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8xlj好看的玄幻小說 諸天黑化從火影開始 愛下-第53章:貝魯梅伯的苦衷鑒賞-yej63

其他小說 , , 0 Comments

諸天黑化從火影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黑化從火影開始
“你你你!就是你们杀了我的宠物是吧?!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竟然对我的宠物出手?!!我可是海军……”
不等贝鲁梅伯把话给说完,路飞就一个橡皮拳锤了过去。
画面来了个慢镜头。
贝鲁梅伯瞪大个眼睛,完全没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家伙竟然会揍自己。他的脸颊先是缓缓地被揍成歪一边,然后口水、牙齿被揍到飞出来。几颗带血的牙齿还在空中来了几个360度的大旋转。
紧接着,画面恢复正常的速度。
贝鲁梅伯整个人同样被揍到360度大旋转,然后倒飞了出去,完美落地。
砰!
一头扎进街边的一辆推车上。
把整辆推车都给撞烂了。
不但是是那群护卫海兵看傻了眼,全都瞪大眼睛,下巴坠到肚脐眼,嘴巴张张的。就连街边的那位百姓,也没想过有人会为了救自己而选择得罪贝鲁梅伯。
你说你救就救吧,为什么还要揍他?
这后果是我这个小百姓能扛得起的吗?!
直到被撞烂的推车里,传出来了贝鲁梅伯的呻…吟声,众人这才恍过神来,脸部表情依然充满着不敢置信!
小百姓头也不回,一溜烟就跑离现场。
速度比奥运金牌还快。
护卫海兵们也一个个被吓得全身哆嗦,赶紧举起枪杆,对准路飞和李耀翔。
“别动!你们到底是谁?!竟然敢少尉大人的儿子!!”
“哎哟喂~痛死我了~”贝鲁梅伯从烂车堆里爬了起身。
他脸颊肿成了一大块。
连说话都漏风了。
他下意识的碰了碰火辣辣的脸颊,当场就疼的他不要不要的,当即就指向路飞和李耀翔怒骂:“该死!你们竟然敢打我?!我可是海……”
路飞一个箭步冲到贝鲁梅伯面前。
速度之快,连护卫海兵想要扣动扳机也来不及。
贝鲁梅伯话还没说完,路飞就揪起贝鲁梅伯衣领,怒喝道:“你说你是什么?!你说你是什么!!!”
贝鲁梅伯被吓得愣了一愣。
他下意识回答道:“我是海军……”
“海军?!有你这样当海军的吗?!这是海军该做的事情?!”
“我……我……我……”
“快……快……快放开少爷!再不放开少爷我们就开枪了!”贝鲁梅伯被逮住,护卫海兵们一个个紧张得要死。
“对……对!快放开我!再不放开我,我就叫他们开枪了!”大手一指,指向李耀翔,“射他!快射他!他再不放开我,你们就给我射死他!”
路飞完全没把李耀翔的安危放在心上。
他知道李耀翔是不会有事的。
他抡起贝鲁梅伯,就猛的狂揍:“海军!就你这样还敢叫海军!我看你还敢不敢叫海军!”
一句一拳。
拳拳到肉。
揍得贝鲁梅伯满头星星,惨不忍睹。
终于,某一位过于紧张的海军,忍不住开枪。有了第一个枪声,其余人也被吓得接连扣动扳机。他们不知道路飞和李耀翔是谁。
他们只知道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开枪了。
眼前之人面对开枪的警告,也无动于衷,他们也只好如此。
不过,当所有人纷纷后悔开出了这一枪,担心他们会杀了一个好人时,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些射向面具男的子弹,全都诡异的停留在半空中。
然后面具男大手一挥。
子弹纷纷叮叮当当的全都跌落在地。
再一次把众人给看傻了眼。
李耀翔扫视周围人群一眼,冷声道:“回去告诉你们的少尉,想要他的儿子没事,就叫他亲自过来领人。”
看到李耀翔与路飞那诡异的能力与实力。
大家就知道,他们这次真的摊上大事了。
见李耀翔不动手,也看似没有杀死少尉儿子的意思,大家也不敢怠慢,立马就朝海军本营跑了回去。
这一幕看的贝鲁梅伯那叫一个绝望。
他带着漏风的语气说道:“别跑,你们别跑啊~你们不能丢下我不管~我爸可是伟大的海军少尉~”
话音刚落,一众海兵早就已经跑没了影。
整条街道空荡荡,安静得不能再安静。
路飞恶狠狠的瞪向一脸惨样的贝鲁梅伯:“海军?就你也配说出海军两个字?”
“啊!啊!别,别杀我!我爸可是海军少尉蒙卡!你你你,你们不能杀我!”
“海军?!你还有脸说你是海军?!”
看到贝鲁梅伯如此可恶的行径,不由得让路飞回忆起当初萨博的死,想起他到现在也没能为萨博报仇:“大哥哥,我能杀了他,杀了那些海军吗?”
贝鲁梅伯听到路飞说,要杀了自己。
他当场被吓得奔溃。
他眼泪直流,再也忍不住,将自己的苦衷一次性的说了出来:“别杀我!别杀我!我是没有办法才会这样的!我也不想这样的!”
路飞神色一动:“你这是什么意思?”
贝鲁梅伯哭得稀哩哗啦:“我也不想欺行霸市,我这样做都是为了要唤醒我的父亲。我父亲以前不是这样的。他是一个好父亲,好海军。在我小时候,还时常告诉我海军惩恶扬善的故事。
警诫我,长大后一定要成为一个正义的海军!
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上次从海洋上回来后,一切都变了!他变得骄傲自大!变得贪图权利!变得再也不重视这个家庭了!
我这样做就只是为了唤醒当初的他。
不信你们可以问问附近的居民,我的行径虽然可恶,可我却没有真正的伤害过大家。
刚才那只狼,也只是我一时不小心而已……我不是故意的!”
这个时期的蒙卡,才刚上任不久。
贝鲁梅伯的恶行,也的确没有到3年后那般严重。
估计是三年后的他,都已经慢慢从伪装恶霸,变成了一种习惯。连他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伪装还是什么了。
听到这里,再加上贝鲁梅伯那哭得稀里哗啦,不像是在说谎的表情。
路飞犹豫了。
他渐渐松开贝鲁梅伯的衣领,忍不住询问道:“大哥哥,他说的都是真的?你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