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我守渝-第六百五十八章 不周!相伴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小說推薦從看見壽命值開始从看见寿命值开始
亿万红衣铁甲军以及后来的各个世界的军队,嘶吼着漫无边际的杀字。
杀声,完完全全的响彻在这一整个的宇宙世界之中。
也是同时,
秦歌缓缓的打开了这个世界,前往下一个世界的空间通道。
在空间通道开启的时候,秦歌一步踏出,其余的三十六位包括了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等人在内的全部跟随。
而后,是漫无边际的十八个世界的大军,浩浩荡荡的汹涌而出。
战争,降临!
但,
这个新世界的生命,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从战争降临到战争结束,会是如此的快速!
快速到了超乎想象的地步!
这特么可是一整个大世界啊!
一整个大世界内,更是有着整整七千多万亿的生灵存在。
就算是七千万亿头猪,也不应该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被干掉吧?
也不应该这么快速的就被干掉了吧!
然而,
战争,确实是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是直接宣告了结束了的。
没有任何来得及的反抗。
偌大的世界,更是没有丝毫的所谓的战略纵深的存在,一切的一切,如梦幻一般……
这就是……碾压!
极致的碾压!
红衣铁甲军的红色潮流,很快的涌入了这一片世界的整个星河灿烂之中,而后,军管统治开启,统治秩序重建。
而秦歌,则在摸清楚了这个世界的高层强者之间的恩怨情仇之后,如法炮制的再度培养除了两个第五境绝巅的新的生命存在出来,并在这两个新的生命存在的心灵之海之中,融入了种下了关于反抗不周山那位存在的一种种子的存在。
但,秦歌依然没有看到什么真相的存在,甚至于,连他当初的猜测,都根本是无法去具体的验证。
不应该的啊!
秦歌如此想到。
当初,在无数的吴无量劫的漫长岁月以前的时候,玄鸦可是仅仅攻打占据了十七个世界,就发现了该发现的东西了的。
但此刻,他都已经复刻了玄鸦曾经的道路,而且还多攻打统治下来了一个世界,却依然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验证出来……
所以,
是因为他不需要验证和去看到吗?
也是,玄鸦既然已经看到了,也验证了,那再浪费力气的让秦歌也来验证一次,也来看到一次,那样一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
玄鸦应该并不是想让秦歌去验证什么以及去看到什么匪夷所思地真相。
因为,这份正阳真相,玄鸦是知道了的,玄鸦或许可以直接告诉秦歌。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秦歌被玄鸦送到了这流沙砂砾世界的原因,玄鸦送秦歌来到这流沙砂砾世界的目的,就不是让秦歌去看到什么真相以及去验证什么猜想,而是另有目的!
照着这样推测下来的话……
玄鸦当初是在掌控控制了十七个世界之后,被迫返回了恒河水滴世界,并且很快便败亡。
这么说起来,玄鸦将秦歌以零度时空间的运用你亨利能力,将秦歌送到了这流沙砂砾层面的世界来的目的,应该是让秦歌去完成当初的玄鸦不曾完成的事情……
也就是,玄鸦是想让秦歌来完完全全的做到,掌控统治,整个的流沙砂砾层面的所有世界?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合理的猜测。
