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萬族之劫-第959章 人皇纔是主角(求訂閱)熱推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苏宇化身人门,成就42道战力,这一刻,手持开天之剑,爆发大道战技。
窍穴大道,此刻已经融合到了240窍。
其实苏宇还没提升到极限,还没融合到720窍穴,差的还远。
可是,没人给他时间了。
有些时候,就是如此,不可能一切都按照苏宇的想法来。
万界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不会再有人去等他完成720窍穴的融合。
这一刻的苏宇,大道战技爆发,天地辐射。。
以人门为基础,整个天地蔓延而去,覆盖长河!
苏宇逃不了,魔焰也逃不了。
两人固定长河两端,此刻,谁逃谁承受长河反噬。
火焰焚天!
魔焰的火,仿佛可以焚烧一切,强大无匹。
不止如此,魔焰也擅长封印,双门合一的他,封印之力也是强大无边,一道道门户虚影呈现,化为一个个封印,朝人皇他们封印而去。
而火焰,主要针对的是苏宇和死灵之主!
一声闷哼,响彻天地。
死灵之主的死气天地,直接被火焰点燃,灭都灭不了,这火,强大的可怕,对死气也极具针对性!
死灵之主咆哮一声,死气滔天!
在这死气当中,有生机勃发!
生死轮回!
39道的他,和魔焰差距很大,此刻,只能给苏宇当辅助,尽力去牵制魔焰。
火焰焚烧天地,死灵天地有些坍塌,但是,很快又在生机的作用下恢复了稳固,死灵之主搅动长河之力,一拳又一拳地打出!
整个天地之间,都能看到他的巨拳,一拳又一拳,磨灭那滔天火焰!
人皇几人,也是怒吼连连,那一道道门户,要把他们封印,几人联手之下,击碎了一道又一道的门户虚影,可是,除了击碎门户虚影,他们也无力帮到苏宇什么。
36道,在此刻,显得有些孱弱了!
这一刻的人皇,显得有些沮丧,很快,恢复了正常,轻叹一声,看向文王,再看看文钰几人,最后看向苏宇。
苏宇,为何不愿意融合文钰天地?
他想,他明白了什么。
苏宇不是不知道,他融合文钰,可能会更强大一点,可是苏宇吞噬了未来身……
苍!
是的,苏宇一定在防着苍,一旦苏宇融合了文钰他们的天地,一旦出事,就是全部出事,苍提供的未来之力,很可能是存在问题的。
所以,苏宇不愿意融合大家,融合之后,可能会被一锅端了!
“责任……是一种包容!”
人皇笑了一声,看向文钰,看向武王,再看文王,轻笑道:“几位老兄弟,他苏宇既然不愿意收留你们,不如……来我天地欣赏一下风景?”
文王苦笑:“我宁愿死……”
人皇一拳打碎一道门户,不乐意道:“此话差矣!文老二,就冲这话,你这人,格局不大!”
格局?
文王一脸无奈,你那大道,多恶心,你自己知道!
当然,人皇的道,其实也能包容万物。
责任,也是一种肚量,一种有容乃大的气度。
所以,人皇此刻要自己去融合几位兄弟姐妹的天地大道,苏宇既然不要,那我自己来!
文王无奈一阵,点点头:“开放吧!也给你这老大,争个面子!别到头来,你连参战的资格都没,那就的确丢人了!”
人皇笑了!
笑容灿烂无比。
是的,我得要个面子才行。
在这个时代,他当了十多万年的主角,苏宇那也只是崛起几年罢了,不能有了新人忘了旧人!
苏宇,上古,也是有一战之力的!
下一刻,他天地展开!
文王迅速进入,一本书册浮现,万道经!
下一刻,文钰踏空而入,也是一本书册浮现,时光册。
紧接着,武王进入,大道展开,万武之道!
而万天圣和蓝天,并未进入,人皇也没在意,深吸一口气,整个虚空中,浮现出一本书,他的天地核心,人皇经!
这本书,金光闪闪。
此刻,溢散出一股股金色光辉。
三本书在天地间盘旋,人皇露出笑容:“别抗拒,都是老兄弟了,我来主导,你们好好辅助就行!”
几人也不多说什么。
下一刻,三本书形成了一个圈子,以人皇经为核心,三本书都在迅速翻动,无数天地之力从书本中被抽取了出去!
