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 線上看-第八百七十八章 換酒的真相!鑒賞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有了唐三雄的低头示好,这顿饭还是很尽兴的,很快的,第二壶酒也已经见了底。
眼看着第三壶酒又要开启,唐锐突然借口方便,起身进入卫生间。
唐三雄与唐玄镜二人,仍在推杯换盏,好不痛快。
殊不知,当唐锐关闭房门的瞬间,便一个闪身,从窗户跃了下去。
宛如轻羽一般悄无声息落地,唐锐身如鬼魅,在诸多别墅中闪转腾挪,终于,他停在一座名为静心的别墅前面。
这里是整座天盛苑的后厨,并不对外开放,但对于唐锐来说,要进入静心居,易如反掌。
“你们猜猜,月华居中的客人是谁!”
静心居的大厅中,一个肩膀绑满绷带的服务生正滔滔不绝,“昨日,唐门刚刚敲定了第四位继承人,而这位四公子,现在就在月华居中用餐。”
周围几个服务生顿时神清目明,纷纷高谈阔论起来。
“难怪老板和那位贵客,都要留在月华居,面对这种大人物,肯定要留下敬上几杯的。”
“绝不是敬几杯酒这么简单,如今老板与唐烈公子分道扬镳,想在唐门站稳脚跟,势必要找到一位新主。”
“前三位继承人的势力版图已经成型,即便跻身进去,恐怕也只能是一个边缘角色,倒不如抱紧这位唐四公子的大腿,即使他在将来继任家主的概率不大,但在唐门之中,至少也是绝对核心的存在了。”
这些人正指点江山之间,突然有人注意到唐锐的靠近,脸色一沉,起身呵斥。
“你怎么进来的,没看见院外的提醒吗!”
“是您!”
肩缠绷带的服务生闻声回头,却是吓得从沙发上跌落下来,慌忙阻止这些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知道这是谁吗,还不跪下给唐四公子谢罪!”
这名号一抛出来,众人顷刻间抖若筛糠,带着满脸的惊惶与恐惧,齐齐跪倒在地。
“用不着这样。”
唐锐淡笑着摆摆手,走到绷带男的面前,“被龙剑寒抓碎肩膀,就这么简单处理一下?”
由于紧张,绷带男已经疼的冷汗直冒,但他还是努力赔上笑脸:“我们虽然不是唐门子弟,但也是效忠唐门,怎么能给唐门丢人,这点小伤小痛,根本就不算什么!”
“不错。”
唐锐取出几支太乙金针,瞬息间落针出去,“但既然受了伤,就应受到最好的救治。”
这几针如落雨打身,只感觉温润轻柔,激不起半分疼痛,更神奇的是,那种撕裂般的痛楚竟悄然消失了。
“动一动肩膀试试。”
“这……”
纵使怕疼的厉害,但绷带男还是闭上眼睛,活动了两下肩膀。
优美都市小说 超能仙醫-第八百七十八章 換酒的真相!閲讀
而后,他倏然睁开双眼,尽显狂喜之色。
扑通一声跪下,他信誓旦旦:“多谢四公子出手治好了小人的肩伤,四公子有何吩咐,小人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在场众人都知道他的伤势如何,只凭几支银针,就让他肆无忌惮的活动肩膀,这根本就闻所未闻!
唐四公子的名字,顿如神明一样烙印在了这些人的心中。
“既为唐门效忠,就不要随意向人下跪,都给我起来!”
“是!”
绷带男立时起身,浑身热血滚烫。
很显然,唐锐已经完全俘获了这些人的心。
“我问你们一件事,需如实回答。”
见时机差不多了,唐锐终于说明来意,“今日,唐三雄是不是要用桃花甘露招待玄镜长老?”
众人齐齐点头,绷带男更是说道:“桃花甘露就在后厨冷藏,但不知为何,老板突然又命令我们换酒,不过请四公子放心,天盛苑中有美酒无数,老板绝非吝啬,没有拿出桃花甘露,肯定是有他的原因。”
精品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第八百七十八章 換酒的真相!相伴
“把桃花甘露拿来给我看看。”
“是,您请稍等。”
数秒后,一个粉色玉瓶出现在唐锐面前。
抛开酒水本身,光是这玉瓶就质地上佳,是一件难得的宝物。
唐三雄为了准备这份厚礼,看来是大费心思,突然舍弃不用,就显得越发古怪起来。
而当唐锐开启玉瓶,嗅到那一股清透悠扬的酒香,所有疑问都在这一刻迎刃而解。
“原来是这样。”
唐锐轻语,嘴唇轻轻扬起。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 起點-第八百七十八章 換酒的真相!鑒賞
众人听不懂话中深意,却也不敢多问,只能老老实实守在旁边。
下一刻,唐锐突然说道:“天盛苑精通药膳,既有药膳,自然就不缺中药,我说几味,你帮我拿来,顺便再取一个酒壶过来。”
等这一切准备就绪,唐锐先是往酒壶倒了些许桃花甘露,随即又把那些中药捏碎混合,倒入酒水,迅速摇匀。
“四公子,您这是?”
一众人顿时目瞪口呆。
唐锐微笑着把酒壶揣进怀中,意味深长告诫:“此刻之事,如若说出半个字眼……”
“我等明白。”
听出了唐锐的刻意停顿,众人忙不迭表示忠心,齐齐开口。
满意的点点头,唐锐吩咐绷带男把桃花甘露放回原位,自己则以最快速度,返回到月华居之中。
“四公子,你躲的可是够久啊。”
看见唐锐重新出现,唐玄镜大笑开口,“快快快,自罚三杯才是!”
唐锐顿苦笑不已。
都说唐玄镜是坎水长老,但在他看来,分明就是酒水长老啊!
难怪唐三雄会在桃花甘露中大动手脚!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第八百七十八章 換酒的真相!讀書
当这顿饭结束,唐锐率先带着女孩们离开,唐三雄则是把唐玄镜扶到了月华居的楼上卧室,让他暂且歇息。
甫一下楼,唐三雄便拨出一通电话。
“唐老板此时打来,有何贵干啊!”
听筒中传出一道敌意的声音,若是被外人听到,一定会震惊不已。
因为这声音的主人,正是唐烈。
唐三雄眸中闪过慌张,身体都谦恭下来:“公子,我也是无奈之举,若不能第一时间把自己抽离出来,现在就没办法得到玄镜长老和唐锐那小子的信任啊!”
“什么!”
唐烈的声调猛然拔高,数秒后,强压着震惊反问,“你的意思是,你这一切背叛举动只是演戏,真正的目的是帮我挽回颓势?”
“是这样的!”
“我如何相信你!”
“您现在不必相信我,再等三日,巅峰交流会的时候,我自然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抬头看了楼上一眼,唐三雄眼中,喷出一抹凛冽的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