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wy4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猛卒 線上看-第一千零二章 駕臨劉府-3i7o9

歷史小說 , , 0 Comments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在州衙内的一间小院子里,院门口站着四名侍卫,他们神情肃穆,目光中透着悲伤,刺史孟晓上前低语两句,侍卫们看了一眼岳京,但还是闪开了。
“岳参军请跟我来!”
孟晓带着岳京进了院子,来到病房前,正好遇到一名老医师出来,孟晓连忙问道:“王医士,召王如何了?”
老医士摇摇头,“估计熬不过今晚了。”
说完,他连连叹气走了,孟晓走进房内,两名侍女连忙让开,岳京一眼便看见了躺在床榻上的召王,浑身浮肿的厉害,小腿和脸上都肿胀成了透明色,看起来格外惊心动魄,他已陷入重度昏迷中。
“还要再看吗?”孟晓问道。
岳京摇摇头,确实没有必要再看下去了,他退出了院子,孟晓又问道:“岳参军要回去吗?”
岳京沉吟一下道:“我再等两天吧!就住在附近客栈,若有消息,请派人通知我。”
孟晓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对方要得到召王的明确死讯,这自然也是长安的要求,不上不下的病情,长安是不会接受的。
孟晓点点头,“我估计明天一早岳参军就能得到消息了。”
………
当天晚上三更时分,召王李偲在杭州州衙内病逝,享年六十岁,天刚亮,岳京便在余杭县用鸽信向长安发去了召王病逝消息。
长安安善坊内,靠近坊门附近有一座占地约十亩的民宅,虽然牌匾上是普通民宅的白底黑字,不是官院或者官宅的红底银字或者红底金字,但大家还是看得出,这座宅子的主人不同寻常。
虽然郭宋对商人比较宽待,降低商税,取消商人的很多不合理限制,比如服饰颜色,必须允许商人骑马,允许商人孩子从军以及参加科举、
事实上,不光是商人,郭宋取消贱籍和奴籍,以前的乐籍、奴籍、娼籍、匠籍、商籍等等不公平的身份标志都取消,全面转为平民,只保留了罪籍和军籍,一个贬黜籍,一个是优待籍,当然,罪籍只涉及罪犯本人,不涉及子女配偶,一旦服刑结束,就会恢复为民籍。
而军籍不太一样,它是一种优待,军籍可以减半缴税,如果是因伤退伍,终身都能减半纳税,如果在战场上阵亡,那么他们父母每月都能得到领取五斗米和一斗盐的补助,去世也能得到一口官府补助的棺材,阵亡者的儿女终身也能享受税赋减半。
所以自从平籍国策推出后,商人也是普通民籍了,和普通百姓没有什么区别?
但商人大多比较有钱,有钱当然就想过得舒服一点,但在奢侈方面却是有限制的,主要涉及衣食住行,衣服主要是郭宋提倡节俭,严格禁止穿拖地长裙,也严格禁止用华丽的蜀锦做衣,不光是针对商人,所有人都一样,就连王妃也从不穿拽地长裙,食物方面也是鼓励节俭,反对奢侈浪费,禁止食用奇珍异食。
在身份方面的限制主要涉及行、住以及娶妾,娶妾就不应说了,没有一定身份,娶妾是不可能的。
其次便是马车,没有官职或者爵位,不允许乘坐马车,只能坐驴车或者牛车,船也是一样,没有官职和爵位,不能能拥有私人乘船,要么去坐航运乘船,或者可以租下一艘乘船,当然,货船、商船、渔船不在限制范围内,主要是指乘船。
然后就是住宅,住宅最严格,等级分明,一般民宅最大占地不得超过五亩,不过这个规定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适用,目前主要涉及五大府,京兆府、张掖府、太原府、幽州府和成都府,将来可能还会有洛阳和扬州两地。
