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討論-第200章 小壞蛋,看我怎麼懲罰你讀書

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
小說推薦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总裁,夫人又在算卦了
听到白楚狂妄无比的话,风清雅心底的怒火一下子窜了上来,也懒得继续跟白楚继续伪装,反正也不在直播,没人看她表演。
“灵雎,你什么意思?”风清雅冷着声问道。
“字面上的意思,我的时间很宝贵,记住,以后不要再打电话给我,浪费时间了!”
说完,白楚直接切断电话,把手机丢在一旁。
“都这么晚了,谁打电话惹你生气了?”
浴室门口,戎霆拿着毛巾,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走到白楚的身边,弯下身子,在白楚的脸上亲了一下。
“风清雅你记得不?你们平台那个排行第一名的女主播,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我的号码,竟然打电话警告我不许跟她玩一样的英雄,还要我换直播时间。”白楚撅了撅小嘴儿,一脸不开心的看向戎霆。
“好了,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别生气了。”戎霆将下巴轻放在白楚的额头摸索着,又往下探去,温柔的嗓音贴在白楚的耳边,气息不断的喷洒在白楚的耳根处。
“狗子,你离我远一点!”白楚动了动身子,想跟戎霆拉开一些距离。
“那怎么行,今天你可是让为夫出尽了洋相,估计以后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一个怕老婆的人了!”戎霆伸出大手,紧紧的抱住白楚。
白楚噗嗤一声,连伸出手捂住嘴,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鸡贼的看向戎霆,一想到今天戎霆额头上的那个唇印,白楚实在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小坏蛋,看我怎么惩罚你!”戎霆看着白楚嘲笑自己,直接伸出手,打横抱起白楚,朝着大床走去。
“喂,戎霆,你要干什么?”白楚胡乱的蹬着小腿,瞪大了眼眸,看着戎霆刚毅的下巴。
戎霆动作轻柔的把白楚放在床上,整个身子附了上去,轻巧的错开白楚的肚子,按住白楚乱动的小手,戎霆俊俏的脸,朝着白楚贴了过去。
“说吧,怎么补偿我!”戎霆一边说着,一边低下头,开始在白楚最敏感的耳根,轻柔的吻了起来。
“唔……”
白楚嘤咛了一声,身子不安分的扭动着。
“不行,会压到孩子的!”
“五个月了……我轻一点,可以的……”说完,戎霆直接堵住了白楚喋喋不休的小嘴。
竖日,白楚缓缓睁开眼睛,翻身看了眼床头上的表,已经中午十二点了。
白楚掀开被子,浑身疼,肚子里的娃好像也抗议的动了一下,白楚的小脸忍不住一红,朝着浴室走去。
而另外一边,戎霆一个电话,把齐衡喊来了办公室。
齐衡过去的时候,戎霆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一份资料,棱角分明的脸庞,冷气森森。
“少爷,发生什么事了?”
完犊子,少爷……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齐衡看着眼前的戎霆,心理有些发憷,戎霆的眼神很犀利,像是要吃人一样。
“楚楚的手机号被人泄露给风清雅了,去查查是谁。”戎霆深邃的眼眸里,淬着一丝火焰。
“好,我马上去查!”齐衡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齐衡并不意外风清雅会想尽办法找白楚“示威”。
不到半小时,齐衡快步走进了办公室。
“少爷,有消息了,是运营一部的张家诚,我找人调取了监控和账号权限记录,发现这个张家诚可不止看了少奶奶一个人的资料,其他的S级主播资料,张家诚也全部都拷贝了。”
齐衡看向戎霆,内心已经猜测到张家诚的下场,在番茄直播,私下泄露内部主播信息资料是严重违纪行为,更何况白楚的资料放在S级主播档案的里,张家诚这种并没有权限调阅。
戎霆放下手里的钢笔,在脑海里搜寻了一下有关于张家诚的信息,发现根本没什么印象。
“开了吧,并且他的行为给我通报行业,这个月工资给他结算完吧。”戎霆薄唇轻吐。
“是,少爷。”齐衡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办公室。
张家诚此刻正坐在电脑前,摆弄着手机,摸着鱼,手机上《荣耀远征》正打的开心。
齐衡阔步走到了张家诚的办公桌前时看着笑嘻嘻的张家诚,轻咳了一下。
张家诚抬起头,看到齐衡的时候,吓得手机没拿住,掉在了地上。
他马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也不敢弯腰捡手机,扯起一抹僵硬的笑,看向齐衡。
“张家诚?”齐衡撇了眼张家诚胸前的胸卡。
“对,我是张家诚!”张家诚眼前一亮,虽然齐衡对张家诚没什么印象,但是张家诚可是对齐衡有很深的印象,齐衡可是总裁身边的大红人。
“你被开除了!”齐衡冷着脸,看着张家诚一脸狗腿的笑容,觉得有些无语,抬腿转身就要走。
张家诚愣了几秒,有些不敢相信刚刚耳边听到的话,直到齐衡快走出办公室了,张家诚才反应过来,立即抬腿追了过去。
“等等,凭什么开除我啊!我做错了什么?”张家诚的高嗓音,瞬间吸引了大部分人的视线。
齐衡转过身,冷冷的看向张家诚,“什么原因你心理没数?竟然敢泄露公司的机密,你把那些主播资料拷贝想带到哪里去啊?赶紧收拾东西滚蛋。”
张家诚一愣,瞬间想起昨晚风清雅要微信的事情了,一股深深的悔意席卷了全身,眼见齐衡的身影朝着电梯走去,张家诚抬腿追了上去。
“齐经理,风清雅也是咱们公司的主播,理论上也算是员工啊!我这不算泄密吧!你们不能随便开除我!”张家诚焦急的说着,就差给齐衡跪下了。
齐衡撇了张家诚一眼,视线停留在张家诚手腕上的手表,语气淡漠,“给自己留些脸面,你干了些什么,我都查的到。”
张家诚手上这块手表市场价二十五万。
一个运营一年工资+绩效奖金,不过二十万。
说完,齐衡抬腿走进电梯里。
张家诚眼睁睁的看着电梯的门关上,却拿齐衡无可奈何。
因为张家诚心理很清楚,那个新来的主播,背后一定有大靠山,他不该大意的!更何况,他确实是……拷贝了主播资料和内部用户数据,那些资料很值钱,卖给业内的其他公司,一份能卖三十万。
愤怒的捶向一旁的墙面,张家诚失魂落魄的回到办公桌,当天下午,张家诚就被要求收拾东西离开了公司。
出了公司大门,张家诚越想越冤枉,放下手里的东西,拿起手机,拨下一串号码。
“喂,张哥!”崔雄喊道。
“你他妈还敢叫我哥,都是因为你,害的劳资被开除了,天天像个舔狗一样,被风清雅那个娘们迷的神魂颠倒,那他妈就是一个害人精,谁认识她谁倒霉。”张家诚心中的怒火正盛,也顾不得在街道上,破口大骂起来。
崔雄听着张家诚的话,一头雾水,但是被开除几个字还是听的很真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