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摸寶天師-第477章 憑什麼看不起他熱推

摸寶天師
小說推薦摸寶天師摸宝天师
沈秋正要开口,突然感觉脚板被人猛踩了一脚,炸裂的巨疼涌上心头。
抬头看到踩自己脚的不是别人,正是身旁站着的秦轻语,这妞儿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明明踩了他的脚,却跟没事人似得面无表情。
“老爸!你凭什么看不起沈秋!”
沈秋没开口,就有人开口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沈秋的头号粉丝晨晓彤!
晨晓彤小手叉腰,撅着嘴巴喊道:“慧根大师都认同了沈秋,就说明沈秋有这个实力,难道你也觉得你女儿的眼光不行么?你不能因为自己的情绪而藐视沈秋,毕竟那是你和三爷之间的恩怨,凭什么要沈秋来背这个黑锅呀!”
晨江南瞬间面红耳赤,尤其自己最不愿意提及的往事从小女儿的口中说出去,那滋味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打住打住打住!那就让你的沈秋来吧!不就是一件宝贝嘛……”晨江南故作镇定,主动打开了眼前的高级合金的箱子:“沈秋你最好不要辜负老和尚对你的期望,我跟老和尚几十年的朋友了,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给后辈铺路!”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高级合金盒子随之打开,里面的宝贝随之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茶室内的光线原本略显的暗淡,也是在盒子打开的一瞬间,屋子里突然就多出了一抹瑰丽的光芒,这宝贝已亮相,就连一向表情冷淡的秦轻语都情不自禁张大了小嘴。
凤冠!
这是一顶古时候女人结婚佩戴的凤冠!一顶四凤的凤冠!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摸寶天師-第477章 憑什麼看不起他鑒賞
以四只凤凰为原型,穿插了羽毛、镂空银饰、珍珠、翠云、翠叶的凤冠!
整个凤冠的四只凤凰全部做成了腾飞的姿态,且四只凤凰的口中都吊有闪亮的宝石作以装饰,冠下搭配了精美雕刻的大花朵,每一个花朵都呈现出含苞待放的姿态,恰好跟四只凤凰形成了明显的映衬,整个凤凰头尾项链,一眼望去全部都是珠宝,哪怕是见多识广的慧根大师也是面露惊讶的神色。
综合来说这尊凤冠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豪气!就冲这架势绝对算的上是一件稀世珍宝。
“来吧沈秋,你来做鉴赏吧!我就看你能够能不能说出这件宝贝的来源,你要能说出个子丑寅卯,就说明你小子的名气不是炒作出来的,我晨江南认定你有几把刷子!”
让人出乎意外的是,茶室中几乎所有人都叹为观止的同时,沈秋却始终表情镇定,并没有流露出夸张的表情,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沈秋绝对是最淡定的一个。
沈秋不慌不忙做了个请的手势:“按照鉴宝的流程,不应该是晨老板先说说这件宝贝的出处吗?晨老板请!”
“那行!我就跟你们说说这宝贝的来历!实话实说,几年前花钱从一个日岛人的手上买回来的,这件宝贝是当年的战争时期被日岛人抢走的宝贝,一直流落在日岛的民间,一年前我无意间看到了这件宝贝,第一眼就被这件宝贝吸引住了,不惜动用了我在日岛的所有资源,花费了一笔不菲的钱才从日道人的日岛人的手上将这件宝贝带回了国。”
“花的钱对我来说算不上什么,关键是我能把流落在外的宝贝带回了燕京城,咱中国人的宝贝怎么能被日岛人拿捏在手上,咱不能让老祖宗蒙羞!不管花多少钱,就算是倾家荡产我也要把它带回家!”
