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斬月-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稻花江之戰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夜晚,七点。
众人一一上线,清河郡城再次变得热闹繁盛起来,加上陆陆续续赶来的人,一鹿这次凑足了近7000人之多了,在版本地图内已经算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了,而且不断有玩家得到消息抵达清河郡城,以至于当大家全部上线完毕之后,郡城内就差不多有25W左右的玩家力量了。
这些,已经是全部了,因为这种类型的版本活动里,也有一些玩家喜欢以“散人”的方式去战斗,在地图里寻找那些零星的大襄王朝、叛军兵力加以狩猎,这样免受大队人马行军的拖累,而且一旦机会好,就能吃一大口饱饭,事实上如果我不是流火军团的统领、一鹿的副盟,我也愿意这么干,跟着主力一起行动,束缚实在是太多了。
毕竟玩游戏嘛,谁愿意听人号令?还不是都喜欢我行我素来着。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斬月笔趣-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稻花江之戰推薦
“出城吧。”
我纵身从城头上跃下,沉声道:“流火军团,全军出击,目标河东郡郡城。”
“是,大人!”
玩家们也络绎不绝出城,林夕骑乘着白鹿,走在一鹿的前方,就这么不远不近的跟在我身后,不管怎么说,一旦大战的时候,真正愿意拼命去抱拳流火军团兵力的玩家公会,非一鹿不可,说到底终究都算是一家人。
……
半小时后。
漫山遍野的人马出了清河郡的疆界,进入河东郡版图,就在我们进入一片茫茫沃野之中后,就看到一些零星的轩辕帝国人马在回撤,一群群伤兵三三两两的迎面走来,看军团徽记,是岭南行省的银屏军团的士兵,隶属于南宫驰麾下的人马。
“站住!”
张灵越猛然一箭射落在一群伤兵脚下,道:“来人止步,接受流火军团查问!”
“流火军团?”
一名老兵眼睛发光,急忙将火把高高举起:“请问……是流火军团来增援河东郡了吗?”
“上前问话。”
“是!”
老兵带着一群伤兵走来,足足有上百人,一个个身上裹缠着纱布,而我则第一时间用十方火轮眼查验了一下,确实是真伤,这就很大概率上排除是奸细的身份了,于是皱眉道:“说说看,你们从哪里来,为什么撤退?”
老兵看着我领口的三枚金色将星,心头一颤,急忙单膝跪地:“银屏军团第五兵团第11营什长马全有参见北凉侯!”
其余士卒纷纷下跪,看得一旁的风沧海、周大同、蓬蒿人、子熊等玩家禁不住的侧目,有的态度淡然,有的则透着无法掩饰的羡慕,走军团系统的玩家,有谁会不羡慕我眼前的身份与地位。
“起来吧。”
我一抬手,问道:“说说看,前面战况如何了?”
“稻花江上正在激战。”
老兵咬着牙,道:“奉陛下旨意,银屏军团的近半兵力抵达稻花江之后立刻构筑防线,在沿途抵挡大襄王朝铁骑,以免他们过江继续向北入侵,但我们的兵力只有对方的不到十分之一,抵挡得实在是太辛苦了,每一秒都有许多将士阵亡、受伤,南宫驰统领下令,受伤之人自行后退,前往清河郡寻找庇护,我们军团已经派不出人手护送伤兵了。”
我皱了皱眉:“南宫驰统领在哪?”
“铁龙桥!”
老兵沉声道:“大襄王朝的铁骑一次次的想要夺下铁龙桥,依靠这座桥长驱直入,我们统领大人率领重兵扼守铁龙桥已经长达两天两夜之久了,君侯,请速速率领流火军团驰援吧,不然的话……银屏军团就真的要全完了!”
“知道了。”
我伸手向后一指,道:“从这里前往清河郡的通道都已经被我们清理过了,不会有什么危险,你们赶紧去清河郡吧。”
“是!”
……
看着一群伤兵走远之后,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出发吧,目标,稻花江,铁龙桥。”
“是,大人!”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斬月 起點-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稻花江之戰熱推
众人再次匆匆上路,而越是往前,我们遇到的伤兵、溃军就越多,可以想象前方的战事不是一般的惨烈,而就在十分钟后,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前方的稻花江上一片火光冲天的情景,并且在我凝神定气的时候,耳边已经能听到戈矛碰撞杀伐的声音了。
“加速行军!”
