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tmd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大國名廚笔趣-第1019章 自取其辱!相伴-sdv0z

都市小說 , , 0 Comments

大國名廚
小說推薦大國名廚
梅菱和陈阳分别之后,返回自己的住处。
为了避免不被赵安骚扰,她将自己离婚分得的一套房子出售,更换了现在这一套,位置比以前更靠近云海的城市中心,面积比之前那套还大一些。
梅菱开车准备驶入小区,有个人突然出现在车前,梅菱急忙踩了一脚刹车,因为惯性的缘故,整个人往前猛冲,如果不是系了安全带,恐怕会飞出去。
那人在车头绕到了驾驶座旁的车窗,梅菱看清楚来人,很意外,没想到是赵安。
赵安用指关节叩了两下车窗,“能聊一会儿吗?”
梅菱摇了一点窗户下来,“我们之前没什么好聊的,你现在来见我,难道不怕你老婆生气吗?据我所知,她好像怀孕了,女人如果心情不好,对胎儿的影响很大。”
赵安没想到梅菱这么冷漠,“有些话我一直想跟你说清楚,但找不到机会。我打听很久,才知道你把房子卖了,买了这个小区的房子。看在我一片真诚的份上,给我几分钟时间吧?”
梅菱挡住了进入小区的通道,后面一辆SUV频繁按响喇叭,梅菱知道赵安的性格,如果不满足他的要求,他肯定会死缠烂打。
“上副驾驶。”梅菱选择妥协,她不想在大厅广众之下,跟赵安彻底撕破脸皮。
赵安见梅菱同意让自己上车,嘴角浮出得逞的笑容,坐在副驾驶座上。
这辆新车虽然是梅菱刚买的,车内的香水很熟悉,梅菱一直喜欢这种轻轻淡淡,带有一些熏衣草香的味道。
跟方婷结婚这么长时间,赵安已经开始有些厌倦,因为方婷太没有安全感,尤其是结婚之后,几乎每隔几个小时就会给自己拨通一个视频电话。
赵安知道方婷在乎自己,但他也需要一定的空间和自由。
方婷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她觉得赵安有一段时间没给她打电话或者没有及时回复消息,肯定是有了什么特殊的情况,在跟别的女孩鬼混,或者偷偷地去找梅菱了。
一开始觉得方婷这种幼稚的想法很可爱,值得珍惜,但时间久了之后,会觉得厌烦。
来到地下停车场,梅菱轻声道:“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吧。”
赵安讨好地笑道:“不请我上去坐一下吗?”
梅菱摇头冷笑,“我为什么要请你上去坐,赵安,我们结婚那么多年,你不会觉得我是那种跟你离婚之后,还会跟你藕断丝连的人吧?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给你两分钟时间,有话赶紧说,如果你不说的话,那么我就走了。”
赵安脸上露出尴尬之色,“菱,我们能不能复合?我知道这句话很无耻,但我和你离婚的这段时间里,每时每刻都在想你。我们曾经那么相爱,那么包容,我承认错了一次,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以后我一定死心塌地地对你好,忠诚于你。”
梅菱惊愕地望着赵安,“请不要再继续说了,你越说,我越觉得你恶心。让我再保留一些对你的好感,行吗?”
赵安没想到梅菱对自己如此冰冷,他之前觉得梅菱可能是在气头上,但现在他意识到梅菱并不是生气,而是彻底地放下了。
梅菱是放下了,但他没有放下啊。
“你是不是有相好的了?”赵安压低声音说道。
“没错,所以你别跟我纠缠不休了,否则我会让我男朋友跟你说道说道。”
“是那个姓刘的小子吧?”赵安嘴角微翘,“没想到你倒喜欢那么年轻的小子,你不慎重考虑一下吗?他比你小很多岁,等你芳华不再,他正好风华正茂……”
梅菱没料到赵安会误会自己和刘建伟的关系,索性将错就错,没有辩解,“赵安,不要将全世界的男人幻想得跟你一样恶心龌龊。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
赵安红着脸道:“我是你的前夫,不能看着你走错路。”
梅菱哈哈大笑,“错路?认识你才是世界上最大的错误。”
赵安沉默片刻,“失去才知道可贵,浪子回头金不换,请相信我!”
梅菱不屑地扫了一眼赵安,“言尽于此,给我下车!”
见赵安固执地坐在副驾驶座上,梅菱索性自己下了车,赵安赶紧追了过去,梅菱用手甩开,一个巴掌抽在赵安的脸上。
“赵安,你以为我是那种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人吗?”
