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wtl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玩家超正義 愛下-第一百八十九章詛咒:蛾之結分享-gk0nl

其他小說 , , 0 Comments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不太对劲。”
四暗刻微微眯起眼睛。
他隐约察觉到了哪里不对。虽然只是速成的超凡者,但四暗刻多少也已经抵达了白银阶,他的感知属性也并不算低。
并非是有人在跟踪自己这么简单。
在他离开队伍之后,就隐约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恶意。他没走出去多远,就感觉到身体逐渐传来一阵不适感。
要形容的话,就像是感冒发烧一样。但是这股不适却来的如此猛烈……不到一分钟,他就感到身体有些摇摇欲坠、头脑有些晕眩。
他甚至感觉到自己胸部越发沉闷,呼吸都变得艰难而迟滞。肢体变得越发沉重,全身的皮肤都传来愈发强烈的神经痛。
……不对。
四暗刻突然反应过来,看了一眼自己的状态栏。
健康度:85%
在大约三四秒过后,这个数字往下掉了1%。
察觉到自己真的在掉血的瞬间,四暗刻就立刻警惕了起来。
他站在原地安静的数着数。
十秒过后,他掉了1%的血;再过十秒,又掉了1%。
……精准控制在每十秒一跳的dot吗?
与数字十有关。
这应该是蛾母所属领域的诅咒。
但媒介是什么?
为什么要诅咒我……不,这个问题暂时不用管。
四暗刻很快冷静下来,开始四处张望着、寻找着与数字十有关的东西。
与此同时,他脑中分出来一条思绪开始计算:
——按照这个掉血速度倒推回去的话,差不多是在他离开大部队后五分钟开始……
想到这里,他直接停下步伐、顶着越发强烈的疾病感开始原路返回。
他尽力保持自己的行动速度,与过来的时候统一。
而在他的健康度掉到67%的瞬间。
四暗刻清晰的看到了异常之处——在一个鱼缸中,被投入了一根浸湿的麻绳。
而这个麻绳上打了十个结。
“……结?”
四暗刻低声喃喃道。
他想起来了——“结”似乎也可以作为诅咒的媒介。
在美味风鹅分享了诸多仪式理论后,四暗刻发现这与地球上的一些古老民族习俗有奇怪的相似之处。于是他前段时间就买了一些民俗学的书,用来查资料。
东印度群岛的土人认为,“打结”能够将胎儿捆在产妇体内。意思是说,可以让她无法分娩而难产、或是在产后身体恢复很慢。所以他们相信在怀孕期间,丈夫和妻子都不能“打结”。
而东南亚的一些地方,在产妇分娩时会将屋内屋外所有能解开的东西全部解开——比如说发辫、鞋带、缆绳,还要退出枪膛中的火药,放下弓身上的箭矢,甚至不能盘腿坐着——因为盘腿也是一种“结”。
俄罗斯人还会使用打满扣结的网来对抗巫师……这也是俄罗斯新娘在结婚时,会头戴满是结扣的头纱的原因。这种满是扣结的头网被俄罗斯人认为可以抵抗法术。
在西非霍人中有一些巫师,会用草绳打结的方式诅咒敌人,如果找不到绳结并解开就会一直病死;古兰经中也提到“那些对扣结吹气”的人,指的就是用打结的方式诅咒他人的巫师,甚至穆罕穆德都险些被这种方式咒杀,最后还是天使长降临、直接帮他找到了绳结隐藏的地点才幸免于难;法国人则认为可以用打结的方式诅咒他人婚姻不幸福,让小两口打架……具体的表现形式是让男性硬不起来。
这虽然是一种相当常见的巫术,但在这个世界中,美味风鹅所教导的所有类型的仪式中,全都没有出现关于“打结”的仪式。
所以四暗刻当时也没有在意这种东西。
但在他现在看到这个绳结,非常不自然的被仍在鱼缸中的时候——要知道,这个鱼缸里面可还有活鱼呢。这么粗的一个绳结就直接仍在鱼缸里,直接水就被污染了。
而店主却对此根本没有反应,视若无睹。
要么,他与袭击自己的人就是一伙的;要么就是他已经被人控制了。
于是四暗刻根本没有理会店主,而是直接将麻绳从鱼缸中捞出。
……这东西怎么解决呢?
