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醉風月 愛下-【171】冰心如玉鑒賞

醉風月
小說推薦醉風月醉风月
城战还有一周时间可以准备。
今日经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他身心有些疲惫,只想先休息一下。
此时他想起了刚才激战中墨澜帮忙的事,便特意向她表达了谢意。
“你是我哥哥,神女是我闺蜜,义不容辞。”墨澜回道。
“会不会得罪刑天?”孙无不担忧的问。
“我只是帮好友治愈,不动手打人没事的。”墨澜道。
“嗯,那就好。”孙轶民说着,又关切的问起她的情感生活:“最近和风魔羽相处的怎么样?”
“他最近很少来游戏找我。”墨澜道。
“可能是因为他还在决斗失败的禁闭期间吧!”孙道。
“禁闭期间不能参加游戏活动,但是可以私聊说话的。”墨澜道。
“可能就是因为玩不了,所以干脆不上线吧!”孙道。
“也许吧……”墨澜不置可否。
此时孙轶民似乎想起了点什么,问道:“对了,风魔羽上次跟我说过,他决定离开醉风月,带上你换个游戏玩。现在怎么说?”
“他决斗落败那天确实跟我提过,要带我离开醉风月换一个游戏玩。可是这段时间他一直没有再提这件事。我昨天问了他,他说最近比较忙,换游戏的事情,等他忙完再说。”
“嗯,那你再等等,不着急的。本来你现在的状况,也不太适合多玩游戏,对吧!”孙道。
“可是我怎么总觉得这段时间,他对我没有以前那么热情了。”墨澜言语略带忧虑。
“怎么不热情?”孙问。
“他很少来看我,也很少主动找我说话。即便我联系他,他也回复的很简单。
昨天我有点不高兴,就质问他‘你怎么也不关心一下我肚子里的孩子的事情’,他说‘我当然关心,只是最近公司事务特别忙,没空去看望你。’
我说那你也要打电话问候我啊,他说忙得电话都没空打。
我问他‘就算再忙也有吃饭的时间,就不能在吃饭的时候给我打打电话?’
他就支支吾吾随便应付了两句,就没有下文了。”
墨澜说完,又附带了个难过的表情。
孙沉默思忖片刻,回道:“这或许是因为他确实在忙,另外或许你们的感情刚刚过了热恋期吧,所以他对你没有以前那样热情了也是正常,你也不要想太多。”
“我也希望是这样。”墨澜道。
“嗯。”
沉默了一会儿,墨澜又问:“哥,你跟依依关系挺好,我想跟你打听个事儿。”
“你说。”
“前阵子风魔羽跟我说他已经和依依分手了,你帮我打听一下,是否是真的。”墨澜道。
孙轶民回到:“依依确定已经和他分手了。她说她已经搬出了以前和他同居的地方。而且,世界上你也看到他们解除仙侣关系了。”
“那就好,”墨澜似乎如释重负,又道:“谢谢哥哥安慰,现在我心情好一些了。”
“嗯。好好养身子,你也少上电脑。”孙吩咐道。
墨澜嗯了一声,又道:“哥,看世界上这春哥和刑天这互怼的架势,刑天怕是要对缀锦楼下手了,刑天可能会像对付蓼风轩那样子对付你们的,下个月可能还会攻击你们的城池。你们想好怎么应付了吗?”
“没有。”孙简单的回复了两个字。
“既然这样,春哥为何还要跟刑天撕破脸呢?”墨澜问。
“这都怪我,是我激将他的。”孙道,“我骂他不是男人,为了这点虚拟世界的利益,放任自己的妹妹被流放被追杀辱骂。他忍无可忍,就把妹妹拉回了帮会,并且公然和刑天叫阵。”
“他之前选择忍让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现在看来,春哥倒是维护妹妹,但这代价可能会很高。”墨澜道。
“我预计野外攻击与骚扰的伤害可能还是有限的,至于城战还早呢,到时候再说吧。我们会想办法的。”孙道。
“嗯,哥很聪明,说不定到时候你能想出破敌守城的办法的。”
“但愿如此。”孙道。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醉風月-【171】冰心如玉讀書
停顿了一下,墨澜又说道:“唉,其实发生这些事,我有很大的责任。”
“这跟你有啥关系?”孙问。
“其实以前你们缀锦楼跟刑天关系还算不错的,刑天或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对你和神女都算客气,就是因为出了我的事情,刑天才不愿意再给春哥面子。”
孙轶民道:“关键还是在于神女,是她性子太孤傲倔强,才会导致这个结局。这不能怪你。”
墨澜沉默。
此时他又想起了墨澜当前已经退出森罗堂,特意打开她的角色面板查看,发现她仍然属于无帮会状态。
便再次邀请墨澜加入缀锦楼。
但是墨澜婉拒了。并解释道:“哥,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毕竟刑天对我不差,我有愧于他。”
“也对。我能理解。”孙道,“只是,目前你依然处于在野状态对你自己也不好啊。”
“刑天今天又找我了。”墨澜道,“他暗示我呢,要我回他帮会。”
“你怎么说?要回去吗?”孙问。
“我暂时不想回去,毕竟刚出了这么大的丑事,我没脸见人。”墨澜道停顿了一下,又道,“不过,我有跟他提了一个要求,我说如果他愿意放过缀锦楼,对神女的事情既往不咎,我就回去。”
“他怎么说。”孙急问。
“他不答应。”墨澜道,“我想,他肯定是想要出了这口气,这次城战,你们是躲不过了。”
孙轶民略微失望。
沉默良久,他说道:“这倒也是。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回去。等过一阵子,这件事情的风头过去了,再回去森罗堂吧。”
“嗯。哥我下线休息了。”墨澜道一声别,离线了。
此时他突然收到了依依的私聊信息:“你啥时候换了新武器了?”
孙轶民惊愕,但很快想到,依依可能通过好友列表翻看襄王的装备面板看到了新武器。
“嗯,是啊,就今天。”孙道。
“这不会就是神女那一把吧!”依依追问。
“是的。”孙轶民此时不想说太多。
“多少钱买的?”依依问,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一句,“咦,你不是从来不在游戏花钱得嘛?怎么突然这样阔绰起来了?这得好几万吧!”
“其实也没花钱。她送的。”孙轶民如实回答。
“啊!”依依惊问,“这么贵重你也接受?”
“这,盛情难却嘛。”孙轶民此时并未透露神女以武器还债的事实上,目的其实是想炫耀一下自己的幸福。
但换来的却是依依莫名其妙的一句:“你凭什么接受她的礼物?”
是啊,凭什么?孙轶民一时语塞,沉思良久,回复道:“因为都是朋友嘛,你也送了我好多东西,我不是都接受了?”
依依沉默。孙轶民本以为我的解释令她满意。
依依不语。孙又关心的问道:“今天任务都做完了吗?”
“不关你事。”突如其来的一句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孙关切问道:“咦,怎么了?”
依依却未回应,再看对话框的头像已经变成灰色。
她下线了。
孙想:这应该是生气的意思?只是,为什么要生气?
百思不得其解。
此时他不禁感慨:女人果真是世界上最难懂的生物。
就在10分钟之前他感谢依依救命之恩,她还兴冲冲说要他以身相许。
但没过多久,她却对他翻脸耍性子,令他不知所措。
对了,她说以身相许?难道是表示她对他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