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神級上門女婿 txt-第十七章 一劍終結酋長(二更)讀書

神級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神級上門女婿神级上门女婿
手上的重剑飞舞盘旋,林绝一跃而起,已经一剑暴风般的斩下。
这一剑,足以开山劈石,碎金断铁。
天荒酋长眼神凛然,突然狞笑起来:“来得好,既然你是密修会,或者国老会的人,那杀你正合我意。我们神族联盟那边,正好对华夏密修会和国老会的修者有击杀福利呢,杀一个,赏金丰厚。”
“开山铁手。”
天荒酋长一声爆喝,双手随着他的言语,迅速转化为金铁一样的色泽。
对于林绝斩下的重剑,他居然妄想用双手去接。
“不自量力的东西,居然敢捣毁我苦心经营的天荒部落,今日我要用你的血,祭奠先祖之魂。”
天荒酋长神色上满是杀机,看来心头的暴怒,远不像他脸上表仙的那么轻松。
“华夏修士,你和我们异族比力量和体魄,是不是太找死了一些?我就硬接你这一剑,让你为你的无知和狂妄,付出生命的代价。”
爆吼中,天荒酋长的双手瞬间更是恐怖,原本金铁的色泽更加浓郁,都散发出了金汤一样的质感。
对于林绝的重剑,天荒酋长压根不屑。
他这双手,足以撕扯一般材质的重剑
然而,当一接触林绝的重剑剑锋那一刹那,天荒酋长的脸色就猛然大变。
“什么?居然是陨金重剑?”
天荒酋长惊骇欲绝,疯狂咬牙,就想强行接住。
接不住,胸口的脆弱之处就要暴露出来了。
“果然,异族都是些盲目的蠢货,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力量和体质?”
林绝冷笑中,重剑仿佛陨石砸落,在带出一溜爆发的火花后。
“就算你体质和力量强,但老子比你更强。”
林绝脸庞略微狰狞,重剑上力量倾泻到最大。
在天荒酋长的嘶吼中,直接斩断他的双手,然后毫无迟滞的继续向下。
噗!
一声闷响。
天荒酋长仰天就倒,一双牛眼挣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在他的脆弱之处,也就是胸口上,已经被开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直达底部。
两个天荒战士呆滞地看着酋长的倒下,紧接着转身就逃。
“酋长死了,死了。”
“快逃啊。”
两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其余天荒战士都纷纷跟着夺路狂逃,无心再战。
林绝看都没看两人一眼,这天荒部落的人,一个也逃不掉。
“将天荒酋长的头颅割下,尸体吊挂在酋长神殿上。”
林绝吩咐一声,就扛着重剑,走进了酋长的神殿中。
果不其然,这神殿中,哪有一丝异族宣扬的那样圣洁和神圣。
摆放在各处的,全是从华夏劫掠而来的金银财宝,各种珍稀的古玩古董,字画,甚至还有被天荒酋长杀死的华夏酋长的头骨。
天荒部落通常以此为荣耀,将华夏修者的头颅当酒器喝酒。
“全部运回风云城,这是属于我们华夏的东西,现在,物归原主。”
稍后,在短暂的清理战场后,林绝即刻率领战队回去。
此行,英雄盟,以及两家战队,可谓是满载而归。
特别是那些战士,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兴奋和崇拜的神色。
兴奋,是因为他们第一次和异族交战。
发现异族也就不过如此,简直轻轻松松。
崇拜,则是看向林绝的目光。
这个扛着重剑的男人,当真是神鬼莫测。
一剑就结果了天荒部落的酋长,那一剑,见过的人现在回忆起来,都觉得心头微微颤抖。
实在太有压迫感了,仿佛要斩开一切。
雪灵舞自然不必说,绝美的小脸上,始终都带着笑容,看着林绝。
教官在她心里,从来就是这般的高大,给人安全感。
上官家的那位长老,则是不停的再刷新着认知。
零号这人,到底有多深?
简直深入渊海。
那天荒部落的酋长,可是非常的强横啊。
不但实力距离九品一步之遥,加上异族天生的体质强迫,力量刚猛,对华夏修者本身就有优势。
可是,这些都是虚假的,被零号一剑就斩破,归于平淡。
相对于属下的兴奋和笑容,林绝脸上却始终都是沉着的。
没有人看出,他眼里带着一丝哀痛神色。
天荒部落被灭了,可是,那些被害的华夏子民,也不会回来了。
在林绝归队的同时,总指挥玉凌霜这边,却是焦急得团团转。
“凌霜小姐,你不用等了,那零号绝对是被天荒部落的酋长杀了,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独孤俊怂恿着说道,脸上带着快意。
他们独孤门阀的战队,这一次满载而归。
不但灭了异族的一个巡逻队,而且还搜刮了不少好东西回来,这一次的各大战队战功比试,他们独孤家赢定了。
“独孤少,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能说风凉话?”
玉凌霜很不满意独孤俊的冷嘲热讽,虽然她也觉得,林绝应该是出事了。
但是,这一次是她负责的,就算事后与她无关,没有责任。
但是,都是为了华夏,白白损失零号,是华夏的损失。
对于玉凌霜的发怒,独孤俊越加笑得开心,道:“总指挥,你不会没听到天荒部落的警报声吧?说明天荒部落已经发现他们了,结果毫无悬念,绝对是团灭。根据资料,那位天荒部落的酋长,可是能和九品一战的,一旦出手,你说他们能有机会生还回来吗?”
玉凌霜脸色难看,不知道说什么应对了。
“这个混蛋,非要冒险。我都说了,天荒部落吃不掉,为什么就不听我的,真是该死。”
玉凌霜心头无比恼怒,看了看时间,不能再等了。
一旦多逗留,要是引起异族那边强者的注意,追杀过来,就真的回不去了。
徐家战队也回来了,也是满载而归。
徐正庭笑道:“凌霜,这件事责任不在你,你不必自责,那零号自己自作主张,谁也拉不住。再说,他不回来岂不是更好?试问我们这里,谁不讨厌他?就连凌霜你,也是讨厌他的吧?”
“徐少,我什么时候允许你叫我凌霜了?请你自重。”
玉凌霜心烦意乱,总是不愿意下令立刻回去。
她虽然心头也看不惯林绝,但是更讨厌这些各大家族的人。
一个个的,满肚子的坏水不说,还阴险得不行。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落进下石。
对于玉凌霜这样为华夏抗击异族的前线战士来说,更瞧不起这些内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