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gsb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劍宗旁門 愛下-第三百六十六章 走進劍宗鑒賞-n0vku

仙俠小說 , , 0 Comments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吹了一路的冷风,就在苏礼快要到达剑宗的时候那苍溪子才‘嘤’地一声醒了过来。
苏礼手一抖,差点把人从万丈高空给丢下去……
“刚才是怎么回事?”苍溪子恢复神智,揉揉眼睛有些纠结地看向苏礼……刚才他睡着了?所以有什么失态的事情发生了吗?
“你睡着了,所以我带你飞过来了就。”苏礼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情况……还真是简单啊。
苍溪子有种蛋疼的感觉,他觉得苏礼肯定隐瞒了什么……他连忙自检一番,却发现非但没有什么不妥,反而是心神中的煞气被压抑到了一个十分惰性的水平,令他一阵神清气朗仿佛痊愈了一样。
苏礼似乎知道他在干什么,扭头看了一眼之后说道:“看来梵音山的佛法的确也有压制煞气的功效。”
苍溪子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候又有些心动想要去投靠梵音山了。毕竟与梵音山的和尚们最多就是付出一些代价作为交换,算是合作的性质。但是和剑宗……那可就真的是被吞并了啊。
可是现在后悔还有用吗?
在元锋现身之后,一切的小算盘就都已经不奏效了……绝对的实力面前,唯有俯首帖耳的份。
并且,他们此时已经穿过西秦来到了天裂山中……
苍溪子只能收敛心中的杂念,然后跟随苏礼在天裂山中飞行。
“先前听闻剑宗遭受大难,连宗门都陷落了……只是没想到还有真仙底蕴存在,也不知道当初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的剑宗又该是如何了?”苍溪子心中寻思着。
他觉得同样经历了大劫,剑宗的情况应该比青冥道也好不了多少吧?
可是随后,他却看到了在这天裂山中有一群短衫打扮如同凡人中苦工一样的人,竟然正在一座巍峨大山的半山腰上挖掘山道!
苏礼见状连忙剑翼一收向下方落去……
苍溪子无奈也只能跟了上去……他已经发现了,苏礼这个金丹弟子在剑宗的牌面恐怕很是不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现在只能选择亦步亦趋。
两人落在那修了一半的山道上,却见其中一人已经走了上来手中握着一柄‘铲型剑’躬身道:“少爷,您怎么来了?”
苍溪子看眼前这汉子,却见他周身真元澎湃而五气调和,虽然没有彻底连成一片形成五气协调循环的圆融状,但却也是只差临门一脚的样子。
这样的修为在青冥道那绝对是要加大培养力度并且极受重视的,毕竟这是个即将进入金丹圆融境,然后元婴可期的好苗子啊。
但是这样的,竟然在这挖山道?更过分的是,随着苍溪子的目光挪移,却发现这汉子身后的那些短衫‘苦力’中竟然还有六七个金丹真人,而剩下的也是练气巅峰随时可以完成筑基的!
“所以,你们怎么在这里?不去迎战魔星吗?”苏礼好奇地问出了苍溪子的心声。
“哈,我们原本都是负责清理西秦和北地地界的天降魔星……不过落到这边的魔星似乎都比较弱,也就两个元婴级别的,我们一口气解决了之后就又来这里挖山了。”暴烝语气轻松地说道,仿佛那些天将魔星在他眼里不值一提。
嗯,苏礼觉得落在剑宗势力范围内的魔星大约都是属于比较倒霉的……
他再看自家这仆人,似乎干得不错,已经成为‘工头’级别的了?
“这里的山道又是怎么回事?好像我没规划这项工程啊?”苏礼好奇地问。
暴烝答道:“这是宗主的安排,说是为了给求仙问道的凡人留下一条求道的路,一年后剑崖教立,这条山道就要正式开通了。”
苏礼一听就心有感触……天裂山对于凡人来说的确是绝境一般,剑宗的门徒也是历年从西秦各地搜索上来的,所以人数在大宗门的范畴中一直都不算多。
但是现在有了这条‘求道路’,或许在给凡人一个机会的同时也是剑宗扩张势力的起始吧。
“宗主这是高瞻远瞩了,你们好好干,我先回宗啦。”苏礼摆摆手和自家工头仆人告别,然后就又振翅起飞。
苍溪子现在是越发看不懂剑宗做事了……在修真界中蛮横得不行,但是对凡人却反而是有着非同一般的仁慈。甚至金丹真人带队替凡人挖掘山道……看不懂,真的看不懂……
但他对此没有出言询问,只是起飞跟上。但剑宗在他心中的形象已经出现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他原本觉得剑宗所在,应当是一处人人好勇斗狠的地方,可是当他真的随着苏礼开始接触剑宗的内部,却已经感觉到了一种截然不同的特质。
具体那是什么他还不好说,只是按下心中的浮躁细细观察……
原本剑宗所在的山峰已经崩坏了一侧,如今成为了一座陡峭的山崖。苍溪子看到这山崖,才能想象当初剑宗浩劫时的惨烈。
但是现在,他却看到在这山崖下面,许多剑宗弟子居然只是结庐而居。
没有任何护山阵法,也没有什么幻阵迷惑隐藏,他们就以一种最原生态的姿态存在于这天裂山中。
当他随着苏礼从天空落下来的时候,他甚至还看到了一个拿着锅铲正在好几个露天搭建的土灶旁研究厨艺的女弟子……
苍溪子心中大是惊奇,剑宗之中竟然还有如此‘生活’的一面。
但是苏礼却走了过去,似乎心情有些不好的样子问:“持穗师姐,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这拿着锅铲正在研究厨艺的便是剑宗内的另一个另类了,她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擅长的事情……
“啊,是苏师弟啊……我正在研究怎么把多肉花做得更好吃一些呢。现在这可是外面流行的吃食,我可不能在这方面落后了啊!”
苏礼看着莫名其妙就斗志高昂的持穗,最终只能纠结地转头告辞。
苍溪子此时的心态更懵了,因为以他的修为可不只是能够看到眼前,而是周围很大区域的声音都可以被他纳入耳中。
结果他发现在这剑宗之地,讨论得最多的居然是:怎么耕地速度最快?!哪种姿势出矿率更高?!还有谁谁谁创造了一门‘锄草剑’,效果极佳什么的……
“剑宗这是怎么了?”苍溪子茫然转头问了一句。
苏礼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只是十分果断地甩锅道:“只是大家都喜欢体悟民生而已,和我没关系,真的。”
“呵呵呵……”忽然间苏礼的身边响起了一个毛骨悚然的女人笑声。
他立刻跳到一边,却是无奈地说道:“太师叔祖,您别这么突然在我身边笑,渗人。”
苍溪子此时是吓得动都不敢动,因为眼前这个流水筑体的女修绝对是顶尖大修士级别……
同时他也有些‘明白’剑宗为什么没有山门大阵了。恐怕是‘外松内紧’吧?
玄素却是不管这个陌生人,只是语气有些森然地说道:“你知道吗?当我听后辈门人们谈论起千芒剑用来插秧有多方便的事情时,我最想做的是什么?”
苏礼连忙惊惶地摇头道:“这和我没关系!!”
玄素见他被吓到了,随后却是展颜一笑冰雪消融,她说:“我还能做什么呢?当然是选择接受这个现实啊……玄虞子那家伙都已经认命了,我又能怎么样呢?”
“换个角度想想,至少现在选修这门剑术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
苍溪子看着苏礼忽然间好奇极了,他真想知道这少年都对剑宗做了些什么啊,怎么这样的顶尖大修士都有种随时会‘坏掉’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