这些溢散的力量,都被人皇的天地吸收!
很轻松地吸收融合!
责任之道,包罗万象,也能容纳万道。
远处,魔焰已经恢复了本尊,那是一头如同麒麟的火焰古兽,浑身带着火焰之力,此刻,一口火焰喷的苏宇倒退,陡然朝人皇他们那边看去!
魔焰巨大的眼中,黑色火焰之力蔓延而出,带着一些冷意:“星宇,你们也不甘寂寞吗?非要找死!”
他之前只是封印他们,结果那边居然在融合!
人皇的气息,也在迅速壮大中。
四位36道,三位开天者,此刻开始融合天地,有人皇大道包容,也在迅速提升,人皇的天地之力,很明显地在提升。
37道,38道,甚至一直攀升到了39道,这种提升才终止了!
已经很可怕了!
并不是彻底百分百的融合,如此下来,他都提升了3道之力,跨入了39道,成为和死灵之主实力相当的存在。
人皇声音带着一些笑意:“魔焰,谁死,那可不好说,做兽别太狂,太狂没有好下场的!”
说完,充满了神圣的一拳打出!
这一拳打出去,魔焰的那些门户虚影,并未破碎,而是瞬间被度化了一般,一道道门户虚影,好像瞬间臣服了人皇!
人皇之道!
这一刻的人皇,才展露出了他大道的可怕之处,苏宇哪怕此刻正在迎战强敌,也忍不住吸气,卧槽!
真可怕!
人皇这家伙,大道越强越可怕,好像没什么东西不能度化的!
人皇若是强大了,是不是连黑鳞都给度化了?
时光之主开个天,弄个门,去度化黑鳞,结果没做到,苏宇却是觉得,人皇能强大到45道,那度化黑鳞没难度!
人皇可不管苏宇怎么想,此刻,一拳拳打出,天地之力蔓延,那无数门户虚影,居然都停滞了下来,很快,化为一道道门户,在人皇四周伫立,好像在拱卫人皇!
魔焰都吃了一惊!
下一刻,怒喝一声,那些门户虚影颤动起来,好像要脱离掌控,而苏宇这边,一剑杀出!
大道之剑!
死灵之主也是暴喝一声,死气长枪爆射而出,朝他杀去!
双方不断靠近,越来越近!
靠的越近,长河压缩的越短。
仿佛另外一个虚空中的长河之书,也越来越是清晰,等到苏宇和魔焰融合的那一刻,这本书就会彻底浮现的,带来的,还有苍和黑鳞!
而这边,人皇控制了那些门户,却是并未更进一步去加入战斗!
人皇看了看苏宇,再看看在后方,好像密谋什么的蓝天和万天圣,忽然笑道:“你们两个家伙,若是你们便是苏宇对付他们的后手……那太弱了,把握太小了!”
人皇这一刻,好像放开了许多,带着一些笑容:“蓝天,你太弱小了,我能看出你的心思,也能看出苏宇的心思,抽离长河之力,削弱苍的实力……其实我能看出来,苍也能看出来,只是,此刻不宜多说罢了!”
蓝天身影浮现,笑道:“人皇陛下,知道就知道好了,苍不会插手的……此刻插手,不是落实了他是坏人?”
人皇失笑:“你们啊!”
说着,看向前方的苏宇,“苏宇,哪怕我到了39道,我也无法参战,给予不了你太多的帮助……今日,本皇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皇,什么才是真正的道!”
下一刻,他天地忽然彻底展开!
一条金色大道,从他天地中蔓延而出,人皇带着一些冷意,看向若隐若现的苍,笑了:“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那都没关系!”
苍看向人皇,脸色微微凝重起来。
“当你吞了我的道,你就会彻底站在苏宇这边,站在人族这边……”
苍脸色微变,低沉道:“星宇,你要做什么?还有,你真觉得你的道,无所不能?再强的道,也是诞生自时光长河,没有反客为主的道理!”
“你急了?”
人皇笑了一声,忽然,一股股天地之力,朝整个长河蔓延,人皇带着一些感慨,一些笑容:“所有的大道之力,都来源于时光长河,苏宇,你是如此,魔焰也是如此,苍也是如此……当整个长河的力量,都化为了我的责任大道,最后,你们不都是为我而战吗?”
