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愛下-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生擒乙支文德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乙支武看着呼啸而来的战船,面色苍白,他只是听说过大夏的兵马,从来就没有经历过,现在看着遮天蔽日的战船,整个人顿时感觉到不好了。
乙支文德看着自己儿子的模样,将他推在一边,猛然之间抽出腰间的佩剑,对着身边的护卫大声说道:“大夏的兵马来了,他们将会屠戮我们的子民,他们将会抢夺我们的钱粮。这一路行来,你们也看见了,我们的百姓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他们饱受战乱之苦,这一切都是大夏带来的,现在豺狼来了,我们只能拿起刀枪,斩杀面前的敌人,才能挽救我们的同胞,今日老夫和你们在一起,冲锋陷阵。”
“誓死追随大人。”身后士兵听了之后,脸上露出狂热,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大声高呼起来。
火熱都市异能 隋末之大夏龍雀討論-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生擒乙支文德閲讀
“很好,布阵。”乙支文德脸上露出欢喜之色,他对身边的一名士兵说道:“你,赶紧骑着战马,前往辽东城,告诉渊将军,大夏的目标是我们。他们的兵马已经杀过来了。”
“是。”那名士兵也知道情况紧急,不敢停留,赶紧翻身上马,朝辽东城飞奔而去。
乙支武也抽出了腰间宝剑,护卫这乙支文德,低声说道:“父亲,趁着敌人还没有上岸,您赶紧渡过马訾水,孩儿断后。”他看的出来,自己身边虽有一千护卫,但绝对不是大夏士兵的对手,对面的战船上,也不知道有多少士兵,让他看了十分恐怖。
“不啊,等下大战将起的时候,你领着亲卫离开这里,从上游找个渡口,返回平壤。”乙支文德摇摇头,说道:“返回平壤之后,就变卖家产,隐姓埋名,带着家人躲到乡下去,大夏这个时候进攻,分明就是不灭我高句丽是不会收兵。”
乙支武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乙支文德自然也能看的出来,甚至看的比自己儿子更远,大夏水师派出这么多的战船,只能说明大夏已经下定决心了,而这个时候,还在修整的高句丽,根本就不是大夏的对手,灭亡是肯定的事情。
乙支文德深受高句丽王室厚恩,自当以死报国,但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家族就不一样了,能保自然还是需要保住的。
“父亲。”乙支武双目含泪,忍不住说道:“大夏为何如此咄咄逼人,难道我高句丽臣服对方都不行吗?为何还要掀起战争,互相征伐?”
乙支文德深深的叹了口气,自己的儿子还是太天真了,在大夏皇帝看来,只要是自己看见的地方,那都是大夏的领土,更不要说,高句丽当年也曾经入侵中原的,也不知道有多少青壮都是死在高句丽手中,这个时候也是来报仇的。
“来了。”乙支文德并没有理睬自己的儿子,他看见对面的战船已经接近岸边,他甚至肉眼都能看的见对面战船上的敌人,火红色铠甲十分鲜艳,远远望去,气势恢宏,尤其是中间战场上的年轻人,手上拿着马槊,周围猛将云集。
“跟随老夫的脚步,杀过去。”乙支文德看着船只越来越靠近,顿时举起手中的宝剑,一声大吼,领着身后的一千护卫杀了上去。
“陛下,没想到在这里居然碰见了敌人的兵马。”尉迟恭看着呼啸而来的士兵,捏紧了手中的长槊,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好生厮杀一番。
“大概是凑巧。”李煜杀过来的士兵,又看见人群之中的乙支文德,虽然穿着官袍,但并不是武将的盔甲,而且随行士兵除掉正常的武器之外,还有一些是弓箭,并没有特别的防御性武器,顿时摇摇头。也不知道这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在这里居然遭遇了敌人。他扬鞭指着乙支文德,说道:“生擒那个老头,朕想知道对方的身份。”
“陛下放心,末将一定会将其生擒活捉。”尉迟恭看着面前的马訾水,这个时候的马訾水还在枯水期,战船并不能到达岸边,尉迟恭也不管河水冷不冷,从身边侍卫手中接过酒袋,喝了一口烈酒,然后就从战舰上跳了下来,大声咆哮着,一手执着盾牌,一手执着长槊,朝岸边杀了过去。