而即使有官职和爵位,也有等级上的规定,比如你是六品官,在京城只能住三亩的官院,三品官或者县公以上爵位可以住到十亩巨宅,到了宰相级别或者国公爵位,那就能住二十亩以上的豪宅。
一般官职是指文官,而武将则看爵位,有巨大的贡献的商人也是看爵位,比如张雷、李安、史东来三人都有县公爵位,郭萍例外,她是一品夫人。
所以安善坊这座十亩民宅就显得很不寻常了,大家都猜主人至少有县公的爵位。
这座宅子便是大商人刘尚东的府宅,为了让拥有数百艘海船的刘家来长安,郭宋开出了丰厚的价码,封刘尚东为江阳县公,准许他们购买一座园宅,准许他们府宅乘坐双马马车,准许他们拥有私人千石乘船。
其中园宅只能皇族、外戚和国公才有资格居住,连张雷都没有园宅,郭宋居然准许刘家买一座园宅,由此可见朝廷对刘家的重视。
不过刘尚东的父亲刘循深知人情达练,他懂得富不骄奢的道理,他们家若买下园宅,将来会是一个祸患。
所以搬到长安后,刘循拒绝了子孙的要求,放弃购买园宅的资格,只买下了一座十亩的官宅,改成民宅,但他家府门前竖有一块石碑,上刻‘敕造江阳县公府’,表明了府宅主人的身份,人家是县公,有资格住十亩宅。
一大早,刘府便开始张灯结彩,但时间上还是有点仓促,只能把几个大红灯笼挂在大门前。
刘府刚刚接到消息,晋王将来拜访刘家,这可是大事,虽然晋王常常以私人身份去找张雷和李安,但以晋王身份拜访商人,这还是第一回。
上午时分,一支骑兵队护卫着两辆宽大的马车驶入了安善坊,站在门口望风的管家飞奔而回,老家主刘循亲自到大门口迎接晋王的到来,后面跟着刘尚东以及他的兄弟子侄数十人。
不多时,两辆宽大气派的马车缓缓停在府门前,侍卫开了车门,晋王郭宋从第一辆马车上下来,另一辆马车下来的是独孤立秋,他是陪同晋王前来拜访郭家。
刘循连忙上前躬身行礼,“摄政王殿下驾临令刘家,令鄙府蓬荜生辉,小民刘循代表刘府满门,热烈欢迎殿下的驾临!”
独孤立秋连忙介绍道:“这位是刘氏老家主,代宗皇帝曾封他为县子爵。”
郭宋笑着点点头道:“早就想来拜访了贵府了,一直安排不出时间,希望没有打扰贵府。”
“哪里!哪里!殿下能来刘府,是我们家族的荣幸。”
刘循又给郭宋介绍了现任家主刘尚东,众人簇拥晋王和独孤相国向府内走去。
刘家今天开了正堂,郭宋走上正堂坐下,主人刘循陪坐一旁,两边下手分别是独孤立秋和刘尚东,几名侍女进来上了茶。
郭宋笑问道:“老家主住在长安可习惯?”
“还不错!”
刘循捋须笑道:“长安没有我想象那么干燥,很湿润,住在这里还是很舒适的。”
“比起扬州,长安的冬天可能稍微冷了一点。”
“我觉得和扬州差不多,我年轻时在丰州住过一个冬天,那边冬天的冷才让人无法接受,但长安就好得多,没有严寒,下过大雪后,我常常会去花园里走走,欣赏一下雪景。”
“其实园宅那边欣赏雪景会更有意境,刘家为何要拒绝?”
刘循微微欠身道:“感谢殿下的美意,但刘家确实没有资格居住园宅。”
郭宋笑着摆摆手道:“园宅也是分区域,其中西南角那十几座园宅朝廷考虑出售给民间,一方面是为了改善财政,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表彰民间部分杰出人士为朝廷做出的贡献,所以条件会稍稍降低,只要拥有县公爵位,就有资格购买,目前拥有县公爵位的民间人士一共有四人,其他三家都向朝廷提出了申请,只剩下刘家没有动静,这个好机会刘家怎么能放过?”
刘循听说其他三家都提出了申请,他也有点心动了,便问道:“不知向朝廷哪个官衙提出申请?”
旁边独孤立秋笑道:“园宅是由太府寺商宅署负责,刘家可以向他们提出申请。”
“这件事且容我们家族商量一下。”
郭宋呵呵一笑,“不急,你们可以慢慢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