他笑容灿烂无比,一股股人皇大道之力蔓延出来,开始侵染整个长河。
“蓝天,万天圣,二位若是愿意……尤其是蓝天,你的苍生道蔓延长河各处,可否为我引流一二?”
蓝天此刻彻底浮现,看向人皇,带着一些意外和震撼,很快点头:“应当的!”
下一刻,无数个蓝天浮现。
这些蓝天,一个个都汲取了一些人皇天地之力,紧接着,这些蓝天好像成了搬运工,迅速消散在长河各处,长河无数支流,这一刻,那无数支流中,都浮现一个蓝天,一股股人皇天地之力,开始蔓延。
包围整个主河流!
这一刻,39道的人皇,抢走了所有人的光芒,苏宇无法遮掩,魔焰无法覆盖,苍脸色略显难看和凝重,黑鳞却是冷笑连连!
这一刻,大量的天地之力溢散开,无数支流小道,瞬间化为人皇的大道气息!
他要一点点地侵吞整个长河,将整个长河,化为他的力量,责任大道!
那时候,苏宇也好,魔焰也好,苍也好……
所有人,吞噬长河也好,吸收长河之力也好,都会吸纳大量的责任之力进入。
这就是人皇!
人皇的道,如同毒药。
而就在此刻,黑鳞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些嘲讽之意:“办法是个好办法,可实力太弱,没有45道之力,想要将自己的道覆盖整个长河,根本不可能!”
人皇的办法,是极好的!
人皇若是有45道之力,侵染整个长河,那无论谁赢了,都无所谓。
当然,真有45道之力,人皇也未必需要用这个办法。
人皇却是笑了,“你觉得不可能,只是因为你不懂!黑鳞,不要觉得你们活的久,就什么都懂!”
他是没长河强大,整条长河,力量强大的可怕。
可你黑鳞,知道什么?
我又不是为了侵吞长河!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那些人皇溢散出去的力量,好像就是这星星之火,正在一点点地散开,散步到了整个长河之中,在一条条支流中生根发芽。
此刻的人皇,忽然探手一招,人皇经浮现在手中。
“早就告诉过你们,要读书!”
人皇笑了一声,“任何大道,都是有责任感的!包括整个长河,也有它的责任,它的责任,就是为了度化封印你黑鳞,所以,没有任何大道是不具备责任的……所以,任何大道,都是责任之道!”
这一刻,他打开了人皇经!
打开的那一刹那,他好像化为了教化天地的读书人。
书本被打开,一道道金光溢散。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这一刻的人皇,朗诵着正义之词。
这个天地,是有正义,有责任的!
优美都市小说 萬族之劫 老鷹吃小雞-第959章 人皇纔是主角(求訂閱)推薦
我为人族之皇,而这个天地,便是人族的天地,一切外来生物,在这片天地,都是不受欢迎的!
一切不负责任的想法,都是错误的!
魔焰是外来生物,那他就该被这个天地排斥,压制!
那一道道人皇之力,在迅速蔓延。
而长河之水,此刻也在转换中,文王!
是的,文王。
擅长转换大道之力的文王,此刻他的意志,随着人皇之力的蔓延,将那些混杂的大道之力,转换成人皇的责任之力。
一点点去转换整个时光长河!
这两人,阔别多年后,再次合作,以不算强大的实力,要改变这一场战争的结局!
任由你们强大,任由你们野心勃勃!
当我将整个长河改造成了责任大道,你们汲取长河之力,你们吸收长河之力,你们吞噬长河,何况,你们都会活成我的样子!
都市异能 萬族之劫討論-第959章 人皇纔是主角(求訂閱)熱推
轰!
一声巨响!
魔焰的火焰之力焚烧天地,将苏宇和死灵之主再次击退,下一刻,暴吼一声,一道道火焰蔓延进入河底,将一些人皇的大道之力彻底焚烧!
他带着一些愤怒!
不能让人皇的力量渗透进入整个长河,否则,那就真活成了下一个人皇了,作为魔焰这样的强者,岂会愿意活成这样子!
那样的话,他魔焰其实已经死了,哪怕成功吞噬了长河,他也只是下一个星宇,而不是魔焰!
而人皇,盘坐虚空,笑了笑,继续读书。
人皇之力还在疯狂溢散中!