赵安摸了摸面颊,脸上的愠怒之色,一闪而过,上前一步,拽住了梅菱的胳膊,“你打吧,只要你能解气,能原谅我,我任由你处置。”
梅菱眼中露出怒色,用力推开赵安,但女人的力气如何比得过男人,“你放开我,这里到处都有摄像头,你现在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拍下来。”
“拍吧,我不怕。”赵安干脆想要来一个强势的拥抱。
梅菱见赵安如此野蛮,后悔不已,早知道就不该给他机会,以至于他得寸进尺了。
正当赵安要搂抱住梅菱的瞬间,赵安只觉得肩膀一沉,他下意识转过身体,一个硕大的拳影扑面而至,重重地砸在他的鼻梁上,随后身体挨了一套组合拳。
梅菱往后退了两步,一个陌生男人将赵安击倒在地,见赵安试图起身,又在他的腹部补了两脚。
“梅女士,你没事吧?”陌生男人见赵安失去了攻击性,与梅菱解释道,“我是乔先生安排在你身边,负责保护你安全的。”
梅菱意识到这是乔智安排给自己的保镖,心中放下心来,“你跟了我多久?”
“我昨天抵达云海,你下了机场之后,就在暗处跟随、保护你,原本准备找个机会告诉你,但没来得及说明身份,你就遇到了危险。”保镖轻声道。
梅菱听乔智提起过,他会让胡展骄安排一名保镖保护自己的安全,主要是担心自己针对食味杂志社的收购,导致对方的报复,原本以为过两天才会安排好,没想到乔智的动作会这么快。
“现在怎么办?”保镖问道。
梅菱看了一眼赵安,轻轻地点了点头,“报警吧!”
报警?
赵安也是愣住了。
赵安目瞪口呆地望着梅菱,“你是在开玩笑吗?”
梅菱冷笑,“我没在开玩笑。如果今天不是保镖突然出现,我恐怕要被你伤害了。我从来就不是虚怀若谷的圣人,必须要让你知道做错事就得要接受处罚的道理。”
梅菱的决定没有问题,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自己已经退了很多步,以前是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但如今继续再往后退,可能是万丈悬崖。
女人要爱护自己。
赵安做梦也没有想到,原本打算挽回前妻的心,阴差阳错之下,搞得一团糟,警车抵达,他才知道梅菱没有开玩笑。
“你竟然这么狠?”
“有些错误,必须要让你痛彻心扉,你才知道不要再犯。”
赵安被带到了警局,警察调取了地下停车库的监控,赵安尽管受了轻伤,但他的确伤害梅菱在前,尽管涉及不到坐牢,但治安拘留是免不了的。
方婷得知赵安被抓到警局,匆匆赶到,她怀孕四个多月,整个人胖了一圈,腹部微微隆起,素颜下的面孔,看上去有些苍老。
方婷见到了梅菱,突然就冲了过去。
梅菱知道方婷腹中有孩子,往后躲避,方婷的手被保镖捉住,梅菱提醒道:“别伤害她,她肚子里有孩子。”
保镖松开手,将方婷拨开。
方婷也担心动了胎气,捂着肚子,恶毒地望着梅菱,“为什么对赵安不依不饶,当初离婚是你提出来的,赵安在经济上已经给你最大的让步。”
梅菱不屑一笑,“你恐怕是搞错了。不是我纠缠赵安。你冷静下来,好好想想,赵安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的地下车库,而且他还面临治安拘留?我不想过多刺激你,你好自为之吧。”
方婷看到了梅菱嘴角的轻蔑笑容,她脑海中将整个剧情梳理了一遍,大致能够理顺!
尽管赵安嘴上说和梅菱已经断绝,但方婷知道赵安一直没放下,否则他的办公室书橱里也不会藏着自己和梅菱的结婚照。
方婷走到审讯室看到了鼻青脸肿的赵安,牙齿咬着嘴唇,“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赵安自嘲地一笑,“我只能说是咎由自取,自取其辱。”
方婷努力克制情绪,“你说个理由吧,随便找个谎言来欺骗我。”
赵安摇头叹气道:“不,我不想撒谎,我觉得累了。谁也不要管我,别搭理我,让我在拘留所静静地待几天吧。”
望着赵安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知道他如此伤心,是为了梅菱不是为了自己,方婷心如刀绞,眼神冰冷道:“我知道了,你就在这里好好想几天吧,希望你出来之后,知道谁对你最珍贵!”
梅菱在保镖的护送下,顺利抵达住处,给乔智发了个语音,“谢谢你送来了一场及时雨,保镖出现的时机恰到好处。”
乔智早已通过保镖得知发生了什么,回复了一段语音。
“我说过,要狠狠地揍这个狗东西的!希望他知道厉害,以后离你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