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孤島諜戰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借勢相伴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孤岛谍战
胡孝民去警察局,主要是想跟钱鹤庭商量,如何处理美国水兵的事。
美国人在中国的待遇,自然是要高人一等的。况且,警察局也无权处理美国水兵。
钱鹤庭看到胡孝民后,很是高兴:“孝民,正要找你呢。”
胡孝民问:“美国水兵的事吧?”
钱鹤庭苦笑着说:“是啊。我们根本没有处置人家的权力,可舆论又要求惩办凶手。”
胡孝民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叫臧大咬子的人力车,拉了个西班牙水手赖令奈到安乐宫舞厅。赖令奈下车时没付车钱,臧大咬子就在外面等着,直到赖令奈与美国水兵饶德立克一起出来。结果饶德立克见臧大咬子索要车费,以为是流氓地痞,不由分说就揍了他一顿,结果下手重了点,臧大咬子送到医院后还是不治身亡。”
“臧大咬子已经死了,饶德立克呢,我们也无权处置。目前全国民众对美国援助国府很不满,觉得正是美国的军援,国共才会大打出手。这起案子,恐怕左右都不能讨好,里面都不好做人呢。”
“孝民,你脑子活,得给我出个主意。”
“这起案子,有一个原则绝对不能破坏,那就是保护饶德立克的安全。他是美国水兵,就算惩处,也是美军法庭的事,我们无权过问。不管臧大咬子这边怎么闹,也不管舆论怎么鼓吹,都不能动摇。”
钱鹤庭深以为然地说:“对,这个原则必须坚持,否则我这个警察局长就当到头了。”
“臧大咬子的家属要安抚好,只要他们不闹事,这件事就大不了。我已经派人去慰问了,钱、东西都准备了。”
“慰问?我还准备抓他们呢?这帮臭苦力,美国人不追究他们就应该烧高香了。”
“如果只是这帮人,当然不用在乎,可是,你觉得共产党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吗?我敢保证,这件事很快就会闹大。这个时候,我们越低调越好,否则要被人当成替罪羊呢。”
“你说得有道理,我马上把人放了。”
胡孝民暗暗苦笑,早知道钱鹤庭会这样做,何必派冯五去慰问呢。
当然,胡孝民不干涉的话,这件事真可能被钱鹤庭糊弄过去。反正臧大咬子已经死了,替他出头的都被抓了起来,中共如果不知道消息,等风头一过,再想借机闹事就没机会了。
果然,就在第二天,上海各人民团体代表集会,一致要求惩办凶手。同时,举行“美军退出中国”宣传周运动月,推出十几位知名人士为筹备人。
这个“美军退出中国”的运动,迅速遍及全国各大城市。
饶德立克被送上美军法庭,而法庭以治外法权将饶德立克无罪释放,更是激起了全国民众的强烈抗议。
钱鹤庭在开会时,紧紧握着胡孝民的手:“孝民,这次真是谢谢你了。”
要不是胡孝民提醒,他这次替美国人出头,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至少,他这个警察局长就真的当到头了。
胡孝民谦逊地说:“自家兄弟怎么这么见外呢?”
进入十月的第一天,周伍豪再次来到上海,以中共代表团驻沪办事处的名义举行记者招待会。
胡孝民平常很少公开露面,亲自以记者的名义,去了马思南路107号。
汤伯荪得知胡孝民要“深入虎穴”,很是担忧地说:“区座,让我去吧?”
胡孝民摇了摇头:“不入虎穴不得虎子?我还没跟周伍豪打过照面呢,这次会会他。”
他换上一身普通的西装,戴着眼镜,脖子上挂了部相机,再戴个鸭舌帽,谁敢说他不是记者?他的证件,是经得起查询的。
汤伯荪坚定地说:“我加派人手,随时支援区座。”
胡孝民摇了摇头:“不用,共产党也不会吃人。再说了,在我们的地盘,他们敢闹出什么妖蛾子?”
走进马思南路107号时,胡孝民心情特别激动。这里面的工作人员,都是他的同志。就算对方不知道他的身份,可胡孝民依然觉得很亲切。
上海工委书计牛文少,在记者会之前,向周伍豪报告:“周先生,这次的记者招待会,来了不少生面孔。”
周伍豪不以为然地说:“生面孔好嘛,让他们也看看,我们是不是有理有据。”
牛文少突然说道:“有一个人,好像是军统上海新区的胡孝民。”
周伍豪心里一动:“哦,确定吗?”
他当然知道胡孝民的真正身份,这位潜伏在敌人心脏的同志,忍受着孤独和误会。被人骂汉奸,现在又是特务头子,可这些流言蜚语,从来没有改变他的信仰。
今天周伍豪要发表的声明,有些内容,就是根据码头情报组提供的情报而写的。
牛文少笃定地说道:“他化了装,但应该差不了。”
周伍豪说道:“让他看吧,只要他不声张,我们也不点破。”
如果有机会,他还想跟胡孝民见一面呢。只不过,在大庭广众之下,他想跟胡孝民谈话是不可能的。
周伍豪的声明措辞很强烈:八月以来,内战越打越大,现已打至察哈尔大门,政府使用兵力达9个军,多由冀、热、绥三方面向张家口进攻。从九月二十九日开始,局势异常严重,中共不能不认为,政府业已最后决心破裂和平商谈,公然宣告全面破裂。
“因此,目前所造成之一切严重后果,皆应由国民党一党史政府岁之!”
有记者问:“国共能否停战?”
周伍豪说道:“目前停战关键在于停攻张家口,决不能在中共解放区政治经济中心之一遭受猛烈攻击之时,仍可进行任何谈判。要在内战炮火中召开国大,不仅中共不能参加,政协中之其他民主分子、各党派皆无法参加,此种国大,必为分裂之国大无疑。”
周伍豪又说道:“中共决不屈服于内战的奴役之下,而将依靠四亿五千万人民进行全面抵抗。”
几天之后,民盟代表在上海红棉酒家招待记者是也说道:“惟目前时机不对,为了避免国家的分裂,民盟不仅决定不参加国大,且敢于向社会呼吁,希望全国同胞一致反对这种会议的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