而此刻的蓝天,如同搬运工,一个个蓝天被焚烧,很快会再次浮现,搬运着那些人皇之力,朝整个长河蔓延而去。
蓝天笑嘻嘻道:“人皇陛下还是厉害,就这一招,苏宇就比不了……读书人,还是厉害的!”
苏宇是比人皇强,可苏宇做不到这一步,或者说,他做到了也没用,他的大道,又不是毒药!
而人皇的大道,对很多人而言,真的是毒药!
此刻,人皇光芒万丈!
人皇露出笑容,好像很满意。
这个时代,我当了十几万年的主角,岂能在这一刻,被苏宇夺走了属于我的光芒?
此刻,他脸色略微发白,但是也不在意,不止如此,人皇的手上,那本人皇经一点点散开,翻开一页,一页便化为光芒,彻底融入长河之中!
苏宇闷哼一声,“搞什么?”
人皇笑了:“你嫉妒了?”
苏宇暗骂,鬼才嫉妒你!
这家伙,消耗太大了,他在散掉自己的道,自己的天地,自己的天地核心!
人皇却是笑道:“苏宇,你要记住,道也好,天地也好,都是来自时光长河,就如同我们在大海之中,取走了一瓢水,我们就说,这水,是我的!错了,这水,是属于大海的!”
“所以,一瓢水,对大海是没有影响的!”
“当然,我们对时光长河,并非是大海和一瓢水,而是一个池塘和一桶水……一桶水,也是无法影响到整个池塘的,可是,当我们在这桶水中,倒入染料……血红色的染料!那一桶水,就可以改变整个池塘!”
人皇笑道:“这也是你给我的启发,既然打不过,那就加入,融入,或者说,既然你让我不好过,那我也不让你好过……”
“你不给我喝水,我便将整个池塘的水,全部倒入毒药,大家都别喝了!”
人皇笑容灿烂:“用人族的一句俗话来说,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小小的一颗老鼠屎,能把一锅粥都给弄毁了,那我星宇,今日也不介意当一颗老鼠屎!”
话糙理不糙!
他就是这么做的!
他用自己的人皇大道,侵染整个长河之道,他的道,对他而言是好东西,对其他人而言,的确是致命毒药,此刻,他正在不断侵染!
这么下去,整个长河就算没被全部侵染到,那也很难再去吞噬了。
魔焰有些疯狂了!
愤怒咆哮起来,火焰之力瞬间沸腾到了极致,苏宇闷哼声不断,被燃烧的,燃烧的意志都好像要破灭!
这家伙,是真的强大!
而苏宇,此刻成了辅助,是的,他在辅助人皇,他和死灵之主此刻正在倾力阻挡对方,阻挡魔焰的火焰穿透过去,将人皇给烧死了!
在这一刻,人皇居然成了主角!
苏宇也是哭笑不得!
不过,他不在意便是,只是有些担心,人皇这样下去,维持不了太久的。
哪怕有其他几人溢散天地之力帮他稳固天地,那也是坚持不了太久的。
这一刻的人皇,那是真的光芒四射!
金色光辉,一点点蔓延而出,他翻动着人皇经文,每翻动一页,破碎一页,光辉撒入长河之中,他轻声道:“苏宇,池塘的水,是具备自我净化作用的!若是你只滴入一滴红色染料,那是没办法染红整个池塘的!这需要一个量……当这个量达到了,那这个池塘,就会成为红色了!”
他在告诉苏宇,再给他争取一些时间,他不知道,这个量需要多少,才能引起质变!
而他,也不能一下子就给全部倒入,那他就死了,他得活着,再用自己的力量,去将其他的河水,化为人皇之力,这样下去,才能将整个长河侵染成他的样子!
天地之中,文王、文钰的天地之力,不断被抽取,大量的抽取!
时光册一页页翻动,一页页破碎。
万道经,也在一页页翻动,一页页破碎。
豆包和书灵,都显得有些痛苦。
而此刻,肥球呜呜直叫,片刻后,茶树、大木头都浮现了出来,肥球呜咽:“书灵,豆包,一起来玩……一起啊!”
书灵和豆包,都身体颤动,不断破碎,却是很快汇聚到了一起。
如同当年!
好像回到了当初。
下方,文钰笑了笑,一挥手,四周化为了文王故居的模样,文钰眯着眼,笑容灿烂,瞬间浮现在一个秋千之上。
漫山遍野的花朵,绽放开来!
