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魂之泰斗笔趣-第499章 陳溫暖來了

魂之泰斗
小說推薦魂之泰斗魂之泰斗
罗莎心中明朗,上官红燕的话半真半假,甚至假多真少,但是她已经不在乎上官红燕说了什么,她在乎的是陈温暖究竟设下怎样的一个局。
好看的玄幻小說 《魂之泰斗》-第499章 陳溫暖來了鑒賞
罗莎怀疑上官红燕一定是着局中的其中一枚棋子,但是她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表面上只能淡颜相待,毕竟她们曾并肩作战过。
“你确定你不一起下去?”罗莎最后问了一遍。
上官红燕摇了摇头,道:“我可不想违背宇岢大哥的意思。”
“你倒是很听你宇岢大哥的话,你在这慢慢等吧。”罗莎话音未落,飞身一跃,跳入苍茫的雪雾之中。
上官红燕上前一步,刚想要说点什么,罗莎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只要能把宇岢给我留下,其他人全都死掉才好呢……”上官红燕一边说着,一边望着无边的雪雾,目光中透出一股极寒的杀气。
……
这个时候,宇岢被困在一团雾气中无法前进也无法后退,他只能身不由己的原地悬浮着,任凭他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冲出迷雾。
没过多久,宇岢突然听到了一个男人的高亢有力的喊声,那个声音是在喊红菱。
能够这样深情地呼喊红菱只有一个人——
宇岢第一时间想道便是无尘,无尘?他复活了!重生了!他在找红菱,一定是在白崖上看到了上官红燕,才跳下来的。
他可以听到无尘的声音,却无法辨认声音从哪个方向传来的,可以肯定,无尘也被困在了迷雾中,从声音判断,他们相隔的不远,却无法看到对方。
宇岢向四周喊了几声,却没有得到回应,也就是说,他可以听到无尘的声音,无尘却无法听到他的声音。
这时,宇岢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迷雾是什么时候有的?
優秀都市小說 魂之泰斗 愛下-第499章 陳溫暖來了閲讀
以前从这里上下不止一次,从未见过这样的迷雾,也就是说……这迷雾是人为,是某个人设下的陷阱……
宇岢正想到这,突然听到一个诡异的笑声,那是一个女人的阴柔的笑声,笑声之后,便是一段话语——“宇岢,被困在迷雾中的感觉怎么样?”
“你是谁?”宇岢惊异地道。
那声音再次传来:“你会知道我是谁的,不过不是现在,但是只要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自然会放你走出这迷雾阵,而且还会保你的两个朋友以及你的心上人安然无恙。”
宇岢一听,心中一震,暗声道:罗莎?罗莎也来了吗?她不是去了金龙教吗?怎么会来这里?
“宇岢,你沉默不语是什么意思?要知道,你没有太多的时间考虑。你之所以可以长时间呆在这迷雾中是因为你有先天灵气保护,但是他们可就没那么舒服了,哈哈哈哈……”那说话之声阴阳怪气,狂笑之声震彻天地。
听到这狂浪一般的笑声,宇岢终于知道,说话的人正是万妖之祖陈温暖。
“陈温暖,你到底想怎么样?”宇岢怒道。
陈温暖的话音再次传来:“何必明知故问,我想要什么你不会不知道。”
宇岢闷哼了一声,道:“既然你想要先天灵力,何必用这下作的手段,现出身来,何不与我我一决胜负,倘若我技不如人,败在你手里,怎样处置悉听尊便。”
“臭小子,你的翅膀真的是硬了,想要跟我一决胜负?不过……谁知道你又在耍什么把戏,我可不会再上当。”陈温暖讪笑了一声。
宇岢闷哼了一声,道:“没想到你这万妖之祖也有害怕的时候,既然如此,我也不再降低自己身份跟你这只妖**手了!”
宇岢故意这么说是要激怒陈温暖,就是为了逼她现身,只要能看得到她,自己就可以施展无相残影,利用残影附着在她的身上,让她带自己离开这迷雾。
陈温暖听到宇岢的话顿时火冒三丈,狂声一吼:“臭小子,我看你是活腻了……”
宇岢本以为陈温暖会立时现身,不料却迟迟未见她出现,直到陈温暖的话音再次传来,他才知道,原来她施展了千里隔空传音术——
陈温暖的话音再次传来:“你等着,我会以最快的速度来到白崖,把你的朋友撕成碎片。”
宇岢一听,惊骇不已,心中暗道:陈温暖生性残忍,狂暴至极,她既然说得出也就能做的到……不行,我必须想办法保全大家。
想到这,宇岢又大喊了几声,喊罗莎和无尘以及红菱的名字,然而,却徒劳无功,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这个时候,白崖之上的上官红燕有些安奈不住了,她很焦急,因为她想时时刻刻看到宇岢,看到宇岢的英姿帅容,她在崖边来回踱着,几次想跳下去找宇岢,却又克制自己收回了脚步。
“不行,克制,一定要克制,如果为了一己私欲毁了整个计划,我将会死无葬身之地。”上官红燕自言自语道。
就在这时,自上官红燕的头顶划过一道血色红光,这红光让上官红燕骇然一惊,她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红光之内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巨大灵力。
当然,上官红燕也猜到了来者是谁,她仰望着天际的红光,整个人完全被震撼了:“莫非……那红光就是……万……万妖之祖——陈温暖?”
红光的光晕在空中消散,转瞬间冲向崖底。
这个时候,宇岢仍在迷雾中苦思着脱身的计谋,突然,眼前红光一闪,陈温暖瞬间从红光中幻闪而现。
宇岢愕然一惊,瞪视着突然出现的陈温暖,他正要开口,陈温暖的话音已然传来——
“臭小子,有种的话,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陈温暖悬浮在雪雾之上,冷视着宇岢。
因为雾气的缘故,宇岢只能依稀看到陈温暖的身影,他冷笑了一声,道:“好话不说二遍,你想听,爷爷现在没空。”
“好,很好,既然如此,我就让那个叫无尘的家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陈温暖说着,抬手一挥,五指间灵光一闪,一道螺旋光束幻闪而出,刹那间将迷雾另一端的无尘吸了过来,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