了极致。
见鬼的受封仪式,自己必须要搞清楚,到底是什么圣兵,让事情发展到了这个程度!
沿着街道,王也一步步朝着王宫走去。
一路上,他感受到无数窥伺的目光,不过他都没有去理会。
在这朝歌城内,唯一对他有些威胁的,就是那多宝道人。
但是多宝道人肯定不敢随便出手,他要是敢出手,朝歌城内的皇室高手,也不是吃素的。
偌大的朝歌城,难道还能没有个防御阵法?
从城门口到王宫门口,王也不紧不慢,也仅仅用了一刻钟的时间,人就已经到了宫门前。
宫门禁闭,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将宫门口守得水泄不通。
“通报一下,就说冀州侯王也,求见大王。”
王也在士兵前停下脚步,开口道。
“大王有令,任何人都不见!”
一个将军大声道,“侯爷请回吧!”
“见不见,你说了不算。”王也平静地说道,“你尽管去通报,见不着大王,就去告诉文相。”
“侯爷,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你不要为难我们。”
“我没有为难你们,这才让你们去通报,要不然,我自己就直接进去了。”王也说道。
八九玄功,最擅长战斗,尤其不惧群战。
区区一队精兵,还挡不住王也的脚步。
想想孙猴子大闹天宫,都能闯到玉皇大帝的面前,这大商皇宫,可不是天庭。
商王,也不是玉帝。
王也真想闯到他面前的话,不难!
“侯爷您稍等。”那将军沉默来了片刻,开口道。
王也微闭眼睛,就这么在宫门口等了一会儿。
一个士兵匆匆而来,附耳到那将军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侯爷,您请从这里来。”那将军脸色微变,然后对着王也拱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王也不甚在意,跟着那将军进了宫门,七绕八绕,来到一座宫殿门口。
那将军拱拱手离开了,王也直接推开宫殿的门,走了进去。
“冀州侯,你来这里可有要事?”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赫然正是文相比干。
“黄飞虎起兵,算不算要事?”王也不客气地说道。
“武成王起兵了?我不是让子牙兄和冀州侯你一起去劝阻他了吗?”比干失声道。
“我劝过了,天亮之前,如果你们给他一个说法,他也就不会起兵了,但是现在天已经亮了,宫里为什么什么反应都没有?”王也皱着眉头,说道。
比干愣了愣,脸上露出苦笑,“冀州侯有所不知,不是我没有反应,而是——”
他重重叹了口气,“而是大王生死未卜,我实在是……”
“什么?”这下轮到王也吃惊了,“商王生死未卜?这些事情,不都是因为他一意孤行造成的吗?”
“我听申公豹说,他可是得了大王的旨意去处理城中的高手!”
“他也没算说谎,是我让他去的,只有让城内乱起来,才能让人暂时忘了大王。”
“要不然,一旦大王出事的消息透露出去,天下就会大乱的。”
“我已经传信给闻太师,等闻太师回来,场面就能控制了。”
“相爷,能不能说清楚点,到底是怎么回事!黄贵妃无故身亡,原本我以为是商王动的手,现在你又说商王生死未卜,还有,商王得到的圣兵,到底是什么?”
“此事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我有一座八卦爐》-第七八五章 玄都再現讀書
王也的语气十分不客气,比干倒也没有怎么在意。
他现在焦头烂额,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事情,王也的到来,倒是让他多了一个倾诉的渠道。
“圣兵,倒也是真的存在的。”比干叹了口气,开口道,“冀州侯你可知道,圣人之下,原本有三大天尊?”
“略有所闻。”
“道德天尊、元始天尊和灵宝天尊,三大天尊,在圣人不出的年代,就是这洪荒界的三大巨头,其中道德天尊,乃是三尊之首。”
“数千年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候,道德天尊陨落,天尊大弟子玄都,被元始天尊和灵宝天尊击杀。”
“不过这玄都也是十分了得,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逃得性命!”
“已经过了数千年,玄都竟然再次现身,出现在大王的面前,还带来了道德天尊当年遗留的至宝!”
“大王一时掉以轻心,相信了那玄都,谁能想到,玄都居心不良,竟然想要夺舍大王!”
“黄贵妃是为了救助大王,被大王不慎推下了摘星楼,冀州侯,那个时候,大王正在和玄都抗争,误杀黄贵妃,绝对不是他的本意!”
“玄都?”比干的话,让王也的眉头直接皱了起来。
这个一直藏在他心底的名字,竟然突然冒了出来!
玄都到底想干什么!
他夺舍商王,意欲何为?
“玄都现在还在宫里?”王也冷声道。
他和玄都大法师是敌非友,现在可是消灭玄都大法师的最好机会!
“不在了。”比干摇摇头,“夺舍失败,他就直接逃走了,不过大王神魂受损,整个人昏迷不醒,能不能挺过来,现在也说不准。”
比干又叹了口气,“我现在不敢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大王还没有立太子,一旦这个消息泄露,各方诸侯,只怕都要蠢蠢欲动。”
“而且城中那些高手,来意不明,未必也就是善。”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把真相告诉黄飞虎?”王也皱眉道,“现在黄飞虎想要闯宫,只会让情况更加糟糕,你告诉他真相,他还能帮你稳定局面!”
“我是担心啊。”比干沉声道,“据我现在所知,玄都,便是黄家送进宫里的。”
“你是怀疑,黄飞虎和玄都有关?”王也皱眉道。
“是!”比干正色道,“这种时候,由不得我不慎重,武成王手里没有兵符,就算闹一闹,也出不了大事!我已经让子牙兄师兄弟去想办法了,加上闻太师正在赶回来,这件事,很快便能解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