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zud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 愛下-第六百零三章 一刀的事看書-tgb2j

仙俠小說 , , 0 Comments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哇——
彤红的霞光里,老鸦立在枯树嘶鸣,一大一小两个道士挎着包袱,道路前方,是小镇的轮廓,高高的坊门下方,不少身影出入路过歪斜的土地庙。
“这儿挺热闹的。”
孙迎仙带着明月一路过来,走进这座镇子,人声喧哗,摆摊的小贩招呼着过往行人;推着车的老汉坐在街边歇息,看着街上人来人往,拿过毛巾擦去额头的汗渍;挎着篮子的妇人蹲在菜摊挑挑拣拣讨价还价,随手拉过想要跑去糖葫芦摊的孩子。
一片熙熙攘攘,有序而嘈杂。
道人悄悄掐着手指观察四下,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在街上买了些饼子,便去镇中的客栈,定了那种十几人住一间的大通铺,一大一小选了靠近窗户的两张床,就是被褥有些潮,隐隐还有股霉味。
苏柳之地商道繁荣,途经这里的商旅行人不少,夜色降下,这间大房片刻间住满了人,多是一些赶车拉货的粗糙汉子,弥漫一股汗酸味。
“凑合过一夜,明早一起就离开。”
道人从黄布袋子里掏出两张饼子,递给明月一张,这还是从陆家村出来时,小纤亲手给他烙的。
“抠门。”明月狠狠夺过饼子,瞪了道人一眼,就着水吃完,躺去床上,听着屋里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怎么也睡不着,望着窗外清冷的月色,有些想还在山里的母亲了。
“也不知道母亲一个人会不会无聊,没人陪她说话……”
枕着手臂呢喃一句,翻了个身,正想看看孙迎仙睡着没有,就见对面床铺隆起一坨,有微微的光亮从被子下面缝隙透出来。
明月下床一把将被子揭开,就见道人撅着屁股,点着不知哪里来的蜡烛,正翻着一本乏黄的书。
“你这是在做什…..看书?能给我也看看吗?有些想母亲,睡不着。”
“看了,你更睡不着……呸呸。”
道人飞快一阖将那本书合上揣去怀里,一口气将蜡烛吹熄,将小人儿轰去床上,拉过被子也躺下。
“本道这书,内容所含之法,博大精深,各种招式极为苦涩难懂,需长大后,通晓天地之理,人伦大道,才可领会,本道也只能观摩小会儿,不敢就久视。”
两人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通,也渐渐安静下来。
…….
夜云游走,月色洒下的清辉阴了下来。
呼呼~~
长街泛起薄薄水雾,夜深人静的小镇风呜呜咽咽跑过街道,偶尔传来的几声犬吠里,薄雾晃动游离。
汪汪汪——
小镇犬吠陡然喧哗,院中房屋烛火亮了一下,窸窸窣窣的声响里又赶紧熄灭,院中黄犬绷着绳子狂吠几声,随后夹起尾巴呜咽的缩去窝棚里面不敢出来。
镇子变得死寂,几缕青烟漫过长街,摇摇曳曳像是闲逛般分去各处,贴着附近房屋窗户缝隙飞快渗了进去。
客栈灯笼在风里晃着绳索,明月睁开眼睛,侧脸看去窗外,伸出小手捅了捅邻铺的道人。
“坏道长,外面有妖气。”
“睡觉!”
孙迎仙转过身,将被子蒙住脑袋,不是害怕,而是不想多管闲事,五通神在南方一带多有灵显,乡人祭拜能得钱财,许多人崇信,去惹了少不得沾上一身骚,还被迷信之人拿棍棒追着撵。
“可…..可是,它们钻进女子房间了。”明月坐起来,竖起耳朵倾听,外面隐隐约约好像有女子的呻吟,甚至不止一处,就连这座客栈,好像过往商旅的家眷房间也有声音传出。
“坏道长,这些女子在叫什么…..”
“啊——”
那边地铺上,被褥唰的一下蹬开,道人捂着耳朵翻坐起来,瞪着前面墙壁:“不管是人是妖,本道最恨欺辱女子!!不管了!!”
起身冲出房门,循着妖气边走边从腰间袋子里翻出几张黄符夹手指间,另只手掐着指决不停在面前写写画画,口中咪咪哄哄的念叨法咒。
有开门出来撒尿的客人刚走出门,就过去的道人隔空撞进房里,片刻,走到相隔不远的门口停下,呯的一脚,房门踹开。
挂有帷帐的床榻里,一道影子猛地抬头,闻到黄纸的气味,“道士?”下一秒,帐帘嗖的掀起,里面黑夜径直冲去窗户。
“别跑!”
孙迎先快步过来,几乎不带停息,掐着的指决点去榻上神色呆滞的妇人额头的同时,撞开窗棂跳去大街,突然的巨响将榻上的妇人还有一旁安睡的男人惊醒过来,前者反应过来,房里来过人,吓得一把搂起被子遮去身上发出尖叫。
“有贼啊——”
一时间,整个客栈喧闹起来。
长街上,步履在人的脚上踏踏飞奔、落下,孙迎仙看着前面就要飘去天空的一团青烟,手中四张黄符激射出去。
“想跑!给本道下来!”
敕令!八方神鬼听吾令!
道人洒去天空的黄符亮起敕文,瞬间贴去青烟,嘭嘭嘭接连火焰炸开,那团烟雾传出凄厉惨叫,顿时化作一道身影直直落去地面。
“真当本道没本事?”
孙迎仙从宽袖里抽出一根红绳,在食指拇指间拉开一截,地上那道身影挣扎,道人抬脚就是一顿猛踹,压着对方手肘,红绳飞快穿过去,沿着胳膊、头颈,再到双腿膝盖,捆的结实。
“幸亏你不是个女妖怪……呐呐,等会儿本道送你一个大造化,你可不要怨恨啊,这可是好事。”
道人翻出袋里的降妖镜,吹了吹上面灰尘,有好些年没用了,夹去腋下,这才将腰上的黄布袋取下来,就要罩去地上被捆的那妖物。
‘坏道长,小心。’
明月声音悄然传来道人耳旁,孙迎仙抖了一个激灵,连忙抬起视线,前方街道上,不知何时多了四道身影,高矮胖瘦均有,站在薄雾里像是没着地般,摇摇晃晃。
“五通五通……这里一个,那边还有四个。”
道人数了一下,将腋下的降妖镜拿过手里,悄然转了一下方向,将地上连带那边的四个一起映在铜镜当中。
显出的是猪马蛇狗鼠的模样……阴沉沉的盯过来。
“那个…..唔…..可否稍等。”
道人连忙摆了下手,捏着降妖镜,侧过身子朝他们边往客栈走边说道:“让本道先回去睡上一觉,明日再来如何?”
呵呵呵~~~
薄雾里,四声轻笑阴沉传出,那四道身影飘然而起,伸手抓去地上被捆缚的同伴一瞬间,其中有身形偏过头,看去客栈角落。
“谁?!”
一道短小的黑影拖着长尾唰的冲出阴影,划过门口灯笼照来的火光,映出浅红的绒毛,嘴里叼着一拔小刀。
四肢落去地上的刹那,化出小孩模样,手里紧握的小刀,与四道身影下方穿了过去。
嘶拉~噗噗噗~~
布帛撕裂断开,血光飞溅,有东西掉进了裤裆里,粘稠的殷红糊了一片。
道人下意识的夹住腿,捂去裤裆,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小狐狸,太他娘的狠了,谁教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