是打开结,还是像亚历山大那样一剑砍断就行……
姑且还是保险起见吧。
“——喂,你在做什么?”
就在这时,店主一边用毛巾擦着手,一边语气不怎么好的斥喝道:“别动那根绳子——把那东西放回去!”
那是一个皮肤黝黑、身体粗壮的大汉。
他的双眼闪耀着明亮的棕色光芒——这是他作为纯血地下人的证明。
“……哦?”
四暗刻闻言,却是突然安定了许多。
他之前还以为方向可能找错了呢……
但你这么说,那我可就放心了啊。
于是他不假思索的,伸手一个一个将绳结打开。随着每一个绳结的打开,他都感到身体为之一松。
“喂!”
那店主见状顿时冲过来要阻止他。
但不等他靠前几步。
他面前的地面却是突然爆炸——粘稠的橙色火焰,成束状向上疯狂喷涌。
在凄惨的哀嚎声中,那人在四五秒间便被熊熊烈火烧成了灰烬。随后地板上的火焰才渐渐消散。
——这是【烈焰陷阱】。
破坏者的专有技能之一,它的表象是一张很薄的奶白色卡片、被激活后会逐渐变成黑色,而被重物压到则会极快的加速这个过程。
一旦完全变成黑色,就会喷出等同于“喷射烈焰”这个青铜阶破坏法术的灼热束状火焰,其热度足以将人烧成焦炭;想要解除这个陷阱,就要用热血将卡片浸湿。然后在它干掉之前将他撕开。
否则哪怕是用剑把它斩断,也会立刻触发陷阱法术。
四暗刻在他冲过来之前,就用下垂的手将它抛掷到了自己面前。那人走过来的瞬间,便立刻触发了陷阱——
而这时,四暗刻已然将全部的绳结打开。
他顿时感觉身体一轻,一切突兀的不适感都没有了。
还真是这个的问题。
四暗刻松了一口气,不假思索的将绳结丢入到尸体上残留着的火中。
——突然,四暗刻眼前突然浮现出一行血红色的、字迹有些潦草的大字,吓了他一个哆嗦:
【已斩断诅咒——蛾之结】
下一刻,在那被火烧灼的绳子突然崩解成无数灰色的蛾子。它们扇动着着火的翅膀,向天上飞去。但没有飞出去多远,便一个个坠机落在地上,变成一堆堆的灰烬。
而那个被烧灼的麻绳,倒是其中似乎还有什么东西……
四暗刻没有理会因为老板突然被杀而惊慌逃离的路人,而是蹲在地上、等火焰熄灭后将那个麻绳取出。
他将麻绳上覆盖着的黑灰剥掉,露出了里面的金色细线。
那似乎像是头发,但又像是极细的铜丝……
而在四暗刻接触到它的时候,眼前浮现出了系统面板:
【幼耋之发(残留)】
【类型:材料/杂物(蓝色)】
【描述:年迈而又年幼者的发丝,经由特殊的药剂处理。已被破坏,但仍残留可用的咒性】
【效果:持有者将遭受咒缚“加速衰老”】
【加速衰老:持有者的衰老速度翻倍】
……损毁后,还能有蓝色等级的咒性材料?
四暗刻的第一反应是“我他妈是不是不该用火烧它”啊,然后是有点心疼。但他很快反应过来——那个火焰的温度已经不高,按说不太可能会把它烧毁。
估计是因为“蛾之结”被破坏,咒性才被损毁了一部分。
……可他是玩家啊?
他根本就和这里的人不认识,不可能有什么仇怨……
“是谁……要动用这么大的手笔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