在他身后,大夏将士们见尉迟恭如此凶猛,也学着对方的模样,喝了两口烈酒,一手拿着战刀,一手拿着盾牌,跳入冷水之中,口中发出一阵阵咆哮,朝岸边杀了过去,瞬间,整个江面上,到处可见火红色的身影,这些人发出一阵阵咆哮声,士气高昂。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正在冲锋的乙支文德也没有想到大夏的士兵居然如此彪悍,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等船只靠岸,就从船上跳下来,发起进攻。虽然如此一来,可以减少损失,但马訾水这个时候十分寒冷,人浸泡在江水之中,莫说厮杀了,就是能行走都十分困难了。
高句丽的士兵也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这些敌人真是彪悍,这么冰冷刺骨的江水都不怕,看着他们冲锋的模样,就好像是下山猛虎一样。
“放箭,快放箭。”乙支文德看着身边的士兵,赶紧大声喊道,身边的士兵脸上都有畏惧之色,他一颗心跌落谷底,自己的兵力原本就处在下风,现在士气低落,如何能抵挡。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隋末之大夏龍雀笔趣-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生擒乙支文德推薦
利箭破空而出,稀稀拉拉的,有的士兵连强弓都拉不开,利箭跌落在地,神情慌乱,虽然有些利箭射中了大夏士兵,但致命的却很少,鲜血染红了江水,同样刺激了大夏的将士们,这些将士们喝了烈酒,双目赤红,疼痛不但没有影响到他们,反而刺激了他们,他们发出一阵阵咆哮声。在高句丽士兵惊骇的眼神中,冲上了沙滩。
“杀。”尉迟恭面色狰狞,先是用盾牌撞开了敌人的长枪,然后是长槊刺穿敌人的胸腹,口中一声怒吼,掀开了大夏进攻高句丽的战争。
在他身后,大夏士兵发出一阵阵咆哮声,他们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或是长枪,或是战刀,他们叫嚣着,砍向敌人。
乙支文德满头银发,在他周围,十几个士兵护卫左右,这个老头也是武将出身,哪怕是身陷重围,处在逆境之中,已经抱着必死之心的他,这个时候杀的格外凶猛。
乙支文德面色冷峻,双目中却是充斥着一丝疯狂,杀一个就够本了,杀两个就赚了,他知道自己的一千人马绝对不是敌人的对手。
“当!”一声巨响传来,差点将乙支文德手中的宝剑给撞飞了,这个时候乙支文德才发现,自己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壮汉。
“是你。”他认出了对方正是第一个从战舰上跳下来的人物,面色漆黑,双目中闪烁着精光,浑身上下居然冒着热气,这是一个彪悍的家伙,若不是对方,敌人的士气也不会如此高昂。
“老家伙,奉陛下之命,带你去见他。”尉迟恭手中的长槊狠狠的拍了过去,这个老小子是高句丽士兵的领头人物,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历,但想来,擒住了就是大功一件。
“大夏皇帝来了?”乙支文德苍老的身躯一阵晃动,脸上露出绝望之色。这比面对自己的命运更加绝望。若大夏仅仅派出一位将军指挥大战,高句丽还是有点希望的,但大夏皇帝御驾亲征,那就意味着大夏不灭高句丽是不会收兵的。
“乖乖的随我去见天子吧!”尉迟恭手中的长槊再次砸了出去,乙支文德厮杀到现在已经力竭,当然,就算他正常的时候,也不是尉迟恭的对手,手中的利箭被砸飞,整个人瞬间被砸倒在地,发出一声惨呼。
“绑了。”尉迟恭也看也不看乙支文德,自己继续朝身边的敌人杀去,身后自有亲卫蜂拥而上,将乙支文德捆住,不让其动弹。
说来也奇怪,就在刚才,乙支文德还准备以身报国,但是现在,却显得很平静,任由对方捆住,也不挣扎,目光望着周围,目光中却是一片绝望。
按照道理,自己已经被擒,敌人就可以趁着机会,让自己的手下投降,可是敌人并没有,仍然是在继续斩杀高句丽士兵,这就说明大夏根本不想给自己的手下留下活口。他想到了十几年前,中原百万将士被抛弃在高句丽,这些人也是像今日这样,被高句丽士兵杀的如同丧家之犬一样。
“这就是报应啊!”乙支文德闭上了眼睛。任由敌人推着自己,朝战船行去。
走到半路上,身后传来“降者不杀”、“乙支文德已经生擒活捉”的话后,乙支文德心中并没有任何兴奋,他知道,这是敌人的伎俩,这些将士们投降之后,仍然会被大夏所杀,大夏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减少自己的损失而已。
不过,他已经没有机会改变眼前的局面了,当他得知大夏皇帝亲征的时候,就知道这一切已经决定,高句丽的命运被不远处的那个年轻人定下来了。
“陛下,末将问过降卒,确定这个老东西就是乙支文德。”押送的士兵大声禀报道。谁也不会想到,在这里居然能碰见高句丽这么重要的人物。