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fdl精华都市言情 有錢大魔王-第五百五十七章、洗浴七忌(求全訂,謝謝!)讀書-jssww

都市小說 , , 0 Comments

有錢大魔王
小說推薦有錢大魔王
557、
满满的菜篮子原封未动。
从温泉池里钻出来的筒井橙香,匆忙的换了一口气,看似上火,显得有些红肿的嘴唇,紧紧的闭着,没有以此喘.息的迹象……
翕动着精致的鼻子,用力的进行呼吸,仿佛这样的动作能够为筒井橙香带来安全感。
“转过身,扶一下岸边。”
胡彦硕的声音平静中透着燥热,指使着筒井橙香,让她下意识的按照指示去做,然后,就听到了胡彦硕又询问了她一个问题:“对了,你知道为什么泡温泉需要注意,不能够泡太久的温泉吗?”
“当然!”
筒井橙香不假思索的说道:“泡浴时间过长就会使人的皮肤发红,流大汗,还有心跳加速,超过了既定的心跳速度,会导致泡浴的人的昏厥过去哦!”
轻笑着,胡彦硕用一种恍然的语气说道:“看来你不适合泡太久了。”
“为什么。”筒井橙香好奇的问道。
胡彦硕没有直接开口回答,筒井橙香很快就知道了是什么原因。
泡浴时间过长会使皮肤发红、流大汗、心跳过速,筒井橙香发现这些现象,完全跟她沾上边了,甚至不仅仅皮肤发红,连温泉都变红了。
温泉池里,荡漾着一圈圈殷红……
口中喊出来意味不明的声音,筒井橙香感觉疲倦的同时,有些想要昏厥的冲动,心中不由地冒出了胡彦硕的话,发出了悠悠的感慨,我也许真的不适合泡太久的温泉浴啊!
……
避免地上一片狼藉的擦拭一下,身上裹着浴袍,毕竟没有皮肤与粘膜较弱的症状,留着身上的温泉矿物质,可以让温泉矿物质被身体吸收。
将另外一个篮子里的饮用水,分给了筒井橙香两茶杯的量。
这种饮用水是温泉。
在有饮用许可的温泉,饮用泉眼处涌出的新鲜温泉水。
饮用量大约为茶杯1~2杯,慢慢的服用。
各类的饮用泉也有讲究,如盐化物泉、碳酸氢盐泉适合于饭前饮用;含铁泉、放射能泉适合于饭后饮用。饮用含铁泉后不可立即喝茶、咖啡。
最后需要注意的就是,临睡前不可过量饮用温泉水。
当然,温泉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泡,经过了科学的调查,总结出了洗浴七忌。
所谓洗浴七忌,就是不适合洗温泉的七类人:
1、癌症、恶性肿瘤患者。经手术摘除或治愈者除外。
2、各种急性疾病患者,尤其是发烧患者。
3、结核以及结核性疾病患者。
4、伤寒、赤痢、流感等传染病患者。
5、心脏病、恶性贫血、紫斑病、白血病、癫痫、脊椎骨疽、胸膜炎患者。
6、身体极为衰弱者不适合入温泉。
7、怀孕初期与临产的孕妇不适合泡温泉。
饮用了几小口水之后,筒井橙香开始恢复了一些体力。
稍稍休息了一会儿。
筒井橙香的喘气也稍微的均匀了,只是走路方面还不方便,步履蹒跚,需要胡彦硕帮助搀扶才能够勉强行走。
因此,胡彦硕直接拦腰抱着走。
进入了寝室。
与偏好蔬菜的筒井橙香不同,胡彦硕更加喜欢品尝可口的海鲜。
……
数日前。
五星级酒店。
刚刚从鹤鸣渊口中,得知了胡彦硕抵达岛国的信息,张一帆挂掉了手机,脸庞之上浮现了一抹潮红,眼里迸发出刻骨铭心的痛恨。
痛恨转化为杀意。
癫狂入骨的模样,嘴角流淌着一道低垂而下的涎沫,喉咙里发出了兴奋的笑声,一切的一切都让张一帆显得无比的面目狰狞。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已经等不了啦,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弄死胡彦硕了。
内心的杀意已经盎然。
下一刻,这种杀意引发毁灭一切的情绪,让他感觉快要爆炸了一样。
杀机盎然最巅峰的时刻,却是又有一道手机铃声传来。
令得张一帆的内心无比的烦躁,抓起来手机就要一番摔砸,只是目光不经意地瞥见了上面的一个熟悉的手机号码,铭刻在内心深处的手机号码,令得他的手微微一抖,满腔的杀意全部都化作了乌有……
身躯不经意地微微颤抖了一下。
张一帆气愤的拍打着床上的枕头,又抓起来枕头,往嘴角上一抹,癫狂引发的唾沫,全部都被擦拭干净,手也不敢怠慢地滑动了接通手机的按键,整个人宛如变了另外一个人,口音很嗲的,说道:“喂……”
“有任务,放弃手上的一切,必须赶回来集合……”
听完了手机另一端传来的声音,很淡漠,很无情,很冷血,每个字挺入耳畔,都是不容拒绝的凶悍,有着一股尸山血海走出来的霸道。
满眼地不甘,心中酝酿着滔天的杀机,直到最后,张一帆才说了一个字,宛如江南女子才有的温柔如水,含情脉脉:“好!”
挂掉了通讯!
砰砰砰!
张一帆整个人状若疯狂,气愤地摔打着房间的东西,竭尽一切的发泄内心的情绪。
一瞬间,整个酒店的房间,变得无比的乱糟糟。
好一会儿,张一帆才冷静下来,目光死死的看着胡彦硕的照片,透着一种残忍的笑容,说道:“嘿嘿,再让你活多几天,你一定要活得好好的,活到我亲自出现在你的面前,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啊!”
退掉了房间,支付了乱砸一切的费用,张一帆前往了机场,离开国内。
鹤鸣渊听说了这个消息,沉默了许久,才露出了笑容说道:“看来这个胡彦硕的命真大啊,居然就这样躲过了一次亡命的暗杀!”
“老板,他的好运不会持续太久的,那个疯子,迟早是要回来的啊!”旁边一个中年男子说道。
“是啊!”
鹤鸣渊感叹一声,然后,又继续说道:“他只是回去执行任务,这种人杀性太大了,一旦回来,肯定是雷霆一击,这种灭绝人性的家伙怎么动手,我都不敢揣测,不行,我还是先布置一下,以免到时候……”
说到了最后,鹤鸣渊觉得张一帆这种疯子很不安定,甚至是有可能牵连到他。
于是,冒出了准备后手,与张一帆这种疯子撇清楚干系的念头。
身旁的中年人沉默不语,仿佛没有听到鹤鸣渊自言自语一般,不过他的心中很清楚,这样缜密和环环相扣的手段,任何人都难以逃脱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