晨江南简短的一番话,引起了现场众人的鼓掌,慧根大师第一个起身鼓掌,沈秋也跟着投以敬佩的目光。
目测这晨江南也就是脾气火爆了些,除了那个绿王的称号,人品还是可以的,就冲他花钱把宝贝带回国内,那还是值得肯定的。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衲最欣赏的就是晨老板的这种家国情怀,这些年来晨老板的事业一直没有攀升到最顶峰,是因为他这几年都在为回流的宝贝做出贡献,老衲真心佩服不已,也希望在座的后辈能够以晨老板为榜样,不忘初心,心有大国!”慧根大师起身朝晨江南鞠躬,以此来表示他内心的敬仰。
“行了老和尚,你可别把我捧得这么高,我也是有私心的!”晨江南面露笑容指着桌上的凤冠说道:“这不是马上要举行燕京赏宝大会么?我就准备用这件凤冠出战,希望这件宝贝能够将我晨家的店铺更上一层楼,如果晨家这次如果能够晋升前三名,我就将这顶凤凰捐献给国家!本人说话算话!决不食言!”
“哈哈哈哈……”慧根大师仰头发出长笑:“晨老板,你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了,赏宝大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每年都能杀出无数的黑马,还记得去年的赏宝大会的冠军么,那件龙鳞玉佩,外表丝毫不起眼的一件玉器,却打破了有史以来最高估价的记录,8.9个亿的价格!”
慧根大师的言下之意已然很明确了,晨江南这件凤凰虽然惊为天人,但综合来看估计应该还没到达八个亿的程度,甚至进入前三的可能性都非常的渺茫,由此可见接下来的燕京赏宝大会的竞争该是多么的惨烈。
“哈哈哈……”
晨江南自然听出了老和尚的弦外之音,连连摆手说道:“先不说那个,我今天就是来让大家开开眼界的,来吧沈秋,到你表演了!你说说我这顶凤冠的价值能不能到达8个亿的地步!在你心中它有没有资格成为赏宝大会的前三的存在!”
沈秋微微摇头开口说道:“对不住了晨老板,我本人也没参加过燕京的赏宝大会,倒是在江城亲身体验过一次,现场的角逐非常的精彩,可以说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赢家是谁,单说晨老板的这件凤冠肯定是有资格杀进赏宝大会的名次榜单!”
晨江南对沈秋嗤之以鼻:“到底是吴老三教出来的徒弟,说话跟放屁一样等于没说,谁都知道名次榜的就是前三十的排名,我花了那么多的钱,要是连前三十的名次都进不了,那我晨江南不就是去丢人现眼的吗?”
沈秋懒得跟晨江南斗嘴,这老家伙似乎卯足了劲跟自己过不去,自己作为晚辈也没必要跟他斗嘴,他倒是很乐意用面前的这尊凤凰来堵上他的嘴巴。
“晨老板的这件宝贝是一件四凤的凤冠,甄别这件宝贝之前我先大概阐述关于凤冠的起源,凤冠起源于明朝早期,原先只有宫中的皇后、妃子佳丽才有资格在出嫁、重大典礼的时候佩戴,到后来明朝晚期的崇祯时期,凤冠才得以传到了民间,民间达官贵人的女人也可以佩戴凤冠的,只是民间凤冠有一个硬性的条件,她们所佩戴的凤冠上只能有凤凰的图案,决不能出现龙的标志,因为只有皇帝的女人才配拥有龙形的雕刻,普通的凤冠若是配上龙形雕刻可是要砍脑袋、诛灭九族的大罪!”
“所以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晨老板的这件凤冠是民间打造制作出来的一定凤冠,不是皇室匠人所打造出来的,尽管如此,它也具备了四只凤凰的雕饰,放在明清的任何时期,单凭这么重量级别的珠宝加持,哪怕是在皇宫内,也是惊艳四座的存在,就算是皇帝妃子的龙凤凤冠,也不一定比它精致!”
晨江南的不屑表情略有收敛,但语气仍然带着挑衅:“沈秋,你倒是说说这件凤冠是那个朝代的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