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第396章 神經病相伴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正要跟你说,只有陈普还在了!”
白昊闻言连忙急切地问:“怎么回事,小蕾和林浩呢?”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黛青m-第396章 神經病讀書
女娲窃笑着问道:“哟呵,看你这样子,一时半会儿恐怕还是辞职不了哇!”
白昊听完她这话,算是明白自己栽在这家伙手里,没法逃脱了,不过也还算没办法的心甘情愿——毕竟有求于人家。
唉,资本说话,腰杆子就是硬啊,不过它也有它的软弱性。
好看的都市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線上看-第396章 神經病鑒賞
白昊冷冷地说:“那你到底还要不要了,不想要的话,我就彻底放手不管这烂摊子的事儿,反正云中大学我糊糊弄弄毕业之后随便找个公司上班,你们也别再来求我!”
女娲只好哄着这小祖宗:“好嘛,人家错了,不要这样,你去崆峒海了么,辛苦啦差旅费全都给你报销,赶紧回来,阿姨给你安排了诚意满满的马杀鸡服务哦!”
白昊不屑地说:“得了吧,还马杀鸡,不过你也该收敛收敛了,也就我能受得了你,你那天没看林浩瞅你那眼神?你个骚东西,又给人小伙把魂给勾走了吧?”
女娲无辜地吹着口哨:“反正我也不是故意的,他自己要看我,我能管得了他的眼睛?”
“行吧,我知道了,先不管陈普了,林浩根据我的估计他改造完之后一定会回去临风大学,那边正是危险的地方,你最好把他和林敕带回来,至于小蕾……”白昊深呼吸了一口,“她的来历,恐怕你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只能我自己来处理。”
“嗯,好的,算是你自己老婆你自己搞定,”女娲漫不经心地说,“那我就先过去那边,看看那个什么会飞的大铁到底有多厉害。”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笔趣-第396章 神經病鑒賞
白昊叮嘱了一句:“千万不要轻敌,天人之阁这东西很蹊跷,我觉得甚至有可能和境外的势力有关系。”
女娲愣住了,“你是说国外?”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黛青m-第396章 神經病熱推
白昊深沉地说:“只是那样倒没什么,我说的境外,是指的这个宇宙之外,也就是青辰离开这里去的地方。”
女娲狠狠打了个寒颤,青辰的实力她是最清楚不过的,按照白昊的说法,就连青辰到了境外的话,在那里也不过是被虐成狗的水平,那么恐怖的地方,自己区区一个功德圣人,就好比小乡镇学校的年级第一到了省会城市读高中,面对人家的全年级高手,恐怕连前一百都进不去……
“那岂不是要我死?”
白昊给她逗笑了,“那倒也不至于,你——怎么说也是圣人,机械城是死的,可是修联不至于一点面子也不给你这个大地之母。”
女娲越听越气,立刻不快道:“好哇,心里就知道想着你那个相好的了,连我一点是死是活都不在意了是吧,亏咱们还是百万年的感情,就算只是隔壁的邻居认识几百万年了也不至于像你这样一点死活都不关心吧?哼,不就是因为我现在是你什么老板,你觉得我们现在是雇佣关系我压迫你嘛,好啊,我现在就这劳什子老板都不当了,我名下所有的财产全部都转移给你好了吧?你能不能别对我这样不死不活的!”
刚觉得她有点可爱,忽然白昊就被这连珠嘴炮给顶懵了,她——这是在生什么气?
生杨欣蕾的?不应该啊,没有道理的,还几百万年的感情都搬出来了,自己是有那么忽视她的感受吗——不对啊!!咱又不是她对象,为啥要跟狗屎男朋友一样小心翼翼?
白昊大为皱眉地问了一句:“三妞儿,你是不是在吃醋啊?”
“你……”女娲怒火更甚了,干脆就挂掉了电话,“我吃你妹的酒!”
吃我妹的酒?什么鬼,白昊自认是个独生子女,而且也没有那种“她只是我的妹妹”的习惯,至于酒这种东西虽然也喜欢但是咱讲的不应该是吃醋的事儿么?
这家伙,老是莫名其妙的,唉,管她呢,先回云中大学。
在这个时候,一定得找到老周了,一直以来都忽略了这个家伙实在是自己犯的最大的错误之一,但是奈何他存在感确实太低,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
千里之行,一念之间。
云中大学和离开的时候一样,唯一的差别就是现在静悄悄的,僻静了许多,毕竟也是在上课的时候,实在想看人来人往,那就应该挑选在中午的时候或者早上晚上。
不知道为什么,白昊心里有些感慨,心中对大学怀念起来,明明自己就在上学。
可能是因为青辰的记忆吧,他毕竟是几百万年没有回过学校的人,在最近的这段时间,他感觉自己和青辰的人格融合越来越多了,自己也受到他的影响越来越大。
有时候甚至都不清楚,到底自己有多少是自己,有多少是他,不过也没差别了。不过大学确实是好,要是再回大学的话,那就早点开始写网文,每个月拿点全勤,就算不火,生活也会好很多。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第396章 神經病閲讀
要是火了,更加就不用担心发愁未来了,也不用像当初一样辛辛苦苦上班,去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
风在静悄悄的,不像他第一天来学校报道的时候,首先认识的是唐姳,和林浩手下王金凯那帮打手。
而在宿舍,最先认识的就是老周,当半夜自己从外面回来,他问自己去干什么的时候,明明已经知道自己去见了什么人,看见了什么东西,却还那样问自己,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样的感受?
没想到还有几副面孔,老周啊老周,你可真厉害。
宿管阿姨狐疑地看着他,“不是去比赛了吗,怎么提前回来了?”
白昊耸耸肩,“你没看新闻吗?临海市有天降陨石,把临风大学的会场都砸烂了,好多参赛的学生都被陨石砸死了,我是唯一一个逃命回来的,想着回来点个外卖吃个饭呢。”
宿管阿姨骂了句神经病,也难怪,谁让他说这种话是用这种无足轻重的语气说出来呢,谁听了都觉得像是在扯淡的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