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起點-第332章:滿足你們閲讀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在李承乾看来,诗会这东西,说白了就是走走过场罢了。
只要是有些身份的士子,举办方一般都会提前告知将要诗会上所出的题目。
好看的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笔趣-第332章:滿足你們熱推
而后,那些个士子便会抓紧时间,写出满意的诗词来。
然后在诗会上与那些个士子炫耀一番。
若是还能凭借这些个诗词吸引到那个大户人家小姐的注意自是再好不过的了。
可这事儿,大家一直以来也是心照不宣,没谁会像李承乾这般直接说出来的。
此刻,听闻他直接点破了其中内部,许多人的脸色都变了。
连带着,坐于对面的苏清灵的脸色也有些变了。
她满面不解的望着李承乾的方向,心中只想着:“这登徒子是疯了不成?”
旁的不说,只说在场这二三十位士子,以及这满场的小姐官眷都不是普通人。
这些人中,就算不是勋爵门户的,也得是世家门户出身。
他此时一句话,可是直接将满场人都给得罪了。
苏清灵摇头叹息,心中想着,也得亏是这货是李世民的儿子,若是生在旁人家还如此狂傲,怕是要被人打死的呦。
收到来自苏清灵的鄙视值+63……
收到来自郑楚高的鄙视值+99……
收到来自王兰登的鄙视值+66……
收到……
此时,李承乾的脑海已经被系统提示音环绕了。
他也着实是没想到,自己随便的一句话,竟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收获。
也就在他拿着橘子怔怔出神时。
那与他对话的那个叫王兰登的世家子已然站起身来了。
“听你这话,你好像很会作诗呀。”
闻言,李承乾挑起眼帘望着他:“很会作诗不敢当,但倒也能写几首出来。”
“哦?”
王兰登冷笑一声道:“既然如此,不如你把你的大作拿出来让我等鉴赏一番如何?”
“还是算了吧。”
李承乾随意的摘了瓣橘子丢进嘴里道:“我实在是怕我一首诗作出来,你以后连写诗的勇气都没有了。”
“笑话!”
听见这话,王兰登不屑的笑了。
周遭的人也笑了。
这人的口气也未免太狂了些吧?
他以为他是谁?
还一首诗作出来,让别人连写诗的勇气都没有,这牛吹得真是有点过了。
郑楚高连头都没回,直昂首道:“看你那年纪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能读几年书?”
“你可知,我们这些在场的人,都读了多少年书了?你还想与我们比?”
“你以为,你是那八岁能成诗的秦王殿下吗?”
“就是。”
王兰登朝着李承乾讥笑。
“读多少年书与会不会作诗有关系吗?”
李承乾也不屑的笑了,直道:“有时候,作诗是天赋。”
“那你倒是作一首让我们鉴赏鉴赏呀!”
“就是,我们也想看看,你是如何一首诗做出来,便能让人没有作诗的勇气的。”
这时候,也不止是王兰登等人了,周遭的一群士子也跟着起哄。
甚至坐在帘帐对面的小姐官眷们也都纷纷将目光投到李承乾这边来。
而坐在主位的苏亶则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能与帝王结亲,乃是极为荣耀之事。
况且李承乾与寻常皇子还不太一样。
以他今时今日的受宠程度来说,只要这货不自己脑血栓,干出造反那等忤逆之事来。
否则未来大唐的皇位势必是他的。
若自己女儿能嫁给他,那女儿不就成了皇后了?
苏家不就与今日的长孙家无二了?
况且,他常年在长安城为官,比较了解李承乾这个人,知道他真实的模样,并非是那日在苏清灵的那副嘴脸。
所以,今日邀请李承乾前来,他其实就想着能让李承乾与自家女儿多接触接触。
可他实在是没想到会发生眼前这等情况。
这群家伙也太能惹事儿了吧……
苏亶是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叫这些人过来了。
也就在他满脸阴郁,准备将这几个惹事儿的士子赶出去的时候。
李承乾却缓缓开口了:“苏大人,今日诗题是描写何物呀?”
闻言,苏亶下意识的开口答道:“描写,红颜佳人。”
“红颜佳人?”
李承乾挑了挑眉,下意识的就朝苏清灵的方向望了过去。
见状,苏亶开口问道:“您真的要作诗?”
“当然。”
李承乾看了眼苏亶道:“这么简单的题目,我为何不写一首?”
话落他也没迟疑,直接迈步走到了苏亶的近前。
他丝毫都没有与苏亶客气的意思,直拿起苏亶的狼毫笔,当下便挥舞毛笔在纸上写下诗词一首。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起點-第332章:滿足你們
待到落笔之后,他直抬头望了一眼苏亶,轻笑一声丢掉毛笔,转身而走。
从过去抓笔,待到一首诗落罢,再到丢掉毛笔转身而走,动作一起合成,宛如剑客杀人后收剑时的潇洒。
直当他走到郑楚高近前时,他才停下脚步对他道了句:“你猜对了,我就是你想的那个人。”
说完,李承乾只留给郑楚高一个略带阴邪的笑容,便直接出了屋子。
而听闻他话的郑楚高如遭雷击。
他直直的望着李承乾的背影,他……他就是秦王?
秦王八岁能通篇背诵论语等四书五经,还能作出‘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这般气势恢宏的诗词的事儿,长安城内谁人不知?
可之前他也只是听过秦王李承乾的名字,何时见到过他本人?
而他今日不仅见到了,甚至他还讥讽对方没读过书,这又如何让他不心惊?
他几乎想都没想,直连滚带爬的向外追去。
而见这俩人一前一后的离开,满场众人皆面露惊讶。
这俩人是什么情况?
且不说郑楚高,只说李承乾,他为何走?
是没脸见人?
还是太过自信,觉得这一首诗就能碾压满场了?
但是诗现在在苏亶面前,若他这主人家不准许,也没谁敢上前查看。
可苏亶现在正愣神呢,谁敢出言?
良久后,苏亶才回过神来。
他轻抚胡须,赞叹道:“好诗,真是好诗呀。”
他直将那写着诗词的纸张,小心翼翼的拿起,缓缓吟唱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没错,这首诗正是李承乾抄的清平调。
问世间谁的七言写的潇洒有味道,莫过于诗仙李白李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