还有第二个猜测的存在。
第二个猜测则是,之所以到了此刻,秦歌都还没有去看到真相,没有能够去将自己的猜测结果给验证出来,其原因便是,其中的某个环节出现了改变。
比如,那位不周山的恐怖至极的无敌存在,在当初杀死了玄鸦之后,其自身实际上也是身受重伤,甚至是,这无数无量劫的岁月过去之后,其本身的伤势都还没有能够得到恢复……
也有可能是其他地幻环节出现了不明原因的变化……
毕竟……玄鸦之前也没有告诉他真相是什么,只是告诉他他必须来这流沙砂砾层面的世界走一遭而已。
秦歌沉默了下来。
当即,秦歌也是懒得再去管顾这件事了,也不再去想什么真相的看到,和猜测的被证实了。
他现在,放弃了那些无意义的东西,至少是看起来毫无意义的东西。
他现在……只想更进一步的强大自身,使得自身,能够以更快的速度,成为劫丹境界的存在。
不管真相如何,不管猜测是否能够真正意义上的被证实掉,其根本终归是在自身。
自身强大,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身弱小,就算真的知道了真相,也将是彻彻底底的完完全全的束手无策。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txt-第六百五十八章 不周!閲讀
所以,
先去统治掌控整个流沙砂砾层面的所有世界,去收集更多的时间额度或者说生命能量生物能量,而后,看看量变是否能够引发质变,而后,寻求将自身的灵术图腾印记全部给叠加到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道图腾叠加的程度,去让自身成就劫丹境界……
去让自身成为真正的超越了第五境的存在,而不是在第五境绝巅的这个层次,去继续做那些毫无意义的加法。
想着这些,秦歌便是再度闭上了双眼,而后开始以时间率去轰击搅动自己的心灵之海,去继续研究如何将自身的灵术图腾印记给进一步的提升。
而与之同时,
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和阿亚罗可特沁等第五境绝巅的存在,则是陷入了一种极致的兴奋之中,而后开始了对这个世界的进一步的统治和探索。
随着时间的流逝,
大约是三天之后,
秦歌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他以时间率瞬息之间充斥了整个世界,而后飞速的以十万倍的时间加速朝着世界掠过。
等到他回到原位的时候,自身的时间额度,再次疯狂暴涨了无数,再次成为了超乎想象的存在了。
他的未来封印,又不可避免的多出了七个。
而此时此刻,秦歌体内遍布的未来封印,已经有着一百七十八个之多,每一个未来封印之中,都封印了十五万亿年的时间额度,或者说生物能量额度。
此时此刻,他就真的是丝毫都不再缺乏生物能量了。
当即,
秦歌缓缓的开口道:“都过来!”
淡淡的声音,朝着这整个世界扩散开去。
下一刻,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和阿亚罗可特沁等人,都是迅速的出现在了秦歌的身边。
秦歌淡淡的开口道:“分兵!分兵三路!我带着阿亚罗可特沁一路,你们剩下的三十七名天煞,便兵分两路!”
“完成对各自攻打世界的统治之后,便传信给我!”
“要以最快的速度……去攻占所有的世界,我们……要建立横跨整个世界的超级巨大的统治网络!”
“你们,明白吗?”
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和阿亚罗可特沁以及其余的三十七名天煞,都是迅速的点头应诺。
而天煞,便是秦歌给这三十八名第五境绝巅的称呼。
“喏!”
“喏!”