院落中,豆包他们浮现。
肥球摇晃着尾巴,叼着那些锅碗瓢盆,迅速从大院中钻来钻去,豆包滚动着身躯,被文钰一脚踢飞,传递到了文王脚下,文王失笑,一挥手,豆包被打飞。
下一刻,肥球扑击而去,将豆包叼入口中,又给送到了文钰脚下。
豆包呜咽:“这是噩梦,我不要这样……”
又这样了!
我不是球,我是豆包!
当年好像就是这样,过去虽然美好,可又不太美好,我不想当球,讨厌!
文钰笑着,头顶时光册,时光册迅速翻动,秋千摇曳不停,笑容灿烂,“你就是球!”
一脚再次踢飞豆包,抓住了肥球,拉着肥球的尾巴,旋转了一圈,将肥球丢开,这一刻,心情格外的好!
一如当年!
百花绽放,欢声笑语!
远处,文王笑了笑,露出了一些宠溺的笑容,好多年前,便是如此!
那时候,就是如此美好!
远处,武王大道勃发,深入长河,长河之中,一切反抗的大道之力,都被武王磨灭,武道昌盛!
万道武为尊!
看到文王他们嬉闹着,武王有些撇嘴,幼稚!
下一刻,哈哈笑道:“老二,老大,你们真不行……做人当学我!”
下一刻,他的四周,一片红色,喜庆的红色,人皇天地中,镇武王几人,忽然浮现,有些扭捏,武王哈哈大笑,一挥手,一道道红盖头落下!
一个个新娘装束的女人浮现!
武王哈哈大笑道:“这才是人生!夜夜做新郎!”
“……”
文王几人,都是摇头,这家伙!
镇武王这些武王的道侣,却是配合着,欢声笑语。
这一刻的人皇一方,实力不强,却是成了诸天的主角,这就是他们的人生,他们的时代,他们的当年!
大道之力,迅速侵染!
这一刻,连那若隐若现的长河之书上,都被沾染了一些金色!
这金色,还在蔓延之中!
长河之书,也是一种长河之力,长河大道的映射。
这金色,如同斑点,一点点溢散开!
而此刻的苍,脸色终于变了!
他的身影,愈加清晰起来,带着一些惆怅,一些悲天悯人,一些无奈:“何必呢!”
人皇,这是在要他的命!
一旦长河之书,彻底化为金色,那就代表,整个时光长河,都成了人皇口中的责任大道,这种毒药性质的大道,现在正在疯狂蔓延中!
人皇笑容灿烂:“你何必呢?你本是苍穹剑的灵,时光长河的灵,在我看来,是黑鳞才对,是你夺了他的长河,你倒是恶人先告状了,我不是学你吗?”
一直没怎么开口的黑鳞,陡然看向人皇!
人皇淡笑道:“这长河,这天地,不出意外,应该都是为了黑鳞准备的才对!度化了黑鳞,黑鳞有了七情六欲,然后化为长河的灵,然后去找时光之主,或者时光之主来回收……结果,苍你不甘心苍穹剑破碎,不甘心为黑鳞做嫁衣,你夺了他的位置,鸠占鹊巢,这才是多年来万界争锋的关键!”
这一刻,苍站直了腰杆,看向人皇,带着一些笑意:“星宇,为何这么说?”
“还用说什么吗?”
人皇看着那本长河之书,“这书,一直在你们中间,这代表,黑鳞也能控制一二,而时光之主这样的强者,剑碎了,大不了再造就是了,非要把你弄成灵?还是长河的灵?”
人皇笑道:“当然,这些不重要,你们谁是长河的灵,都没关系!现在,我要将这长河,化为我的长河!”
金色,再次蔓延!
长河之书颤动!
人皇笑声依旧:“别忘了,我也是这个天地的人,我的道,也来自这个天地,你们想把我驱逐,没那么简单!”
就在这一刻,苍低哼一声,一只手朝长河之书抓去!
一抹剑气浮现,要将那金色斑点消除掉!
而就在这一刻,一股破灭之气爆发,黑鳞一击打出,将剑气破碎,苍脸色微变;冷冷道:“黑鳞,你非要这么做?长河之书一旦被彻底侵染……那你我都输了!”