一拽乌獬豸的缰绳,我率先冲了出去,而身后则铁蹄滚滚,无论是流火军团,还是玩家的方阵,都开始大幅度提升速度了。
正前方,冲出丛林之后,一条浩荡大江横亘在前方,水流湍急。
稻花江,一条将岭南行省一分为二的大江,有数十道支流,正是这条稻花江灌溉了两岸岭南行省的千里沃土,使得这里变成了人人羡慕的鱼米之乡,而此时,这条稻花江也阻隔着强敌,保护着身后的子民,发挥着余热。
稻花江上,一道道水流漩涡激荡,别说是人类涉水而过了,就算是一般的小船恐怕都承受不了这么湍急的水流,而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银屏军团才能阻挡这么久,而就在稻花江上,一座长桥宛若长龙横亘两岸一般的横卧在大江之上,是一座很有一些年代的石桥,名为铁龙桥。
铁龙桥北岸,无数银屏军团士兵正在浴血战斗,前排盾牌兵连成的倒下,后排弓箭手箭落如雨,而长桥上,则是一群群精悍的大襄王朝铁骑,接连对守桥士兵造成猛烈冲击,不仅于此,桥下的江水居然也不停盘旋出一道道涡流,铁戟、长剑一般的水流疾射,不断将桥上的守桥士兵射杀、卷落水中。
江水之中,有金色符咒光辉闪烁,被人施法了。
精品都市言情 斬月 起點-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稻花江之戰讀書
“这样啊……”
张灵越不禁倒吸了口冷气,道:“大人,这条稻花江可不容易镇守啊,江水显然已经被大襄王朝的术士动了手脚,铁龙桥又是岭南行省最大的大桥,桥上四平八稳,而且桥面宽广,足够容纳数十骑并行,太适合大襄王朝的铁骑冲锋了,即便是换了咱们流火军团上,恐怕损失也会极大。”
“率领神弓营和铁步营上,多准备一点铭纹长枪,咱们没得选。”
“是,大人!”
于是,就在我一掠而过,进入银屏军团阵地之后,就看到一名佩戴统领徽记的战将踉踉跄跄走来,正是南宫驰,他满脸是血,额头上似乎中箭了,只是折断,却尚未拔出箭头,流血不止,而且胸前一大片烧黑,显然是中了对方的法术,就这么一个箭步冲到了我面前,也不管我们之间的过去有些龃龉,就这么单膝跪在我面前,伸手死死的握住我的手。
“北凉侯……北凉侯……”
他声音颤抖:“流火军团终于来了,终于来了……求北凉侯马上率领流火军团替换下银屏军团,给银屏军团留下一点点火种吧!”
我点点头:“南宫统领,夜色太黑我看不太清楚,但现在银屏军团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呢……”
他一声苦笑,在两名万夫长的搀扶下站直身躯,有些失魂落魄,道:“我在这里抵挡大襄的铁骑数日之久,前方迎击南方的蛮子,后方还被行省内的叛军接连冲击,我堂堂的甲等银屏军团号称三十万精锐,如今恐怕连三万都不到了。”
“知道了。”
我一颔首,挥手道:“张灵越,立刻指挥流火军团进入阵地,接替银屏军团的阵地,在后方三十里外立下营寨,让银屏军团的兄弟军队养伤、休息。”
“是,大人!”
“北凉侯。”
南宫驰一把握住我的手,眼中泪光闪烁,道:“我南宫驰之前于你……对不住了,但从今日开始,南宫驰的半条命就是北凉侯你的了,但有驱使绝无二话。”
我点头一笑:“我也只是奉王命罢了,南宫统领快去休息整备吧,或许万一……我们流火军团败了,还得你们银屏军团驰援我们。”
“嗯,一定!”
南宫驰带人退了下去,张灵越则率领流火军团的精锐已经顶上去了,成群的铁步营锐卒提着重盾、长枪,在铁龙桥北岸立阵,一根根泛着寒意的长矛直指南方的大襄王朝铁骑,后方则是密密麻麻的神弓营,如今一张张战弓拉成了满月,笔直的对着南方江岸。
“重炮营。”
我看着南岸,道:“把重炮架设在岸边,准备炮击南岸敌军。”
“是,大人!”
重炮营统制凌冲一身黝黑铠甲,抱拳道:“属下这就去办!”
……
不久之后,大襄军队在流火军团换防之后大约沉默十分钟,之后马上发动进攻,成群铁骑梯次冲锋,“蓬蓬蓬”的撞击在铁步营的重盾与长枪之上,而后方的箭矢齐射之下,大襄铁骑不断倒地,但冲锋没有停止,似乎是要执意突破防线,进入北岸。
“蓬蓬蓬——”
两侧,流火军团的炮火齐鸣。
然而,那一枚枚火红的炮弹打到了稻花江江心位置的时候,却不断激荡粉碎,就像是轰在了一道无形壁垒上一般,空中不断有金色符文闪烁,显然在江心被设置了一道禁制,类似于结界一般,我的炮火已经打不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