当即,各自分开路线。
时间快速的流逝。
荒和大帝哈达努克斯托亚巴哈马萨达奥巴凌科顿沁率领着十八名天煞攻占了一方世界,十八名天煞出动,要知道,每一名天煞都是第五境绝巅的存在。
而在没有被秦歌帮助着打破那极限封印的情况下,第五境巅峰就是这流沙砂砾世界的生灵能够达到的极限。
于是,这就造成了一种彻头彻尾的绝对的碾压的存在情况了。
甚至于,如果不是为了尽可能的保险,尽可能的避免损失的话,秦歌是完全可以直接选择开启分兵三十八路的。
但出于为位置世界的不轻视和忽视,出于对可能存在的变数的考虑,秦歌便只是选择了兵分三路。
这种情况之下,这些被攻占的世界,更是感受到了极致的碾压的存在。
是毫无反抗之力的碾压。
第五境绝巅对第五境巅峰的碾压,本就是一种超乎了想象的质上面的碾压,是量补补上不上来的绝对的碾压。
又更何况,其他的两路,都是十九位天煞,十九位第五境绝巅的天煞出动。
而在秦歌和阿亚罗可特沁这边,就更是强大到了完完全全的彻彻底底的超乎想象的强大了。
秦歌的强大,才是真正的绝对的碾压。
自从知道了第五境的后边,是朝着劫丹的方向而去的时候,自从秦歌初步的凝聚出了劫丹之后,秦歌就已经不能再被算作是第五境的生命了。
而是应该被算作是第六境甚至第七境的生命了。
这样巨大的生命层次的碾压之下,秦歌攻打的世界,是真正的没有任何波折存在。
除非,遭遇到了那不周山的那位恐怖至极的无敌存在,那秦歌才会陷入波折之中。
而就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位不周山的恐怖至极的无敌存在,却是不太可能出现在这流沙砂砾世界的……
虽然,秦歌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但福至心灵的,他就是知道,那位不周山的极致的恐怖至极的无敌存在,是没可能出现在了流沙砂砾世界之中的。
这就是一种奇特至极的福至心灵的感觉,就好像,之前,在看到劫丹的那一刻,刘邪便清楚的知道,那就是劫丹一样的福至心灵。
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直觉的存在。
这值班费这种直觉的存在,是完完全全的颠覆了一种传统的五感观感的,甚至是超乎了所谓的占卜预测的。
因为占卜预测得到的并不是一个准确的答案,但直觉般的福至心灵,却是能够得到一个完全准确的答案。
而这直觉,也确实是真的是完全对应了一种真实的存在的。
秦歌也在这直觉的指引之下,迅速的展开了对整个流沙砂砾层面的世界的攻打和占据。
…………
…………
而与之同时,
在浩瀚无极的黑白色之中,一座奇特的巨大无极的超乎了想象的巨大至极的大山之上。
有着两道恐怖的波动相互之间追逐起来。
那波动无形物质,仿佛存在于黑白之间,却又不再黑白这之间,而在黑白之外,则是一抹仿佛千年冰雪一样的蓝色,一种透明的,冰霜覆盖的,一种可以被看做是极致的蓝色……
这蓝色的大山,横亘了不知道多少量级的距离和大小空间,更是不知横亘了多么遥远的时空所在。
这大山矗立在这里,这大山就是一切,这大山也不是一切……
这山的高大,超乎了任何的想象和理解……能看见的是,这大山的背后一方,紧紧的靠在了一处奇特的虚无墙壁之上。以至于,此巨大无比的存在之山,成为了不周!
这里,就是不周山的真相。
他存在于一个极致的广阔的空间之中,它仿佛是一切的综合,是综合的一切。
在整个无极限的大山之上,一种恐怖的道韵波动浮现出来。
而此时,
白色追逐着黑色。
在这黑白追逐之中,两道无形无质的气息,骤然掠过,轰然坠落,不周山轰鸣响彻……
积雪崩碎,天地倾覆。
而其中一道无形无质的气息,显得稍微虚无的气息,缓缓的朝着不周山最下方的河谷流沙看了一眼。
当它看到那些河谷流沙之中的部分,已经开始浮现出一种奇特的波纹的时候,它微微的笑了起来。
“秦歌……我只能为你争取这点时间了……”
豁然之间,一片羽毛从这波动气息之上坠落下来。
这羽毛落下的瞬间,天地之间,浩然气息轰然②其而起。这轰然而起的神奇气息,瞬息间撞上了身后的那道追随而来的气息。
它就是玄鸦!
它也不是玄鸦!
…………
…………
恒河水滴世界之中,山海界内。
万物静止,一切都没有了运动。
也不只是山海界,而是整个恒河流沙世界都被静止,若是从不周山看来,就会看到河谷流沙旁边的整条恒河都是彻底静止了的。
而在这无尽静止的须弥山之巅。
玄鸦的虚影幻影和知雅的虚影幻影微微颤动了一下。
知雅开口道:“你的分神,顶不住了!”
玄鸦笑道:“那我便也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