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超腦太監-第1142章 揚名(一更)閲讀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老爷想弄清楚他重活之谜?”
“嗯,绝对要弄清的。”
“确实古怪。”袁紫烟感慨的道:“世间还有第二个青莲圣境不成?真要有,为何一直不被人所知?”
徐智艺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道:“智艺,有话就说。”
“老爷,会不会是天地在变化?”
“嗯——?”李澄空若有所思:“你是觉得,有可能是我引起了天地变化?”
他一听便听出徐智艺的言外之意。
徐智艺轻轻点头。
跟老爷说话就是省心,不必说得太多。
闻琴弦而知雅意。
“这个嘛……”李澄空起身负手踱步。
他还真不能断定没有影响这一方的天地,因为自己的力量太过强大了,还正在试图改变天地。
“老爷,还是让叶妹妹冷妹妹她们出手吧,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袁紫烟有点儿急了:“这太让人好奇了。”
李澄空缓缓点头。
徐智艺道:“那让人捉了他。”
李澄空摆摆手道:“现在先不急着捉他,且看看他的情形,到底是真是假。”
“是。”徐智艺应道。
袁紫烟急道:“还不捉?”
李澄空摇摇头。
袁紫烟一脸不解之色。
李澄空道:“既然找到了他,就不必急了,慢慢观察,看看圆光教的底细到底是什么,再看看重活的那刺客,到底有什么不同。”
“直接让叶妹妹冷妹妹看不就好了吗?”袁紫烟不解的道。
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单刀直入,简单省事。
徐智艺也是不解。
但她知道,这么做必有其理由,袁紫烟与自己能想到的事,李澄空岂能不明白。
李澄空缓缓摇头:“不急,不急。”
“老爷……”这可把袁紫烟急死了。
李澄空道:“事关重大,如果我没料错的话,即使捉住了他,还是会是上次一样的,他会直接死去。”
“他死不死的有什么关系。”袁紫烟道:“只要弄清楚他复活是怎么回事就好了嘛。”
李澄空摇头:“我有一种直觉,不能如此行事。”
“……明白啦。”袁紫烟迟疑一下,慢慢点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确实不能太简单粗暴,老爷的直觉当然是比自己等人更精准的。
难道这仅仅三个人的圆光教真的涉及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中?
“徐姐姐,你让人监视吧。”
“嗯。”
徐智艺手里有天人宗,无形无迹,烛阴司也有奇人异士,但比起监视,还是不如天人宗的高手。
袁紫烟笑道:“老爷,太上皇那边上当了吧?”
“差不多。”李澄空露出笑容。
这一次的心法是他所创,牺牲了威力而全力专注于延处益寿,效果极佳,宋石寒那边已经是欲罢不能。
天地同寿诀的威力是绵绵不尽的,每一次修练下来都会有新的感觉,修练起来会上瘾的。
不断的净化身体,纯化身体,同时也净化心境,保持着生机勃勃的心境,从而感受到周围天地的美好。
练着练着,就会达到天人合一之境界,到时候,会更热爱大自然,会想离开俗世回归自然。
这个时候,自然也就没有了权势欲,皇位在宋石寒看来反而会是累赘,避之唯恐不及。
这一次洞府的布置却是袁紫烟与徐智艺的手笔,他只提供了心法,剩下的秘笈怎么制造,会怎么设置,全都是两女商量着来。
宋石寒是多疑之人,已经去太陵看过了洞府,没发现异样,所以安心的开始修炼。
“老爷,太上皇上钩了,就算是结束了吧?”
“十有八九吧。”李澄空收敛了笑容:“凡事都有例外,不能不防,所以还是要盯着的。”
他一直不会放松对宋石寒的戒备与监视。
因为权力真的能让人发疯,历代以来,为了皇位有多少父子相残父女相残,皇帝座位是鲜血所浇灌的。
“还好大月的太上皇不一样。”袁紫烟发出感慨。
李澄空点点头。
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放松对独孤乾的戒备与监视,人心莫测,不能不小心行事。
徐智艺笑了笑。
她派的天人宗高手与宗师府高手秘密监视独孤乾,最知道李澄空是如何的小心谨慎。
——
一座酒楼里,三人围坐,慢慢的喝着哑巴酒。
气氛沉默。
这个时候不是吃饭的点儿,酒楼里只有他们三个。
酒楼外的大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与酒楼里的沉默压抑形成强烈反差,楼内楼外仿佛两个不同的世界。
半晌过后,一人抬起头来:“我们的方法不对。”
“怎么不对了?”
“我们的名声没能宣扬开来,大云根本没把此事扩散,没人知道我们的壮举。”
“那我们自己扩散?”
“没用的,没人相信啊,没有朝廷的配合,他们会觉得这是谣言,笑话。”
“其实不该刺杀他的,应该换一个目标。”
“谁?”
“小王爷。”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嘘——!”一个高瘦中年忙竖指于唇前,忙左右顾盼,然后起身推开窗户左右看外面。
他松一口气,返回位子,没好气的瞪一眼对面的圆胖中年:“这是哪里!”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嘛。”圆胖中年不以为然。
“胡说八道。”高瘦中年没好气的道:“说这话的人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危险的地方就是危险,为什么称为危险?
真信这话就是找死。
“这里是镇南城。”一直沉默着不语的青年轻声道:“秘探遍地,小心一点儿为好。”
“好吧好吧,是我不小心了。”圆胖中年无奈的服软。
“其实刺杀他根本不可能的,我的修为恐怕还没到他身边,已经被他发现。”
“真有这般厉害?”
“我们都因为他的身份而小瞧了他,他这些年来也一直韬光养晦,这份心性真是厉害。”
“要真是这样的话,确实可怕。”
明明很强,偏偏被认为是纨绔子弟,被笼罩在父亲的阴影里,却不发出自己的声音,任由人们误会。
他们设想一下,换成自己的话,绝对无法忍受,而且还要忍这么多年。
“要不然,我们这位皇上?”圆胖中年指了指天。
两人都明白他说的是大永皇帝霍天歌。
“杀一个太上皇,而这位太上皇与皇上的关系又没那么好,可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若是杀这位……”高瘦中年摇摇头。
青年点点头:“王爷一定会拼命追索凶手的,我们逃不掉。”
“这个不行那个不行,那我们到底找哪个,怎么扬名天下?”圆胖中年不耐烦的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