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nnq5人氣都市言情 鋼鐵蒸汽與火焰-第一五八八章 去破壞所有可以破壞的東西吧(下)熱推-cqqa6

玄幻小說 , , 0 Comments

鋼鐵蒸汽與火焰
小說推薦鋼鐵蒸汽與火焰
“从外部补足不可行吗?”卡西亚正在叹息,骇的话让他想到很多东西。
“卡西亚先生,合作从来都不是简单的事情,否则队伍与队伍之间就不会存在很多差距了。联盟的本意——将各个盟友汇聚一起,让各自擅长与手中掌握的资源完全结合,做单个人不能做到的事情。虽然你和我,加上叶捷琳小姐可以达到联盟化后应有的效果,但不要忘记了我们每个人的特殊性质。特别是卡西亚先生你,如若不能取得巨大的利益与效果,你带给我们的压力与危险将完全压下联盟带来的效果。”骇非常耐心的解释。
“很多外力对卡西亚先生你可有可无,如同刚才的话,你不应该将精力与时间放在这些细碎的事情上,那完全是浪费。对于联盟,一个核心非常危险。我考虑过此联盟模型,可条件尚未达成。而未达成的条件,几乎都和卡西亚先生你相关。”
“权利在帝国内部才是全部,上位者随意一句话就能调动一支数量巨大的队伍。卡西亚先生,若这支队伍你需要花费一天时间才能完全解决掉,你认为在其他地方,当我们同样面对这样的队伍配置,我们要如何去解决?”
“我也要花费一整天时间、、、你们大概解决不了,只能选择撤退。”回话后的卡西亚意识到骇想要表达的意思。
“这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对付组件,按照各大家族的做法,都是拖延,而不是直接摧毁。这样说,卡西亚先生你就明白我所说的压力和危险为什么是我和叶捷琳所不能承受的了。即使有完整的计划,在缺失掉卡西亚先生你后,执行完成度必定不会乐观。很快联盟就会走进没有出口的循环,直到彻底死亡。”骇的话语像是在念教科书。
“卡西亚先生,你需要有东西去填补空荡。而且对于你,时间并不多了。这一次事件结束,联盟化的数量会逐渐增多。卡西亚先生你的确可以靠着自身实力帮助联盟再走过一段时间,可能坚持多久、、、巨大的帝国疆域里,随着联盟间的冲突与矛盾升级,战斗会在每一处地方发生。卡西亚先生,你只有一人,无论何时,你也只能在一处地方。随时间往后,当其他联盟意识到卡西亚先生你的问题,那一刻也就宣告着你的时间结束。”
“过后是多条路线同时进行,或许会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对抗数个势力队伍吧?”在小国中,卡西亚体验过简化版。仅靠沃特斯与赫斯列,进度的确难以达到预期。空闲时间,自己便会主动去清理困难阻碍。帝国里,面对其他势力队伍,当其中加入骑士侍从和家族精英,每一次清理阻碍的难度会呈现几何倍数上升。
“卡西亚先生你说的不错,四方势力的运作模式都是如此。你需要让别人明白,若联盟之中即便失去另外的核心,也不能彻底将这个联盟摧毁掉。作为本身带着巨大危险的你,在绝对的理想情况下,应该是最会被敌人注意的那一个人,强迫着敌人花费大量的精力与时间去研究、制定针对你的计划,以此来为联盟其他人谋求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去完成其他事情。”
“换一种简单的说法,在联盟中,核心应该是卡西亚先生你。而我们,则是所说的组件。”这一句话是骇带着笑声说完,“现在,因为出身与教育原因,卡西亚先生你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所有行动在我看来都是追赶时间去补救敌人造成的损失。纵使补救的确可以延长时间,但也快要到达极限了。”
“卡西亚先生,此刻队伍当中的那三人就是一个很适合的例子。里面有很多运气成分,若他们三人在返回途中遇到的并不是我、、、你应该明白他们会迎来何种结果。无论是哪一种,我想你都不能接受吧?而不久前有关梅薇斯的计划,便是卡西亚先生你的补救措施。仔细想想,卡西亚先生你还能维持这种状态多久?”
“骇先生,即使有些东西我早已意识到,但也并不意味着它就能马上产生。”卡西亚深吸一口气,一时间感觉脑袋中可以说出的话语竟会如此少。
“卡西亚先生,我已经说过了,这是你的问题。很多原因造成了现在的结果,可你必须接受,并且不能有任何开脱的想法。成为手术者后,大家注定都会被牢牢的捆在一起。你只能去思考如何解决问题,而不应该思考问题为什么会出现。卡西亚先生,你缺少的东西有很多,领导能力只是其中微小的一个分支。你必须要有足够的野心,才能支撑你过后继续走下去。或许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观察,梅薇斯根本不会成为敌人。可现在,梅薇斯小姐依旧站在了我们的对立面,以至于必须将之清理。”
“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尖利的笑声突然在通讯中出现,“卡西亚先生,若你见到叶捷琳小姐,我认为你应该和她好好谈一谈这些事情。仅是想保护某些事物,这种心情不足以让你看见更多的东西。你需要让更多的想法装进那处空荡中、、、”
“卡西亚先生,若正面观察不足以看清事物,或许你可以让目光从侧旁去观察、、、比如保护某样事物是不允许它受到伤害,那为什么不能再将视野放宽一点点、、、”尖锐的声音如同金属间的剧烈摩擦,以至于通讯器传导的信号也在声音最高峰处出现了失真的破碎感。
“放宽一点点吗?”卡西亚复述着这句话。
“对,放宽一点点。”骇接上话,“若伤害某些事物的是一把剑,那让剑在挥击前完全碎裂就行了。再提前一点,剑的使用肯定需要一个人的手。那让剑与人一同消失,是否比一味的抵抗攻击要简单与便捷些?如果再往前走,剑需要被制造,那么让制造它的源头消失,是否便可以永远消除来自‘剑’的伤害?”
“卡西亚先生,当你的空荡被你填满,就会发现很多东西都会变得不一样。这种东西被我称为‘提前预想’,而在叶捷琳小姐那里,便是大多数人认为的‘主动性’。叶捷琳小姐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有在得到想到的东西的路上,哪些会是阻碍,哪些会是敌人,哪一些又能成为盟友,都变得清清楚楚。”
“而卡西亚先生你还没有这样的认识。在叶捷琳小姐眼里,即便梅薇斯没有来到带状山脉,在某个时间,她也会制定清理计划。可卡西亚先生,你清理梅薇斯的原因,其中一点是因为你和我达成了协议,另外一点,便是她来到了带状山脉,表明了作为敌人的态度。可是卡西亚先生你应该明白,这一次来到这里的只是极少的一部分人员。还有更多的人在注视着这里的动向,另外那些人,你应该如何去看待,以及判断呢?”
卡西亚没有回答,但脑袋中有声音响起来:“或许这既是决定被动与主动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