黑鳞平静道:“没那么快,再看看好了!苍,你和我斗了这么多岁月,当了无数年的旁观者,那就再旁观一阵便是!”
苍皱着眉头,看向黑鳞,下一刻,再看苏宇那边!
必须要阻止!
人皇也许没办法做到彻底侵染,此刻的人皇,大道之力溢散了三成,也只是将整本书,染出了一个斑点罢了,哪怕人皇全部溢散掉力量,大概也就能侵占一成不到的长河。
做不到质变!
可是……万一呢?
苍看向苏宇,再看看咆哮的魔焰。
苏宇,对他是有防范的!
很重的防范之心!
可是,苍不能继续看着人皇侵染大道,万界之中,诞生了人皇这样的大道,其实是一种必然,但是,也是一种变数和异端!
这一刻,苍再次开口道:“星宇,我觉得,你最好不要这样做!你这样做,为了保持长河的纯净,我必须要将苏宇的未来之力抽走……如此一来,你害死的是苏宇,你也会死!”
苍这一刻,也不再客气,稍显冷漠道:“我的存在,是为了维持长河的纯净,而不是被某一人侵吞,魔焰别想吞噬长河,你星宇也不行!星宇,撤掉你的力量,否则……我只能抽离苏宇的力量回归长河之书,来磨灭你的侵蚀!”
这下子,人皇脸色微变。
苏宇汲取了不少未来身的力量,从36道,一举提升到了39道。
若是这一股强大的力量被抽离,此刻,正在鏖战的苏宇,可能会被魔焰击杀!
而苏宇,也是苦笑一声:“好家伙,我倒是成了被威胁的那个了……”
明明是我的战斗,反而成了人皇和苍他们的战斗。
苏宇和魔焰,倒是成了工具人了!
人皇的道,显然给苍带来了不小的威胁感!
人皇微微变色之下,开口道:“有必要吗?我就算全部融入了,也未必可以侵蚀多少……苍,你就不怕魔焰真的赢了?你觉得魔焰不足为惧?”
苍并不说话!
他只需要人皇撤掉他的力量,不再侵蚀长河。
“吼!”
就在这一刻,魔焰一声厉吼,火焰覆盖整个长河,死灵之主闷哼一声,瞬间被击飞,身上火焰之力焚烧,扑都扑不灭!
死灵之主不断嘶吼,过了好一会,这才气喘吁吁地扑灭了那些火焰,整个人被烧的有些面目全非!
而苏宇,此刻也艰难地抵挡着魔焰!
苍的声音再起:“星宇,撤掉你的力量侵蚀,否则……此刻苏宇一旦被我抽离未来身之力……他必死无疑!你要害死他吗?这不是我想看到的,我想,也不是你愿意看到的结果!”
人皇叹息一声:“果然,你这家伙,坏的很啊!”
阻拦他侵蚀长河的,不是魔焰,也不是黑鳞,而是苍!
这一刻,化身为剑的穹,都忍不住破口大骂:“苍,你这狗东西,到底哪一伙的?”
他们全力抵御着魔焰,不给魔焰去对付人皇,结果倒好,第一个要收拾人皇的,反而是苍!
苏宇冷笑声传荡:“穹,你觉得他是谁一伙的?和谁都可能是一伙的,唯独不是我们一伙的!”
这还用说?
穹这家伙,不会一直把苍当救世主吧?
当成最后的希望吧?
苏宇都好奇了,“穹,难道你以为苍还真是你兄弟?”
“……”
穹没吭声,暗骂一声!
你猜!
就不告诉你!
而对面,魔焰也是一声冷笑:“苏宇,这就是现实,谁都能赢……唯独你们赢不了!”
你们手段倒是不少,人皇这个36道修者,最后一刻还搞出了点大动静,可是……又能如何?
除了引起了苍的不满,根本无法改变什么!
而苏宇,也是一声叹息:“魔焰,你哪来的自信,可以解决苍和黑鳞,你真让他俩出来了……你笃定你能赢?”
又不是只有我们,需要面对这俩个家伙!
谁赢了,都会面对他们的!
他其实也想打探一下,魔焰有没有办法应对这两个,魔焰准备了这么多年,苏宇不相信,他一点把握没有,就敢乱来。
这一刻,苍的威胁,反而成了苏宇他们最大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